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2章 陳玄機的真正身份!

第992章 陳玄機的真正身份!

大夏帝國的強大,凌傑最清楚不過了。

古往今來,能夠撼動大夏帝國統治的人,不過一手之數。

細數下來,也就只有妖皇和明神宗。

而且,縱然是明神宗這麼強大的存在,縱然凌炎憑藉絕世神通殺了上一任的夏皇,但最終還是沒能夠改變大夏帝國的傳承和國運。

明神宗已經四分五裂,但是大夏帝國還在。

這足以說明大夏帝國的強大了。

區區西涼城的城主,居然能夠同時震懾大夏帝國和大匈帝國。

未免太驚人了!

毀人三觀啊。

面對凌傑的提問,蘇沐雪微微沉凝了片刻,隨後道:「西涼城的城主來歷很大。他的具體身份我也不太清楚。總之大夏帝國和大匈帝國都給他面子。任由他跨越兩國的邊境線設立城邦。西涼城也因此幾乎成為了一個獨立的王國。」

凌傑更加好奇了:「西涼城的城主總不會無緣無故的就這麼厲害吧?比如他的身份肯定很不一般。」

蘇沐雪沉聲道:「西涼城城主,名為陳玄機。至於此人是何方人士,沒人知道。也從來沒有人見過他的真容。總之,此人精通天文地理,涉獵百家,無所不通,無所不曉。最驚人的是他的實力,據說此人連當今夏皇都不怕。」

蘇沐雪說的每一個詞語,凌傑都深深的記在腦海之中。

這些詞語都是傳言和修飾。

聽起來十分嚇人。

但連蘇沐雪也不知道這陳玄機何許人。

凌傑聽了越發好奇:「如此說來,這陳玄機在整個大夏帝國都是一個絕世強者了。」

蘇沐雪一臉的理所當然:「那是自然。能夠建造一座橫跨兩大帝國的城邦小國,這樣的強者,足夠載入整個世界的史冊了。」

凌傑道:「我們這一次去西涼城,能見到陳玄機么?」

蘇沐雪搖頭:「不太可能。別說我了,就算夏東王親自來西涼城,也得不到陳玄機的接見。」

凌傑心中吃驚。

這陳玄機的譜也太大了吧?

連當今大夏帝國的皇八子都不接見?

好狂!

蘇沐雪繼續道:「陳玄機有兩個最得力的助手,一個負責大夏帝國半城事務,名為朱哼哈。一個負責大匈帝國半城事務,名為李彌月。接見我們的就是李彌月。」

凌傑好奇問道:「李彌月,很厲害么?」

蘇沐雪道:「那是當然。西涼城的土地面積五倍於中東城,而這裏的生意往來跨越兩國,每天的交易數額超越了中東蘇府數倍。李彌月全權負責半城的所有生意。你說呢?」

凌傑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如此說來,這李彌月的確是個不得了的人物。幾乎就算是陳玄機的半個替身了。」

李彌月。

凌傑心中把這個名字暗暗記住。

「走吧,進城。」蘇沐雪終於開口,帶領眾人走向城門。

門衛崗哨很嚴格,蘇沐雪拿出通牒文書,這才放行。

入城后,凌傑驚駭的發現,裏面的建築和民風和外界的完全不同。

這裏充滿了西域野蠻之風。大街上人來人往,不論男女走路的姿勢都十分彪悍。

城裏也有田野山河,十分浩大。

眾人一路前行,終於腳踩國境線。

在西涼城外,國境線是一個神聖的地方。那是兩國陳兵駐守的地方,任何人都不能越境半步。否則必定引起刀兵禍事。

然而在西涼城內,所謂的國境線也不過就是一條線而已。

人們隨意踩踏,來往國境線。

這一幕,着實深深的刺激到了凌傑。

大匈帝國和大夏帝國同屬東方世界,所傳承的文化都來自中古諸子時代。所尊崇的都是五大聖賢王。所用的文字也大同小異。

卻因為力量格局,劃分兩國。

如果東方世界都能如這西涼城一般,親如一家。那該是多好?

