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效果來了(求月票)

第267章 效果來了(求月票)

火紅火紅的太陽高高掛在天空,灑出滾滾熱浪。

蘑菇屋的工作人員要麼打開手持風扇,要麼用濕毛巾把臉給蒙上,想着法子給自己降溫。

何炯和黃壘則帶着亨利在大棚里乘涼。

黃壘扇著蒲扇,苦中作樂地說道。

「還好夏老師前兩天友情幫忙,幫咱蘑菇屋搭了個竹棚,不然這個今天這個太陽,要是在院子裏,怕不是要熱得中暑,你說是吧,小H。」

說罷,黃壘逗弄了趴在他身邊的黃色小土狗。

小土狗聳拉着舌頭,無精打採的嗚咽了一聲,算是回應了。

這隻土狗是他們從村子裏買來的,純正的中華田園犬。

何炯摸了摸狗頭:「嘿,你看這小H還會應你一聲,還挺有靈性的,而且這樣子,長得跟小狼崽似的。」

黃壘把小狗抱到自己腿上,仔細看了看。

「那可不,咱們這田園犬啊,從古至今就承擔着看家護院和狩獵的職責,所以咱們小H可聰明著呢。」

「不過比起夏老師家的那隻球球還是差了點,畢竟球球可不會在床上拉粑粑,小H,以後可不許了,知道不!」

何炯跟着接話道:「嗯,夏老師的那隻球球感覺就跟個小孩兒似的,說啥都能聽得懂,一雙眼睛靈動着呢,真希望小H長大了也能和夏老師家的球球一樣。」

說起動物的話題,黃壘頓時來了個興緻,躺在椅上翻了個身。

「其實我一直在想,夏老師會不會和那個哈利波特電影里演的一樣啊,能聽懂動物說話。」

「你看啊,夏老師不光養了球球,還養了大熊貓,這還不算啥,就上次咱們去地瓜田裏看到的那隻大野豬,那也是夏老師養的。」

「對了,山裏面還有一隻大白蟒呢!」

何炯一拍手,興奮接道。

「對對對,我記得我記得,當時咱們不是還調侃夏老師莫非是許仙轉世嗎,網上那些網友更逗,那些評論可樂死我了。」

黃壘拿着蒲扇輕搖,兩人這麼聊,頗有種羽扇綸巾論英雄的架勢,不過這英雄嘛,可不是什麼劉曹孫,只有夏傑一人。

「你說這夏老師還真是奇人一個啊,這要是放古代,估計都能傳成神仙了,就算往低了說,最次也是個聊齋志異的檔次。」

黃壘煞有其事地說道。

何炯捧則笑道:「黃老師,聽你這麼一說,倒還挺像一回事兒啊,你說回頭會不會有人給夏老師列個傳,編個書啥的?「

黃壘一揮扇子:「那肯定有啊,夏老師的粉絲那麼多,肯定有粉絲會寫的,現在同人小說也那麼多呢!」

「再說,我也是夏老師的粉絲,到時候沒人給夏老師寫,我來,我這個大學老師親自給夏老師撰稿!」

看着何炯和黃壘聊的熱火朝天,旁邊熱得有點發猛的亨利則是一臉無精打采,嘴裏嘀咕著。

「二位老師,你們都不累么……」

「下午嘉賓就來了……得抓緊時間……睡個午覺啊。」

何炯和黃壘對視了一眼,剛剛聊嗨了,都忘了下午嘉賓要來。

「走走走,睡會兒去!」

歇息了一個中午,一通電話把幾人吵了起來。

何炯睡眠比較淺,揉了揉睡意惺忪的雙眼爬了起來。

走到電話附近,一看周圍攝像頭的指示燈都亮了起來,心知拍攝現在已經開始了。

他趕緊拿手機打了個電話給黃壘和亨利,提醒了一下他們,然後才接起電話。

剛說了一個喂,就聽到了一陣帶着濃濃港普的塑料普通話,跟鞭炮似的響個不停。

接到電話的黃壘和亨利二人也是連忙起床走了過來。

何炯不動聲色地指了指攝像頭。

黃壘當即會意,亨利也是後知後覺地明白了

幾人就按照之前說好的流程開始準備起來。

黃壘在院兒里的土灶前面開始生火。

何炯則是帶着亨利走到屋外的玉米地里。

玉米怎麼掰,他們已經提前跟夏傑學過,現在掰起來也是得心應手。

不一會兒,就掰了滿滿兩籮筐。

亨利看着豐厚的戰利品,張開雙臂,忍不住大呼小叫了起來。

「嗚呼,大豐收!」

不過何炯倒是有些犯愁,這麼多玉米可怎麼搬啊。

這時候,宋小東騎着三輪摩托輪登場了。

前幾天他們可是當着夏傑的面,許諾給宋小東出場的機會,這裏正正好。

何炯趕緊上前揮手把宋小東攔了下來。

宋小東第一次上電視,還是上的芒果衛視,心情有點緊張,臉部表情僵硬得跟個機械人似的。

何炯打趣了兩句,緩解了一下宋小東的緊張情緒。

「嘿喲,小東,你真是天降救星,我們這兒掰玉米掰的太多了,不好背,你能送我們一程嗎?」

宋小東一拍胸脯,點頭應道:「得勒,包在我身上。」

就這樣。

宋小東的第一天綜藝體驗就這樣開始了。

回去的路上,北風迎面吹來,涼爽愜意。

