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筆墨紙硯有講究(求月票)

第203章 筆墨紙硯有講究(求月票)

「傑哥,姚總真是夠意思啊!」

吃完午飯,回去的路上,宋小東忍不住感嘆道。

不僅將飯局安排得妥妥噹噹,連接送的車子都準備了。

又是大路虎!

「嗯。」

夏傑點了點頭,這姚義遙做事,的確是沒得說。

「傑哥,那啥,我想過兩天請吳穎他們來我們那兒玩玩,你看行不?」

宋小東跟着問道。

「你叫你的,問我幹嘛?」

夏傑瞥了眼小黑子道。

「他們來了不也得去你那兒轉轉嘛!」

宋小東搓了搓雙手說道。

「我看你小子主要目的,恐怕是想請陸凡來玩吧。」

夏傑揚手說道。

剛剛在飯桌上他就看出來了,這傢伙對陸凡特別熱情呢。

以前上學時候,陸凡就坐他後面,有基礎啊。

「嘿嘿,加深加深同學友誼嘛!」

宋小東抓了抓頭說道。

「行啊,那你就叫唄,沒問題。」

夏傑點點頭,要是能幫宋小東一把,讓他追到陸凡的話,也挺不錯呢。

「謝謝傑哥!」

宋小東嘴巴笑得恨不得裂到耳朵根子。

有了夏傑幫襯,他的底氣更足了。

……

駕駛員一直將夏傑送到小院,還十分熱心地幫着拿東西。

「師父,來來來,吃個桃兒,歇會再走。」

人家這麼熱情,夏傑自然也要客氣下。

「不用了不用了,夏大師,我先走啦!」

駕駛員還是挺有規矩,連連拒絕道。

「嗨,那就帶着路上吃吧!」

夏傑拿了兩個桃子遞過去。

「謝謝夏大師!」

嘗過一次滋味的駕駛員,自然也知道這是好東西,拿錢買不到啊。

這個夏大師真是個實誠人,不僅年輕有為,而且一點架子都沒有,可謂是儒雅隨和啊!

