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9 元帥,好久不見(教父番完)

1009 元帥,好久不見(教父番完)

她的唇柔軟到不可思議,他原本只想淺嘗輒止,哪知一發不可收拾。

顧嬌被他吻醒,迷迷糊糊地嗯了一聲。

不經意的撩撥最致命,他險些在她的呢喃中丟盔棄甲。

他隱忍着放開她,胸口劇烈起伏,呼吸短促,若不是休眠倉內光線太暗,若不是顧嬌醉得太厲害,大概就能發現微微泛紅的臉。

顧嬌迷離著雙眸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臉,抬起纖細的指尖,在他發燙的臉頰上捏了捏,醉醺醺地說:「咦?我怎麼還能夢到這個?」

她捏捏,捏捏,再捏捏。

他任由她的小手在自己臉上作亂,心裏一點一點恢復平靜。

她醉了,自己確實不該在這種時候占她便宜。

他於是打算平躺回去,誰料顧嬌竟然揪住了他的領子,兇巴巴地看着他。

他一時不知她做什麼,只能讓她揪著。

她醉成這樣,按理該睡了,偏還睜大一雙眼,特別認真地看着他,彷彿在辨認他的真假。

「不……不是做夢……」她驚訝地說,「你……偷親我?」

他面不改色地說:「這是我的休眠倉,你自己躺進來的。」

顧嬌眨了眨眼,酒精的功效還在,她腦子嗡嗡的,暫時沒覺得這個邏輯有哪裏不對。

等等,還是不對。

她正色道:「又不止一個休眠倉。」

他說道:「我認床。」

涉世未深的顧嬌成功被他帶偏:「這麼說……好像是我不對。那、那……方才不會是我主動……」

他強裝鎮定地看着她:「前腳說喜歡我,後腳就躺進了我的休眠倉,你說呢?」

顧嬌垂下眸子,抓住他領子的動作從一雙手改為四根小小的手指頭,還只捏了一啾啾,特別心虛。

片刻后,她把眼一閉:「我睡著了!」

教父:「……」

教父看着她裝睡的臉,目光細繪過她的五官,最終落在她那雙被他親吻到紅腫的唇瓣上。

到底還是沒忍住,又壓着她狠狠地親了親。

顧嬌睜著水汪汪的眸子看着他:「這一次不是我主動的。」

他低頭,輕輕地親着她唇角,沙啞著嗓音道:「是我……酒醒了嗎?」

顧嬌點點頭。

他雙手撐在她身側,深深地凝視着她,忽然,他打開了休眠倉,將她抱了出來。

顧嬌撇嘴兒道:「親都親了,你還把我放回去……」

路過她的休眠倉時,他沒有停。

顧嬌怔了怔。

他抱着她出醫療艙,一路走上別墅的二樓,來到她的房間,將她霸道而強勢地禁錮在了柔軟的床鋪上。

鼻尖縈繞着獨屬於她的少女馨香,他能感覺到血氣的上涌,就連一貫冷靜冷漠的心臟都加倍跳動了起來。

顧嬌沒比他好到哪裏去,她獃獃地看着他冷峻的眉眼染上了幾分欲色,一滴汗水順着他額角滑落,他精緻的喉結滑動。

顧嬌感覺自己又醉了。

那夜的月色極好。

但她覺得,他比月色更好。

暈暈乎乎間,她聽見他說:「等你畢業了,我就帶你離開組織。」

她記得自己說好,我們一起走。

可惜那一日,終究沒能到來。

……

黑漆漆的密室,顧嬌躺在冷冰冰的手術台上,她被注射了藥物與神經毒素,神經毒素是抑制她的失控,而藥物則是在一點一點清除她的記憶。

一旁的儀器上亮起紅燈。

一個穿手術服的男人看了眼監控儀上的數據,說道:「最大劑量了,再注射她就成傻子了。」

一旁,另一個也穿着手術服的醫生頓了頓:「最後一支。」

「不要吧,風險太大了,她對組織還有用,上頭沒說要廢掉她。」

「那就半支。」

最後半支藥劑下去,顧嬌徹底暈了過去。

……

又是一年九月,顧嬌與蕭珩、龍一、常璟乘橫跨冰原前往暗夜島。

今年的冰原似乎比往年冷得早了些,途中他們竟然遭遇了一次暴風雪,致使小倆口與龍一、常璟走散了。

說來也怪,那麼大的風雪,蕭珩愣是驅使冰原狼找到了正確的方向。

而每每此時,他身上都能散發出有別於朝廷之上的冰冷氣場。

二人先抵達暗夜島,兩天後,常璟與龍一也到了。

顧嬌很驚訝:「常璟和龍一都是暗夜島的人,自幼與冰原狼為伍,你居然比他們還快。」

被媳婦兒誇讚了,蕭珩心裏是一百個得意,但很快,他就得意不起來了。

因為顧嬌又去看那個男人了!

