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大結局:最終不過是回到最初

第1006章 大結局:最終不過是回到最初

梨黛捂著胸口,此時鮮血從她的手指縫隙里流出,一滴滴地滴在地上。

知道了真相的她,目光在一點點地變得散亂,身體也一點點地變冷,但依舊不甘心的睜著雙眼。

在她生命中的最後一刻,她所想的究竟是那未曾達成的野心,還是死於她劍下的亡魂?

澹月緩緩上前,俯身親手為她合上了雙眼。蘇玉徽看見,他的眼角竟有一滴眼淚滴落下來。

無比晶瑩的液體,滾落為珠,自那清絕的面容滑落,與那鮮血融在了一起,哀絕浮生。

「師傅……」蘇玉徽上前扶住身形搖搖欲墜的澹月身形,此時澹月的臉色也呈現出一種如雪般的蒼白,他微微了搖頭,道:「我沒事,這裡要塌了,快離開這裡吧……」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卻聽見一聲巨響,彷彿整個山體都在顫抖著。無極山傾塌的速度,比澹月預料的還要快。

見狀,蘇玉徽發白,道:「可這裡是山底最深處,機關重重,來不及的……」

「有密道。」澹月也不敢耽誤,用內力推開旁邊旁邊上,一扇厚重的石門。

石門中,竟是長長一條隧道。

「當年,我便就是從這裡脫身的。」

當三人剛剛進到隧道里,「轟隆」一聲巨響,整座山體傾塌,地宮也被掩埋在了山體之中,千百年輪迴已然結束。

而在此時,一輪明月掛在了月氏的夜空,柔和皎潔的光芒照亮了鐵幕般的夜。

已經撤離出山腳下的趙煜等人,心有餘悸的看著那已經傾塌的無極山,等到平安撤退之後,巨石不再隕落之後,眾人都傻眼了。

整個無極山,都移為了平地!

趙煜急道:「小玉徽和宮主他們還沒出來啊!」

追痕也急了,道:「還有我們家主子呢,這可怎麼辦!」

「還愣著做什麼,趕緊挖山啊!」江晚奕臉色也十分難看,道:「殿下他們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不會有事的。」

經江晚奕這般一提醒,追痕連忙點了煙火通知陸錚帶軍隊進月來;而此時江晚奕也調遣昭國將士來幫忙挖蘇玉徽他們。

大軍挖了半天,雖然人多,但此處山勢極廣,漫無目的根本不是辦法。

「都過去了一天了,如果再不找到師傅他們,就算不被山石砸死,怕是要被餓死了。」息風憂心忡忡的說道。

「可惜唯一進入地宮,知道情況的撰赦現在還昏迷不醒,如果知道他們大概位置,一切就好辦多了。」趙煜沉聲道,神情是少有的凝重。

而在此時,忽然聽到天際一聲如同雛鳳清鳴,月色當空,一隻青鸞鳥從天而降,落在距離他們百米開外的一處山坡上。

趙煜和息風相互對視了一眼,忽而不知想到什麼一般,沖著大軍喊道:「快……快往那裡挖!」

大概半個多時辰過去,上面的巨石都被移開,地面挖出了一個窟窿,一隻手伸了出來。

眾人一眼看到青色的袖子。

「是阿玉!」息風與趙煜趕緊拉住那隻手,用力往上一提,蘇玉徽借力完好無損的從裡面跳了出來。

之後便就是趙肅和澹月,看著那皎潔的月光,皆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慶幸。

趙煜和息風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但是蘇玉徽可沒那麼幸運。因為方才脫身,便被早有預謀的江晚奕率昭國義軍叩拜。

