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苦衷

第97章 苦衷

第二日。

早上晨起練劍之後的早飯時,季城吃飯時湊近陸世康,輕聲道:「昨夜鑿的如何了?」

陸世康道:「今夜應該可以鑿穿......」

「什麼,今夜?」

「嗯……」

「太好了……」

說著便又起身,去自己那邊的桌子吃飯去了。

這天晚上,陸世康,青枝,季城,齊嬌四人聚集在洞里,季城提著油燈,陸世康鑿洞,青枝和齊嬌則因為怕礙了他們的事而在山洞裡呆著。

青枝今日出來時,未忘記拿那隻藥箱。

雖然山洞裡沒有燈光,青枝還是感覺到了齊嬌低沉的心緒。

她是從她偶爾的長長的吁氣,以及嘆氣判斷出來的。

「齊姑娘有心事?」青枝道。她不明白,因何就要出去了,她反而心緒不佳起來。

「我就這樣出去了,我那幾個姐妹卻還在此處,出不得去......」齊嬌道。

青枝沒料到她倒是個重情重義的。

「你當日和她們一起來的嗎?」青枝問。

「倒也不是,我是最後一個來的。只不過同住一室已久,生出了些姐妹之情……」

「你是如何來到此處的?」

「我是被我那個狠心的媽媽給賣了。」

青枝知道她所以說的媽媽是青樓的老鴇,當下有些為她惋惜。

但又不知如何安慰她,於是沉默。

就聽她又低低說道:「也許在大多數人眼裡,我們都是下賤之人,但,誰又是一開始就想著當個風塵女子呢?」

青枝問:「齊姑娘是如何到了那種地方去的?」

若不是她主動說起這個,她當然不會問起。

「我父親是個賭徒,日日與人狂賭,我母親見他不成器,便一走了之。餘下我和我弟跟著我父。

有一日父親輸光了所有的家產,還欠了幾十兩銀子,於是便把我賣了。」

「你弟呢?」青枝問道。聽來的故事讓她有些難受。

「我從入了青樓,就怨恨我父,所以好幾年不曾回家,有一日我回去看時,見我弟不知去了何處,問起我父,他只說我弟離家出走了,他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說到這兒時,她聲音里透出一種深深的悲傷。

「你弟離開時多大?」

「他離家時才十二歲,到今天也就十五歲。有生之年,我一定要找到他。」她聲音里透著果敢和堅決。

「你會找到他的。」青枝道。一想到一個尚未成年的少年一個人離家出走,不知所蹤,她便難過。

齊嬌問道:「那你又是如何成了魯公子的書童的?也是迫於無奈嗎?」

從季城那裡,她聽說了些關於魯公子的這小書童的古怪事。

在內心裡,她對這小書童有一絲同情。因為她猜也猜得到,這小書童大約不管在何處,都會是他人同情和遠離的對像。

誰也不想靠近一個古里古怪的人。

「我啊,我的事情說起來其實很簡單,我是個窮人家的孩子,平日里沒有書讀,我父親又很相信讀書對一個人很重要,於是我父親給我找了個書童的活計了,這樣我可以和書沾點邊。」她信口胡說道。

「為什麼我就沒有這等父親......」

就在這時,青枝聽到東邊通道里傳來一聲歡呼:「通了!」

是季城的聲音。

青枝和齊嬌聽到季城的聲音,便停止了談話,一起站了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7章 苦衷

1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