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夏擁軍的飯局(求月票)

第217章 夏擁軍的飯局(求月票)

掃了眼直播間,夏傑笑了笑,豎起手指開始講解起來。

「這個紫檀木的鑒別,其實和黃花梨有點想通的地方。」

「第一就是沉水法。這個小葉紫檀密度很大,哪怕加工成了一顆小珠子,也會直接沉到水裡面。」

「當然,除了紫檀木外,還有很多木頭都可沉水,在冒牌貨裡面,除了尼泊爾的紫檀不沉於水外,像大葉紫檀、科檀什麼的都沉於水。所以不能作為絕對的鑒別方法。」

「第二則是劃線法。咱們切一個木片,或者拿木珠在白紙上劃一下,若是小葉紫檀則會留下橘黃色的划痕。」

「這個方法或許有些新木友聽說過,但這也只是必要條件,而並非決定性條件。因為剛剛說的那些冒牌貨,同樣也有划痕。」

「第三叫做熒光反應法。將木屑或木塊放入玻璃杯中,倒上清水,靜靜等個十二個小時以上,就可見水面最上層有藍色機油般熒光現象,時間越久這個現象會越明顯。」

「可是冒牌貨中,大果紫檀、鳥足紫檀等等也能達到這個效果。所以這個方法只能用於排除大葉紫檀、科檀等非紫檀屬木材,並不能百分百有效。」

「第四個則為酒精測試法。我們可以將將紫檀木塊放入裝有酒精的器皿中,稍等片刻,就會發現有紅色紫檀素呈煙霧狀從裡面緩緩滲出,很是神奇。」

「但這個特色現象也並非小葉紫檀的專利,像大葉紫檀、大紅酸枝什麼的也有紅色霧氣。當然,有的橘紅、有的鮮紅、有的深紅,霧氣出現的快慢也有不同,若非老手,根本區別不出來。」

「第五個則是看紋理。小葉紫檀木的牛毛紋是一大顯著特徵,其紋理交錯呈『S』形,捲曲明顯。這個方法比較簡單易行,只要多看看多比較,就能掌握了。」

「最後則是聞氣味。咱們在進行刨切打磨時,小葉紫檀會有明顯的檀香味,成品經過一段時間氧化,氣味會變淡,但通過燃燒其氣味就變得很明顯,可以用來進行區分。」

「當然,用這個方法,可別下手太狠,燒得濃煙滾滾,那就不是香氣,而是變成了焦味了。」

「嗯,基本上就是這六個方法,大家只要多多實踐,肯定能買到真品,不會被坑了!」

「我去,可以啊,百科傑,說得是一套一套的,行家裡手啊!」

「記下了記下了,回頭我就去木料市場轉轉,看看能不能淘到寶貝!」

「得了吧,木料市場哪裡還有什麼寶貝給你淘,要淘也是去偏遠山區。」

「主播可以啊,居然能淘到一個真品,價格不便宜吧?」

「嘖嘖,料子不便宜,被手藝傑加工一下,那是更昂貴啊!」

「話說,這應該是個老料吧?」

「啥,老料,我看不是乾乾淨淨,蠻新的嗎?」

「一聽就知道你是個外行,新料老料都不懂。」

「小朋友,有問號簡單啊,找百科傑叔叔啊!」

已經將根料打理妥當的夏傑則跟著豎起三個手指說道:「呵呵,這個所謂的新料,一般是指人工繁殖栽培的紫檀人工林。」

「所以新料通常有三要素:一是人工栽培;二是長在平地;三是成材時間比較較短。」

「至於老料,則是指野生自然生長的,通常是長在山地或者濕地,成材時間比較長的紫檀野生林。」

「老料同樣有三要素:一是野生成長;二是長在山地;三是成材時間較長。

「通常玩家都比較偏愛老料,因為老料質地更為細密結實,牛毛紋更加明顯,而且油性更好,更容易起包漿,盤玩后光澤明顯。」

「此外,老料的顏色比較一致,夾雜的黑筋或者黑斑很少,新切面通常會有3種過渡色,黑色,暗紅,橘紅,而新料的黑筋與艷麗紅色之間則沒有過渡色。」

「這麼說,大家應該明白了吧!」

「哦,原來如此,我懂了,主播,能做個老料珠子,讓我盤一盤不?」

「主播的知識點果然很全面,佩服佩服!」

「玩個木料,都有這麼多彎彎繞繞,真是有點燒腦子啊!」

「看來以後有啥不懂的,直接來直播間問主播就成了!」

「真的嗎?我奧數題目不會,能問主播嗎?」

「樓上的,你真是個鴻星爾克!」

手頭這個根料,夏傑自然不會拿去做個什麼珠子串子的,那是中年人的愛好。

他自然還是要拿來製作根雕。

處理好了之後,看著那截面遍布的閃閃金星,夏傑也是面露驚喜之色。

這個料子不但是個老料,而且還是滿星料,雖然比不上陰沉木,但也是個極品了。

可以可以,回頭好好琢磨琢磨,可不能浪費了!

