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第78章

雖然他只是蜻蜓點水般地吻了下她的面頰,便未有進一步的動作,青枝仍慌忙地環顧了一下四周,見山頂上除了自己和陸世康之外沒有別人,方才鬆了口氣。

要是被齊方和吳山他們看到,不知道又該如何解釋。

現在,和陸世康並肩站在這山頂,吹著徐徐的山風,往下看著幽深的樹林,一切……似乎無比完美。

但,心頭卻又有些隱隱的不安感,彷彿自己現在正處於一個危險的境地。

無論如何,對他放棄抵抗是危險的。

她發現自己似乎是一點一滴地放棄對他的抵抗的。

正胡思亂想間,就聽到齊方,王呂和鐵壺三人說話的聲音。

她下意識地站得離陸世康遠了一步。

片刻后便看到了三人的身影。

齊方走過來道:「三公子,太陽快下山了,他們還沒上來,咱們只能在這兒等他們一會了。」

爬了這麼久的山,他氣息很穩,不愧是練家子。

但和他同時上來的另外兩人就氣喘吁吁了。

「好。」陸世康回他道。

過不多久,便看到吳山和陸媛清一起走了上來。

齊方問:「咦,何姑娘呢?」

陸媛清道:「在岔路口的時候,她說她要走那條遠路,想多看看山上的風景,我們便由著她去了。」

在她說的時候,吳山轉頭看了她一眼,見她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樣子,心道四姑娘說謊當真是一套一套的,信口而來,說的像是真的似的。

剛這樣想著,就聽四姑娘對他道:「是吧吳山?」

吳山連忙點頭應道:「是這樣。何姑娘自己說想走遠路,那我們就只好讓她走遠路了。當然,我本來該跟上去保護她的,但是我又想到,要是我跟著她去了,那四姑娘不就一個人了嗎?那我肯定只能跟著四姑娘了。」

齊方道:「希望她沒事。」有事的話,三公子和四姑娘最多受幾句罵,他們幾個小廝就不一定了,輕則受罰,重的話,被辭也是有可能的。

吳山道:「放心,肯定沒事的,岔路口距離這山頂又沒多遠。」

吳山這話剛說完,就聽到了「咚咚」的聲音。

一般遊人登山,多是步行,腳步落在石板上,聲音不大,但這人的腳步聲,一聽就是跑著上來的。

眾人正在疑惑是誰這般慌張地跑上來時,就看到何櫻提著她那長長的粉裙跑了上來,氣喘吁吁,慌裡慌張。

看到其他人都在這山頂上,她才改了神態。步姿也立刻由慌裡慌張改為輕移蓮步,容光煥發地往陸世康走去。

陸媛清一看到她那張臉就笑了:「表姐,你臉怎麼了?」

「我臉怎麼了?」何櫻疑惑問道,停住腳步,從袖裡掏出平日里隨身攜帶的那隻巴掌大小的銅鏡,在鏡子里,她看到了自己的左半邊臉上,有一個髒兮兮的手印。

看到自己的這副面孔,她擦了擦,無奈越擦髒的範圍越大了。

她皺著眉頭將鏡子放進袖子里,用手擋住自己的左半邊臉,生怕陸世康看到自己這副醜陋的模樣。

「表姐,你剛才到底怎麼了嘛?」陸媛清幸災樂禍道。

「我剛才……走得急而已,手不小心蹭到山壁,然後手又不小心摸了下臉。」

她這樣解釋著,但真實的原因,她是絕對不會和她說的,因為,她怕自己說出來會讓她笑話她。說出來,這兒的所有人,都會笑話她。

剛才她以為陸世康是在自己走著的那條道上走著的,所以想走得快些,趕上他,於是提著裙子走得飛快。

在一個拐彎處,一不小心撞著一個大漢,那大漢看了她一眼,似乎滿臉嫌棄。

她於是惱火了,罵了那人一句:「你走路不長眼睛的?」

那大漢道:「明明是你走路不長眼睛吧?不是你撞的我?」

何櫻何曾被人這樣對待過,於是拿出小姐的架勢,對那人道:「就算是我撞的你又如何?」

「撞了我還罵我,你當自己是個天仙呢?長得是挺美的,但是,心裡卻這麼醜陋。」

「你說誰心裡醜陋呢?」

「說的就是你,怎麼的?」

她從上到下看了那人一眼,見他穿著一副窮酸相,撇了一下嘴角說道:「像你們這種農夫,浪費功夫爬什麼山啊?好好回去種田才是你該做的!」

「這山是你的?我告訴你,這山是我的!本來在下已經洗手不幹了,今日遇上你,在下便要重開舊業了!」

何櫻一聽,這人莫不是個曾經的山賊?

她嚇得立刻往上跑,就聽那人哈哈大笑著,跟在她後面,她就嚇得跑得更快了,由於裙擺太長,手提時不小心滑下來幾次,於是一路上被自己裙裾絆倒了好幾次,好幾次手摸在了台階上,而臉上的手印,大約是哪次不小心摸了下臉而導致的。

那大漢本來也不是山賊,只是想嚇她一嚇,見她瘋了一般往山上跑,追了一會,覺得也嚇到她了,便沒有再繼續追,而是下山去了。

何櫻將銅鏡放回袖中后,低頭剛好看到了自己的裙子,只見腰部以下的裙擺,都髒兮兮的,來以前,她曾想象過自己會是整個山上最美的仙女,現在,她覺得自己灰頭土臉,又渾身髒兮兮,許是整個山上最難看的女子了。

現在,她決定離陸世康越遠越好。

所以,她低了頭,走到了距他遠遠的邊緣處。

吳山見人都上來了,道:「那,咱們下山?」

陸媛清道:「不下山難道還住山上?不過我好累了,吳山,你能不能背我下去?」

「不敢背不敢背。」吳山連連擺手道。

「為什麼不敢背?「陸媛清扭頭看著吳山。

「四姑娘,男女授受不親這話,你總聽過吧?」

「原來你是男人?」

「難道我是女人?」

「在我眼裡,你不男不女,沒有性別。」陸媛清說完哈哈笑著。

吳山撇嘴道:「在我眼裡,四姑娘也差不多。」他這話可沒錯,以這四姑娘的性情,若她哪天告訴他說她不是女子,他都不帶絲毫驚訝的。

「你竟敢說我不男不女?」陸媛清提高聲音道。

「四姑娘,不是你先說我的嘛?」

兩人逗嘴時,見其他人都下山去了,於是也跟在眾人後面下了山。

讓陸媛清得意的是,這下何櫻極其安靜了,她一個人走在她和吳山前面,其他人後面,一句話也不說。

當然,這還要歸功於自己,要不是她讓她走了遠路,讓她弄得衣服和臉都髒兮兮的話,還真不可能看到她這麼安靜的場面。

別的她不在行,治人她最在行了。

吳山扭頭一看,自己這四姑娘看著何姑娘的背影,幸災樂禍地笑著,說了句:「四姑娘,你可真行。在下佩服。」

他當然知道陸媛清為何一再為難何櫻,她無非是不想要這麼個嫂子唄。

剛好,他也不想要這麼個三夫人。

何櫻在前面聽吳山說什麼佩服陸媛清,問了一句:「你佩服她什麼?」

「表姑娘,我佩服她一個人爬這麼高的山,沒有叫人抬她下去。當然,其實我也蠻佩服表姑娘的。表姑娘可比四姑娘走得還遠了點兒,所以,在下真是佩服兩位姑娘。」吳山一本正經回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8章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