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捉弄

第92章 捉弄

陸世康在她耳旁低聲說道:「我們不同去,誰幫你看著人?」

青枝想起之前和他同在望山居的浴室內時,他對她也沒有做過什麼過分的事情,於是現在選擇相信他。再說,沒人幫自己看著點兒,自己根本不敢下水,萬一有人路過,發現了自己,那便麻煩了。

於是拿起床上的灰褐色粗布衣服,自己的和他的,跟著他出門而去。

出門后,就見陸世康是往西拐的,知道他定然也發現了那處洗身的好去處。

兩人來到盆地西北角那處被樹林遮掩的泉眼處,近距離看,泉眼直徑約二十尺,近似圓形。

站在泉眼邊環顧四周,周圍一片安靜。

最近的那處房子,位於這兒的東南方向,距離這兒有二十來丈遠,但那房間是空著的,裡面沒有燈光也沒有聲音傳出。

四周能聽到的只有風聲和蟲鳴聲。

青枝將陸世康的衣服遞給他道:「陸公子,你先去吧,我在這兒幫你看著人。」

在人前叫他「公子」是迫不得已,在人後則要加個「陸」字。

就聽他道:「孔大夫不一起來洗?」

懶得回他,因為他無非是在調笑而已。

離開了泉邊,她站在一顆樹邊,背對他站著。

就聽到背後他窸窸窣窣脫衣服的聲音,接著,又聽到了他下水的聲音。

陸世康只脫了上半身,就下了水。現在站在水裡,看著她樹下背對自己的背影,低聲道:「孔大夫......」

「何事?」

「勞煩你回去拿下巾子。」

青枝這才想到,自己剛才走的匆忙,巾子忘記拿了。眼下他已經下了水,看來也只有自己回去拿了。

於是離開此處,回去拿巾子。

匆匆忙忙趕回去,又匆匆忙忙拿了巾子趕回來,卻發現泉里沒有了陸世康的影子。

大驚失色之下,她低聲喊道:「陸公子?陸公子?」

叫了好幾聲沒見有人應聲,往岸邊看了看,見岸邊還放著他的衣服,想來不會是自己穿上衣服走到別處去了。

他到底去了哪裡?

她又看了看泉水,這泉水晚上看不出到底有多深。於是,她開始擔心他沉入水裡去了。

誰知道這泉有多深呢?萬一......

來不及細想,便將手裡拿的巾子往岸上一放,跳入水裡。

站在水裡,見水深也就只到自己腰部,難道,有某個地方水更深一些?

此時她忘記了自己的安危,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前試探著走著。

正走著,突然背後傳來水聲,迴轉身,就見他竟好好站在水裡,朝自己笑著。

她知道自己又被捉弄了。

見他無恙,她心下突然安定下來,但聲音卻埋怨道:「陸公子,你因何故意嚇人?」

他道:「怎麼,孔大夫還會有害怕的時候?孔大夫是擔心再看不到本公子,以後只有日日思念么?」

「誰要思念你!」

「某個姓孔的大夫。」他聲音低沉回道。

他抬起她的臉,從枝梢上漏下來的斑駁月光中,她清麗脫俗的模樣動人心魄。

「看著我幹什麼?」她道。

「我在想,像孔大夫這樣的男子,怎麼就愛上了本公子......,是因為本公子長得英俊?還是本公子有什麼本公子自己都不知道的過人之處?」

「誰愛你了?」

他未理會她這句話,而是用胳膊將她攬在懷裡,低下頭,深深吻起她來。

她手放在他肩上,想要推開他。

然而,像以往一樣,她使盡了全力,也無法將他推開。

被他緊緊抱住吻著,她再一次發現自己毫無招架之功。

心裡的防線已經被情感的激流徹底沖塌。

不知何時開始,她在回應著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2章 捉弄

1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