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 黑暗15

第六百九十四章 黑暗15

一邊是自己失散很多年的親爺爺,另一邊是把自己撫養長大的養父。

兩個人只能活一個,這樣的選擇讓向陽無所適從。

盡量的想要提醒自己一邊對自己的不好。

向陽想到了向辰弔兒郎當的行為,在她的童年裏留下了不少陰影,可是回想自己成長的這些年,似乎向辰也沒有讓自己受到什麼委屈。

想要偏向向辰,也是看到勞福德的時候,向陽想到的就是一直在尋找,暗中保護自己的老人。

他的手段固執且偏激,可他只是一個中年喪子,一心想要報復的老人。

就像是他所說的,世界傷害我,而我自然熱愛生活,那是沒有能力的人安慰自己的話。

從前自己那次受了欺負,向辰不都是替自己打了回去嗎?

兩邊都是對自己某種程度來說很重要的人,可是該怎麼選擇,向陽卻是慌了神。

越來越用力的用手捂住耳朵,不過向陽卻發現自己無論怎麼努力,向辰和勞福德兩個人的聲音就像是在自己的腦海里在競賽一樣此起彼伏,越來越激烈,吵的向辰腦子都在發昏。

就像是中了某種迷幻的藥物,可是向陽卻沒有辦法在冷靜的分析舉例了。

為了讓自己可以儘快的安靜下來,向陽強迫自己握緊了手中的虎魄,然後胡亂的找了一個方向,就直接刺了過去。

在某個瞬間,向陽感覺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

可是當向陽感覺到自己恢復清明,看到自己眼前的這一幕,整個人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鬆開雙手,但是虎魄卻留在了向辰的胸口。

向陽想要為向辰做點什麼,不過才想要靠近向辰,向陽卻發現自己的雙腿好像是不聽使喚一樣,直接癱跪在了向辰的面前。

向辰眉目低垂,似乎這一生都在殺戮的他,在看向向陽的這一刻,眼神里充滿了慈悲。

嘴角微微翹了翹,向辰已經沒有辦法在發出聲音了,不過腦海里還在想着不少東西。

也不知道自己這算不算是放下屠刀,不過霸屠好像是再也拿不起了。

整個人好像都是在垂著的,向辰也想要在抬頭看看向陽,不過嘗試了還是覺得自己垂著頭會更加舒服一點。

向辰也感覺到自己的呼吸在變得越來越弱,不過向辰對此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大概也是心有所感,向辰想要自己留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的樣子是微笑的。

