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7 章

第 617 章

「林兄弟這話言重了,丹閣向來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只要是林兄弟帶來的,不管多少人我都歡迎。」

事實上這事若是在以前定然是不被允許的。

畢竟丹閣的弟子就是丹閣的弟子,你外來人員主宰這裡算什麼事,這一般是大門大派相當忌諱的事。

只是非常時期行非常之事。

林戰天的戰力有目共睹,這個事後他若肯坐鎮丹閣,對於丹閣這個龐然大物來說絕對是一天大喜訊。

丹閣說白了,一旦生逢盛世,地位便會相對較高,引發諸多勢力討好抬高

可若是亂世,不好意思,那紅彤彤的丹藥便是催命符,為了活命,人們什麼事都做的出來。

而丹閣定然會被無數勢力盯上,到了那個時候,生死之間恐怕都不由自己說了算。

「甚好,如此待我書信幾封,還望閣主派人幫我辦妥,把信送到各自人的手上,如此,我在此先行謝過了。」林戰天拱手道。

「嗨,你我之間,說這些客套話做甚,好長時間沒和林兄弟喝酒了,不如今夜我們徹夜長談一番如何?」

「甚好!」聊到此處林戰天也算去了一件心事。

在這個世界並非只有修行才是人生的全部。

他比較貪心,既想要兄弟情義,也不舍親人之情,更不舍愛人之情。

若是修個道煉個武還要弄得絕情斷義,縱然真修成大帝又有何意義。

只要他在乎的,他想全都要。

這是他的性格。

至於能不能做到,能不能守護住,這些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這一晚,幾人暢談了一宿,林戰天喝到半醉,歐陽風則是直接被喝趴下了。

這小子酒量不好,但江湖義氣倒是挺重,喝個酒說個繞口令一個接一個的,只可惜運氣太差,是被第一個放翻在酒桌之上的。

燈火燭光下,綠蘿臉色紅撲撲地看著林戰天,那欲言又止的模樣,看得林戰天想笑。

他怎會不知她的心意,只是一直忙於修行,算算時間倆人待在一起獨處的時候並不長久。

林勝男看出氣氛有些微妙,說自己喝多了想出去透透氣。

見此綠蘿表現更大膽了一些。

其借著酒勁,搖晃著來到林戰天身前。

「來,喝,我們喝!」

也不知其實故意還是無意,身形踉蹌之間一個重心不穩徑直壓在了林戰天身上。

感受著其身上傳來的驚人彈性,林戰天微微搖了搖頭,將其扶在一旁。

她對他有感覺,他能感受得道,不過他對她的感覺,就很微妙。

首先可以肯定好感肯定是有的。

不過好感並不代表著愛。

他的好感僅局限於男人對女人間的欣賞,朋友對朋友之間的愛護,至於愛?他捫心自問,並沒有。

對於一個沒有愛過的人,他做不到和人搞曖昧那種程度,那是對自己的不付責任,也是對自己喜歡的人一種不負責任。

其幽幽灌了口酒,坐在板凳上,林戰天心中想得卻是另一道身影。

那席白衣,那道身影,那倔強的性格,不知不覺之間竟然已經在他心間佔據了一個很重要的位置。

只是當其再抬首間,卻見眼前佳人倆行清淚流淌而下。

此刻卻見綠蘿那裡還有半點醉眼朦朧的意思。

「林大哥,你喜歡的可是她?」這個她指的自然是武輕塵,大武帝國的長公主。

林戰天微微點了點頭。

有些人該離開的時候終究要離開,有些事,該說明白的時候終究要明白。

在他心目中,有武輕塵的位置,而沒有綠蘿的位置。

「是不是因為她先遇到你的。」縷洛身軀微顫,輕咬紅唇,淚眼婆娑的雙眼雙眼中流露出幾許倔強。

「或許吧!」林戰天微微一嘆,他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但感情這事很奇怪,有感覺的便是有感覺,沒有感覺的,便是最再多也於事無補。

縷蘿為他做的少嗎?

並不少!

倆人相識多年,她為他可拋頭顱,灑熱血,更甚至為他豁出一切,能不顧一切危險只為去謝家大宅尋他,以為他身死甚至願為他殉葬。

倆人相識雖短,但經歷卻極其讓人記記憶尤深。

只是要說到愛,那是沒有的!

「若是你先遇到我,你會不會選我而不選她?」縷蘿心中顫抖,問出了這個她一直藏在心底的秘密。

「不會!」對此林戰天回答的很堅決。

「我一直把你當妹妹看待!」他的回答殘酷到近乎冷酷。

「呵,妹妹!」聞聽此言,綠蘿心中產生了一股可笑的念頭。

合著自己做這麼多事,在他眼中,竟只是一個妹妹!

她不甘,她好恨,但她又對林戰天恨不起來。

明明自己那麼努力地想要靠近他,可為什麼,她竟連一個機會都不給自己,甚至殘酷道說出只當她是妹妹這種話。

「這便是你對我感情得定義嗎?」

「不錯!」林戰天沉聲道。

「是我自作多情了,對不起,今晚喝得有點多,不勝酒力,先行告辭了。」綠蘿幾乎是壓抑著哭聲跑出去的。

她怕自己再不走,會忍不住在林戰天面前高聲痛哭起來。

看著滿桌殘羹剩飯,林戰天再次灌了口酒。

這個時候或許對她來會很殘酷,但讓她斷了念想,與她而言也算是一種解脫。

月色如水,繁星點綴天際,薄霧渺渺,盡融月色之中。

縷蘿來到一片廖無人煙的山石之上,終是再也忍不住,放聲高哭了起來。

「為什麼?」一聲滿漢含心酸的嬌喝聲刺破了夜空的寂靜。

「我哪裡比她差了,為什麼選她而不是選我!」一聲聲疑惑,一道道破聲的嘶啞宣示者其內心的不甘。

那哭到撕心裂肺,抽搐到渾身顫抖的凝噎無不顯示著她的內心充滿了悲傷。

烏雲飄飄,似是群星也不忍看到一個美人在自己眼皮底下哭泣,蟲鳴四起,似乎在勸她不要悲傷。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綠蘿的情是那種無私奉獻,是那種敢於為心愛的人拋下一切,可是,儘管她情深,奈何他竟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天劍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凌天劍帝
上一章下一章

第 617 章

90.2%
目錄
共68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