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潔癖的小書童

第87章 潔癖的小書童

眼見黃茂和管笑都從袖裡拿出了因一路顛簸而皺皺巴巴的紙張,遞給那人,青枝急在心頭。

「公子,咱們的單子丟了,如何是好?」她道。

「要不咱們回去找找再來,看能不能在丟的那個鎮上找到那個小偷?」陸世康回道。

那大漢此時已經看完了黃茂和管笑的,此時問陸世康:「怎麼,你的丟了?」

黃茂替陸世康回道:「他這人太倒霉了,你看,他空著手就來了,因為他衣服和財物以及其他東西全被小偷偷走了……」

那大漢以為他們四人一起來的,是黃茂親眼看到的陸世康丟東西,於是看了看手裡沒有任何包裹的陸世康,道:「既然丟了就算了,不必回去找了。」

要不是陸世康手裡有青銅牌,他就不可能放他一馬了。

陸世康對這大漢道:「多謝大哥通融。」

那大漢看了看青枝手提的藥箱,問:「你提的那個是什麼?」

「是個藥箱。我家公子最近肩頭有傷,一路上要換藥,我家老爺就從大夫那兒討了個藥箱讓我提著過來一路上幫著換換。」青枝說著將藥箱提起,想讓這人打開看看。

那大漢邊打開藥箱邊問:「他怎麼傷的?」

青枝道:「和他兄弟打獵,不小心被他兄弟射傷的。」

真實原因,自然不能告訴這大漢,因為要刺傷他的人也是有秘密的人,這兒的人也是有秘密的人,萬一是同一伙人呢?

黃茂聽了青枝說的笑道:「這是被自己兄弟給坑了嗎?」

管笑也笑:「箭不長眼睛。」

青枝道:「他往東追一隻野兔,他兄弟往南射另一隻野兔,就這樣湊巧射著他了……」

她話音落後,那大漢將藥箱蓋上,還給青枝,道:「走,你們跟我進去。」

這大漢說著指了指那剛才他從那兒出來的那處岩石。

話音落後,他便轉過身走在最前面。

青枝和陸世康以及黃茂和管笑跟在後面。

進了岩石後面,就發現一處窄窄的過道,看樣子是人為鑿出來的山的內部通道。

過道的寬度只可容一人通過,高度比陸世康的頭頂高上一尺左右。

過道里黑漆漆的,完全看不清路。

青枝跟在最後面。手摸著被鑿的凹凸不平的有些潮濕的過道的岩壁往裡走。

才剛進去兩尺,便聽到背後「彭」的一聲,青枝轉身往後看了一眼,只見原來是那塊岩石又被關上了。

她走在後面,根本看不到那人在前面哪處按的開關。

走了大約十來丈遠,便看到了前面傳來了一絲光亮,看樣子過道出入口快到了。

又走了十丈左右,便到了出口處。

過了過道口,青枝環顧四周,見這是一個被四周的高高聳立的山峰包圍著的山間盆地。

這兒和外界的唯一通道,必然就是那個剛才穿過的過道了。

想來,這也是聶筇的後代找了好久才找到的這麼一處隱秘的所在。

放眼望去,這盆地里零零散散建了些房子。

有的大,有的小,青枝猜測,那些大的可能是住宿之處,小的可能是有其他用處,比如伙房,馬房,洗漱房之類的。

有一塊場地看起來不小,一眼望去足有一百丈寬,兩百來丈長的樣子。因此,她猜測那兒是訓練場地。

此時已是深夜,沒有哪棟房子里有燈光傳出,想必這兒的人都正陷入睡眠之中。

帶他們來的大漢領著他們幾個進了北邊一個長長的石頭房子的北門前,告訴他們:

「這兒就是你們的住處。」

青枝看了一眼那石頭房子,在夜晚的月光下,石頭看起來是灰白色的,木質的房門看樣子有些破舊而班駁。

在他們進去之前,這大漢提醒道:「西南邊靠牆那兒還有八個床位,裡面的人都睡了,你們進去的時候小點兒聲。」

要和一群大男人同睡一室,讓她非常糾結。

但眼下,顯然是沒有別的辦法。

青枝最後一個進去,但到裡面后卻又快走一步,走在其他人前頭,她要睡最靠裡面的那個挨著牆的位置。

進入屋裡面后,就聽到呼聲此起彼伏,好不壯觀。

從南牆窗桕的糊紙那兒透著的一丁點光亮里,可以看出裡面大約有六排睡鋪,前面的五排睡鋪都躺滿了人。

到了最後一排挨著牆的那排,便看到了距離南牆還有八個床位是空著的。

青枝走到最裡面,也就是房間的西南腳處,道:「我睡此處。」

陸世康一聲不吭,便在她邊上的那裡坐了下來。

「公子,你能躺過去一張嗎?」她問道。

這兒還有好幾張床,他挨那麼近幹嘛?

「黃茂,你想睡這張床嗎?」陸世康道。

「我?你們主僕不睡一起嗎?你要是不睡那兒我就睡。」他也喜歡靠里一點的位置。關鍵是這小書童看樣子是個愛乾淨的。他自己邋裡邋遢,但卻喜歡和乾淨的人處一塊。

青枝只好道:「我們......自然要睡一起的......」說時心裡恨不得打陸世康一頓。讓他過去一張,他非要黃茂來睡,不就是看在她絕不會和其他人一起睡?

陸世康道:「這可是你要求的。」說著,便在他那張床上躺了下來。

他的身子幾乎和床同長。

睡下來,就顯得他更為修長了。

青枝只看了一眼他的身子,就連忙別過臉去。

也不知為何,心裡竟是起了些漣漪。

本來是想躲過和他同床的機會才想著去村裡找住處。誰能知道,最終,還是要和他躺在一塊。

這床一眼看去寬度僅僅能容下一個人的身子,她明白,自己只要躺下,就不可避免要和他有肢體接觸了。

於是站著,一時之間無法放下心結躺下去。

黃茂見陸世康睡小書童旁邊,於是自己睡在陸世康旁邊。

管笑就睡在黃茂旁邊。

三人都睡下了,青枝還站著。

黃茂驚訝說道:「小書童,你不困嗎?」

這可已經半夜了。

陸世康道:「你們不知,我這個小書童與別的小書童不同。」

黃茂和管笑同時問道:「有何不同?」

陸世康道:「他是個潔癖,大約此時覺得這床太破,無法安睡吧……」

黃茂驚訝道:「什麼?他有潔癖?他是個書童……」

「我看書的時候,他總會給我的書擦了又擦,快把我書給擦爛了……」

「書里有什麼?還要這樣擦?」

「她說,有蟲子啃過,所以要時時擦......」

「那還真是潔癖了。我以為有潔癖的都是你這種公子呢!」

青枝正煩悶時,就聽陸世康道:「青孔,還不躺下?你打算就這樣站一整夜?」

青枝無法,只好將藥箱放在床下,然後躺了下來。

剛躺上去就發現不對,自己頸下有一隻硬硬的東西。

隨後發現,那是他的胳膊。

他是什麼時候將胳膊伸過來的?

剛才還沒有。

她想要拿掉他那隻胳膊,卻發現毫無辦法。

他的力氣可比自己大多了。

她被固定在他的身邊,和他緊緊挨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7章 潔癖的小書童

1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