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7 章

第 167 章

天武門接待客人的別院里,天聖門的使者還沒有離去。

本來他們昨天完成任務,今天一早就應該啟程返回了,正是單連城特意讓人拖延,以便找到對付林戰天的機會。

但是此刻他坐在一個房間中,臉色並不太好看。

要想找到一個這樣的機會,談何容易,需要慢慢的等待時機,可是他們又不可能長時間留在這裡。

多呆一兩天很正常,可時間過長了就不太好搪塞了,最多也就呆個三四天。

他也只能希望能夠在這段時間裡,儘快的找到合適的辦法,否則他此行局要無功而返了。

就在這時,一個老者快速走進了房間,正是那天與他密謀協商的風長老。

這位長老名為風信,是他的心腹,一些見不得光的事,幾乎都是對方在幫他處理。

這位做事乾脆利落,從來沒有出過差錯,所以這次對付林戰天,當然也是由對方負責。

「風長老,你怎麼現在過來了,有什麼事嗎?」單連城疑惑道。

雖然他相信這位心腹的辦事能力,但是這才剛開始調查,他可不相信會已經有消息了。

「少門主,大喜事啊,我剛剛得到消息,那個林戰天正在尋找幾味靈藥,很可能會離開天武門!」

「真的嗎?具體什麼情況?」

單連城頗為驚喜,剛才他還為此發愁了,沒想到就真的有消息來了。

「是我們一個安插在丹閣弟子傳來的消息,今天早上宋元正召見了林戰天,後者說要開爐煉丹,讓前者幫忙準備靈藥呢。」

「不過他所需的藥材有些極為珍貴,天武門也沒有,但說到其中一味是天靈元獸的血,而雲羅山脈中正好有一隻這種靈獸。」

「所以屬下認為他很可能會去山脈深處獵殺,到時候就是我們的機會!」

風信一臉激動,畢竟是他負責的事情,能夠越快完成也越能顯示他的能力。

而且如此一來,很多暗子他也就不用在動用了,可以減少很多的損失。

各個門派之間勾心鬥角,自然都有在對方的弟子中安插一些棋子,這也是他們能夠得到很多消息的基礎。

一旦動用過多,就會導致他們對天武門的掌控力大大下降,所以能夠不損失當然最好。

單連城臉上也是閃過一絲驚喜:「真是天助我也!我正愁沒有機會動手呢,他就自己送上門來了。」

「風長老,你去再核實一下消息是否屬實,還有天靈元獸的位置以及他要動手的時間也要搞清楚。」

「這個小子萬萬不可小覷,畢竟是在天武門的實力範圍內,動用我們的所有力量,一定要確保萬無一失!」

單連城有條不紊的吩咐道,能夠作為天聖門的少門主,他自然不會是一個草包。

「是,少門主!」

「不過,還有一個消息,我們調查的關於天斗謝家的事,也有結果了。」

「那個小子說的還能有可能是真的,謝家確實派出了一個長老,如今已經進入天武境內。」

「看其行動的方向,應該是朝著天武門來的,但是要想趕來,估計還得十幾天。」

單連城聽到這個消息,臉色有些陰晴不定,他在想,為了一個林戰天而得罪謝家,是不是值得?

不過只是猶豫了一瞬間,他就下定決心,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弄死這小子。

「那就抓緊時間,不行就主動出擊,趕在謝家的人到來之前動手,注意做的隱蔽些,不要被抓住把柄。」

而此時單連城所擔心的謝家三長老謝靈韻也正在疑惑,因為謝三剛剛給他彙報,他們的身後今天突然出現了好幾條小尾巴。

他們從天斗謝家出發,一路輕裝簡行,隱藏身份,按理來說不應該被人發現才對。

可是如果不是身份暴露,又怎麼會有人一直跟著他呢?

