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廟驚

第一百二十六章 廟驚

()被人捂住嘴的瞬間,容悅反手扯住那人的臂膀,以一個超低空的「過肩摔」,將他扔出案桌外。www.NIUBB.net牛bb小說網只聽咚地一響,供殿內突然冒出許多人,霎時打鬥聲四起,乒乒乓乓如武俠片現場,看得人目瞪口呆。

那個被容悅摔出去的傢伙好像不會武功,抱著頭東躲西藏,最後還是滾到案下,用哀怨的眼神指控著說:「我好心救你,你卻想害死我。」

容悅答得毫無愧疚:「誰叫你捂住我的嘴。」

那人分辯:「我不是怕你亂叫嘛。」

容悅懶得理他,打點起全副精神關注著外面的動靜,大俠們真刀真槍,白刀子進、紅刀子出,他們被堵在狹小的空間里進退兩難,隨時都有可能遭到池魚之殃。雖然從他們的角度,只能看見晃來晃去的人腿,可憑著不絕於耳的金戈交鳴和中招后的痛呼聲,也能揣想得出外面的戰況有多激烈。

時間顯得格外漫長,不知過了多久,戰場漸漸移至殿外,參斗的雙方,一撥向岸邊撤退,另一撥則窮追不捨。

值得慶幸的是,雙方都很有職業道德,又或是分身乏術,讓案桌下的兩人從頭到尾閑閑地旁觀,沒受到任何損傷。

究其原因,大概是他倆太弱了。容悅扮成的男子年齡不過十三、四歲,那一個更是地道的小白臉,長得那叫一個粉嫩,以容悅惡意的眼光看來,這小子最適合的職業是小倌館里的兔兒爺。

等外面完全安靜下來,容悅從案桌底下爬出,小白臉緊隨在後,亦步亦趨。有這個跟屁蟲,容悅連輕功都不敢隨便施展,心裡本來夠煩了,偏他還絮絮叨叨,想勸容悅早點離開是非之地,惹得容悅變臉,回頭怒斥一聲「閉嘴!」才算是消了音,不過仍鍥而不捨地跟著,兩人一前一後摸到了岸邊。

繞過幾塊黑色礁石,沙灘上一片狼藉,不少人掛了彩,看樣子,敵方已退,剩下的都是太子灣的居民,容悅從中認出了好幾張熟悉面孔,都是在酒館里見過的,那天大聲議論雍郡王府八卦的就是他們。

再靠近些,發現他們全都用憂慮的眼光看著一個方向,那裡似乎有什麼人受了重傷,正焦急地等待救援。

容悅猶豫了片刻,還是從礁石后閃出,走到包圍圈外圍說:「可以讓我看看他的傷嗎?我身上帶了些葯,也許用得著。」

那群人遲疑地讓出一條路,容悅這才看清,躺在地上的是個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男孩,跟姓周的里長倒有七、八分相像。

抱著傷員腦袋的男人開口問:「公子就是住在賓至如歸的那位薛公子?」

「是的,」容悅點點頭,朝傷員身上看了看,很快有了結論:「他這個樣子,像是中毒了。」

「公子看得出我弟弟中了什麼毒嗎?」周家兄長的聲音立刻變得激動起來。

容悅在他身前蹲下,她對毒研究不深,遠不如尹師傅或四兒師兄,但她身上帶的解毒藥多,腰上隨時系著幾隻荷包,裡面裝著密封的錫盒,即使在水裡遊了幾里遠,也沒滲水變質。

在十幾雙眼睛盯視下,容悅打開其中一盒,取出一顆白色的藥丸遞過去說:「沒有銀針,沒有辨識用的藥劑,具體是什麼毒查不出來,但看傷口的顏色和他的反應,應該是毒蟲類提煉的,這顆葯可以試一試……當然,如果你們不信,我也沒辦法。」

周大哥稍有遲疑,彷彿陷入昏迷的周家小弟卻睜開眼道:「拿過來,我這毒,就算馬大夫來了也未必能解,鶴先生剛離開,我就身中劇毒,可見命該如此。」

「別瞎說,你肯定會沒事的,這位薛公子說不準正是你的福星呢。」周大哥忙打斷弟弟的話,然後從容悅手裡接過藥丸,塞到弟弟嘴裡,一旁的長隨趕緊奉上水袋。

吞下解毒藥后,周小弟泛黑的傷口慢慢恢復了正常顏色,人也有精神多了,大伙兒驚喜異常,看著容悅的眼神也變了。其後趕到的馬大夫給傷口做了簡單的處理,再用隨行的擔架把周小弟抬了回去。

謝絕了周家人的一再邀約,容悅回到客棧,犒賞了自己一頓豐盛的午餐。她以前就有這個習慣,每次出任務時,為了減壓,都會用美食慰勞自己。

不過這次的午餐並非單獨享用,還有一個不請自來的客人,就是聲稱「曾與她生死與共」的小白臉。

反正一個人也吃不完,她就當施捨給叫花子好了。飯桌上,無論小白臉怎麼討好她都不吭聲,吃完直接回自己房間,小白臉要跟進去,被一扇門板砰地關在外面,鼻子都快撞歪了。

午休中的容悅是被前堂的喧鬧聲吵醒的,隱約聽見有人在喊「薛公子」,容悅爬起來打開門,肥胖的掌柜抖著一身肥肉熱情地迎上來,笑眯眯地說:「公子醒了?周里長等了您許久了,還不讓我們叫呢,說怕打擾了您歇午。」

容悅抬頭望去,客堂中眾星捧月的那個人,不是周里長又是誰?

這回里長大人可客氣多了,從座位上站起來抱拳道:「多謝公子救了小兒的性命,周某感激不盡。」

容悅微微頷首:「舉手之勞而已,也是令公子吉人天相,正好我身上有對症的藥丸。」

周里長請她在旁邊坐下,含著笑問:「公子這葯如此靈驗,不知叫什麼名字?」

「沒想到要取名。」容悅只能這樣回答。當初四兒師兄給她這些藥丸時,怕她搞混,每種療效的葯弄成不同的顏色,並告訴她訣竅:「藥丸顏色與傷口顏色相反,例如,黑色的傷口,用白色的葯;若傷口慘綠,流膿流水,就用紅色的藥丸……」

周里長不肯放過她,緊追著問:「這葯是公子自己制出的嗎?」

容悅羞澀一笑:「我要有那樣的本事就好了,這些葯都是我師傅給我闖蕩江湖時防身用的。」

「那令師的名號是?」

「他老人家稱自己為『無名道人』,具體姓甚名誰,他不肯說,徒兒也不敢問。」

周里長滿臉遺憾地低嘆:「看來是位隱世高人了。」

容悅忍耐著跟他周旋,無非是為了能去海上探險。周家是太子灣的龍首,灣里停靠的船只有一半是周家的,沒有周家帶挈,她這個外來人口什麼都做不了。

周里長抱著網羅神醫的目的而來,結果卻發現,對方只是神醫不爭氣的徒弟,失望之餘,本著「沒魚蝦也好」的原則,半強迫地邀請容悅去他家做客。

他的算盤打得很好,這位薛公子雖學藝不精,但靈藥不少,必要時可以拿來救命;再者,他身上嫌疑未去,正好就近監視。

容悅假意推拒了一會兒,就「盛情難卻」地接受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兩禽相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兩禽相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 廟驚

100%
目錄
共13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