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有來有回

第47章 有來有回

隨著闞澤把難住自己師公劉洪的問題說出來后,滿場再次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之中,之前簡傑出的那道題,雖然難算,但是大家還知道什麼意思。

但是闞澤的這道題目,卻是把幾乎所有人都聽得一頭霧水,單獨的每個字都能聽得懂,但是連在一起卻完全不懂了。

除了闞澤以外,全場只有一個人完完全全聽得懂,但不是諸葛村夫師徒,而是昨天被諸葛村夫摁在地上摩擦過的嚴畯。至於諸葛村夫師徒,他們雖然也很厲害,但卻都是聽得一知半解,似懂非懂。

而站在場中的簡傑,則是一方面後悔自己裝逼裝得太過分,另外一方面則是想要大罵闞澤一頓,咱們說的是比數學題,你拿個天文題過來幹什麼。

原來闞澤的師公劉洪,有一個畢生的心愿,就是預測出日食、月食的時間來,利用曾經擔任太史令的機會,劉洪也是搜集了龐大的資料,在前人張衡、周興等人的基礎上,建立了一套看上去非常完備的模型,用來推算日食和月食的時間。

在這套模型的基礎上,劉洪曾經判斷公元179年四月會發生月食,然後被現實無情得打臉。此後三十年的時間,劉洪依舊在研究這個問題,但是卻沒有什麼實質性的突破。

這個問題已經成了劉洪一派的心病,作為劉洪的徒孫,闞澤也一直在努力解決師公遺留下來的這個問題,並想要把師公的《乾象曆》推廣開來。

有時候闞澤也會和朋友討論這個問題,當然這個朋友主要是指彭城人嚴畯。畢竟天文學作為高端學科,就像是後世的量子力學一般,即便你是了不起的社會精英,想要在這個話題上發表一些看法也是很難的。

人家嚴畯,也是吃科學這碗飯的,不過他主要是研究潮汐的,為後世留下了《潮水論》。眾所周知,潮汐是因為太陽和月亮的引力才產生的,和天文學有著很密切的聯繫,所以在天文學上也是頗有建樹,然後嚴畯便成了現場唯一聽懂闞澤在說什麼的人。

太TMD深奧了!

也就是擁有後世的科學知識打底,簡傑才聽隱約聽明白了闞澤的話,什麼黃道和白道有個6度的夾角了,什麼日月食回歸年的長度為365.246天了,把簡傑聽得也是額頭直冒冷汗。

這老祖宗們也實在太牛逼了一些,竟然把天文學都研究到這個層次了,真是讓簡傑這個後來人感到慚愧。都有了兩千多年的學識加成,還是有點兒聽不懂老祖宗的學問。

「闞先生,劉會稽的模型就不對,我們所在的大地是一個球形,繞著太陽轉的!」

不過讓簡傑稍微蛋疼的是,老祖宗們是真得不容易,因為他們建立的模型,壓根就不是以太陽為中心的,而是以地球為中心,太陽繞著地球轉建立的模型。

要不然說地球中心說牛逼,忽悠了歐洲人好上千年,這亞洲人也差不多,只不過少了不少人被送到火刑架上去。

最終簡傑搜腸刮肚,準備從日心說作為論點,和闞澤好好辯論一番。別的不說,至少讓自己顯得比較懂行,輸得體面一些。

在簡傑說出腳下的大地是球形時,雖然在場中的很多人都有些吃驚,但闞澤卻沒有多少激動。

關於天,始終也沒有一個具體的定論,到三國時期,流行的說法便只有蓋天說和渾天說,後者經過數代天文學家的發展,也是有很多信徒。

像是東漢著名科學家張衡,便是渾天說的支持者,認為「渾天如雞子,天體圓如彈丸,地如雞子中黃。」就是認定腳下的大地是蛋黃這種球體,而外面的蛋清和彈殼就是宇宙。

簡傑現在說腳下的大地是個球形,對闞澤來說,並沒有什麼新鮮的地方,讓他比較新奇的,還是簡傑所說的日心說。

「無妨!如果以我們的大地為靜止的,那麼太陽還是圍繞著我們大地轉!」不過闞澤並不過分關注簡傑的日心說,直接便把這個當做無關緊要的話題扯了過去。

被闞澤這麼一說,簡傑總算是明白,為什麼中國人和歐洲人,很長時間都以為是太陽繞著地球轉,卻還是算出了先進的曆法,原來是這麼一個原因——只要你把地球當成固定不動的,豈止是太陽,整個銀河系,整個宇宙,都在繞著地球轉動。

「你用錯誤的模型,怎麼能夠得出正確的結論呢?我們腳底下的地球,是繞著太陽轉的,而月球則是繞著地球轉,月球本身不能發光,只能反射太陽的光,當月球轉到地球和太陽之間時,遮住太陽的光芒,便會形成日食。當地球在月球和太陽之間時,因為遮住太陽照到月球上的光,又形成了月食!」看著闞澤根本就沒有心思接受自己的正確知識,簡傑也是和闞澤爭論道。

本來聽不太懂的簡傑,這下子可是抓住救命稻草了,我不和你討論那種高深的計算日月食發生的問題,偷換概念到日食和月食產生的原因上來,這個他上小學的時候就知道,可以說是手到擒來。

這樣看起來,簡傑似乎在計算日食這個問題上,與闞澤討論得有來有回,甚至還在那裡指責闞澤的錯誤。這在大部分都聽不懂他們兩個人在說什麼的圍觀者看來,簡傑這傢伙肚子裡面是真得有貨,完全不輸給闞澤。

就像是後世網路上的某句話,不能和白痴爭辯,他會把你的智商拉到和他同一水平線,並用豐富的多年經驗戰勝你。

不過闞澤卻並沒有意識到簡傑的小心機,因為簡傑說的並不完全是廢話,對闞澤這麼一個天文學家還是有點兒啟發作用的。

看著場中的闞澤和簡傑討論著一些自己根本聽不懂的問題,回到自己座位上的諸葛恪也是有輕微的顫慄,自視甚高的他,總算是遇到了人生之中的一個挫折,他怎麼也想不到,比他大不了幾歲的簡傑,是怎麼搞明白日月星辰運行這些問題的。

而坐在諸葛恪旁邊的諸葛瑾,也是愛戀的拍了一下兒子的肩膀,臉上的笑意都止不住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章 有來有回

5.6%
目錄
共84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