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古怪的小書童

第95章 古怪的小書童

況且,他一個人,用這麼把小小的鑿子和鐵鎚,又只有晚上才能來此鑿洞,自然會顯得緩慢。

陸世康看了看他手裡的鑿子和鐵鎚道:「你從哪找到的這鑿子和鐵鎚?」

季城道:「我猜這兒某處肯定有這麼個玩意兒,因為那個進來的通道也是被他們鑿出來的。所以,我帶著齊嬌遛彎的時候,就每個空房間都看看,結果我就發現了一個放鑿子和鐵鎚的房間。我在一個晚上把門鎖撬開了,從一堆鑿子和鐵鎚里拿了出來這兩個。」

「你為什麼不多拿幾把?」

「我哪知道你有天會來啊?要是知道你會來,我就多拿了。」

「現在裡面還有嗎?」

「現在老早不知道被他們又轉到哪裡去了,從他們發現鎖被撬開后,就把裡面的東西全部弄走了。」

「那以後就有請季兄自己鑿了。」陸世康道。

「咱們能不能輪流?一人一天?」風塵女子手裡的油燈照射下,季城一臉期盼地看著陸世康。

「也行,明日我來。」陸世康道。

「魯公子,也別明日了,今日就有請你在這兒先鑿吧,我在你之前可鑿了四年了……」季城得寸進尺道,說著將手裡的兩樣東西拿給陸世康。

陸世康邊接過他手裡的鑿子和鐵鎚,邊道:「季公子可曾見過這兒的頭兒?」想到季城來了五年了,又在盆地里轉悠過,是以問道。

「我倒是碰巧見過幾次......」季城道。

在沒找到合適出逃之路的那一兩年,他每次訓練結束后四處轉悠時,曾數次見過某位神秘人物來過。

每次都是在那個背靠山壁的院落的緊閉的門前發現的,那人每次來都帶著十個人,來的時候都是傍晚時分。

有一次他看清了那人的相貌。

那人目似寒星,鼻樑高挺,身段挺括,一舉一動都透著一股逼人的森然寒氣。

想起那人,他心裡就有些寒意升起。

陸世康聽他說他見過,問:「他來此的時間可有規律?」

季城想了想,道:「我記得他好像每次來都是月亮快圓的時候。」

季城說到這兒看了看陸世康,「不過我勸你也別想著去弄清他是誰了,知道的多不如知道的少,咱們還是早點離開這兒為妙。」

陸世康未回他這句,而是道:「今日我和我這小書童在這兒鑿岩,你們可以去好好休息休息了。」

季城對那風塵女子道:「齊嬌,我們走吧。」

那被他稱為齊嬌的風塵女子將手裡的油燈遞給青枝,說了句「有勞了」便同季城一同離開了。

季城和齊嬌走後,青枝提著油燈,陸世康走在後面,兩人一起走到季城剛才鑿岩的通道里,到了盡頭處,青枝提燈照著,陸世康一隻手將鑿子放在岩壁上,另一隻手開始用鐵鎚敲打著鑿子。

鑿了幾下后,陸世康對青枝道:「這岩石真是挺硬的。也難為季城鑿了四年還未放棄。」

青枝道:「這是灰岩,自然很硬,若是花崗岩,那就更難鑿了......」

陸世康看了她一眼,疑道:「你怎知這岩石的名字?這是灰岩?那花崗岩又是什麼岩?」

青枝忙道:「這些岩石的名字我忘記在哪兒看到過了,也許是在哪本醫書上......」

也不知為何,她不想讓陸世康知道自己是和他不一樣的人。

剛才不小心說漏了嘴,忘記古代對岩石一無所知了。

「醫書上有岩石的名字?難道這些岩石也可入葯?」

青枝道:「陸公子,這你就不知道了吧,可入葯的岩石甚多,比如花蕊石,可治金刃箭鏃傷中,及打撲傷損,貓狗咬傷,內損血入臟腑,婦人產後敗血不盡,血迷血暈,惡血奔心,胎死腹中,胎衣不下。比如滑石,其味甘寒,治身熱淺辟。比如礬石,主惡瘡,且痛。再比如紫石英,味甘溫,可治女子風寒於宮,絕孕十年無子。」

陸世康道:「聽孔大夫背醫書,甚是受教。不只孔大夫可還為他人背過醫書?」

青枝一愣,「不曾......」

陸世康道:「所以本公子是唯一一個?」

「這可代表不了什麼。」她道。

「是代表不了什麼,無非說明孔大夫沒有和其他人有如此親密的閑聊而已……」

「就是背書而已,哪裡親密了?」

「不親密?」他停止了鑿岩,突然在她臉上親了一口,道:「這樣就親密了。」

青枝發現,現在和他的親密接觸似是已經成了常態。

但是,她卻不知該如何改變這種處境。

......

第二日,又是一天辛苦的訓練。這天的訓練是上午練劍,中午攀岩,下午一部分人習馬術,另一部分人跑步。

青枝和陸世康是跑步的那部分人。

到了傍晚,晚餐后。

青枝在回去路上對陸世康低聲道:「等會我要出去擦門了……」

陸世康看著她,有些不解。

「你不要忘記了,我是一個古怪的潔癖的小書童……」

陸世康立刻知道了她的用意。

在旁人面前扮演古怪的小書童是假,為了接近那個隨時可能會來的神秘人物是真。

要不然,兩人天天去那兒徘徊,一定會引起懷疑。

於是他提高聲音道:「青孔,既然你實在看不慣這兒的房門上有污跡,那本公子只好陪你出來擦門了。」

黃茂和管笑此時正和他們走在一起,黃茂驚訝道:「什麼,青書童,你要把這兒的門都擦一擦?」

黃茂心道,這小書童,還真不是一般的古怪。

青枝點頭道:「對,我實在是受不了這麼多的門都無人擦拭。」

管笑道:「小書童,你以前在魯公子宅里一定是最愛乾淨的。」

青枝道:「以前公子府里有專門清掃的,我只需擦書就可以了,魯公子的書,是全天下最乾淨的書……」

這時前前後後的那些人都聽到了青枝和黃茂管笑的對話,都在相互悄悄議論著新來的魯公子的小書童果真潔癖到了古怪的地步。

回到住宿處,青枝便從房裡拿了只巾子,又在門前從眾人用來洗衣的眾多木桶里提了其中一隻木桶,去槽邊裝滿了水,就和陸世康一起出發了。

想到距離月圓之日還有好幾天,她決定先從西邊擦起,這樣一來,過幾日擦到東邊那些房子時,便更有可能遇到那神秘人物。

自然,她擦拭房門這事起初被這裡穿勁裝的人給盤問過,她說了一句看不慣門都髒兮兮的,那幾個穿勁裝的人便放過了她。

因為他們剛來的第二日,他們就聽說了新來的四個人里,有個小書童是個古怪的人。

這樣的人,不管做出什麼事,似乎都在意料之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5章 古怪的小書童

1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