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再多一次又如何

第98章 再多一次又如何

到了兩人所在之處,就見洞口已經通到外面,洞的大小剛好可容一人通過。

此時月光斜射入洞口內,和季城手裡的油燈的泛著的光輝相互輝映。

季城見月色明亮,吹熄了油燈,道:「我先出去看看外面的地形。」

爬出洞口,他站在外面,道:「你們快出來吧,這是山腳下。」

陸世康,青枝,齊嬌三人也爬出洞口,發現這兒正是山麓的邊緣,所站之處是山邊的稀疏樹林里。

明月從稀疏的樹林上方的枝稍上照下來,使得林中一草一木清晰可見。

站在洞口,四人憑感覺及記憶,都認為現在應該往南走,因為之前進到盆地里時是往北的。

山間無路,高大的樹木之下灌木叢生,四人披荊斬棘舉步維艱,過了半個時辰才走到南邊的山路上。

到了山路上,季城問道:「魯公子,你們是要往哪走?」

陸世康道:「往西。季公子呢?」

季城道:「也是往西,咱們可以先一路同行……」

四人一路往西,一直走到某個叉路口,季城道:「我們要往南拐了,你們呢?」

「我們仍然往西......」

陸世康認出這個叉路口是當時遇見黃茂和管笑的岔路口。

「那,魯公子,青孔小弟,你們多保重……」

「季公子,請稍等片刻……」陸世康道。

「魯公子有什麼事要提醒在下?」季城看著陸世康不解道。

陸世康道:「季公子,在下認為,你回家后需立刻勸說你全家人搬遷別處,或許能避過即將到來的災禍。」

「即將到來的災禍?什麼意思?」季城疑惑說道。

「季公子,你不覺得那盆地里有諸多可疑之處?你作為知道那處地點的人,卻跑出了那裡,而對方又知曉你的住所和名字,在下認為,他們應該不會輕易放過你和你的家人。」

季城連連點頭道:「魯兄顧慮得是,多謝魯兄提醒!」

這原是他不曾想到的。

逃出來的一路上,他一直想的是該如何讓父親和母親接受齊嬌,卻將自己和家人可能會遇到的災禍給忽視了。

現在經陸世康提醒,這才意識到,自己當真太大意了。

當下決定,回去后立刻勸說家人移居別處。

四人在路口分別後,青枝道:「陸公子,那我們是去哪?」

「先回依雲客棧吧……」在不知道陸媛清他們是不是回到了江北城以前,他決定先回依雲客棧看看。

反正不管回江北城還是回望山居,都要經過明月山。

而眼下所能找到的最近的住宿之處,也是明月山。

青枝道:「好。」

說完看了看這路口,想起此處是和黃茂和管笑最初相遇之處,如今自己和陸世康從那盆地出來了,黃茂和管笑卻留在了那裡。

一時之間心頭升起一種遺憾的感覺。

雖然和他二人才相識幾日,但卻也似是多年老友一般,如今獨留他二人在那裡過著不見天日的生活,想想就覺得心懷愧疚。

但她明白,也只能如此。

帶著他們,就不見得可以逃出來。畢竟黃茂是個藏不住話的人,也不善於在他人面前遮掩心事。

再者,就算他二人可以出來,以後要過上逃亡般的生活,怕也是諸多苦難。

但自己和陸世康就不同了,雖然也知道那處地點,但是,沒有人知道自己和陸世康的真實身份。

陸世康看了她一眼,似是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似的說道:「黃茂和管笑二人,或許還不如就呆在裡面,也許某日機緣巧合,他們會有重見天日之時也說不定......」

「或許吧……」她覺得這種希望畢竟渺茫。

就算他二人出來,是不是也成了某人達成目的被利用的石子?

他們在這場密謀中,能不能安然無恙?

誰也不知道。

小人物的命運,大抵就是這般不由自主。

世間多的是他人成功路上的普通石子,被大人物們牢牢攥於掌心主宰著。太多太多的人,終其一生無法逃脫這種悲慘命運。

不管是皇家的石子,還是其他人的石子,總歸都是無法擺脫自身命運的石子罷了。

兩人一路沉默往前走著。

走到依雲客棧時,已是後半夜。

空空蕩蕩的一樓大廳里,店小二趴在桌子上在睡覺。

兩人的腳步聲吵醒了這店小二,他茫然抬起頭,看到有兩人正往櫃檯前走來,下意識說道:「客滿了,還請客官去別處看看。」

他不知道現在是幾時了,以為也就巳時而已。

「我們二人此前曾在此住過,不知現在那房間可有退過?」陸世康問。

「什麼,幾日前住過?退沒退你們自己不知道嗎?」店小二一頭霧水。

退沒退房自己都不知道反過來問自己這個店小二的客官,這店小二還是第一次遇到。

「我二人這七八日去了別處,我們離開之前,還有其他人一起住在此處......」

店小二聽陸世康如此說,睡意突然消散,頭腦驀地有些清醒了,他急急問道:「你二人可是陸公子和孔大夫?」

陸世康答道:「正是。」

店小二立刻滿臉欣喜道:「真是你二人?」

此前在他這店裡莫明失蹤了兩人,聽說還有一位是富家公子,快把自己掌柜給嚇傻了。

問題就在於,誰也不知道這二人是如何失蹤的。而客棧掌柜自覺人是在自己客棧里沒的,自己無論如何脫不了干係,所以整日唉聲嘆氣。

現在人回來了,他豈能不高興?

「你們那間房還留著,樓上請。」

「我想問下,當時和我同行的人,現在還都在此處嗎?」

「陸公子,你的那些小廝有的四處找你去了,有的還留在此處等你,怕你回來找不到他們。那兩個女子也還在這兒不曾離開,聽她們說話,好像是怕回去挨罵,不敢回去。」

陸世康謝過店小二,帶著青枝往樓上走去。

青枝上樓時心道,這下是不是又只能和他同睡一間了,畢竟剛才小二說了,這兒已經沒有空房了。

沒想到,當時離開這客棧,想要找個住宿之處,以避免和他同睡一室,誰能想到幾天後回來,兩人還是要同睡一室呢?

而且,在那山間盆地的這幾天里,也每日和他並排躺著。

但現在,走了一晚上,她已經很累了。因為累,便不再想著其他的,只想有個睡覺的地方就行。

所以,她什麼也沒說,就跟著他進了房。

當他在自己身邊躺下來時,她也未多加拒絕。

她已經快要睜不開眼睛了。

最重要的是,她心裡想著,反正已經同床共枕過好幾日了,再多一次又如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8章 再多一次又如何

1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