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有幸還是不幸?

第88章 有幸還是不幸?

青枝知道自己毫無辦法,眼下她什麼也不能說,說什麼都會引起黃茂和管笑的懷疑。

也什麼都不能做,比如強行把他的胳膊拿開,動靜太大同樣會引起黃茂和管笑的懷疑。

只能任他的胳膊放在自己頸下。

和他這樣並排躺在一起,心裡泛起層層漣漪,想要入睡是如此困難。

她感覺到,他似乎也一直未睡著。

這樣的沉默時刻,是如此地讓人心生動蕩。

她眼看著窗桕處的月光一點點地暗了下去,房間里陷入了黑暗,仍是毫無睡意。

也不知過了多久,她才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天色有一絲亮光之時,她醒轉過來,轉臉見陸世康還在沉睡之中。

於是趕緊將他的胳膊放回他自己身側。

等會被其他人看到便不好了。

躺在床上,環顧這間屋子,四壁具是灰白色岩石砌成,房間南牆和北牆均有兩扇窗戶,木質的窗戶無甚雕花,簡單粗糙,只是窗框和糊紙,眼下那窗紙因年代久遠而班駁泛黃,房間里除了床之外,就沒有任何傢具了。

床是一張一張連成排的,為了一排可以多睡人,床的寬度只可讓一個人躺下。

每排大約可以躺十五人,共有十排,也就是說,一個房間可以容納一百五十人左右。

房間里已經有幾個人醒了,在床上躺著低聲聊著天兒。大部份還在睡著。

不久黃茂和管笑已經醒了,和他們邊上的人說話,一個看樣子二十五六的濃眉大眼的年輕人問他們:

「你們昨夜裡到的?」

「是啊,不是說只能晚上到嗎?」黃茂回道。

「我問的重點在於『昨』那個字,而不是『夜』那個字。」那人說道。

「這話白問了,我們突然冒出來當然只能是昨夜到的。你來多久了?」黃茂問那人。

「三年了……」

「三年前這兒就有了?」黃茂以為這兒是剛剛建起來的。

「何止三年?這兒最久的人是九年前來的,當然,那年來的人還不多就是了……」

「原來這兒九年前就有了?」

「嗯,應該是吧。」

這時不少人知道來了四個新來的,於是圍了過來,對黃茂和管笑東問西問,有的問家在何處,有的問家中可有父母妻子,有的對來這兒有什麼看法,等等等等。

青枝為了不讓眾人多問,在第一個人來了以後,就開始閉目裝睡。

就這樣,短短的時間內,這房裡所有人都知道了,此次來了四個人,分別叫黃茂,管笑,魯康,還有青孔。

而叫青孔的小夥子,是一個叫魯康的公子的書童。

帶個書童來的,在這兒還屬首次。

黃茂還告訴了眾人,來的這小書童還是個潔癖,每天要擦一遍他公子看的書,把書都擦爛了……

眾人聽到這兒時就開始哄堂大笑。

青枝心道,這樣對自己或許也有好處,有些在自己不便和其他人一起的場合,比如洗澡和入茅房之類的事情上,就有了借口避開眾人。

畢竟潔癖的人大多古怪。

所以以後自己做什麼不便的事情就都方便了。

想到這兒,她突然想到,會不會是陸世康早就想到這一點,所以才故意在黃茂和管笑面前說自己極度潔癖?

想了想昨夜他的話,她認為他確是故意如此說的。

昨夜她站在床前,他給黃茂解釋自己不上床的原因時,他完全可以說自己怕臟不願上來就是了,但他偏偏說得自己像個極度古怪的潔癖一樣。

他這樣說只可能有一種原因,就是他已經預想到了以後在這兒自己會遇到的麻煩事,提前給自己暗暗解決了。

這樣一想,她就更覺得陸世康善於發現問題並解決問題了。

以後在這兒生活的最棘手的事,被他一句話就輕而易舉地解決了。

她再次感嘆他如此聰明睿智。

青枝聽他們交談中時不時提到一個叫季城的名字,這些人不時地把季城和陸世康比較一番,於是猜測,這眾人口中的季城,八成也是個出身良好的公子。

眾人問了不少問題后,就都散了。

床前不再站人後,青枝這才睜開眼睛。看了看陸世康還未醒來,就盯著他那英俊不可言的面孔發獃。

看著他的面孔,她在心裡暗想,自己遇上這麼個人,是有幸還是不幸?

說有幸吧,確實她內心裡這麼想的。她甚至已經覺得能遇上他是自己這輩子最幸福的事情。

她知道,以後再也不會有人如他般能讓自己這樣痴狂了。

但,她又覺得自己或許其實是不幸的,想起在他被人用箭射傷那天,在望月樓二樓往下看到的那些和自己三姐圍在一起的女子,有那麼多都在偷偷瞄他,這些人里有的望向他的目光是仰慕的,但有的目光卻是愛恨交加的。

那些目光愛恨交加的人,一定曾經和他有過一段。

誰知道自己有一天會不會也變成這樣的女子?

假如有一天,和他不再如現在這般,她會有怎樣的心情?

會不會如同失去所有一般萬念俱灰?

這樣胡思亂想著時,便看到他醒轉過來。

在他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青枝來不及躲過他的目光,正好和他對視上了。

就見他嘴角上揚,道:「青孔......」

「......」

「你比本公子醒得還早。」

「沒你會睡。」說完又怕別人覺得她不像個當書童的,此時不得已裝出帶點卑微的語氣說道:「公子,你夜裡睡得怎樣?」

「睡得很好,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胳膊像是被大石塊壓過似的,有些酸,快給本公子揉揉......」

青枝真想打他。

昨夜將胳膊放自己頸下一夜非禮自己就還罷了,現在竟然暗說自己是大石塊,而且竟然真讓自己當他的下人,使喚自己要自己為他揉胳膊!

但是,又不得不在眾人面前裝模作樣,扮演一個稱職書童的角色。

她不得已將手放在他胳膊處,幫他揉了起來。當然,讓她好好幫他揉是不可能的,她揉的力氣可大了!

「算了算了,你這笨手,揉個胳膊都不會,還是本公子自己揉吧!」

她內心暗笑著,拿下放他胳膊上的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8章 有幸還是不幸?

1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