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又一個陸公子

第96章 又一個陸公子

就這樣,每日白天訓練,傍晚出去擦洗各處的房門,天黑時回住宿處。

每隔一日晚上回去后還要去鑿岩壁,一直鑿到兩人都昏昏欲睡方才在之前洗身的泉眼處洗漱一番方才歸來。

連著過了幾天這樣的日子。

月亮接近圓月的前幾天,青枝和陸世康來到盆地東緣的那處小巷。

那門扉緊閉的幽深院落在小巷的中間靠南處。

她從小巷的最北邊開始擦起,一個一個門的往南擦。

在這兒,她擦門的速度慢了下來。有時一個門要擦很久。

反正經過的勁裝之人也從來沒注意過她擦洗門扉的速度,他們每次經過她和陸世康時,只是撇嘴暗笑片刻,便離開了。

在這巷子里連擦了三天,已經快到月圓之夜了。

第三天這天,她正擦到第六扇門時,突然聽到了一陣腳步聲從南邊傳來。

目光的餘光看到,來人應有十幾個。

她借著換門擦的方式,往來人方向走去。陸世康跟在她後面,提著木桶。

就見小巷的盡頭處,有十幾個人正一起往北走來。

走最前面的有三人,一個是教頭,另外兩人一人著黑衣,一人著青衣。

那兩人身高相仿,都身材修長。

著黑衣的男子看樣子有二十三四歲,面如冠玉,目似寒星,眼光森然讓人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著青衣的男子看樣子二十五六歲,面孔瘦長,細長的眼睛微微眯起,此時和那黑衣男子並排走著。

只看了那兩人片刻,她便底下頭去,走到另一個門前,開始擦門。

來的十幾個人走到那扇高高的門前,就聽到有鑰匙開門的聲音。

接著,就聽有人道:「少主請進。」

那黑衣男子和青衣男子率先進入。教頭跟從其後。

其餘人跟在後面也進了那門內。

人全部進去后,門便又被緊緊關上了。

小巷裡便又空無一人。

青枝停止了拿著巾子擦門的動作,看了看身後的陸世康,見他眉目緊鎖,面孔凝重,往那門的方向看著。

「公子......」她低聲道,「還要擦門么?」

「再等片刻,等他們出來再說......」

青枝不知他有何打算,但想來他自有用意,於是扭轉頭,繼續擦門。

大約一個時辰后,已是入夜時分。

一輪將圓的月亮掛在東方的枝稍上。

那扇高門突然開啟,裡面便走出了剛才進去的那十幾個人。

他們往南走去,青枝看了看陸世康,見陸世康看著那群人的背影,如有所思。

就聽一個帶著威信的聲音問道:「高教頭,後面那兩個人是幹嘛的?」

高教頭回道:「打掃門扉的新人,已經打掃了好幾日了。」

那人便未繼續追問。

片刻后,另一個討好似的聲音說道:「你這兒倒好似世外桃源似的。在此小酌,甚是舒心......」

剛才那戴著威信的聲音道:「陸公子既然這樣認為,以後陸公子可常來......」

「那是那是,以後咱們是一家人了......」

「那還要陸公子多多留意一下了……」

「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

這時這批人已經轉了個彎,往西走去了,那是出口的方向。

他們的身影消失不見后,青枝低聲對陸世康道:「陸公子,沒想到裡面還有和你同姓的人,要不是你就在我身邊,我會以為他說的陸公子就是你了......」

她話音剛落,就聽陸世康回道:「你可知那位陸公子是何人?」

「何人?」

聽他口音,他似是認識那位陸公子。

就聽陸世康回道:「他是我二堂兄......」

他共有三個堂兄,均為唯一的伯母姜氏所生。

大堂兄陸世簫,二堂兄陸世石,三堂兄陸世榮,三兄弟一起協助伯父陸賀遠在打點著祖父遺留下來的家業。

伯父除了三個兒子,還有兩個女兒。大女兒名為陸媛和,二女兒名為陸媛恩。

祖父的家業雖完全由伯父一家打理,但自己父親這邊每年仍有四成的分成。

伯父一家比自己家這邊多的那兩成,是作為伯父一家打理家產的勞苦費用。這是祖父生前便安排好的財產分割方式。父親和伯父亦從未對此表示異議。

青枝聽陸世康說剛才那位陸公子是他二堂兄,震驚道:「什麼,那陸公子是你二堂兄?」

她現在才明白,因何剛才那伙人進門后,陸世康一臉凝重的樣子。

「他怎會來這兒?」青枝疑惑問道。

「這也是我想知道的......」陸世康回道。

「難道你們陸家也是山賊的後代?」青枝看著陸世康道。又覺得他這般養尊處優的尊貴公子,怎可能會是山賊的後代?

「絕無可能......」陸世康斬釘截鐵回道。

「那你二堂兄出現在此處,是因為什麼?」

陸世康道:「他既然來了這兒,便一定有其原因......」

雖然他隱隱猜測到了什麼,但,此時卻是不便和青枝明說。

剛才那另一個公子,黑衣的那人,被人稱為少主的,他亦覺得有些眼熟。但卻一時想不起在哪兒見過。

青枝見他沉默著,突然想起剛才他二堂兄是和他面對面的,於是擔憂低聲問道:「陸公子,剛才你二堂兄會不會看到你了?」

陸世康道:「應該不會,我穿著這種衣服,又是出現在此處,他定然不會留意。」

剛才他也擔憂自己二堂兄會認出自己,但他看到他只向這邊看了一眼,便又轉移了目光,神情中也未有發現自己的震驚之色,他便認定他不曾發現自己。

「那便好。」青枝道。

回到住宿處,兩人放了木桶和巾子,又開始往鑿洞處走去。

今日是該兩人鑿洞的時候了。

到了洞內,青枝摸黑找到之前放置油燈和火石的地方,一處平滑的橢圓形狀的石頭處,點起油燈。

鑿子和鐵鎚就放在石頭上面,陸世康便拿起了鑿子和石頭。

兩人來到鑿洞處,像先前一樣,開始鑿洞。

說是鑿洞,其實是將洞口擴大。因為本來就有個能容一隻野兔穿過的小小的通道。

青枝看過有關的書籍,知道灰岩組成的山,這類通道一般是水將岩石腐蝕以後形成的。

而有了這類通道,才會有野兔或是其他動物在洞里出沒。

突然,青枝手裡的油燈被一陣風吹熄了。

「看樣子,我們就要鑿穿了......」在一團漆黑中,陸世康道。

這洞里不可能有風,吹熄燈的風只可能是外面吹來的。

青枝開心道:「嗯……,不然不會有風進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6章 又一個陸公子

1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