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 沉睡在靈湖中的人

第1004章 沉睡在靈湖中的人

「叮叮噹噹」掛在樹枝上的鳳凰木風鈴發出悅耳清脆的聲音,眼前的黑色迷霧被吹散,久違的陽光透過高大的桫欏木樹樹葉照在身上,驅散了多日的陰霾。

「這是怎麼回事?」蘇玉徽心中閃過了一絲疑惑。

原本以為,在那迷障之後會是如何一種修羅地獄的場景,未曾想到一切卻是那樣的靜謐與美好。

對於蘇玉徽來說,這裡不像是驪山行宮,隱隱有些眼熟,這裡是哪裡?

此時,曼珠沙華花林中分出了一條小道,盡頭像是有什麼聲音在呼喚著她,她不由自主的沿著那條小道向著未知的方向而去。

蘇玉徽沒想到,這一條蜿蜒漫長的小道盡頭,竟然是月宮的靈湖源頭!

此時正是夕陽西下的時候,湖上波光離合,宛如夢幻。

蘇玉徽終於想起來這是什麼地方了,這裡是靈湖的源頭,亦是歷任月宮宮主,長眠之地。

在那靈湖底下有個水下墓地,那些石穴里沉著一具具入水不朽的桫欏木棺材。

裡面沉睡著的、都是歷任月宮宮主,他們有著極其強大的例外,可是依舊逃脫不了殞沒的命運。

對於月宮的弟子來說,這裡屬於月宮的禁地,蘇玉徽兒時在無意間曾誤入過此處,正好看見坐在這裡打坐的澹月。

「師傅,您在看什麼?」那時年少的她,不曾理解死亡為何物,好奇的問道。

師傅揉著她的頭頂,笑著道:「終歸有一天,我也將回到這片碧水中去。」

那時她並不明白死亡和隕落究竟是什麼意思,只是不知為何心忽然揪了起來,死死的抓住師傅的衣袖道:「不,師傅會永遠都陪伴在阿玉的身邊,哪裡都不會去。」

「傻孩子……」那時師傅長長一嘆,低聲道:「對於我們這樣的人來說,死亡才是真正的解脫……」

「不老不死,永遠承受著輪迴的記憶,像個怪物一樣行走在世間,這樣的人生,早就倦了……」

寂靜的靈湖邊,忽然傳來一聲喟嘆之聲。那一聲喟嘆,彷彿從遠古的時空傳來,四面八方湧入,無數個聲音重疊在一起。

「是誰,誰在說話!」饒是膽大如蘇玉徽,此時後背不禁生出一股寒意,厲聲呵斥道。

「你是在找我嗎?」這個聲音變得更加清晰了,蘇玉徽順著聲音看去……

夕陽絢爛的光芒照在靈湖之上,折射出迷離的光芒,璀璨的光與影炫似是能炫住人的眼,而在那光與影之間,湖畔如火的曼珠沙華中,站著一個白衣男子。

他一襲白衣勝雪,周身似是籠罩著一層雲霧,看不清他的容貌。

那人轉過身,不管蘇玉徽如何的努力,只依稀看得清他的輪廓,但是那雙眼卻格外的清晰,如同幽深的眼眸,凝視著蘇玉徽許久,許久之後,方才緩緩開口,說的是:「青鸞,這些年你還好嗎?」

聞言,蘇玉徽心中一驚,一個名字脫口而出:「軒轅遲!」

「我是軒轅遲,卻也不是他……」白衣男子長長嘆了口氣,道:「幾百年過去了,我都快忘記了自己到底是誰。你可以叫我軒轅辛,也可以叫我燕幕,或者叫我繾風……」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隔著光與影的距離,蘇玉徽在他身上似是看見了無數個重疊的身影。

蘇玉徽知道,不是她眼花!

