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0 章

第 160 章

「我輸了!」綠蘿面色凝重的道。

太陽花生長出第十片花瓣,便意味着已經從火屬性開始向純陽轉變,不再是最純粹、最極致的火屬靈藥。

太陽花在最開始只有一瓣的時候,是純粹的陽性靈藥,並沒有屬性。

隨着花瓣的增加,火屬性逐漸增強,直到九瓣的時候達到極致。

隨後每多一瓣,又會減弱一分,直到十八片花瓣又會恢復開始到開始的純陽。

它價值最高的時候,正是九瓣和十八瓣的時候,而且其中的變化是極為微妙的,所以極為容易認錯。

遇到這種靈藥,已經不能單純的靠眼睛和經驗去判斷了,而是需要用神識去細細的感受揣摩。

其實林戰天一直都是採用的神識探查,否則單靠簡單的看一眼,太容易出現錯誤了,畢竟外邊相似的靈藥也有很多。

而神識就不同了,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藥性的變化與不同,從而在腦海中找到相對應的知識儲備,就能判斷出是什麼靈藥了。

綠蘿其實採用的也是這樣的方式,想要在靈藥辨別方面有一定的成就,掌握這種技巧是必須的。

但是兩人比試的時間太長了,從上午一直到晚上,每人辨別上千種靈藥,精神已經極為疲憊,神識消耗也很大。

所以她很可能是一時疏忽,才會犯下這樣的錯誤。

這朵太陽花的差別太小了,即便是林戰天第一次探查也沒有發現什麼問題。

但是在他的傳承記憶中,鎮天大帝曾經都在太陽花的年限藥性的判斷上,出現過錯誤。

所以他才特別留心,再次仔細查看,果然發現了問題。

綠蘿其實已經極為了不起了,他是靠着傳承記憶,而對方卻全靠自己所學,在這樣的年紀有這樣的成就,擔得起天才之稱。

但是今天畢竟是比試,肯定需要分出勝負,他自然也不會手下留情,既然他得到了傳承,這就是他實力的一部分。

連鎮天大帝都在這上面栽過,所以綠蘿輸在這上面也不算冤枉。

可是其他人卻不知道這裏面的門道,聽到她認輸,頓時轟然一片。

尤其是天聖門的人,一方面根本無法接受這個結果,綠蘿有多厲害他們可是非常清楚的。

在靈藥辨別這一塊從來就沒有輸過,今天在他們一直鄙視的天武門竟然會栽了跟頭。

而且林戰天的表現也讓他們無法接受,藥液提煉厲害,藥性把握也這麼厲害,這簡直就是全能!

你要是在某一方面突出,這是天賦,可是你樣樣都行,這就是讓人難以接受了,承認別人優秀一直都是很難的事。

更重要的是另一方面,綠蘿這場也輸了,就意味着他們兩戰兩敗,徹底輸掉了今天的比試。

養氣丹對天聖門太過重要了,以後不能再煉製這種丹藥的結果,他們根本無法承受。

宗浩邈此刻的臉色非常難看,開始同意這樣的賭約,雖然有別林戰天逼迫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他根本沒有想過會輸。

天聖門在丹道上要比天武門厲害太多了,根本沒把他們放在眼裏,所以在他的認知里,這是手到擒來的事。

甚至三戰兩勝的比試方法都是給對方留點面子,但是現在卻是他們兩戰兩敗。

「不可能,綠蘿師姐怎麼可能會輸,一定是你們搞錯了!」

「所有的藥材都是天武門提供的,誰知道你們有沒有在裏面搞鬼。」

「對,說不定他們已經提前料到了會有這樣的比試,提前就看過這些藥材了。」

···

其他弟子更是一個個義憤填庸,叫嚷不斷,直接開始說天武門作弊了。

但是他們也不想想,他們來之前根本沒有透露過此行的目的,對方就算猜測都無從下手。

更何況所有的比試項目都是由天聖門提出的,林戰天都是被動應戰。

「閉嘴!」突然,綠蘿厲聲喝道,現場一下子安靜下來了。

「輸了就是輸了,我們天聖門什麼時候這麼輸不起了?丟人現眼!」

她能夠感受到林戰天是真的有實力,也清楚那些弟子只是不願意接受事實,並非真的認為對防作弊。

「林副閣主,太陽花這麼細微的變化你都能察覺到,我輸得心服口服。」

「不過天武門畢竟已經沒落了,尤其是丹閣的實力,除了宋閣主之外,其他的人根本不值一提。」

「在這裏根本不利於你的發展,未來成就肯定有限,你有如此天賦,何必在這裏蹉跎呢?」

「不如來我們天聖門,所有的丹方、靈藥都要更加豐富,還有名師指導。」

「怎麼樣?林副閣主好好考慮一下。」

綠蘿突然話鋒一轉,竟然開始拉攏林戰天了。

這話一出,宋元正和歐陽尚他們的臉色就難看了,剛開始宗浩邈就光明正大的挖牆腳。

現在一個小小的弟子都敢不給他們面子,當面說他們實力弱,實在欺人太甚。

可是他們卻不好說什麼,因為對方說的確實是事實,只能看着林戰天。

「多謝綠蘿姑娘一番美意,但是天聖門再厲害,今天也是輸給我們天武門了,所以等你什麼時候能贏過我再說吧。」

人家都打上臉了,林戰天也沒有給對方留面子,反唇相譏。

「宗前輩,兩戰兩勝,是我們贏了,所以你們今後會遵守約定,再不煉製養氣丹了,對吧。」

宗浩邈本就臉色難看,聽到這話,更是一張老臉漲得通紅,想要反悔卻又不敢,畢竟白紙黑字的契約寫着呢。

可是如果就這麼認了,即便是他也擔不起這麼大的責任,回到天聖門根本沒辦法交代。

他們來的目的是不允許天武門再煉製養氣丹,結果現在卻過反過來了,讓他怎麼有臉回去。

隨着他的沉默,大殿之中的氣氛再一次壓抑起來了,彷彿又回到了最開始一言不合就要動手的地步。

就在這時,宋元正站了出來,拿出一張玉質紙頁,元氣涌動,直接將其震成了碎片。

「宗前輩,簽訂的契約我已經毀掉了,那只是玩笑,剛才的約定就當做沒有發生過,如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天劍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凌天劍帝
上一章下一章

第 160 章

23.39%
目錄
共68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