眾人也是心情大好。

亨利似乎想到了什麼,沖開車的宋小東道。

「小東,我們今天掰了好多玉米,等會你拿點回去,和夏老師分一分吧。」

宋小東也是漸漸進了狀態,找回了自我,說話來也隨意了不少。

「好啊,一會兒你放我車上吧,我去送給傑哥。」

這三輪摩托就是快,幾句話的功夫,蘑菇屋已經到了。

宋小東把東西和何炯放下后,又載着亨利回到了玉米地。

今天來的嘉賓想吃牛排,所以他們要用玉米去和節目組換牛排。

節目組要求的數目是三百個,他們現在還差著一百來個呢。

所以亨利還得回玉米地忙碌一番。

宋小東則坐旁邊看着,他也是第一次見拍攝現場。

這些都挺讓他稀奇的。

亨利這幾天在黃壘和何炯的新人培訓下,也算是徹底搞清楚了夏傑是一個什麼樣的奇人。

現在正好宋小東在,亨利眼睛骨碌一轉,開始向宋小東打聽起了夏傑的興趣愛好來。

看到這個據說是海龜的藝人跟自己這麼客氣,宋小東也是心中暗爽。

宋小東和亨利聊得興頭正起時,忽然聽到遠處傳來一個高亢的喊聲。

「大花!我是你小媽!」

聽到這話后,亨利裏面興奮地揮舞手臂回應道。

「小媽!小媽!」

宋小東則抓了抓腦袋,這聲音聽起來怎麼那麼耳熟呢。

他不由得問了一句:「大花,來的嘉賓是誰啊?」

亨利開心地回道:「是丹姐,丹姐啊!」

「哪個丹姐啊?」

「就是流星的媽媽!」

宋小東一聽,瞬間反應過來了。

原來是丹姐啊,這可是華夏國寶級的演員,春晚常客,好幾代人的童年回憶。

沒想到這第一期的節目就來了這麼重磅的人物,只能說不愧是芒果台,財大氣粗啊。

「她是你小媽啊?」

宋小東忍不住驚呼道。

「對啊,是我小媽!」

大花重重點了點頭,能得到這位前輩的認可,也是很不容易的。

宋小東眼裏閃過一絲羨慕,我也想有個小媽啊,可惜條件不允許啊!

接送好前來的嘉賓,拍了幾張照片留念,宋小東今日的綜藝體驗,到這裏就算告一段落了。

離開的時候,他是滿臉得意,咱如今也是上過芒果台綜藝的人了!

……

蘑菇屋內。

丹姐提着兩個行李箱走到了蘑菇屋內,頓時引來何炯和黃老師的驚呼。

「哇!丹姐!」

「喲,不是夯港銀么,怎麼是個京城大妞呢。」

一番擁抱寒暄后。

丹姐盯上了可愛的小H,走到竹棚面前開始逗弄了起來。

「喲,真乖,對了,我住哪個屋?」

和小H玩耍了一會兒后,丹姐問起了住宿問題。

何炯和黃壘是一唱一和,一邊和丹姐介紹蘑菇屋,一邊領她走進屋裏。

剛進去,丹姐就被展示架上的兩個漂亮的茶盞吸引住了目光。

這兩個茶盞,自然就是上次經過了亨利事件后,被導演組緊急更換了存放地方的油滴盞和兔毫盞了。

丹姐只是圍着兔毫盞和油滴盞看了看,沒有急着上手。

黃壘和何炯也就沒出聲。

丹姐欣賞過後,扭頭說道:「嗨,好傢夥,你們這兒是深藏不漏啊?這麼好的建盞用來當室內裝飾,你們可以啊。」

何炯反應極快,立刻接話道。

「喲,丹姐還懂這個啊,眼力不錯啊。」

丹姐笑了笑,她打小長在四九城,京城裏喜歡收藏的人多了,所以她對這方面多少有點接觸,也買過一些藏品。

不說是古玩行家吧,至少也比普通人懂的多。

黃壘跟着問道:「丹姐,看出啥來了,給咱們說說唄。」

丹姐點點頭,開口道。

「這兔毫建盞是宋代獨具特色的茶盞釉種之一,因為花紋好似兔子的毫毛一般纖細柔長而得名。」

「其中又以青黑為貴,像這個兔毫建茶盞就是黑色的,上面的花紋也是纖細不斷分佈均勻,是不可多得的精品。」

說罷,丹姐又抬手指向了另一邊的油滴盞,繼續說道。

「這油滴建盞同樣是宋代獨特的建盞之一,花紋就像滴落的水滴一樣,向著茶盞中心聚攏,因此得名。」

「這個油滴建盞的斑點均勻,外圍大如水滴,裏面的又細如金針,同樣也是難得一見的精品。」

說到這裏,丹姐頓了頓,回頭看向黃壘何炯說道。

「這倆建盞要是放拍賣會上,那沒個一兩百萬肯定拿不下來,而且最近也沒聽說有精品兔毫和油滴拍賣啊,你們這節目路子挺野啊,居然弄來當擺設,我可以看看落款嗎?」

黃壘和何炯對視一眼,咧嘴一笑。

節目效果這不就來了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7章 效果來了(求月票)

32.4%
目錄
共82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