「你是……沉睡在靈湖中的人?」雖然眼前這個人影十分詭異,但是蘇玉徽卻未曾在他身上感覺到半分的惡意,遲疑了會兒道。

那人微微頷首,那如同寒潭般的目光,帶著蘇玉徽不明白的哀傷,道:「你是青鸞……卻也不是她,這些年,到底是錯了啊。」

蘇玉徽眉心輕攏,她並不喜歡那種被當做某個影子替代的目光,道:「藍青鸞早就已經死了。軒轅辛,軒轅遲,藍青鸞,封存在史書中,成為了一代傳奇。你執念不忘,與那邪物做交易,留下六合之門只不過終歸是害人害己罷了。」

千百年來,斗轉星移,滄海皆可變桑田,更何況是人心呢。

「是啊,這些年,是我錯了……」他垂下眼眸,聲音澀然道。

看著他如此模樣,蘇玉徽心中倒是先生不忍了,還不待她說什麼,倒是那人忽而道:「是澹月……是他讓你來見我的吧。」

「他……果然非常人啊,六十年前他沒有做到,未曾想到六十年後,卻做到了!」

聽他這般說,蘇玉徽忽然想起正事,道:「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師傅不是讓我們破解六合之門么,可是我又怎麼來這裡,趙肅又去了哪裡?」

一連串的問題問下來,那人臉上的笑意不變,對蘇玉徽招了招手道:「你過來。」

蘇玉徽沒動,警惕的看著那似人非人的男子。

他一點都沒生氣,笑道:「只要你將星血月魂交給我,一切都結束了……」

雖然蘇玉徽理智上表示不能相信他,可是腳步卻不由自主的走向他,不知為何,心中隱隱有一種預感……那就是這個人,不會傷害她!

在距離他還有十步之遙的時候,那人道:「你不可再靠近了,將東西給我吧。」

雖然離的這麼近,但是始終蘇玉徽看不清楚他的模樣。她將手中的東西遞給了他,一雙冰冷蒼白的手,從蘇玉徽手中接過了那一對玉佩。

星血月魂,昔年采靈山之石製作的玉佩,承載了一世的諾言……

當星血月魂到了他手中的時候,竟然凝聚成了一把紅色劍氣的劍!以氣凝劍,蘇玉徽曾在玄生凝的九玄劍法中見過,但是見此人能將一對玉佩凝成劍氣,蘇玉徽心中不由一陣訝然。

那把劍,卻被那個人遞到了她的手中,他道:「用這把劍殺了我,一切就結束了。」

蘇玉徽拿著那把以氣凝結成的劍,宛若有千鈞之重,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搖頭道:「我……好端端的為什麼要殺你!」

「殺了我,一切就可以結束。」那個人緩緩的說道,聲音意外的清朗,「難道你就不想救趙肅、你的師兄還有……澹月他們嗎!」

鋒利的劍正對著他的胸口,蘇玉徽不知為何,根本無法再近一步。她……下不了手!

雖然明知道他可能是個幻影,只是個不人不鬼的怪物,但是在這樣的情形之下,她根本就無法對一個無辜人動手!

看著她遲疑的模樣,那人如同寒潭一般的眼眸竟湧上了一層笑意,道:「千百年過去了,你這樣良善的性子依舊沒變啊。」

寒潭一般的眼眸,忽然變得悠遠道:「就像是當年,你是高高在上的玉隱聖女,而我只不過是冷宮中卑微的皇子,我身患奇疾,就連那些宮女太監都不敢靠近我。只有你……不留餘地的幫我治病,悉心照料。」

看著那悠遠的目光,此時蘇玉徽知道眼前的這個人,不是別人,應當就是軒轅遲了!

「青鸞,如果當日你沒有救我,如同那些人一樣對我置之不理,你說會不會就沒有如今這樣的悲劇?」

聽到他的話,蘇玉徽沒辦法回答,因為……她並不是藍青鸞!

就在蘇玉徽走神的時候,忽而卻見那人神色微變……用力撞在了蘇玉徽的劍尖之上。

他的動作實在太快,快到蘇玉徽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雙世寵妃之嫡女惑天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雙世寵妃之嫡女惑天下 雙世寵妃之嫡女惑天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04章 沉睡在靈湖中的人

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