這不正是中古諸子們所期盼的世界么?

也是在這個瞬間,凌傑彷彿明白了陳玄機的念想。或許這個西涼城就是東方世界大一統的典範。也是陳玄機的野心呢。

否則,陳玄機何苦冒天下之大不韙建立西涼城?時刻讓自己面對兩大帝國的兵戈長矛?

若真是如此,陳玄機還真是個不得了的大人物啊。

凌傑都想見一見了。

「發什麼呆呢。」蘇沐雪這時候在凌傑耳邊說了一句。

凌傑這才緩過神來,搖了搖頭:「沒什麼,就是第一次看到國境線如此被人來往跨越,心有所感。」

蘇沐雪沒有多想,指著前方淡然道:「前面半城就屬於大匈帝國的國界了。我們過去就能見到李彌月。走吧。」

凌傑點了點頭,跟着蘇沐雪跨越國境線,終於進入了大匈帝國的國境線。

這裏的民風和大夏帝國又有不同。

此地的民風更加直接兇悍,人們的穿着也都有草原的獨特風格。

大匈帝國是游牧民族進化而來的大帝國。

人們從小生活在草原之中,長在馬上。

性格奔放,熱情似火。

這裏的女人都像一朵朵熱火盛開的玫瑰。嬌艷紅唇,扭動着纖細的小蠻腰,走在大街小巷之上,形成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而且,凌傑敏銳的察覺到,這裏的生意往來太頻繁了。

此地生意的交往盛況,比中東蘇府還要頻繁的多。而且交易的項目沒有任何禁忌。

比如在中東城內,中東蘇府做的生意大部分都是合法的。很多生意,比如一些軍備,熱兵器,軍火等等是禁止交易的。只有大夏帝國官方才可以交易。

然而在這裏,沒有任何禁忌。

什麼東西都可以交易。

甚至連人都可以用來交易。

太粗放了。

蘇沐雪似乎來過此地,輕車熟路找到一座很氣派的宅邸。

李府。

用的文字和大夏帝國的文字略有不同。不過還能辨認出來。

蘇沐雪找門衛說明來意后,門衛和熱情的接待眾人,帶着眾人進入一處會客廳。

眾人終於見到了這位大名鼎鼎的李彌月。

凌傑不由得多看了兩眼。

只見李彌月是個看起來十四歲出頭的中年女子,身材高挑妙曼,畫着淡妝,給人一種雍容華貴的味道。舉手投足之間都是嫵媚和威懾力。

配合一身西域風格的長裙,整個人顯得嫵媚和異樣。

李彌月熱情接待眾人,美酒佳肴上桌,載歌載舞。

酒足飯飽之後,李彌月屏退眾人,道:「我和蘇慕容是好朋友。她這一次沒有親自來此,着實讓我有幾分失望。不過,她的事情,我自然會辦好。十萬人裝備的玄金鐵母,我有。你們拿什麼來換?」

