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完結

第225章 完結

這幾日顧家喜事連連,顧奕辰先是中了會元,又中狀元,跨馬遊街,而後同年共聚酒宴。

當晚,顧奕辰帶著酒氣歸家,一臉喜色地告知顧蓁蓁,他有位彼此投契的同年尚未婚配,才貌也很是不錯,對方明日上門拜訪,又叮囑她明日留在家中好相看,不可去酒樓云云。

顧蓁蓁對成親並無想法,但醉酒的四哥一副非得她應下才肯去休息的架勢,她也只得答應下來,想著對方若真的人品不錯,或許可以試一試,以免家人總會為她操心。

只是這世間之事總是與人的計劃背道而馳。

翌日一早,就在顧奕辰同年上門那一刻,宮裡太監上門傳旨賜婚,賜婚對象正是顧蓁蓁和安平侯。

宿醉醒來不久的顧奕辰被驚得頭腦空白一片,茫然看向同樣呆住的顧蓁蓁。

最先醒過神的反倒是上門相親的同年,他不敢再看顧蓁蓁一眼,只拽了拽顧奕辰的袖子,示意他叩謝天恩。

顧奕辰依然沒有反應。

但聖旨一下,哪容人抗命?

顧蓁蓁大腦空白了一陣,而後重新運轉,眼底無悲無喜,她叩謝天恩,雙手接過賜婚聖旨。

宮裡人並未多留,只道喜一聲就回宮復命,但宅子里卻熱鬧起來,先是官媒上門,緊接著便是聘禮進門,彪悍的邊疆將士抬著一抬抬聘禮入門,從街頭一直排到街尾,引得無數人圍觀驚嘆。

顧蓁蓁沒管這些,她接過聖旨后就回了房,她什麼都沒想,但耳中嗡嗡,腦中無數畫面自動浮現,前世今生紛雜錯亂,讓人只覺得眼前一片都那般不真實,及至房門忽然被扣響。

「誰?」她頓了一會,才茫然朝外問道。

外頭沒有回應,等到她以為自己幻聽時,門外忽然傳入一道低啞的聲音:「我曾失信於你,但以後不會,往後餘生都不會再失信。」

顧蓁蓁怔了一下,隨後緩緩道:「以前的事我都忘了,你說的什麼我也不明白。」

門外聲音一滯,緊接著一道怒喝炸響。

「賊人休走!大家一起上,給我抓住他!」

一陣喧囂呼喝傳入門內,顧蓁蓁聽出是四哥的聲音,也猜到四哥的想法,心中暗嘆一口氣,起身隔門沖外道:「你走吧,不要再來了。」

門外之人並未回應,但呼喝聲卻越來越近,顧蓁蓁有些急了,叱問道:「你執意不走,是想讓我難堪嗎?」

「對不起。」門外響起一聲道歉。

顧奕辰帶人趕來,自然什麼人都沒抓到,他也沒推門,只隔門叮囑她注意安全,又在門外留下兩名健壯僕婦,喝令僕婦謹防宵小賊人,若有發現,可直接持杖痛擊。

或許是加強的防備,宅中再無「賊人」闖入。

顧蓁蓁每日照常去酒樓掌勺,只是行走在路上時時常感受到那若有若無的目光,期間接二連三的人攔路,只是攔路人還未來得及告知目的,就被一隊整齊有序的侍衛給「請」走。

又一月過去,爹娘帶著二妮入京,鎮國公府來人商議婚期,很快定下日子,定在花朝日。

時光如水,很快到了出嫁日,一應流程下來,及至被送入新房,顧蓁蓁還有些恍惚,及至手中卻扇被抽走,猝不及防對上一張男人的臉。

男人的臉透著熟悉,卻又有些不同,眉骨和下顎處都添了道疤痕,讓他的五官更多了些侵略氣息,而他的目光又深沉,似蘊藏了無數情緒在裡頭。

她想要避開他的眼神,卻被男人捧住臉,他凝視著她,聲音低啞:「蓁蓁,我們重新開始可好?」

顧蓁蓁一怔,嘴角慢慢牽起一絲苦澀:「重新開始,還是重蹈覆轍?」

男人手心一顫,隨後堅定地道:「是重新開始。從今日開始,我不會再讓你受一絲委屈,這安平侯府里都由你說了算。」

男人的誓言並未激起顧蓁蓁半點反應,他的掌心不由得緊了緊,繼續道:「我們開府別過,除了逢年過節,我們需要回鎮國公府拜見外,兩府各過各的日子,不用擔心那邊的人過來打擾你的生活。就算有不相干的人上門,你也可以拒見。」

原本有些起疑的顧蓁蓁,聽到這裡驟然抬頭盯住他:「你,是不是想起了什麼?比如前世?」

男人將她攬入懷裡,聲音發啞:「對不起,我想起得太晚。」

顧蓁蓁一下子哽住,用力拍打他的後背,男人卻緊緊抱住她,不肯鬆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農門悍妻:將軍種地又澆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農門悍妻:將軍種地又澆園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5章 完結

100%
目錄
共22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