他就知道,什麼陪龍一回來,陪常璟探親,全是借口!

她就是來給那個男人掃墓的!

是,那個男人是死得慘,為了種活紫草,不惜埋骨暗夜島,以血肉之軀為養料。

可她心裏總惦記他,他也很吃醋啊!

他坐在院子裏的石凳上,雙手插進暖手捂里,黑著臉,抖腿抖個不停。

常璟端著一盤洗乾淨的果子走過來,問他道:「要吃嗎?」

「不吃。」他面無表情地拒絕。

他沒心情吃。

從他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見墓地的方向,顧嬌頂着凜冽的寒風,一捧一捧將墳頭的積雪清理乾淨。

她做得很認真,絲毫不顧自己的一雙手凍得通紅。

蕭珩咬牙。

抖完左腿抖右腿,小眼神兒涼颼颼的!

常璟大快朵頤地吃果子。

蕭珩睨了他一眼。

不會去幫個忙嗎?

就知道吃!

沒見她手凍成那樣了嗎?

你去幫她幹了,她不就不用自己祭奠那個男人了嗎!

真不懂替你未來的大舅子分憂。

不要你做我妹夫了。

你出局了!

常璟自己吃,但也沒忘記給風無修留一半,因為他答應了風無修,回昭國的路上給他帶點暗夜島的果子和魚蝦。

「龍一!」蕭珩望着顧嬌凍得通紅的手,氣呼呼地開口。

這麼大的人了也不知道心疼自己,這種事讓龍一干又會怎樣嘛?

龍一在密室,聽不見蕭珩的聲音。

蕭珩發誓自己絕不是好奇,他是單純去叫龍一出來幹活的!

他淡淡站起身來,優雅地撣了撣衣袍上的雪花,高冷地進了書房后的一間密室。

密室里的通道已被小藥箱打開。

蕭珩是第一次進來。

走廊里黑漆漆的,盡頭處有一扇虛掩的門,白熾的光線斜斜地照出一片區域,平添了幾分神秘。

蕭珩的心底湧上一股奇異的感覺。

他確定自己是第一次來,可不知為何,他並沒有太陌生的感覺。

他推開了虛掩的房門。

龍一正盤腿坐在五顏六色的地板上,手裏抱着一個相冊,相冊里只有三個人——教父、前世的她以及嬰兒時期的龍萌萌。

他小時候很虛弱,無法離開治療倉,也無法生長。

是父親給他輸了不少自己的血,才讓他從治療倉里醒過來。

蕭珩來到龍一身後,他無意偷窺旁人私隱,沒去看龍一手裏的東西,而是問道:「發什麼呆呢?叫你都沒聽見。」

「想他。」龍一誠實地說。

他是誰,不言而喻。

蕭珩危險地眯了眯眼。

很好,龍一也開始了。

蕭珩忍住心裏的醋海翻湧,四下看了看,發現所有的門都開着,除了右手邊的一扇木門。

他下意識地問道:「咦?那扇門怎麼是關着的?」

龍一順嘴說道:「哦,那裏面是父親的休眠倉,只有他能進去。」

他說完才意識到蕭珩過來了,這間屋子設有安全系統,外人不得進入,否則會遭到武器攻擊!

龍一如夢初醒,趕忙放下相冊站起身來,要將蕭珩攔在身後。

可惜晚了,檢測儀的綠光已經落在了蕭珩的身上,源頭的燈光閃爍了兩下,冰冷的機械音緩緩響起:「發現不明入侵者,是否清除?」

「系統暫停。」

「系統錯誤。」

「系統重啟。」

上一次顧嬌來這裏,也遭遇了同樣的狀況,最後是伴隨着「系統過載」的機械音,系統死機。

龍一以為這次也是出現了那種故障。

哪知接下來並沒響起「系統過載」的AI提示音,而是——

「系統認證中。」

「系統重啟。」

「重新認證。」

「認證完畢。」

「元帥,好久不見。」

(全文完)

------題外話------

感謝大家一路陪伴,我們新文再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首輔嬌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首輔嬌娘
上一章下一章

1009 元帥,好久不見(教父番完)

100%
目錄
共101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