李彌月直接開門見山。

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大,卻帶着一股說不出的威壓。

蘇子恆和田中鶴在這股威壓之下,只覺渾身發抖,連說話的勇氣都沒有了,頓時紛紛低頭,不敢看李彌月的眼睛。

就連凌傑都感到一股說不出的壓力。

這李彌月並未爭對自己,只是隨口說了一句話而已。不成想居然有這麼強大的威壓。青衫少年連續做了幾個深呼吸,最後慢慢抬起頭,凝視着李彌月。

這個細節,被李彌月看在眼裏。

李彌月不由得多看了凌傑兩眼。

能夠抵抗自己的威壓凝視自己的人,不多。

凌傑實力很弱小,卻有這樣的膽略。多少讓李彌月感到幾分意外。

蘇沐雪似乎並未感覺到什麼壓力,很淡定的拿出錦盒,凌空捏了一個法印,只聽「咔嚓」一聲。錦盒裏的枷鎖彷彿鬆動了。

蘇沐雪把錦盒交給李彌月:「就這東西,換十萬人裝備的玄金鐵母,你看是否足夠?」

李彌月不以為然:「你是知情的,十萬人裝備的玄金鐵母是何等的金貴。價值連城。你用這麼個小玩意兒來做交易,未免太過兒戲了……」

當她接過錦盒看到裏面的東西后,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後面的話再也說不出來了。

「蘇慕容居然把這個東西都拿出來了……她還真是下了血本啊。」李彌月忍不住吃驚不已。

蘇沐雪輕聲問道:「這個東西,足夠分量了么?」

李彌月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很留戀的凝望着錦盒裏的東西,過了好一會兒才慢慢合上蓋子,道:「足夠了。你們什麼時候要貨?」

蘇沐雪道:「越快越好。」

李彌月道:「十萬人裝備用的玄金鐵母,有足足十輛大卡車。我準備這麼多貨物需要一點時間。三天之後,我給你們備齊。」

蘇沐雪道:「好,我們等你三天。不過這期間……錦盒你得先還給我。三天之後,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說着蘇沐雪伸手去討要錦盒。

李彌月雖然很捨不得,但還是把錦盒交還給蘇沐雪:「可以,三天之後,我們正式交易。這期間,你們就在我的府上住下吧。我給你們安排上等的上房。阿秀!」

最後李彌月叫了一聲,一個穿着美麗嫵媚的女子從大門外緩緩走了進來,帶着大家下去休息。

阿秀很漂亮,看着就很溫柔,給大家安排飲食起居的時候也格外貼心。

蘇子恆,田中鶴,凌傑和蘇沐雪各一個獨立的房間。

特別是蘇沐雪,更是住着一個獨立的別院,環境優美,私密性很好。

至於凌傑,則沒有入住那個獨立的房間,反而和十幾個挑夫住在一起。特別是跟着阿文,一起喝酒吃肉。

這十多天時間以來,凌傑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而且喜歡上了這種最樸素的生活。

越是身處在樸素的環境裏,凌傑的心境也變得精純樸素。

這樣的心境,對於凌傑淬鍊玄金御雷手太有幫助了。

阿文得知凌傑的身份,見識過凌傑的實力后,和凌傑相處的時候十分彆扭。但隨着時間的流逝,兩人重新擺正心態,阿文又恢復了往常那個性格,大家相談甚歡,把酒言樂。

不過,凌傑這樣的舉動讓蘇子恆壓力很大。

凌傑本就是這一次任務的核心任務,背後又代表着東青天道院。結果直接被蘇子恆安排在挑夫之中,受盡冷眼。現在連西涼城的兩大副城主之一的李彌月都主動給凌傑安排一個獨立的房間。他卻不受用,反而繼續和挑夫們生活在一起。

