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這是什麼原理呢(求月票)

第269章 這是什麼原理呢(求月票)

夏傑伸長脖子,目光一掃,裡面是三隻兔子。

「傑哥,這可是正宗的野味,我叔在山上打的。」

都說人逢喜事精神爽,宋小東昨天上了一次節目,一天都是笑眼迷迷的。

把兔子放下后,宋小東還湊過來洋洋得意地說道。

「傑哥,我昨天去參加那個綜藝拍攝了,王導可是讓我拍了好久呢!」

就這……

夏傑瞧宋小東這樂不可支的樣子,白了他一眼。

「行了行了,知道了,你還沒吃飯吧,那來搭把手淘米煮飯吧。」

宋小東拱手說道:「得令!」

中午的食材顯然挺豐富了,有宋小東送的野兔,有昨天採摘的新鮮玉米,冰箱裡面有肉,老母雞下的蛋……

捲起袖子,夏傑沖著無人機鏡頭說道:「小東剛剛送來了打的野兔,那今天中午就來個一兔兩做。」

「一個白斬兔,一個霸王兔,再加個青椒玉米肉末,外加紫菜蛋湯,螺螄剛剛撈回來,要養幾天再做。」

午飯時間,直播間里氣氛變得更加喧囂,彈幕一條接著一條的,沒停過。

「您的好友獵人傑已下線,您的好友廚神傑已上線。」

「我去,一兔兩吃,不錯不錯,光是聽到就餓了。不行不行,我得趕緊點個麻辣兔子頭來啃啃,不然只怕我這次是在傑難逃了。」

「傘兵一號已就為,落地一桶老壇酸菜,人狠話不多,大力傑你放馬過來吧!come-on!」

……

這三隻兔子都是已經剝好的,直接就能拿來做菜。

夏傑拿了一隻,揮舞菜刀,將兔子一分為二,然後處理洗凈。

灶台點火,鐵鍋燒油,一半被夏傑放進了鍋里進行翻炒。

片刻之後,夏傑一邊往鍋里加山泉,一邊講解道。

「做白斬兔的話,翻炒個幾分鐘就差不多了,然後就可以加水進去煮了。」

「水不用太多,浸過兔子就成,另外中間要記得翻翻面,這樣可以讓兔肉能夠都熟透了。」

趁著兔子在煮的功夫,夏傑又開始忙活霸王兔。

只見菜刀在砧板上不斷起伏,好似翩翩起舞的蝴蝶,一塊塊兔肉就被切了下來,堆積在旁邊。

煮好飯的宋小東看著忙碌的夏傑,用手指了指自己,模樣有些獃獃地說道:「傑哥,那我做什麼啊?」

夏傑用餘光瞥了他一眼,努了努嘴道。

「你去把玉米剝了就成了。」

宋小東接到任務,立馬跑過去剝玉米了。

片好兔肉后,夏傑拿了個湯盆,把兔肉倒了進去,隨後灑上了一點鹽,開始揉捏起來。

一邊捏,他一邊不忘講解道:「那個白斬兔已經在煮了,現在咱們來處理霸王兔的材料。」

「剛剛切好的肉十分新鮮,灑上一點鹽,就可以開始搓揉,要揉到這兔肉表面發白,有一點粘粘的手感,再加生粉進行腌制了,你們看,就像這樣。」

直播無人機適時降下高度,給了盆裡面的兔肉一個特寫。

夏傑隨後拿來生粉,倒了進去,攪拌均勻后,就把兔肉丁放到了一邊。

「兔肉丁腌個十分鐘就差不多了,白斬兔那邊差不多要煮半小時,咱們正好準備玉米肉末這道菜。」

掐著時間,夏傑將冰凍好的裡脊肉丟到砧板上,又是一番快刀如麻,將肉塊切成了肉末為止。

「OK,肉末搞定,咱們起鍋燒油,放入姜和蒜爆香。」

說罷,夏傑拿起另一口鍋,倒入油,把切好的薑片和蒜一把丟了進去。

滋啦啦!