三軍齊齊叩拜,嚇得蘇玉徽連連後退,但是江晚奕不依不撓道:「殿下,青鸞現世,乃是天命所歸,昭國將士們都等著您回來呢。」

「是啊殿下,昭國亡國,我們只是任人魚肉的遺民。如今三軍以江將軍的號召齊聚於此,只等您一聲令下,方可復國啊!」

饒是見慣了風浪的蘇玉徽,見此陣仗也不由呆住了,一時間手足無措。

而一旁鎮守昭城的陸錚聽江晚奕這般說,眉心跳了跳,忍不住道:「我們大傾的軍隊在此,你們是想公然謀反不成?」

「還有,蘇二小姐可不是你們什麼殿下,而是我們王爺的王妃!難不成你們小小昭國義軍,也想和我們趙家軍搶人。」

此言一出,其它趙家軍的將士們也反應過來了,紛紛應和道:「就是啊,王爺和王妃已經成親了,你們休想打我們王妃的主意!」

雙方軍隊此時於無極山廢墟上交鋒,劍拔弩張,一觸即發。趙肅臉色微沉沒說話,暗自支持了陸錚和江晚奕搶人之舉。

眾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蘇玉徽身上,似是在等著她做抉擇。在眾目睽睽之下,蘇玉徽不負眾望的……暈倒了!

趙肅無奈,將耍賴的蘇玉徽抱回了趙家軍休整的營帳。雖然江晚奕很想和趙肅搶人,卻沒那個狗膽……

天邊的月色正好,黑暗中的月氏城罕見的沐浴在了光明之中。解毒的藥方找到,無極山傾塌,詛咒已經破解。

今夜之後,這個被眾神遺忘詛咒的地方,將會迎來第一次屬於他們的朝陽……

蘇玉徽被趙肅抱回了營帳中,遣退了旁人之後,趙肅伸手戳了戳蘇玉徽的臉頰,含笑道:「別裝了,沒別人了。」

蘇玉徽動了動,一咕嚕的從榻上坐了起來,心有餘悸道:「嚇死我了,想不到江晚奕那廝竟然給我來這招陰的!」

趙肅含笑地看她,「有那麼怕嗎?」

「你讓幾萬人跪在你面前試一試……」蘇玉徽斜了他一眼,隨即想到此人的身份,默默的將話又咽了回去。

見她一臉后怕的模樣,趙肅輕笑了一聲,道:「你躲著也不是辦法。江晚奕就算不奪回昭城,但是他麾下的軍隊在南夷已經成了氣候。」

蘇玉徽擰眉,道:「江晚奕這個瘋子,難不成是想要統一南夷不成……」

說著,忽而想到什麼,不敢置信的與趙肅對視了一眼。

後者輕笑一聲,道:「若是有月宮支持,有一個名正言順的主君,自封為南夷王,看來並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蘇玉徽臉色瞬間就垮了下來,「我師傅那個不靠譜的還真有可能讓我做什麼南夷王,我可不想受制於他們……」

見蘇玉徽苦著臉的樣子,趙肅的眼中不由浮現了一絲笑意,挑眉道:「你若是不想做南夷王,也不是沒辦法……」

聞言,蘇玉徽眼神亮了亮,拉著趙肅的衣袖道:「快說,你有什麼對策!」

趙肅揉著蘇玉徽柔軟的長發,深邃的眼眸看著蘇玉徽,溫柔的目光像是能溺死人,俊美的面容帶著笑,有幾分蠱惑的意味道:「和我私奔。」

當江晚奕正在拉攏息風,以比起做大傾的攝政王妃,讓蘇玉徽留在南夷成為南夷王,更能自由、距離月宮最近,他們這些師兄能夠隨時的看到蘇玉徽為理由的時候。

暗夜中,一匹快馬上的兩個人已經悄無聲息的行駛出了月氏國。

當天際第一縷陽光冉冉升起,帶來新生的希望……

在嶺南蒼山中,霞光染上了開滿半枝蓮的山洞,蘇玉徽不禁失笑道:「原來你是要帶我私奔到這裡啊。」

趙肅眼中含笑,道:「這裡,難道你不喜歡嗎……」

晨曦下,他的眼中宛若有萬千星光粲然。

歷經風雨,摒棄加諸在他們身上的種種身份、命運的枷鎖,一切都不過是從最終不過是最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雙世寵妃之嫡女惑天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雙世寵妃之嫡女惑天下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06章 大結局:最終不過是回到最初

99.8%
目錄
共10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