蘇子恆只當凌傑在記恨自己,連忙找到田中鶴商議:「田中先生,凌傑拒絕入住阿秀安排的獨立套房,反而繼續和挑夫們混跡在一起。他是否還在記恨我啊?」

田中鶴也有點心虛:「估計是在記恨我們。現在我們在隊伍里已經完全失去了影響力。凌傑這傢伙就算要殺了我們,估計蘇沐雪也不會反對。」

這話一出,蘇子恆心中更加驚慌了:「我也是這麼想的。不如找凌傑道個歉?態度坦誠一點。他應該會原諒我們。」

田中鶴當場表示同意。

現在的形勢已經一邊倒的傾向了凌傑和蘇沐雪。

凌傑在隊伍里是絕對的二號人物。凌傑說什麼,蘇沐雪基本上都同意的。上一次田中鶴就因為數落了凌傑兩句,結果被蘇沐雪當眾抽了一個大嘴巴子。

兩人心態炸裂,誠惶誠恐,帶着重禮來到凌傑的住處。

這時候恰逢十幾個劫後餘生的挑夫聚在一起喝酒吃肉。

大家坐在火堆旁邊,載歌載舞,把酒言歡。

但這裏的氛圍非常歡快。

凌傑更是雙腿盤坐在地上,幾個挑夫圍在他身邊,聽凌傑講故事。

凌傑一邊講著故事,一邊和大家喝着美酒,氣氛十分熱烈,簡直有幾分忘我的味道了。

田中鶴和蘇子恆兩人來到不遠處,聞着一股濃濃劣質酒的味道,不由得皺起眉頭。

蘇子恆咳嗽一聲,以一副主人的姿態道:「諸位停一下。」

聲音里夾雜着靈力,格外洪亮,強行壓下了全場所有人的聲音。

眾人紛紛轉頭看着蘇子恆,眼神里多少有幾分畏懼。

畢竟蘇子恆是中東蘇府的少主啊。

平時這些挑夫都需要仰視他。

只有凌傑繼續講述著故事,完全不在意蘇子恆的話。

蘇子恆從空間袋子裏拿出一車美酒,頗為豪爽的道:「諸位都是我中東蘇府的挑夫,僕人。這一次跟隨我橫跨十萬大山,成功完成了任務。諸位居功至偉,我蘇子恆特意給大家帶來一車好酒,請大家盡情的享用。」

蘇子恆張開雙手,等待着大家的歡呼和感謝。

然而,全場沒有一個人表示感謝,也沒有人開口說話。

只剩下凌傑繼續坐在原地講故事。

周圍的人都在認真的聽故事。

完全把蘇子恆當成了一個局外人。

這就尷尬了……

蘇子恆十分尷尬,面色很難看。如果在平時他肯定發飆打人了。但是有凌傑在,他屁都不敢放一個。強忍着不快,露出一副討好的笑容,走到凌傑面前恭敬道:「凌先生,我也是一番好意送來一車美酒,你帶個頭讓大家收下唄。我是真心實意的感謝大家。」

蘇子恆知道,只有凌傑開口讓大家收下,大家才可能領情。

不過,凌傑看都沒看蘇子恆一眼,只是盤膝而坐,繼續講述著故事。周圍的挑夫們聽的津津樂道。

蘇子恆很沒面子,但又不敢表現出來,只好跟着田中鶴坐下來,也聽着凌傑講故事。凌傑講述的都是普通人的故事,講的是凌傑以前種田的日子,講述了很多種田挑擔的技巧。

這些話題,挑夫們很感興趣。

蘇子恆和田中鶴都感覺一點意思都沒有,無聊的很。不過他們沒辦法,只得耐著性子聆聽,還要時不時做出一副受教匪淺的樣子。

他們心裏都要吐了。

足足過了兩個小時,凌傑的故事才結束。眾人鼓掌,對飲喝酒。

蘇子恆再次鼓起勇氣,說了一番來意。

凌傑這才注意到蘇子恆,當下喝了一口酒,輕笑道:「蘇子恆,你不覺得你太過勢力了么?之前見我分量不夠,直接讓我做挑夫。現在還主動來示好?我看不必了。我們挑夫喝劣質酒就好了。你的那些美酒佳肴,拿去巴結你想巴結的人吧。」

蘇子恆尷尬道:「凌先生,我這一次來是為誠心給你道歉。之前的事情是我做錯了。還請先生原諒我的愚昧無知。」

「原諒?我為什麼要原諒你?「凌傑陡然冷聲道:「我凌傑從來不和勢力的人交朋友,我參加這一次的護衛任務是為來東青天道院,和你是什麼樣的人沒關係。再說了,我從來沒把你放在眼裏啊。」

這話,當着所有人的面說出來,讓蘇子恆很沒面子。

可蘇子恆仍舊不敢反駁,轉而尷尬道:「凌先生,你這是不接受我的道歉么?「

「給我滾!」凌傑忽然加大聲音:「你還沒資格給我道歉。別以為你是中東蘇府的少主就了不起,在我眼裏你和螻蟻沒有兩樣。惹毛了我,我一拳滅了你。」

凌傑一點面子都不給。

蘇子恆愣在原地,驚呆了。

他怎麼都沒想到,凌傑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裏。

當着挑夫的面說這樣的話,以後讓他怎麼在中東蘇府混跡啊?