「你有沒有查清楚是什麼人?有什麼目的?」謝靈韻問到。

「屬下怕驚動了對方,並沒有靠近,只是先來稟報長老,看該如何行動。」謝三恭敬地回到。

自從上次對付林戰天失利,他在長老心裡的地位可以說一落千丈,所以現在事事小心,生怕一不小心觸怒對方。

「去偷偷拿下其中一個,不要驚動其他人就行,先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是!」

很快,謝三就再次走了進來,不得不說,謝家護衛的辦事效率極高。

「三長老,這些人是天聖門的,據說是林戰天曾放言,說與我們謝家關係密切。」

「更重要的是,他還說謝家派了長老前來保護他,並且準確的說出了我們的位置,所以這些人才能追上來。」

謝靈韻聽完,不由得心中一驚,他秘密前來,沒有告訴任何人,林戰天怎麼會知道呢?

難道是謝家有人給他透漏了消息?他走之前對外宣布是要閉關,但是被人發現其實並不在族中也是很有可能的。

如果真的是謝家的人,那應該只可能是大小姐謝淑儀,也就是林戰天的姐姐林勝男。

其他的人與其根本沒有任何交集,不可能為其傳遞消息。

可是即便是大小姐,剛回到謝家,立足未穩,應該也沒有這麼大的能量,不可能探聽到他離去的消息。

而且林戰天能夠知道他的具體位置,這件事情頗為詭異,讓他有種不安的感覺。

鎮天一脈的血脈傳承事關重大,一旦暴露出去,必定會引起一場腥風血雨,甚至整個謝家都會被牽扯進去,到時候就麻煩了。

沉吟了一番,他還是百思不得其解。

「謝三,吩咐下去,我們不用再隱藏身份了,不但不隱瞞,我們還要大張旗鼓,讓所有人都知道。」

「三長老,這···」

謝三有些不解他此舉是何用意,一旦這麼做,不就讓對方有了防備了嗎?

