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各有算盤

第75章 各有算盤

馬車往前開了兩里路,距離明月山還有一里路時,路邊上便可見三三兩兩的馬車和行人絡繹不絕。

路兩旁也開始零零星星擺了些攤位,攤位上有賣各種吃食的,有賣各種手工藝品的,有賣質地粗糙的衣裳的,還有賣琳琅滿目的不知真假的各種玉石的。

有不少遊客下轎駐足,在路邊的攤上挑選著。

眼下是初秋時節,氣溫舒適,正是遊人漸多之時。

青枝掀開轎簾,看了幾眼路邊的攤點后,便往東看去,映入眼帘的是高高聳立的兩座青翠的山峰,她知道,明月山到了。

明月山共有兩座高峰,分別為雲深峰,觀月峰。

映月湖在觀月峰山腳處,因此,遊人來此,多愛攀觀月峰,然後下山在映月湖畔徒步,便回去了。

也因此,觀月峰上遊客比雲深峰要多上不少。也有遊客是二次光臨,已經登過了觀月峰,這次便會登下雲深峰。

青枝正往前看時,聽到前面轎里的陸媛清說道:「三兄長,咱們就去以前吃過的那家客棧如何?」

雖然她不記得那家客棧的名字了,但那家客棧飯菜的美味,卻在當時尚幼小的她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你說的可是明月山山腳處的依雲客棧?」陸世康問道。

「應該就是那個名字。」

「鐵壼,王呂,你二人將馬車開到明月山山腳處。」

「是。「鐵壼,王呂二人同時應道。

鐵壺和王呂六年前也來過此處,所以,不用陸世康指路,他們將轎子開到了明月山山腳處的依雲客棧。

客棧共有酒樓一座,客房五棟。酒樓位於路邊,五座客房位於酒樓後面的院落里。

酒樓稱迎賓樓,五棟客房分別名為望山樓,聽松樓,戲水樓,浣月樓,望星樓。

依雲客棧所有建築均用青石打造,與壢下村的村居所用的粗糙的青石不同,客棧所用的青石,俱是精心打造而成,有一些青石上面雕刻有精美的圖案,常引得遊客仔細辨認那每一塊青石上所雕刻的圖案是何種動物或花卉。

在酒樓處享用了的美味的飯菜后,一行人便入住進了依雲客棧後院的叫浣月樓的客房。

陸世康和青枝一人一間,陸媛清和何櫻同一間,王呂和鐵壼一間,齊方和吳山一間,共開了五間房。

本來何櫻想要和陸媛清一人開一間的,但陸媛清說自己一個人睡覺害怕,所以,她們開了同一間。為此,何櫻有些不滿,她本來是有自己的算盤的,現在和陸媛清同一間,她的算盤便泡了湯了。

陸媛清也有自己的算盤,所以,開房時,她故意要求和何櫻住同一間。原因自然不是她說的一個人睡害怕。

她這個算盤當然不是為自己而打的,她是為了陸世康和孔大夫打的這個算盤。

她對自己的這個算盤的成功有十足的信心。

一想到晚上可能發生的有意思的事,她便心頭樂開了花。

但何櫻心頭卻鬱悶得緊,兩人來到二樓她們的房間后,何櫻便忍不住道:「媛清,你這麼大個人了,怎麼還像小姑娘一樣怕這怕那?」

陸媛清道:「我多大了?我今年也才十六而已。而且,這可是山腳下,誰知道山裡會不會有狼叫,虎叫,熊叫,會不會晚上有什麼動物趴在窗口看著我們。再者,也有可能有老鼠出沒啊!」

何櫻:「真有什麼動物的話,你叫一聲,我會來幫你的。我再去開一間房。」說著便欲往外走。

本來要是她一個人一間房,她可以隨時隨地找借口接近陸世康,而若和陸媛清同一間房,她就哪也不能去了。畢竟,這陸媛清精得跟個猴子似的。

陸媛清見何櫻想去增加一間房,在後面使勁拉住她的衣擺,不讓她離開,邊拽著她的衣擺邊道:「不行,你必須和我同一間房,你要是再開一間,我就把這間退了,還是和你住一起去!」

「我不說了嘛?你要是晚上真遇到什麼可怕的動物,你到我門口叫一聲,我就幫你趕走。再說了,這兒除了我,還有你三兄長,還有齊方和吳山他們呢!你怕什麼?」

「我和你說,要是沒人和我同睡,我怕自己會睡不著!」

住對門的吳山在自己那間聽到這邊的動靜,於是剛才半躺在房間榻上的他起身開門往這邊走來,他本來打算好好午休一下,養足精力等會好去爬山,但現在這邊吵得他無法休息了。

他推開門,就看到陸媛清正用力扯著何櫻的衣擺,而何櫻正使勁想要擺脫她的拉扯。

「你們這是在幹嘛?」吳山不解道。

陸媛清裝作生氣的樣子,道:「吳山,你見過這樣的表姐嗎?她為了不和我同一間房,非要獨自開一間房,我都和她說了,我一個人睡,晚上肯定睡不著!」

何櫻停止了往外的步子,對吳山道:「我只是覺得一個人睡清靜些。和別人一起睡,我不太習慣。我也怕我晚上因為有人同睡而睡不著。」

陸媛清道:「那奇怪了,我們從江北城趕去望山居時,也同住過,那天那家客棧只有兩間房了,胡三胡四鐵壼他們三個一間,我們兩個便只有一間,你可沒有睡不著,相反,你睡得香著呢!」

「那時是沒辦法。」

「那你就當為了我,忍受一下。你這個當表姐的,偶爾關愛一下表妹,難道不應該么?你非要自己一間房,可是有什麼目的?」陸媛清理直氣壯道。

當著吳山的面,何櫻不便再和陸媛清鬧下去。她看到,吳山一直獃獃看著她們,像是在看好戲似的。

作為下人,他聰明地誰也不幫。但他看好戲的神態,讓她非常不舒服。

她鬆口對陸媛清道:「行吧行吧。我就和你同睡吧。」

陸媛清此時才放了何櫻的衣擺,狡黠一笑,道:「謝謝表姐關愛!這樣我今晚可安心睡了!」

何櫻一句話未說,便返身進了房間。

她要好好休息一番,等會才有精力爬山,以及,才有好氣色面對陸世康。

青枝剛才也聽到這邊的動靜,畢竟,她就在她們隔壁,不過,她可懶得出來看發生了什麼。

她和衣躺在榻上,閉目養神了一會,正迷迷糊糊時,就聽到了敲門聲,接著聽到吳山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孔大夫,醒了么?咱們要出發爬山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章 各有算盤

1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