……

當晚,省城一家高檔海鮮飯店,666包廂。

此刻,夏擁軍正站在門口來迴轉悠,神色有點忐忑地看著外面,不時抬起手腕看看時間。

「老夏,你就坐下喝杯茶,別老是走來走去好不好。」

旁邊沙發上,夏傑的老媽,董楚華皺了皺眉頭說道。

「是啊,夏總,你去歇會,我在這裡等著好了。」

旁邊的駕駛員小李也跟著說道。

「沒事,我坐了一天了,這會正好走兩步!」

「楚華,你說,姚總會不會有事兒不來啊?」

夏擁軍扭頭問道。

「怎麼可能,人家既然答應了,怎麼可能不來呢,就算不來,孫經理也肯定提前跟你說一聲的。」

董楚華很鎮定地說道。

「夏總,你看,孫經理來了,姚總也來了!」

這時小李拍了拍夏擁軍,沖著外面過道上努了努嘴道。

「哦!」

夏擁軍聽了這話,頓時來了精神,快步迎上去,伸出右手說道:「姚總,你好你好!」

「呵呵,夏總,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啊!」

姚義遙也是面帶微笑地握了握手。

「沒有沒有,我也是剛到一會,裡面請!」

「好好,一起一起。」

「來來來,姚總,請上座!」

進去之後,夏擁軍趕緊將主位的凳子拉開,熱情地招呼姚義遙入座。

「別別別,夏總,今天你是主人,我是客,這個位置,你坐,我坐旁邊。」

姚義遙沒有像以往接受宴請那樣,理所當然地坐下來,而是很客氣地拉著夏擁軍的肩膀說道。

「那怎麼行,姚總……」

「夏總,你要是不肯坐,那我們都不好坐了!」

沒等夏擁軍多說,姚義遙很堅決地將他按在這個位置上。

「是啊,夏總,你趕緊坐下吧,姚總說得沒錯!」

旁邊的孫經理也跟著附和道。

「好好好,那姚總,你坐這邊,孫經理,旁邊位置是你的了……」

夏擁軍見狀,也沒再堅持,坐下來后,又請其他眾人入座。

沒錯,今天是他專門宴請姚義遙的。

因為前面一個項目已經完結了,驗收合格之後,孫經理就催著他開票付款,一天都沒拖!

為了表示下謝意,他就請孫經理吃個飯,順便送點東西,意思意思。

沒想到孫經理居然提議,要請乾脆連姚總也一起請吧。

夏擁軍原本覺得,姚總可是大忙人,請他可能比較麻煩,可沒想到只是一說,對方居然答應了。

於是就有了今天這個飯局。

相互簡單介紹之後,飯局就開始了。

為了表達謝意,夏擁軍自然是頻頻舉杯敬酒,姚義遙也是絲毫沒有架子,舉杯就干,和夏擁軍喝得是你來我往,很是高興。

酒過三巡之後,兩人之間已經仿若哥倆。

這讓旁邊的孫經理,也是暗暗有點搞不懂。

姚總平時跟合作單位吃飯,喝酒最多一杯,今天這是怎麼了?

難道這個夏擁軍背後,其實是有背景的?

至於助理徐偉,則是心知肚明,只不過,老闆不說,他自然也不會去為孫經理答疑解惑。

「姚總,我再敬你一杯,十分感謝你對我們公司的信任和支持,希望以後還能有機會跟你們合作!」

吃了個菜,過了個橋后,夏擁軍又倒了一小杯,起身說道。

「嗨嗨,夏總,歇會歇會,酒可以慢慢喝,事兒咱們可以先聊聊!」

姚義遙將夏擁軍拉著坐下來說道。

「姚總,什麼事?」

夏擁軍有些疑惑地問道。

「是這樣的,我在這邊有個新項目已經開始了,其中內飾裝修那一塊,還是由你們來負責吧,上次項目你們完成得非常好,保質保量不拖工期,值得信任啊。」

姚義遙笑著說道。

「怎麼樣,你這邊有沒有問題,抽得出人手嗎?」

「沒問題,當然沒問題,只要姚總你一句話,我肯定全力以赴完成。」

聽到姚義遙這話,夏擁軍立馬拍著胸脯說道。

「好,夏總你做事,我放心啊,回頭你跟我們孫經理對接下具體事項。」

「可以可以,孫經理,又要麻煩你了!」

夏擁軍自然是跟孫經理客氣了幾句。

「呵呵,不麻煩不麻煩!」

大老闆都發話了,孫經理自然也是拎得清楚,滿臉堆笑地應道。

跟著,姚義遙舉起酒杯:「來,預祝我們合作愉快,干!」

「干!」

眾人紛紛站起來舉杯說道。

這頓飯吃得時間雖然不長,但是大家都很盡興。

姚義遙順理成章地和夏擁軍建立了友誼。

夏擁軍意外又接到了一個大項目,這下半年是不愁沒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目錄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7章 夏擁軍的飯局(求月票)

2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