凌傑冷冷道:「你想藐視我就藐視我,你想巴結我就來道歉?我就要原諒你?你以為你是誰啊?有多遠給我滾多遠。」

察覺到凌傑身上展現出來的驚天怒氣,蘇子恆頓時不敢再說話了,低着頭就要走。

田中鶴這時候冷不丁的說了一句:「凌先生你未免太過分了,蘇少好歹也是中東蘇府的少主。他的父親可是曾經中東蘇府的老府主。你就不怕中東蘇府的人報復你么?」

「哦?你似乎對我的表態很不滿意啊。」凌傑眉頭一皺,直接一個巴掌抽了過去。

「啪!」

清脆的聲音響徹全場。

田中鶴直接被抽的飛了出去,重重砸在地上吐血。

半邊臉都被打得高高腫了起來。

五個指印,幾乎成了紫色,還在流血。

田中鶴頓時怒道:「你敢打我?我可是中東頂級的橫練世家陽鼎山的長老。你這麼做,我陽鼎山豈能容你?」

「陽鼎山?!」凌傑忽然冷漠道:「好啊。區區一個陽鼎山都敢在我凌傑面前裝比了,看來我凌傑真的是太仁慈了。你放心,等我回到中東之後,一定拿着雷音槍去拜訪你陽鼎山。順勢把你這什麼狗屁陽鼎山給徹底剿滅!」

「你敢?!」田中鶴也是怒血攻心,懟了一句。

「嘭!」

凌傑順勢站起,一腳踩把田中鶴的腦袋踩在地上:「你以為我不敢么?那就走着瞧。陽鼎山,因為你,活不久了!我凌傑對天發誓,必滅你陽鼎山!」

這話,凌傑幾乎咆哮出聲。

滾滾轟音,激蕩全場,震懾群雄。

田中鶴都被凌傑這話給倒了。他很想反駁兩句,但沒有這個勇氣。

在心裏,他不認為凌傑有這個實力。

但被凌傑此刻的氣勢給震懾住了。

「給我滾!」凌傑一腳踹飛田中鶴。

蘇子恆和田中鶴像兩隻過街老鼠一般,灰溜溜的跑了。

凌傑這才鬆了口氣,端起酒罈子,大喝道:「阿文,我們繼續喝。」

阿文也興奮不已,跟着端起酒罈子和凌傑對幹起來。

周圍,響起一片歡呼聲。

拼酒,是他們最喜歡的環節。

……

夜深了。

凌傑獨自盤坐在院子裏,運功解酒。

月明星稀,還有月暈環繞。皎潔的月光十分明媚。凌傑起身,走出院子后順着小道慢慢的散步。

青衫少年還有幾分酒意,腳步有些蹌踉不穩。

四處很寧靜,連路燈都沒有。

走着走着,凌傑看到前方的一處佛堂之中亮着燈火。一時好奇,不自覺的走到了佛堂大門口。

佛堂的門開着。

凌傑走了進去。

只見佛堂連點燃著無數整齊的蠟燭,照映出大殿正前方的一尊巨大佛像。

一個女子跪在蒲團之上,對着佛像禱告。

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李彌月。

看到這個女人,凌傑本能的感到幾分毛骨悚然,忙不迭的轉身要走。

剛走出兩步,傳來李彌月的聲音:「既然來了,就別走了。」

凌傑渾身一個激靈,酒意全消,邁步進入佛堂,訕笑道:「我不是有意來打擾你的。還請你不要計較。」

凌傑雖然只見過這女人一面,但是女子身上釋放出來的氣息太強大了。

甚至比蘇沐雪身上的氣息都要強大的多。

凌傑自然很敬重。

李彌月沒有回答,而是沖佛像三拜九叩,這才慢慢的站起身,轉頭看着凌傑:「蘇慕容給我寄來的信裏面提到過你。她希望我多多關照你。你是蘇慕容的什麼人?」

凌傑沒想到蘇慕容還特意提到這一點,頓時輕笑道:「蘇慕容是我很敬重的前輩。我們交情很好。」

李彌月微微皺眉:「你沒說實話。蘇慕容是個做事情非常謹慎的人,從來不主動靠近任何一個人,她也很少這麼關照一個人。」

凌傑一下子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看的出來,李彌月對蘇慕容很了解。兩個人的關係的確很好。

但凌傑總不能說蘇慕容算是自己曾經的丈母娘吧?

