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8 章

第 248 章

早就聽說邪神的手段詭異莫測,但是所為百聞不如一見,林戰天算是漲見識了。

誰能想到趙鼎活生生的一個人,突然間就會無聲無息的化作一灘血水,他都沒有察覺到是怎麼回事。

關鍵是血水中怎麼會有一副獠牙,不知道是被其背後的血邪神操控著,還是有自主意識。

這明顯不是常規的手段能夠做到的,一般武者或是修鍊元氣,攻擊都是能量性質的。

也有一些專修肉體的,其攻擊手段更是簡單,都是直來直去的物理攻擊,可是這幅獠牙明顯不屬於這兩種中的任何一種。

這或許就是邪神的手段,偏神秘側。

雖然劇痛難忍,但是林戰天還是強迫自己保持清醒,他不敢怠慢,拿出戮仙劍朝著獠牙劈去。

雖然現在只是感覺劇痛,沒有發現其他的不適,但是誰知道這是什麼手段,還有沒有其他的作用,所以他的第一反應就是將其破去。

「叮···」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戮仙劍斬在上面,火花四濺,那副獠牙絲毫無損!

這讓他大感吃驚,這可是上古時期傳承的下來的神劍,雖然不清楚其具體來歷,但是想必肯定來頭大的嚇人。

他使用這麼長時間,在對敵中也一向是無往不利,誰能想到竟然破不開。

他有些不信邪,再一次揮劍劈砍,剛才他還怕傷到了自己,並沒有用多少力,這一次卻是用盡了全力。

戮仙劍高高舉起,劍光一閃就已經斬在了獠牙上,一股巨大的力量讓他的手臂猛地下沉,但是手臂上的東西卻依舊完好。

而且那種劇痛突然間來的更加強烈了,那是一種根本無法言喻的感覺,也根本不合乎常理。

就算是把整條手臂砍下來,也不應該有這種疼痛,肯定是邪神的法術有什麼門道。

他再也無法保持理智了,那種劇痛讓他整個身體都麻痹了,整個人都處於一種即將奔潰的邊緣。

他都在考慮斷尾求生了,畢竟這只是咬在小臂上,將整個胳膊都砍掉,應該可以擺脫吧。

哪怕少一條手臂,總比活活疼死的好吧,那麼多死法,被疼死也是最慘的吧。

劇痛如同潮水,一波一波的侵蝕衝擊著他的神經,讓他瀕臨崩潰的邊緣。

他不再猶豫,舉起戮仙劍,就要斬下。

但是就在這時,橘貓突然從他懷裡伸了個懶腰,竄了出來。

它爬到手臂上,盯著那副獠牙饒有興趣的打量著,還伸出貓爪試探著拍了拍,活像一般貓咪逗老鼠玩一樣。

「傻貓,你幹嘛呢,這不是給你玩的,你要是有辦法就趕緊幫我解決了!」

林戰天看它那悠閑地樣子,氣不打一出來,我都快疼死了,你還在這玩呢。

橘貓回頭看了他一眼,給了他一個人人性化的白眼,但也沒有再繼續捉弄他,抬起貓爪拍向來了獠牙。

「啪···」

一聲輕響,林戰天明顯感覺手上獠牙鬆動了一下,疼痛一下減輕了很多,這讓他大為驚訝。

橘貓沒有停下,再次一爪拍下,感覺好像並沒有用什麼力氣,但是獠牙上卻出現了絲絲裂痕。

「轟···」

等到第五爪下去,整個獠牙轟然炸開,一股深紅的血霧從中逸散出來,漂浮在空中。

林戰天身上的劇痛突然退去,沒有任何不適,就連手臂上連個咬痕都沒有,就好像剛才的一切都是幻覺一樣。

他仔細檢查了一下,確認身體真的沒有任何問題,這才放下心來,但是對邪神的手段不由得多了幾分敬畏。

那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劇痛,他是再也不想體驗第二次了,現在血邪神依舊在,所以他依舊保持著警惕。

只是他很快被眼前的血霧吸引住了,那些血霧漂浮在空中,一動不動,就好像靜止一樣。

裡面微微閃爍著點點紅色的晶芒,就好像紅色的寶石一般,不但沒有一般鮮血的血腥氣,反而隱隱有種香甜的味道,看起來就像是一件藝術品。

「這是什麼東西?」

林戰天大感驚奇,他從來沒有見過類似這種情況,這難道就是血邪神所提煉出來的東西嗎?

看起來好像很補的樣子,他感覺身體中都有些渴望的感覺。

橘貓不屑的瞪了他一眼,喵了一聲,意思是說他沒見識。

隨後也沒有為他解釋,向前走了兩步,張嘴一吸,那片血霧一大半就進入了它嘴裡。

它好像吃到了什麼絕世美味一般,貓眼輕輕半眯著,仰著頭,一副很享受的樣子,過了片刻它才回過神來。

它看了看眼前剩下的血霧,又回頭看看林戰天,猶豫了片刻,一臉不捨得讓開身子,貓爪指了指血霧,意思是讓給他了。

不過林戰天趕緊擺手拒絕,倒不是他跟橘貓客氣,而是在這副獠牙,是從趙鼎的血液中飛出來的。

很明顯,這種血霧,應該就是血邪神從其體內提煉出來。

雖然他殺起人來絕不心軟,可是讓他將從人類體內弄得東西吸收下去,他始終覺得有點膈應。

橘貓見他竟然拒絕了,貓臉上不由自主的閃過一絲喜色,但是馬上就被它掩蓋下去了。

它本來就不捨得分出來,既然你不要,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不過它還是不忘了送出一個白眼。

等它再次將剩餘的血霧全部吸收完之後,吧唧了幾下嘴,依舊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

搞得林戰天都有些想嘗嘗了,看看到底有多美味,不過也只是想想,真來他可下不去口。

「你···你是什麼東西?竟然能夠破了本神的法術!」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出現在破廟之中,彷彿聲音宏大陰沉,但是明顯有些底氣不足的感覺。

雖然感覺聲音好像是從四面八方傳來的,但是林戰天陡然看向供台上詭異的神像。

顯然,能夠說出這種話,肯定只有那個血邪神,從他們進來,除了趙鼎的死和那副獠牙之外,對方就再沒有任何動靜了。

現在,法術被破,而且是被橘貓輕飄飄的幾爪就破了,也讓他有點坐不住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天劍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凌天劍帝
上一章下一章

第 248 章

36.26%
目錄
共68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