「林戰天現在已經知道我們的行蹤,即便隱瞞也沒有什麼作用,與其這樣,不如將計就計。」

「既然他說我們是來保護他的,那我們就隨了他的心愿,做出保護他的姿態。」

「他知道我們的目的卻沒有點破,說明他也不敢暴露,那我們就先與他虛與委蛇,再找機會下手。」

「這樣一來,起碼外部壓力會小一些,方便我們行動,謝家那邊也更好解釋。」

謝三恍然大悟:「三長老英明。」

天武門接待客人的別院里,天聖門的使者還沒有離去。

本來他們昨天完成任務,今天一早就應該啟程返回了,正是單連城特意讓人拖延,以便找到對付林戰天的機會。

但是此刻他坐在一個房間中,臉色並不太好看。

要想找到一個這樣的機會,談何容易,需要慢慢的等待時機,可是他們又不可能長時間留在這裡。

多呆一兩天很正常,可時間過長了就不太好搪塞了,最多也就呆個三四天。

他也只能希望能夠在這段時間裡,儘快的找到合適的辦法,否則他此行局要無功而返了。

就在這時,一個老者快速走進了房間,正是那天與他密謀協商的風長老。

這位長老名為風信,是他的心腹,一些見不得光的事,幾乎都是對方在幫他處理。

這位做事乾脆利落,從來沒有出過差錯,所以這次對付林戰天,當然也是由對方負責。

「風長老,你怎麼現在過來了,有什麼事嗎?」單連城疑惑道。

雖然他相信這位心腹的辦事能力,但是這才剛開始調查,他可不相信會已經有消息了。

「少門主,大喜事啊,我剛剛得到消息,那個林戰天正在尋找幾味靈藥,很可能會離開天武門!」

「真的嗎?具體什麼情況?」

單連城頗為驚喜,剛才他還為此發愁了,沒想到就真的有消息來了。

「是我們一個安插在丹閣弟子傳來的消息,今天早上宋元正召見了林戰天,後者說要開爐煉丹,讓前者幫忙準備靈藥呢。」

「不過他所需的藥材有些極為珍貴,天武門也沒有,但說到其中一味是天靈元獸的血,而雲羅山脈中正好有一隻這種靈獸。」

「所以屬下認為他很可能會去山脈深處獵殺,到時候就是我們的機會!」

風信一臉激動,畢竟是他負責的事情,能夠越快完成也越能顯示他的能力。

而且如此一來,很多暗子他也就不用在動用了,可以減少很多的損失。

各個門派之間勾心鬥角,自然都有在對方的弟子中安插一些棋子,這也是他們能夠得到很多消息的基礎。

一旦動用過多,就會導致他們對天武門的掌控力大大下降,所以能夠不損失當然最好。

單連城臉上也是閃過一絲驚喜:「真是天助我也!我正愁沒有機會動手呢,他就自己送上門來了。」

「風長老,你去再核實一下消息是否屬實,還有天靈元獸的位置以及他要動手的時間也要搞清楚。」

「這個小子萬萬不可小覷,畢竟是在天武門的實力範圍內,動用我們的所有力量,一定要確保萬無一失!」

單連城有條不紊的吩咐道,能夠作為天聖門的少門主,他自然不會是一個草包。

「是,少門主!」

「不過,還有一個消息,我們調查的關於天斗謝家的事,也有結果了。」

「那個小子說的還能有可能是真的,謝家確實派出了一個長老,如今已經進入天武境內。」

「看其行動的方向,應該是朝著天武門來的,但是要想趕來,估計還得十幾天。」

單連城聽到這個消息,臉色有些陰晴不定,他在想,為了一個林戰天而得罪謝家,是不是值得?

不過只是猶豫了一瞬間,他就下定決心,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弄死這小子。

「那就抓緊時間,不行就主動出擊,趕在謝家的人到來之前動手,注意做的隱蔽些,不要被抓住把柄。」

而此時單連城所擔心的謝家三長老謝靈韻也正在疑惑,因為謝三剛剛給他彙報,他們的身後今天突然出現了好幾條小尾巴。

他們從天斗謝家出發,一路輕裝簡行,隱藏身份,按理來說不應該被人發現才對。

可是如果不是身份暴露,又怎麼會有人一直跟著他呢?

「你有沒有查清楚是什麼人?有什麼目的?」謝靈韻問到。

「屬下怕驚動了對方,並沒有靠近,只是先來稟報長老,看該如何行動。」謝三恭敬地回到。

自從上次對付林戰天失利,他在長老心裡的地位可以說一落千丈,所以現在事事小心,生怕一不小心觸怒對方。

「去偷偷拿下其中一個,不要驚動其他人就行,先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是!」

很快,謝三就再次走了進來,不得不說,謝家護衛的辦事效率極高。

「三長老,這些人是天聖門的,據說是林戰天曾放言,說與我們謝家關係密切。」

「更重要的是,他還說謝家派了長老前來保護他,並且準確的說出了我們的位置,所以這些人才能追上來。」

謝靈韻聽完,不由得心中一驚,他秘密前來,沒有告訴任何人,林戰天怎麼會知道呢?

難道是謝家有人給他透漏了消息?他走之前對外宣布是要閉關,但是被人發現其實並不在族中也是很有可能的。

如果真的是謝家的人,那應該只可能是大小姐謝淑儀,也就是林戰天的姐姐林勝男。

其他的人與其根本沒有任何交集,不可能為其傳遞消息。

可是即便是大小姐,剛回到謝家,立足未穩,應該也沒有這麼大的能量,不可能探聽到他離去的消息。

而且林戰天能夠知道他的具體位置,這件事情頗為詭異,讓他有種不安的感覺。

鎮天一脈的血脈傳承事關重大,一旦暴露出去,必定會引起一場腥風血雨,甚至整個謝家都會被牽扯進去,到時候就麻煩了。

沉吟了一番,他還是百思不得其解。

「謝三,吩咐下去,我們不用再隱藏身份了,不但不隱瞞,我們還要大張旗鼓,讓所有人都知道。」

「三長老,這···」

謝三有些不解他此舉是何用意,一旦這麼做,不就讓對方有了防備了嗎?

「林戰天現在已經知道我們的行蹤,即便隱瞞也沒有什麼作用,與其這樣,不如將計就計。」

「既然他說我們是來保護他的,那我們就隨了他的心愿,做出保護他的姿態。」

「他知道我們的目的卻沒有點破,說明他也不敢暴露,那我們就先與他虛與委蛇,再找機會下手。」

「這樣一來,起碼外部壓力會小一些,方便我們行動,謝家那邊也更好解釋。」

謝三恍然大悟:「三長老英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天劍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凌天劍帝
上一章下一章

第 167 章

24.42%
目錄
共68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