這還得了?

凌傑杵在原地,一時半會沒有作答。

李彌月輕嘆一聲:「我和她曾經在同一個地方修行學習,共同經歷無數生死。是過命交情的戰友。這麼多年沒見,看來蘇慕容疏遠我了。」

凌傑連忙道:「李前輩,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和蘇慕容真的是很好的朋友,我叫她阿姨。」

李彌月搖頭:「哪怕她是你的親阿姨,她也不會這麼關照你。」

凌傑徹底無語了。

看來李彌月對蘇慕容的了解已經超出了凌傑的想像。

「罷了罷了,不說就不說吧。我也就是隨口一問。我找你來,是為了給蘇慕容帶句話。有些話不方便通過信件,她既然這麼信任你,由你轉達最合適不過了。」李彌月揮了揮手,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結。

凌傑道:「前輩請說,我一定轉達給蘇姨。」

李彌月點點頭,凝重道:「她要十萬玄金鐵母,是為了裝備十萬精銳的大軍吧?」

凌傑沒有否認,道:「是。」

李彌月道:「現在的大夏帝國不比華太后當權的時候,當今夏皇雄才偉略,想要建立一個以皇族為首位度且向心力極強的大一統帝國。他已經削了好幾個地方藩鎮土司。但凡想擁兵自重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大夏總蘇府有如今這樣的地位,那是經過了幾代人的努力。大好局面來之不易,有些事,不能碰。有些念頭,不能有。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凌傑忽然陷入了沉默。

這番話從李彌月這樣的副城主口中說出來,分量很重。

她說的是蘇慕容,可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

如果非要說藩鎮的話。凌傑就是帝國東部最大的藩鎮之一啊。手下掌控著二十個行省。這麼大的藩鎮,必然會成為夏皇的眼中釘,肉中刺啊。

見凌傑不說話,李彌月還以為凌傑被這話給嚇到了,隨後道:「西涼城存在了快上百年。華太后在的時候,西涼城發展的很好。但自從六年前華太后倒台,當今夏皇掌權。就屢次對西涼動手,有掃除西涼城的跡象了。我們西涼城都要開始準備後路了。更何況中東蘇府?」

凌傑驚呆了。

連西涼城都要準備後路了?

現在的情況已經這麼惡劣了么?

李彌月揮了揮手:「我言盡於此,希望蘇慕容看清楚大勢,好自為之。你走吧。」

凌傑並未離開,而是好奇道:「李前輩,陳玄機難道都抵抗不了當今夏皇的威壓么?」

李彌月笑了一下:「你可知道陳玄機的身份是什麼?」

凌傑搖頭。

但凌傑的眸子裏充滿了好奇。

凌傑太想知道陳玄機的身份了。

李彌月道:「蘇慕容是知道的。其實很多人都知道。只不過沒人敢說罷了。告訴你也無法。陳玄機是陳太妃的兒子。也就是當今夏皇同父異母的親弟弟。此前華太后當權的時候,可以允許陳玄機在此地建立城邦,那是因為看在先皇的面子上。現在華太后倒了,夏皇可不念舊情。」

嘶!

凌傑倒吸了一口冷氣!

陳玄機,是當今夏皇的親弟弟!

天吶……這個消息也太勁爆了吧?

饒是凌傑之前對陳玄機的身份有諸多猜測,但聽這個消息仍舊超出了凌傑的想像。

凌傑陡然意識到,自己下轄的津黔兩地必須立刻安排下一步的行動。

連夏皇的親弟弟都要被削藩,更何況自己啊?