一陣脆響,炒鍋里冒出了一片煙氣,伴隨著一股姜和蒜的香味。

「接下來就可以翻炒肉末了,把肉末炒到八分熟就夠了。」

說到這裡,夏傑朝著門外嚷嚷了聲:「小東,玉米弄好了沒?」

「好了好了!來了!」

聽到夏傑的喊聲,宋小東連忙端著玉米跑了進來。

「傑哥,那,玉米,都洗過了。」

「嗯,先放著晾晾水,不然下去會炸鍋呢!」

夏傑點點頭,一邊翻炒肉末,一邊將漏網裡的玉米用力抖了抖,甩去多餘的水分。

很快,玉米肉末就燒好了,這時候兔肉丁也腌制的差不多。

夏傑讓宋小東把鍋洗乾淨,自己這邊則將做霸王兔的佐料準備好。

各種辣椒醬料,外加秘制花椒油,擺了整整一排。

宋小東看到了后不由得驚呼道。

「傑哥,居然要用這麼多辣椒,吃下去菊花吃不消啊!」

夏傑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說道:「那你還吃不吃了?」

一聽到吃,宋小東立馬敗下陣來,嬉皮笑臉道。

「吃,吃,傑哥做的那吃是肯定要吃啊,先嘴上舒服了再說!」

油鍋倒油,夏傑順便對著直播無人機說道。

「做霸王兔的第二步,就是把腌制好的兔肉放進去滑炒,不用太久,看到兔肉有變色的跡象就可以撈出來備用了。」

「跟著把姜和蒜放進去爆香,然後下泡椒和泡小米椒,青花椒一起炒了,再加入胡椒、糖、料酒,鹽,還有陳醋進去勾兌。」

夏傑一邊翻炒,一邊將旁邊的瓶瓶罐罐一樣樣拿起,適量倒入鍋中,順序就和嘴上說的一樣,又快又准。

宋小東簡直看呆了。

這要換他上的話,別說拿了,就是背他也沒法背下來啊。

看來燒菜這門手藝,也是跟他絕緣了。

太複雜!