「路上慢點,代我跟姚總道個謝啊!」

「一定一定。」

送走駕駛員,回道屋內,看着擺放在桌上的文房四寶,夏傑是畫意大盛。

無人機也立馬開啟了直播模式。

看到主播上線的提醒,眾多網友們也是紛紛趕來了。

「咦,下午居然開播了,大力傑很勤奮啊!」

「主播應該是要繼續加工紅茶吧。」

「不對,我想應該是要做根雕了吧,好久沒幹,雕功會生疏的!」

「雕啥雕,搞點茶盞不好嗎?再出個曜變天目盞,我出巨款收購!」

「咦,這桌上擺着文房四寶,手藝人這是要練毛筆字嗎?」

「嗯,十有八九,手藝傑要改行當書法傑了!」

「未必未必,也可以是畫畫啊,水墨畫不行嗎?」

「那就是要當畫家傑了!」

「既然敢拿出來露一手,我敢肯定,主播肯定在此道沉浸多年,絕非尋常人可比的!」

「未必吧,這也要有天賦的好不好!」

「就是,我從幼兒園就沉浸寫字,寫了二十幾年,還是寫不出那啥筆鋒來!」

「我也挺喜歡繪畫的,美術老師也說我有天賦,可惜學習壓力太大,根本沒空好好畫畫,唉……」

「我還有電競天賦呢,可惜爸媽不肯我玩,輸在了起跑線上啊!」

……

很顯然,新技能的開啟,又引出了新話題,大家都很期待呢。

夏傑指了指桌上說道:「呵呵,大家顯然已經看到桌上的東西了。」

「沒錯,它們就是文房四寶:筆、墨、紙、硯!這可是咱們華夏獨有的書法繪畫工具。」

「它起源於南北朝時期。歷史上,『文房四寶』所指之物發生過多次變化。在南唐時,是特指宣城的諸葛筆、徽州的李廷圭墨、澄心堂紙和婺源龍尾硯。」

「到了宋朝,『文房四寶』則特指宣城的宣筆、徽州的徽墨、宣城的宣紙以及歙硯、洮硯和端硯。」

「而元代往後,湖州的湖筆名氣大漲,而宣筆漸漸沒落,直至今日,經過宣傳推廣之後,宣筆才重新崛起。」

「所以我今天去新華書店買的,就是宣紙宣筆,加上徽墨和歙硯。」

聽了夏傑的侃侃而談,觀眾紛紛驚嘆。

「啊呀我去,果然沒說錯,主播是個文化人啊,這個文房四寶說得是頭頭是道,挺內行啊!」

「豪啊,買的都是品牌貨,就這些,恐怕沒個大幾千買不到吧!」

「主播,你到底準備當畫家,還是書法家?」

「我覺得應該是書法家,畫家難度更高啊!」

「沒錯,能畫畫的,字都不會差,能寫字的,未必能畫畫!」

「嚯,這個排面,絕對是要大幹一場的架勢啊!」

「百科傑,來來來,再給我們講解講解,這筆墨紙硯的特點!」

「沒錯,你要是能說清楚,我立馬給你打call!」

「嗯,這個可以有,我給你打賞個橘子!」

見觀眾紛紛發問,似乎對這種傳統文化頗為感興趣,夏傑便拿起一支毛筆說道:「那首先跟大家說說筆吧!」

「這毛筆按照筆鋒的長短可分為長鋒、中鋒和短鋒筆,其中長鋒容易畫出婀娜多姿的線條,短鋒落紙易於凝重厚實,中鋒則兼而有之,通常我們畫山水的話,選擇中鋒比較合適。」

「此外,根據粗細不同,又分為小、中、大等型號,像我這個,就是大號了!」

「嗯哼,大力傑,你是大號嗎?我通常也用大號!」

「看來主播有筆仙的潛力啊!」

「神筆小傑,我期待你的表演!」

「啥也不說了,先給你打個call!」

「這些知識點美術老師也跟我講過,可惜我都忘記了!」

……

跟着,夏傑又拿起桌上的墨盒說道:「常見的制墨原料有油煙、松煙兩種,製成的墨則分別稱為油煙墨和松煙墨。」

「油煙墨是以桐油煙製成,墨色黑且光澤,能充分彰顯出墨色濃淡的細緻變化,所以拿來畫山水畫是極好的。」

「至於松煙墨黑但是無光,多用於翎毛及人物的毛髮使用。」

「我手上這個就是油煙墨了,等會磨出來,大家就能看到效果。」

抽出一大張宣紙,夏傑輕輕抖了抖,然後鋪設在畫氈上,用鎮紙壓好。

「大家看,這個就是宣紙了,它需要純手工製作,潤墨性能非常好,可以長久擺放而不易變色。寫字、作畫能夠達到『墨分五色』的效果。」

「即一筆落成,深淺濃淡,紋理可見,墨韻清晰,層次分明的效果,所以自古有『紙中之王、千年壽紙『』的美譽。」

「主播,恐怕這一刀宣紙就得上千吧!」

「嗯,一千五一刀,不算貴!」

正好看到屏幕,夏傑點了點頭說道。

「啥,就這點紙要一千五?一刀是多少張?」

「這都不知道嗎?一刀一百張啊!」

「我去,一千五一百張,一張就是十五塊,都夠我吃碗羊肉湯了!」

「好貨當然貴,便宜的幾百一刀也有啊!」

最後夏傑推了推那一方半圓形的硯台說道:「這是歙硯,全稱歙州硯,也是咱們國內四大名硯之一,與甘肅洮硯、廣東端硯和黃河澄泥硯齊名。」

「因為它的材質比較細膩,所以具有發墨益毫、滑不拒筆、澀不滯筆的效果。」

「當然,我買的是實用型的,最便宜,也就一百多塊錢,如果大家想收藏的話,也有貴的可以選。」

這麼一通介紹下來,直播間的觀眾們是心服口服。

「我去,手藝傑絕對是真懂行,不是靠死記硬背來忽悠咱們!」

「說啥呢,大力傑吹過的牛,什麼時候炸過!」

「手藝傑真是全才啊,又搞起書畫了!」

「文房四寶已經全部到位,就等主播一顯身手了!」

「說到做到,不放空炮,一個橘子送給手藝傑!」

因為只是先試試手,所以夏傑準備畫個淡雅的水墨山水,而不是重彩設色的畫作,所以暫時也不需要水彩染料。

拿起油墨,夏傑準備開始研墨。

「各位,這研墨也是要講究一點技巧,不是莽莽撞撞。」

「首先,這力量和速度要把握好,不能太快或太慢,也不能或輕或重,這樣磨出來的墨汁才更加細膩均勻。」

「其次,研磨的時候,磨條是在硯台上面垂直打圈,不要歪斜或者上下摩擦,更不能簡單粗暴的亂磨一氣。」

「另外加的水,一定要是清水,不能用熱水或者有雜質的,加水時,寧少勿多,要是覺得濃了,再加點即可。」

隨着夏傑的解說,一灘墨汁很快就磨好了!

準備工作一切就緒,夏傑拿起毛筆,目光眺望窗外起伏的卧牛山脈,

心中已然有了張美妙的畫卷!