大夏帝國的局面,遠比自己想像的要惡劣的多。

凌傑楞在原地一言不發。

太震撼了。

李彌月一點兒也不感到意外,反而道:「是不是感覺很意外?其實很多老人都知道當初發生的事情。當今夏皇名為夏圖騰。年紀和陳玄機仿若。上任夏皇名為夏袁洪。圖騰年號之前的年號,就是袁洪歷。圖騰元年,明神宗宗主凌炎攻破大夏國都,誅殺了夏袁洪,重創光明神殿教皇千寒宮。大夏帝國皇族遭遇變故。因為事發突然,夏袁洪並未設立太子。儲君之爭,就成了當時最可怕的鬥爭。」

凌傑還是第一次聽聞這一段的詳細歷史,當下連忙問道:「後來怎麼樣了?」

李彌月也不隱瞞,直接道:「當時最有可能競爭儲君之位的有三個皇子,夏圖騰,陳玄機和當時華太后的親兒子夏子華。我和朱哼哈都是陳玄機身邊的得力助手。我們力推陳玄機上位。畢竟陳玄機軍功赫赫,很有希望。可就那個時候,夏圖騰的手段非常狠辣。直接在陳太妃身上動手。」

凌傑好奇道:「如何動手的?」

李彌月道:「陷害當時的陳妃和當時的母族大匈帝國有染。秘密交易,試圖顛覆大夏皇族。當時的情況的確非常危急,大匈帝國聽聞大夏帝國圖遭變故,在邊境陳兵數百萬,進入空桑域,震懾整個帝國東部。隨時都要向整個大夏帝國用兵。局勢十萬火急。這個時候傳出陳妃和大匈帝國有染,瞬間讓陳妃遭到貶斥,連帶陳玄機也被貶斥。就這樣,陳玄機失去了競爭儲君的機會。但夏圖騰拿不出實證,但群臣害怕啊。最後當時的華皇後下令把陳玄機貶斥到西涼城。讓他鎮守邊關。」

凌傑深深道:「如此說來,夏圖騰還真是一個陰險毒辣的小人啊。就算陳玄機被貶斥,可華太后當時可是皇后啊。他為何不扶持自己親兒子夏子華上位?」

凌傑無法想像,夏圖騰在當時的情況怎麼還能競爭的過夏子華。

李彌月嘆了口氣:「這就是夏圖騰的高明之處了。陳玄機被貶斥后,喪失了夏氏之姓,改為陳姓。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夏圖騰公開表示願意扶持夏子華上位。而他則主動請纓出戰帝國東部邊境,震懾大匈帝國。他表示願意為了國家而親身涉險。當時得到了一片讚譽。」

凌傑沉聲道:「如此說來,夏圖騰的確很有魄力。他一點離開帝國京都的話,可就失去了競爭儲君的機會啊。」

李彌月道:「當時所有人都和你一樣的想法。華太后也很高興的敕封夏圖騰為兵馬大元帥,領兵出征。就這樣,夏圖騰成為了全國的兵馬大元帥,最後他還主動挑起戰事,導致局面很危急。華太后不得不把全國兵馬的調度權利全部交給夏圖騰。」

嘶!

凌傑倒吸了一口冷氣,他隱約感覺到了什麼,連忙道:「以退為進,不得了了。尾大不掉,連華太后也沒辦法節制他了。」

李彌月點頭道:「不錯。擁有全國兵馬的調度之權,他已經成為了最大的禍患。他在外面浴血奮戰,而夏子華還在京都為夏袁洪守孝一年呢。一年之後才可上位。可夏圖騰遲遲不歸,軍中出現了擁戴夏圖騰上位的聲音。百官之中的領袖也都有這樣的聲音傳出來。」

凌傑道:「就算如此,但夏圖騰名不正言不順啊。只要華太后不首肯,他無法名正言順的成為夏皇吧。」

李彌月道:「這個時候,還發生了一件事情,徹底成就了夏圖騰的黃圖霸業。」

凌傑道:「什麼事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霸婿(又名:生而不凡 上門龍婿 神級狂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霸婿(又名:生而不凡 上門龍婿 神級狂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992章 陳玄機的真正身份!

100%
目錄
共99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