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路遇

第84章 路遇

這時兩人已經到了依雲客棧北邊幾丈遠處。

依雲客棧門口突然走出來一人,青枝一看,不是別人,正是齊方。

他出門便往這邊看來,必然是一下就看到了兩人了。

青枝急急地低聲道:「還不放手?」

就聽陸世康也低聲道:「現在放手,不是明擺著讓他疑惑?」

青枝見他手仍然按在自己肩頭,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讓她納悶的是,陸世康卻是一副淡定從容的模樣。

他就不怕齊方亂想兩人的關係?

齊方看到兩人後,立即往這邊走來,到了邊上時說道:「三公子,吳山剛才和我說你一個人下來了,我擔心你,就出來找你了,現在三公子是打算回客棧了嗎?」

「非也,我還要陪孔大夫逛逛。你先上去吧……」

「是,三公子,那你們小心一些。」說著看了看自己三公子放在孔大夫肩上的手。

陸世康道:「齊方,你先上去將我的一件外衣拿來,孔大夫一直說他冷,我只好摟著他給他取取暖。」

青枝心道,難怪他剛才那麼淡定,原來早在心裡想好了說辭。

想來也是,要是剛齊方一看到他們,他就拿掉自己肩頭的手,反而會讓齊方疑惑。

現在這樣,不管如何,也算是更為明智的做法。

齊方道:「好的三公子,我現在就上去拿。」

在齊方上去拿時,青枝道:「你能不能拿掉你的手?」

「現在就更不能拿了,你不想讓齊方以為我在撒謊吧?」

和他這樣並肩站在依雲客棧門口,讓她非常不自在,不說別的,萬一樓上有人往樓下看呢?

好在齊方很快就回來了,手上拿了件他三公子的白色外衣。遞給他三公子。

「孔大夫,披上這衣服就不冷了……」陸世康說著將外衣給青枝披了上去。

齊方離開后,青枝方道:「陸公子,請你也回去睡吧。」

「孔大夫不睡,本公子怎能獨睡?若孔大夫也上去睡,本公子就去......」

青枝見看來是無法勸他回去了,心道算了,就不浪費口舌了,有他跟著一路護送,自己畢竟是安全多了。

於是一聲不吭往前走去。

本來還擔心他路上又會說些有的沒的,誰知他竟然一句話也不說。

這樣也好,省得和他多費口舌了。

到了距離明月山還有十來丈遠時,有條往東拐的路,於是往東拐去。

一路上都是山路,雖然沒有明月山那麼高,但也高高聳立兩旁,在寂靜的夜晚,幽深靜謐的山嶺給人一種無形的壓力。

若不是有陸世康相伴,青枝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有勇氣走這山路。

繼而想到,等會若是陸世康一人走這山路,不也風險重重?

誰知道這山裡有沒有山賊什麼的。

正在擔心時,突然聽到前面有走路的聲音,似是從另一個路上發出的,不一會兒,就見到兩個人影從南邊的路上拐進這條路,在他們前面走著。

叢背影看,兩人都背著個不大的包裹。

就聽他們的聲音在說著:

「你家娘子同意你來?」聽著似是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

「不同意又有什麼辦法?可憐我來這邊以後,她只能一個人將我家兩個孩子撫養長大了......」就聽另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說道。

「你的意思是,咱們可能要在這兒幾十年?」

「誰知道要多少年呢,能不能成還不知道呢!」

「也是,這種事情,哪那麼容易成功……」這人說著嘆了口氣。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這件事情的?」

「我是十六歲成年時,我父給了我自己個青銅牌,說我是那個人的後代。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我啊?我是十二歲就知道了,十二歲那年,我在我父親的衣服里翻銅錢買東西吃時,看到一隻青銅牌,就問我父親這是什麼,他就和我說了,我一聽,我竟然是個山賊的後代,這也太讓人驚訝了。」

「受不了是吧?」

「當時是有些受不了,因為我自認為自己是個良民。」

「你既然以是山賊的後代為恥,那為什麼還要來?」

「你不知道?若是不來,以後這戶人家就消失了!怎麼你是自己想來的嘛?」

「我無所謂自己是誰的後代,以後能有點飯吃就行,就算在這兒以後出不去,至少也有口吃的,總比餓肚子強多了......」

聽到這兒,青枝看了看陸世康,見他也在看著自己。

「等會我們上前去,你的身份是我的書童,你的名字是青孔,我們來自季州浦縣,記住了沒有?」他低聲對她說道。

青枝點頭。

她沒料到,今晚在這山路上竟意外遇到山賊的後代,看樣子他們是剛剛被召集的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4章 路遇

1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