第72章 你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的

第72章 你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的

青枝無法,想來也是,騎馬的都是下人,她不可能和他們並騎或同騎一匹馬。

而她也不可能和陸媛清或是何櫻同轎,畢竟不管怎麼說,她是個「男子」。

若是過於拒絕和陸世康同轎,反倒會讓其他人疑惑。

所以她一聲不吭,上了王呂開來的轎子。

坐在馬車裡,她將自己這邊的轎簾掀開,往外看去。

她決定一直往外看,且一句話也不和陸世康說。

所以,自從陸世康上轎后,她的臉就一直在往外看著。

馬車經過了北邊的村落後,便往東行去。

就聽後面的吳山道:「既然咱們去了那個離明月山近的地方,不如就去明月山玩玩如何?」

前面轎子里的陸媛清應道:「我也有此意!」

何櫻也道:「我也想去看看。」

吳山:「三公子覺得如何?」

「准了!」他果斷應道。

「那咱能不能在那兒多住個幾天?」吳山又問。

「可。」陸世康道。

去哪兒,對青枝來說無所謂。

「但我們沒有帶換洗衣物。」陸媛清不久后提醒了一句。

「齊方,你回去拿。我們先行。」

齊方於是在後面應了聲,就返回去拿換洗衣物了。

不久,齊方返回,將拿的衣物等物裝的包裹在兩個轎子里都放了兩個。

一行人繼續前行。

過了一座外觀有些像馬背的山,就到了一處山間窪地。

窪地中有些地方種了水稻,此時一片金黃,有些地方什麼也未種,只有荒草。

而荒草地里,有幾個孩童一人牽了一隻牛在放牛。

正看著其中一頭牛在吃草時,便聽到陸世康壓低聲音道:「孔大夫是因為想在轎中再趁本公子睡著時輕薄本公子,所以才想要本公子為你帶路吧?」

「……」

不理他,眼睛盯著外面發著呆。

山間窪地吹來的風,帶著成熟的稻穗的氣息,拂過轎子,將她漆黑的髮絲揚起。

「孔大夫莫非今日決定當個啞巴?」

「……」

「孔大夫昨日在浴房還在對本公子痴然而望,因何今日就對本公子愛搭不理?」

「……」

「孔大夫……」

話音突然止住。

下一瞬間,青枝便突然感覺到自己被他攬在他的懷裡,而他的手順勢放在了她的肩頭。

她嚇了一跳,壓低聲音道:「你想幹嘛?」

「孔大夫今日想讓本公子帶路的目的,不就為了和本公子可以在轎里可以如此親密無間?你應該早就算準了,你只能和本公子坐同一輛轎子......」他在她耳邊以只有她能聽到的聲音說道。

「你放開手。」她壓低聲音道,又擔心前面的王呂會發現後面的動靜,不敢大聲,也不敢有大的動作,畢竟前面的轎簾未關,側面自己這邊的轎簾也半開著。

她只能沉默著,用兩隻手使勁掰著他放自己肩上的那隻手。

陸世康只是微笑,卻不將手從她肩上拿開。

被如此固定在他的肩膀里,和他親密無間坐著,讓她好不鬱悶。

更鬱悶的是,不能大聲呵斥,不能對他拳打腳踢,因為會引得前面的王呂回頭。也可能會驚動後面的吳山和齊方,或是前面轎子里的陸媛清和何櫻。

兩隻手掰了半天,就聽他在自己耳旁低語道:「噓,孔大夫,不要亂動,你不想讓別人看到咱們兩個這樣吧。你要知道,大隸的大多數人,對龍陽之好這事,還是不那麼認可的。」

正在此時,前面的王呂轉了下臉,把青枝嚇了一跳。

好在王呂並未往後看,而是看了眼邊上的荒草地。

擔心後面的吳山和齊方會騎到邊上來,從側面的轎簾中看到她和陸世康這種尷尬的姿勢,於是她伸出一隻手,將剛才掀起的轎簾關上了。

然後,她又將前面的轎簾也關上了。

如此一來,轎子便被封得嚴嚴實實。

這樣她才心略安了一些。

沒想到剛將前面的轎簾關起,便聽到陸世康道:「孔大夫是想和本公子有再進一步的親密,所以才將轎子封得這樣嚴實么?」

她簡直氣得無言以對。

「好,本公子就依了你......」

還沒想好怎麼回他,便被他抱在了懷裡,輕輕擁吻著。

「不要……」

不能大聲說氣話,真是太讓人鬱悶了。

明明氣得嘴唇都在哆嗦,卻只能發出比蚊子叫還小的聲音。

這聲音,聽起來也未免太像欲拒還迎了。

這聲音沒有任何威力,自然,也不能使他停下動作。

而且她也相信,就算她聲音大,也不見得能嚇得住他。

只能......任他吻著。

然而,她又不得不承認,在心底深處,有著一個不受理智控制的地帶。

這個不受理智控制的地帶,使她不自覺地陷入他的吻里。

彷彿天地之間其他所有事物所有聲音都消失了,只有他一個人。

不再聽到車輪轆轆的聲音,不再聽到後面吳山和齊方的偶爾的交談,也不再聽到前面轎里陸媛清和何櫻的說話聲。

天地間,只有一個近在咫尺的他。

被他擁吻的這個時刻,她心底里閃過一個聲音——

假如上蒼要你愛上一個紈絝的話,你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2章 你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的

1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