「最後一步,把剛剛炒到半熟的兔肉放進去,大火翻炒,然後倒入秘制的花椒油。」

說著,夏傑將已經熬制完成,又麻又香的花椒油倒入其中,繼續顛勺起來。

「好了,這樣就已經可以出鍋了。」

話音剛落,夏傑一抖手腕,將鍋舉起,把裡面的霸王兔倒入早已準備好的碟子中。

宋小東鼻頭微動,咽了口口水,忍不住開口道。

「哇,傑哥,這霸王兔聞起來好香啊,味道肯定不錯!」

「呵呵,保證能讓你吃一大碗飯!」

夏傑笑了笑,將鍋里已經煮好的白斬兔也撈了出來,片成肉片,又用秘制花椒油,蒜泥和醬油做了個蘸水,這三道菜就算全部完工了。

「我去,如果能有大力傑這廚藝,誰不想當廚神呢。」

「這一兔兩吃的做飯,真是讓人淚水止不住往下滴啊!」

「哈哈,旁邊的小東子感覺就像是個會喊666的鹹魚!」

「但是這隻鹹魚馬上就要吃到大力傑做的白斬兔和霸王兔咯,你呢!你只能在直播間吐槽!」

「嫉妒使我質壁分離。」

待到紫菜蛋花湯煮好,再加上,霸王兔,白斬兔,玉米肉末。

三菜一湯齊活了。

宋小東站在廚房裡,光是聞見著辛辣咸香的味道,口中生津,喉頭不斷聳動,早就饞得不行,滿眼寫滿了期待。

夏傑看著宋小東這副模樣,揮揮手說道:「瞧你這樣子,快把菜端出去吧。」

聽見夏傑下令,宋小東連忙敬了個禮道。

「遵命!」

隨後飛一般的把菜端到餐桌上。

夏傑則跟在後面,坐下后將筷子遞了過去。

「開飯吧。」

宋小東一臉迫不及待的接過筷子,夾起塊紅燦燦的霸王兔肉,送進嘴中。

剛吃兩口,便忍不住渾身一抖,立即給嘴巴扇風,嘟囔道:「好辣好辣!」

喝了口冷水,麻辣癥狀稍稍緩解了,他又夾起了一塊霸王兔肉。

「傑哥,這霸王兔肉的味道實在是太霸道了,剛吃下去覺得跟被火燒似的,嘴巴都快噴火了,但是越吃越想吃啊!」

夏傑則笑道:「霸王兔不霸道,又怎麼會起這個名字。」

直播間里的網友們看見餐桌上的菜,又瞧見了宋小東欲罷不能的樣子,也是饞得不行。

「兄弟萌,我這次只怕是不能傑后餘生,廚神傑做的這菜我直接好傢夥!」

「呼叫指揮部呼叫指揮部!敵軍攻勢猛烈,老壇酸菜頂不住了!傘兵一號已陣亡,重複,傘兵一號已陣亡!」

「這霸王兔看著夠勁啊,這大熱天,大中午吃辣得多過癮啊!」

「小東子的樣子讓我想起了以前去山城吃火鍋的時候,明明就是很辣,但是就是忍不住想吃,大力傑,這是什麼原理呢。」

「百科傑請速速上線,回答問題!」

目光掃到直播間,夏傑吃完嘴裡那塊白斬兔后開口解惑道。

「其實辣椒的美味並不在於味蕾,而是在於大腦,當辣椒刺激到舌頭和嘴的神經末梢,人的身體就會心跳加速,唾液和汗液也會加劇分泌。」

「與此同時,大腦會錯誤判斷,從而釋放出內啡肽,你接著吃,大腦就會釋放出更多的內啡肽。」

「這種內啡肽會讓人產生一種特殊的快感,這就是吃辣椒也能讓人上癮的原因。」

「哦了哦了,百科傑真是博才多學。」

「原來是這個道理,的確是種莫名的快感。」

「怪不得我愛吃辣椒,這是上癮拉!」

……

周大頭斜靠在躺椅上,表情愜意的看著點裡人來人往。

自從卧牛村的農家樂生意搞起來后,他這店裡的生意是越來越好了。

前段時間又來了個什麼綜藝劇組,那裡工作人員的盒飯也是在他這兒定的,那可是好幾十人的分量啊。

訂單的暴增,給周大頭帶來了客觀的收入,但工作量也翻了好幾翻,他一個人是分身乏術,根本忙不過來。

幸好前兩天夏傑給他介紹了一個員工,還是日本來的外籍廚師。

當然,他會說一口蹩腳的漢語,交流倒是沒問題。

但是讓人奇怪的是,這個日本廚師給他開薪水還不要,每天嘴裡都念叨著什麼卡密卡密的,神神叨叨。

一開始周大頭還覺得這個日本人是不是腦子瓦特了。

但是經過幾天的接觸,周大頭髮現,這個日本廚師還是有點真本事的,店裡的幾道招牌菜,帶著他做做一遍,基本就都會了。

即便不會的,再給一份菜譜,多練練,也差不多了。

哦,對了,那個日本廚師還說自己在日本有個什麼外號,叫什麼拷貝廚師,旗木卡卡夫。

對於這些,周大頭倒是不太懂,不過這個日本廚師效率還挺高的,店裡大半的外賣單,他一個人就全搞定了,跟個做菜機器人似的,

跟優點相比,那些個類如什麼做菜的時候帶著狂熱,偶爾莫名其妙的從嘴裡蹦出意義不明的話語,諸如此類的缺點,周大頭也就視而不見了。

每天也樂得清閑,就在這兒坐著看看店就好。

此刻,周大頭搖晃著躺椅,滿心歡喜地喃喃道:「小傑正好,不光給我攬來了生意,還送了我這麼好的幫手,可真是我的福星啊。」

飯館后廚里。

松島一夫正在把一塊土豆切成了土豆絲。

此刻,他依舊是滿腦子想著要如何拜夏傑為師。

在松島一夫看來,剛到卧牛村的那天,自己的表現實在是太過激動了。

畢竟山村小傑是華夏料理界的卡密,如此厲害的人物,不會收一個剛剛見面的陌生人為徒,也是理所當然,是自己那個時候太不冷靜了,有點草率了。

現在仔細想想,既然留下來了,那麼就側面說明,自己還有機會成為山村小傑的徒弟。

只要努力在這家飯店學習,工作,那麼山村小傑看到了自己的努力和品行,沒準就會接納自己。

想到這裡,松島一夫搖了搖頭,隨後將土豆絲倒進鍋里翻炒起來。

不對,還是想的太簡單了!

要知道山村小傑可是華夏料理界的卡密桑麻啊,天底下努力的人那麼多,難道卡密桑麻都要一個個都收為徒弟嗎?

松島一夫來的時候還揣上了幾百萬日元,想要交學費入門。

現在想想也不對,卡密桑麻願意隱居在這山水之間,那不就擺明了對紅塵世間,對金銅俗物沒有一點留念嗎。

只怕貿然拿出來交學費,不但不會要,還會引起卡密桑麻的反感。

思來想去,松島一夫眼前忽然一亮。

他越發感覺,現在自己像是在玩嘎啦game,卡密桑麻就像是遊戲里高不可攀的人物,需要不斷刷好感度才能拉近關係!

想到這裡松島一夫一拍手,眼神越發清明。

他又想到了前段時間日本的一個小餐館學徒是如何上位,爬上遠月學園之巔的故事。

「對,一定是這樣沒錯!努力很重要,但是也不能忘了刷好感度!」

松島一夫在嘴裡喃喃道。

不過要是把這當成game的話,還缺少一個引導自己的關鍵人物啊。

左思右想,松島一夫通過上菜的窗口,將視線鎖定在了周大頭身上。

要成為卡密桑麻的徒弟,這個人就是關鍵!

想到這裡,松島一夫越發勤奮了起來。

不一會兒就做出了三份蓋飯。

隨後送到窗口大喊道:「上菜,招待不周,請慢用!」

周大頭看到這,笑意更盛,嘴裡反覆念叨。

「小傑是個福星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9章 這是什麼原理呢(求月票)

31.8%
目錄
共84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