「雖然不知道主播要幹嘛,但是看他的樣子,覺得還挺像那麼回事呢!」

「嗯,的確有點我們美院老師的派頭。」

「開局很完美,就看後續能否堅持到底了!」

「動了動了,他開始下筆了!」

思路確定,夏傑開始揮毫潑墨,在潔白的宣紙上作畫。

勾、皴、擦、染、點,這五種技法被他用得是淋漓盡致。

期間,或濃墨重筆,或輕描淡寫,或行雲流水,或剛柔並濟,可謂是筆情恣肆,淋漓灑脫,頗有一種奔放豪邁的氣勢。

無人機全程直播,觀眾們也是目不轉睛地注視着。

「我去,雖然我不會畫畫,但是我覺得大力傑畫得不錯!」

「我敢打賭,大力傑是從美術院校畢業的!」

「哈哈,主播新身份:畫師傑!」

「我覺得這副畫里,那種深山幽遠,雲霧繚繞的感覺很有味道。」

「純粹的水墨山水畫,看似簡單,但非常考驗畫師的功底,尤其是對構圖和立意的要求很高,由此推斷,主播畫功很了得啊!」

「什麼叫很了得,簡直就是不得了好不好,我是學國畫的,你們看了個熱鬧,我是看出了門道。」

「剛剛主播在畫山石峰巒時﹐就用了披麻皴、雨點皴、捲雲皴﹑牛毛皴等多種技巧,接着在繪製蒼松樹木時﹐又用了鱗皴﹑繩皴﹑橫皴、鎚頭皴等技法,簡直就是國畫大家啊!」

「雖然不懂樓上說的啥,但是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

「果然,主播再次用實力證明,他吹的牛,都是鐵牛,不會破!」

這幅畫,夏傑是一氣呵成,根本無需多想。

因為卧牛山上那林立山頭,那激流瀑布,那蒼松懸崖,早已經深深印在了腦海中,如今落在了畫卷上。

想了想,他又在旁邊的留白上寫了一行字。

雲霧籠幽林,鳥鳴驚遠山!

嗯,不錯不錯,還挺應景呢!

回頭裝裱起來,就掛在客廳,蠻好蠻好。

「呦,主播不單單會畫畫,還會吟詩作對啊!」

「我就說吧,大力傑能畫畫的,字肯定不會差!」

「畫師傑,這副畫賣不賣?我願意出五百收了!」

「五百,你也太摳門了,我願意出一千!」

「小哥哥,我是一個熱愛國畫的女孩紙,卻一直沒有找到好老師輔導,你可以當我的老師嗎?」

……

在大家的熱議中,夏傑泡了杯茶,潤了潤嗓子,休息片刻。

跟着又重新磨墨,鋪上宣傳,換了個畫筆,繼續開始揮毫作畫。

短短片刻之後,一匹神采奕奕,栩栩如生的駿馬就躍然紙上。

原本他是想直接畫個八駿圖,可惜紙張買得有點小了,只能先來一匹。

橫批四個字:揚蹄奮進!

這幅畫可以掛自己房間裏面,也算是自勉吧!

「呦,畫家傑可以啊,畫完山水畫奔馬,下面是不是就是人物了?」

「看見這幅畫,我想高歌一曲:馬兒,你慢點跑慢點跑……」

「嗯,不錯不錯,山水有意境,奔馬有氣勢,主播有大畫師之姿啊!」

「雖然只是黑白畫,但我感覺比很多彩畫都好看呢。」

「這可是咱們老祖宗留下的精粹啊,再好的PS,也不如這筆墨來得生動!」

「這麼多才多藝的主播,我還第一次看到,給你點個贊,牛逼普拉斯!」

「我真的很好奇,主播還有多少技藝沒有展示呢?」

「是啊是啊,為啥咱倆差不多大,你會這麼多技藝,我只會吃雞呢!」

「主播你好,我是金陵國畫藝術學院的,我覺得你在國畫上面有很深的造詣,請問你有興趣來當美術老師嗎?」

……

對於夏傑創作的兩幅畫作,直播間的觀眾也是紛紛給予了一面倒的讚賞。

不管外行內行,都沒人提出質疑。

夏傑也是頗為滿意,行了,就先畫兩張吧。

畫畫這事兒,也是要看心情和靈感的。

今天靈感差不多了,改日繼續。

回頭再自己做幾個木框,把兩幅畫都給裱起來,就能上牆了。

不過夏傑還沒來得及收拾筆墨硯台,放在桌上的電話突然震動了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3章 筆墨紙硯有講究(求月票)

24.11%
目錄
共8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