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勞累的一天

第90章 勞累的一天

陸世康對教頭道:「習過幾年。」

十二歲那年開始,父親讓他和二兄長一起習劍,一直習到他十九歲那年,教他的師傅因不小心在練劍時傷到左腿,後來便再未重找師傅教了。

教頭道:「難怪我看你拿劍有點樣子。那這幾日你就先教昨夜來的其他三人一些基本功夫。」本來他想讓其他人教他們,見陸世康練過幾年,便有此決定。

教頭說著離開了此處,將黃茂和管笑叫來了此處,讓他們跟陸世康學習練劍基本功。

教頭離開后,陸世康便開始教三人一些練劍的基本功夫。

凡練劍之法,先求腕力,次習腰步,再練劍法,逐而運劍成勢。因此,這日早上,陸世康先教他們以手運劍之法。

正練習時,只聽邊上一人說道:「你們就是昨日晚間來此的那四人吧?」

聲音聽起來有些傲驕。

青枝轉頭向聲音來處看去,見是一年約二十歲的年輕男子,身段細長,膚色白皙,一雙似笑非笑的桃花眼正往這邊看著。看來他剛才正和另一人一起練劍,現在那人和他一起持劍站著。

也不知為何,她一下便猜出此人是他人口中的「季城」。

就聽他率先自報姓名道:「我是季城。來自倫洲。」

黃茂道:「原來你就是季城。」

季城驚道:「你怎麼就知道我的名字了?」

黃茂道:「大概是你在這兒太出名了。」

季城笑道:「其實大家都是因為討厭我,我才出名的。」

黃茂道:「他們為什麼都討厭你?」

季城道:「你以後就知道了。」

季城看著陸世康道:「你就是傳言中的魯康吧?」接著看了看青枝,「你就是那個小書童?」

陸世康剛想回應他,就聽背後教頭威嚴的聲音:「誰讓你們在這閑聊了?」

那季城見教頭不知何時就站在了背後,連忙將劍持起,和他的練劍對手開始練劍。

日頭一竿子高時,教頭在前面說了聲:「散場!」

眾人聽了命令,便一窩蜂地往某處竄去。青枝猜測,那是吃飯的伙房。

陸世康,青枝,黃茂和管笑四人一同跟隨著眾人的腳步往前行去。

從場子一路向南,拐過了好多間住房和一些不知用於何事的房子,方才走到了伙房。

伙房位於盆地南緣山壁之下,許是伙房內空間不足,外面擺放了許多石頭桌椅。

眼下已經有不少去的早的人坐在石桌椅上吃飯了。

看那飯菜,極其簡單,只是菘菜、水芝和一碗米飯。外加一碗清湯。

然而大約是一大早練劍練餓了的緣故,正在吃飯的人都一副狼吞虎咽的樣子。

青枝到了伙房裡面以後,見伙房內部極其粗陋,十來只大鍋擺在房間西南角,鍋邊放著一排長木台,上面置著飯菜和湯水。

長木台的裡面那側,有十幾個中年男伙夫正在張羅著給大家盛菜盛飯和湯。

待盛了飯菜,青枝和陸世康以及黃茂,管笑三人一同出來后,便也找了個無人的石桌坐了。

青枝嘗了口飯菜后,便覺極其難以下咽。於是看了看飯菜,便將筷子放桌上了。轉頭看了看陸世康,見他正在喝湯。他這麼個平日里錦衣玉食的公子,此時竟然在此處吃如此簡陋的飯菜,還竟然吃得下,她有些驚訝。

「公子,這飯你也吃得下?」她問道。

他道:「中午定然還有更高強度的訓練,所以,吃不下也要吃些。」

青枝當真吃不下,不是矯情,她最厭水芝了。

黃茂看著青枝笑道:「青書童,看來你應是潔癖在作怪,是不是覺得這做飯的地方不太乾淨,所以吃不下?」對他來說,能頓頓這樣不愁吃就心滿意足了,而現在他似乎已經達成了心愿,從此再也不用為吃喝發愁了,所以,他認為自己來這兒來對了。

青枝倒也樂意在他面前扮演一下極度潔癖的形像,說道:「確實,所以我真的吃不下。」

黃茂道:「你既然吃不下,那你那份飯能給我吃嗎?」

青枝將碗推給他道:「你拿去吧。」

黃茂開心道:「謝了。」

青枝環顧四周,見有一張桌椅邊坐了四個女子,她們圍坐在一處,在人群里特別顯眼。這幾個女子就是她在山壁下石槽邊洗漱時見到的那幾個女子。

讓青枝覺得好笑的是,此時有兩個女子邊吃飯邊向這邊望著,看樣子,陸世康才剛剛到達這兒,就以堂堂相貌征服某些女子的心了。

不過也是,這裡除了季城,其他人具是粗枝大葉的鄉村野夫,陸世康一來,自然會立即吸引住她們的目光。

青枝看得出,這幾個都是風塵氣極重的女人。

容貌都說不上多美,但至少是中上之姿,今天早上看她的那個女子眼下正在低頭吃飯,她眉頭緊鎖著,似有心事。

飯後。真被陸世康猜了個正著,到了場子里,是更為讓人難以忍受的訓練。

先是沿著場子跑了六圈的步,然後是摔跤訓練。

好在青枝和陸世康分在同一組,進行摔跤訓練,要不然她會累得更慘。

才過了一個小時,她便後悔沒有吃早飯了,肚子里飢腸轆轆,而午飯還不知何時。

好不容易挨到了吃中飯的時候,這下她便完全顧不得飯菜合不合口味了,再說也因為太餓,容不得多加挑剔,所以,她將飯菜全吃完了。

到了下午,又開始沿著山壁進行攀岩訓練。

青枝從出生起何曾受過這苦?要不是陸世康時不時地在邊上拉她一把,她覺得自己隨時可能跌下山去。

難熬的一天總算過去了,到了傍晚,教頭宣布一天的訓練結束時,她才吁了一口氣。

讓她意外的是,陸世康的體力竟然如此之好,這一日練下來,他沒表現出什麼疲累之相。

黃茂和管笑一直和自己離得不遠,就她看到的,黃茂和管笑兩人都已經累得快趴下了。

不過想來也是,像陸世康這類公子,必然是善於騎馬,練劍,擊術等,平民子弟就沒那個功夫了。況且,也沒那個財力。

吃晚飯的時候已經是太陽落山以後。吃過晚飯後,天色就更加暗沉了。

經過了一天的訓練,此時的青枝,最想去好好洗洗身子,但是,她又明白,不到深夜,不到眾人入睡之時,她是無法洗漱的。

在眾人去浴房洗漱之時,她和陸世康在這山間盆地里溜著彎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0章 勞累的一天

1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