看見了暮年時的自己,佝僂著背,衣衫襤褸。

走在一條去往抵禦的泥濘路,一生的罪惡,一幀一幀的浮現。

童年的乖戾;少年的孤傲;中年的荒唐。每幅畫面在向辰的眼前,都如刺刀,似冰錐,割破時光,血脈賁張。

生途淬凝為塵,風吹即散,可是往來的光景儘是虛無。

淺笑輕顰,夢不過一場落花,不必有任何記掛。

最後向辰連呼吸都停止了。

向陽望着靠在牆壁上的向辰,大夢無痕,大悲無聲。

「你做出了正確的選擇,雖然這個選擇是很痛苦的,但是你作為家族現在的第一順位繼承人,這些都是你的歷練,在未來你也會經歷比這更痛苦的事情!」

勞福德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向陽的身邊,輕輕的拍了拍自己孫女的肩膀。

這丫頭跟自己家族的人不是不很像,不管是外貌還是品行,可是面對所有的調查結果,由不得勞福德不相信。

眼神中閃著光芒,勞福德連呼吸的時候也是帶着些許興奮的。

「我們走吧!家族裏還有很多事情在等着我們!」

勞福德再一次拍了拍向陽的肩膀,不過向陽卻沒有跟勞福德想像中的一樣,跟着勞福德離開小房間。

有些疑問的看向向陽,不過再次看向向陽的時候,勞福德的臉上卻是凝固的片刻。

「老爺子,幹嘛那麼着急走呢?」

向陽轉身看着了勞福德。

向辰就在自己的身後,所以面對勞福德的時候,向陽說話的底氣也是足了很多。

勞福德有些意外向陽現在跟之前的不同,只是有細微的變化,可是勞福德還是敏銳的可以觀察到向陽言談舉止中的細微變化。

悄悄的摸向自己的手杖,只不過向陽卻是搶先一步,代替了勞福德的手杖,將他攙扶到凳子上坐好。

乖巧的站在勞福德的身邊,向陽就真的好像是一個大孫女一樣。

「按理說我應該叫您爺爺,即使拋開血緣關係不說,叫您一聲爺爺也沒有什麼的。只是您餵給我吃的那些東西,實在是難消化……」

說話間,任誰也不難看出向陽眉宇之間,一直都在隱藏着一抹憤怒。

勞福德很鎮定,只是有些意外,怎麼向陽就恢復了現在的這個樣子。

向陽也看出了勞福德的疑惑,幾乎是咬着銀牙在跟勞福德說話。

「很意外吧?我自己也很意外,其實在突然恢復之後,就我個人而言,我是挺想一直渾渾噩噩的,可是您說我怎麼就恢復清醒了?您弄的那個針劑,是假藥吧?」

說話間,向陽也是抖落了幾下向辰在最後時刻塞進自己掌心的東西。

勞福德皺着眉頭看向斑斑點點的紙張,有些不明所以,不過向陽卻是對天堂島的密碼再清楚不過。

順着紙張的邊緣一點一點的摸過去,向陽眉頭之間的怒火越是旺盛,她臉上的笑容就越是燦爛。

閱讀完畢,向陽不由得轉頭看向勞福德說道:「看來我二爺爺不止是接過了一些可能會打擾到我們的人呢!」

不需要做過多的解釋,勞福德也是知道向陽接下來想要做的是什麼。

「你可以殺了我,反正我留給你的底牌,也已經因為向辰給提前打了出來,不過我依然要提醒你!」

勞福德清了清嗓子,然後鄭重的看着向陽說道:「你已經殺了你的養父,如果再殺了我這個唯一跟你有血緣關係的,你在這個世界上就沒有親人了!」

勞福德認真的看着向陽,不過向陽卻是笑着搖了搖頭說道:「你這種親人我其實是不需要的,我只是想不明白,怎麼會有人去雇傭殺手去殺自己的兒子和兒媳?當然,還有我這個不記事的孫女!」

向陽的聲音格外的清冷冰涼,澆在勞福德的頭上,好像是喚起了他埋藏了很多年的記憶一樣。

有些難以置信的看着向陽,隨後勞福德臉上的笑容卻是有些癲狂。

勞福德還沒有說話,不過向陽已經不需要他說話了。

「不要小瞧了天堂島的情報能力,當然也不要小瞧了我的幾個爺爺啊!」

向陽長嘆了一口氣說道。

「所以他們是故意把你送到我的面前的?哪怕是知道你會被我給催眠?」

勞福德臉上癲狂的笑容沒有任何收斂,只是有些難以置信。

「或許應該說,他們更相信向辰是可以喚醒我的!」

向陽在說話的時候,語氣之中有說不出的自信。

勞福德臉上的笑容更加開心,「但你還是殺了你的養父不是嗎?即使你現在恢復了清醒又能怎麼樣?」

勞福德向前探了探頭,臉上的笑容也從癲狂變成了意味深長。

「你可能會有很多疑問,但我是不會告訴你的,關於這一點你要做好準備!」

眼神陰險,笑容也是如此,勞福德看着向陽的眼神逐漸的變得渾濁了起來。

「我已經準備好了!不知道你準備好沒有?」

向陽半蹲在勞福德的身邊,扶着他的肩膀輕聲說道:「這個房間不久之後,只能有一個人走出去,那個人一定是我!」

勞福德的眼神渾濁,不過向陽的眼神卻是清澈見底,這也足以表明她的決心,至少表明了她接下來的這一番話的決心。

「我會以你唯一的繼承人走出那扇大門,然後我會讓你最珍視的家族消亡。你肯定是不會看到了,所以我提前說給你聽,不然我怕你想像不出來!」

向陽臉上的笑容有說不出的邪魅,她的笑聲也不由得讓人心悸。

向陽還想要對勞福德在說些什麼,可是卻發現老人家的身上已經沒有了半點生機。

嗤笑了一聲,然後向陽指著勞福德的屍體說道:「你這抗壓能力不行啊!不過我說到就會做到的,你放心好了!」

彷彿是跟勞福德做了某種約定一樣,向陽的臉上也是露出言出必行的決絕。

只不過向陽臉上的表情並沒有維持太久,在轉頭看到向辰的時候,向陽即使不斷地告訴自己要堅強,可還是綳不住自己臉上的表情,有徵兆,但是向陽卻沒有任何準備,直接就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良久之後,小房間的抽泣聲漸漸地弱了下來。

又過了不久,小房間的大門被向陽從裏面打開了,向陽邁向門外的腳步有些沉重,還很緩慢,明明沒有多遠的距離,可是向陽要是用了好長的時間。

陽光有些刺眼,向陽不自覺的眯起了眼睛,用了好一會才適應了門外的光線。

向陽看到了天空中的太陽,之後是姚妖和莫沫還有阿怪,在他們的腳下,是無數的清理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超級高手混都市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超級高手混都市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九十四章 黑暗15

100%
目錄
共69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