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3 章

第 253 章

古井之中,水波蕩漾,在月光的照耀下,好像一面明鏡一般熠熠生輝。

林戰天身體前傾,並沒有發現什麼特別之處,只是在水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就在他奇怪時,突然水紋波動了一下,鏡中倒影突然一變,身體沒有變化,但是臉部卻突然換了一張臉!

他心中大驚,一個閃身,就退了出去。

太過詭異了,一座雜草叢生的小院,一口奇怪的古井,本身就有一種恐怖的氣氛。

現在還玩變臉遊戲,即便是林戰天都被嚇到了。

他警惕的注視這井口,但是奇怪的是卻什麼都沒有發生。

等了半天,他還是安耐不住好奇心,再一次上前,小心翼翼的向井中看去。

井中一片平靜,只有他自己的倒影,面容沒有什麼特別的,還是他自己的,並沒有變化。

「難道剛才是幻覺?」

他心中不由得想到,但是按理來說修為到了他這個地步,除非中了什麼特別的法術,不可能產生幻覺的。

「這口古井絕對有問題,難道和沈家先祖有關?」

沈言曾說過,藏有星辰體傳承的儲物袋就是其一位先祖得到的,同時得到的還有一張藏寶圖。

而且曾經有傳言留下,說那張圖就在沈家,但是卻從來沒有人發現,難道是藏在這裏了?

他越想越有可能,根據沈言所說,其家族歷史上,好像也只有這一件特別的事情。

這很可能是那位先祖留下的手段,為後代保留了什麼東西。

猶豫了片刻,他決定進去探查一番,或許可以有什麼特別的收穫,再不濟也能幫沈言搞清楚怎麼回事。

打定主意,他沒有再猶豫,直接縱身跳入井中。

但是剛一入水,他就大感不妙,因為這井水竟然沒有任何浮力!

他想要跳出水面,但是卻根本不能自己,身體不由自主的向下沉去。

傳說天地間有一條河流名為弱水河,其中的河水號稱「鵝毛不浮,飛鳥不渡」,只要落入水中,任何東西都無法逃脫。

而他此刻所遇到的情況和其何其相似,難道這井中的水就是傳說中的弱水?

他無論怎麼樣都沒有任何作用,只能一直不斷的下沉,水中的光線也越來越暗,隨着深度的增加,月光已經照不進來了。

突然,林戰天在昏暗的光線中,隱隱看到有些人影晃動,讓他心中大驚。

他匯聚目力,認真看過去,發現是一些透明的的人型虛影,一個個張牙舞爪,看起來極為恐怖。

但是那些東西卻好像對他有些恐懼,雖然目露凶光,但是卻始終沒有過來。

傳說在弱水中溺亡的人,其靈魂會化作厲鬼,被永遠的禁錮在水中,永遠無法離開。

這讓他更加肯定,這或許真的就是弱水!

只是不知道沈家先祖是從什麼地方弄來的,這畢竟是傳說中的東西,想必極為難得。

而且對方廢這麼大的功夫,又是想要做什麼呢?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到底下沉了多深,林戰天終於看到了一絲光亮。

而且他還看到了一張臉,就是他剛才在井面上看到那個!

隨着距離越來越近,他終於看清楚了下面的情況。

井底的空間很大,地面上繪製著複雜的花紋,正中處矗立着一座巨大的雕像,右手中還拿着一顆白色的明珠,光芒就是從這上面散發出來的。

見此情景,林戰天陷入了沉思。

沒有猜錯的話,這個雕像應該就是沈家先祖,而且其中應該還有其意識存在!

根據鎮天大帝的傳承記憶,他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這一切應該都是沈家先祖佈置的,這位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或許當年就已經搞清楚那個乾坤袋和藏寶的原委了。

只是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他沒有將這一切告訴自己的後代,或許和後來沈家遭遇的襲擊有關,他不得保密。

可是他卻又不甘心放棄,這是能讓沈家一躍成為頂尖世家的機會,所以才做了這些佈置。

地上的紋路應該是一座陣法,而且是有關於靈魂一類的。

對方利用弱水能夠保留靈魂的特性,加上陣法輔助,保留下了自己的魂魄,靜待後人的到來。

不過這口井外面應該也有特殊的陣法,並不是什麼人都能夠進來,甚至都看不到。

想要進入是有特定的條件的,這個條件應該就是必須是修鍊過星辰體的人才行,那個儲物袋就是留在外面的鑰匙。

只是沈家這麼多年都沒人能夠打開,也沒有參破其中的秘密,所以也沒人能發現這裏的佈置。

而今天他能夠進來,是巧合,也是必然,只要在這座祖宅之中,修鍊星辰體的人就會被召喚到這裏來。

想清楚了其中的關鍵,他便沒有什麼顧慮,直接朝着井底沉去。

當他靠近那座雕像時,明顯感覺到有一種靈魂波動,果然如他所猜測的一樣。

「前輩,我乃沈家當代繼承人的至交好友,剛剛幫助其消滅外地,在這裏稍作休整,感覺到這裏的異常,便尋來了。」

他趕緊表明身份,別被當做敵人幹掉了就搞笑了。

但是對方並沒有任何回應,反而有一種特殊的波動從他身上掃過。

突然,地面上的陣法亮起,一空恐怖的壓力作用在他身上,連周圍的弱水都完全禁錮了了。

他奮力掙扎,卻一動不能動,就好像琥珀一樣,他就是被封在其中的可憐的蟲子。

「非我沈家血脈,窺伺家族傳承,殺!」

一道沒有絲毫感情的厚重聲音傳出,那座巨大的雕像突然產生了一道道裂紋,巨大的頭顱緩慢的轉過來,死死的盯着他。

林戰天一臉懵逼,這是什麼情況?

看起來沈家先祖的神智並沒有表留下來,更像是只留下了一段意識碎片,只會按照固定的模式行事。

剛才的那種波動應該就是檢查血脈,只要不是沈家血脈,就會被判定為敵人,現在他說什麼也沒用了。

可是對方的實力看起來非常恐怖,根本不是他所能抗衡的。

而且他現在被陣法禁錮,根本動不了,這麼下去恐怕是要被幹掉的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天劍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凌天劍帝
上一章下一章

第 253 章

36.99%
目錄
共68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