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你點開就知道了!(求月票)

第276章 你點開就知道了!(求月票)

「嗯,這事兒好辦,等會就去,那看完大熊貓呢?」

夏傑笑了笑繼續問道。

斯嘉麗和露西對視了一眼,最後紛紛搖了搖頭。

「還有就是想吃傑你做的美食,剩下的時間幹什麼,我們暫時也想不到了,傑,你來安排吧。」

夏傑聞言,抬頭看了看天,見天空萬里無雲,陽光正好,今晚的星空夜景應該還不錯。

露西帶來的阿根廷小牛肋骨,正好是一種適合燒烤的食材,所以他便直接給出了答案,拍手道。

「那這樣吧,咱們今天晚上在外面搞野炊可以吧,我們這邊晚上的氣溫不熱不涼,挺舒服的。」

「咱們可以烤點阿根廷小牛,順便再來一份爆炒螺螄,你們意下如何?」

一提到燒烤,泰勒,斯嘉麗,露西三女腦海里就有畫面,於是紛紛點頭。

「好啊好啊,傑,就按你說的來吧。」

「篝火晚宴么,聽著就很有趣!對了傑,我車上還有一個帳篷哦!」

「好久都沒吃燒烤了,傑做的燒烤,那一定很美味。」

見泰勒她們這麼興奮,夏傑站起身來,拍了拍手說道。

「那好,今天就這麼安排了,女士們,如果你們不需要休息的話,咱們現在就動身吧。」

「根本不需要,我們已經休息了一路上了!」

「沒錯,我們精神非常好!」

夏傑見狀點點頭,便拿了些水果,帶著幾人來到山腳下。

竹林里,斯嘉麗,泰勒,露西三人吸大熊貓吸得開心,樂此不疲,大熊貓牛牛也樂意被幾人這麼伺候著。

嬉戲玩鬧了半天,人類和動物兩邊都心滿意足了。

回到家裡吃了個簡單的午飯後。

弗瑞奧薩開著車,載著眾人來到了河邊,找到了一個平坦的河灘,比較適合舉行篝火晚宴。

泰勒和斯嘉麗都屬於天性比較活潑的人。

一見到波光粼粼的河水就忍不住脫了鞋,走進冰涼的溪水中玩耍起來。

泰勒微微一雙修長的腿不停蹦躂,濺起水花陣陣。

不少水珠都落在了斯嘉麗的身上。

「泰勒,你現在是在跟我宣戰嗎?」

斯嘉麗抹了抹臉上的水珠,氣勢洶洶地望著泰勒。

泰勒則吐了吐香舌,調皮地說道:「那你要接受我的宣戰嗎,親愛的斯嘉麗?」

斯嘉麗俊俏的臉上泛起了壞笑,沒有接話,只是俯下身子,接了一捧水,朝著泰勒潑了過去。

水珠在陽光的照耀下,彷彿散發出了七彩的光暈,格外美麗。

泰勒嚇得連連後退,驚呼道。

「斯嘉麗,你怎麼能這樣,居然偷襲,好吧,你成功激怒我了,準備接受正義的制裁吧。」

說罷,泰勒一蹬腿,霎時間,一道水簾嘩啦飛向了斯嘉麗。

兩人一來一回,玩的好不熱鬧。

溪水打濕的衣服,緊緊貼在身上,露出那凹凸有致的玲瓏曲線,充滿了無窮誘惑。

這可是真*濕身了!

休戰的間隙,她們還不忘呼喚自己的好朋友露西。

「露西,快下來啊,幫我對付泰勒,這丫頭剛剛如何囂張你可是看到了。」

「不不不,露西,你應該和我一起對付斯嘉麗,她簡直太野蠻了。」

兩人針鋒相對,逗的岸邊的露西捧腹不已。

「好,我也來了,不過我誰都不幫,我是第三方勢力!」

宣言完畢后,露西也脫下了涼鞋,衝進清澈的溪水裡。

就這樣,小河裡上演了一出三國演義,喧鬧不止。

夏傑,則和弗瑞奧薩還有霉霉助理一起,整理起今晚要用到的食材。

弗瑞奧薩是個來自潘帕斯高原的阿根廷女郎。

她不光是露西和斯嘉麗此行的司機,同樣也是她們的保鏢,因此也是屬於力量型的女子。

不過搬起沉重的食材來,弗瑞奧薩臉上的表情卻顯得並不輕鬆。

為了保證阿根廷小牛肋骨的新鮮度,這些木箱里都裝有大量的冰塊,一個木箱的重量大概在四五十公斤左右。

再加上木箱沒有好的著力點,所以搬運起來,還是有些吃力。

弗瑞奧薩剛將一個木箱從車上搬到目的地,歇了口氣,正準備去搬下一個,結果剛一回頭,就看到夏傑將兩個木箱摞在一起舉著,輕鬆向著她走了過來。

弗瑞奧薩擦了擦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夏傑。

雖然夏傑身上的肌肉線條也很流暢,但是個頭和自己差不多啊。

自己搬一個都有些麻煩,畢竟一個木箱近一百斤,兩個木箱就是兩百斤啊,為什麼夏傑看上去表情還那麼輕鬆?

「嗨,夏先生,你還好嗎,要不我幫你搬一個吧?」

弗瑞奧薩還以為夏傑在逞能。

畢竟在三位美麗的女士面前,彰顯一下自己的力量,是雄性的本能嗎。

但是接下來一幕,卻讓弗瑞奧薩徹底石化了。

只見夏傑一隻手拖著木箱,另一隻手抽出來朝她揮了揮。

「我沒問題,弗瑞奧薩,你如果還有力氣的話,可以去拿下剩下的。」

這話是一口氣說完,顫都不帶顫一下。

弗瑞奧薩忽然想起了以前聽說過的一個華夏段子,人和人的體質是不能一概而論的……

可能這句話就是用來形容夏傑的吧。

一通忙碌之後,食材終於搬運完畢了,露西則帶著斯嘉麗和泰勒去車上換了身衣服,然後開始搭起了帳篷。

夏傑則從河裡搬起大塊的鵝卵石,準備搭篝火。

不一會兒,帳篷就支了起來。

泰勒蹦躂著來到夏傑這邊,敬了個禮笑道。

「嗨,傑,需要我這個童子軍的幫忙嗎?」

夏傑抬頭瞅了她一眼,打趣了一句。

「你這個童子軍上次可是忙活了半天,什麼都沒弄好啊。」

泰勒笑了一聲,連連擺了擺手。

「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肯定沒問題,傑,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好吧好吧,那這次你可得按我的吩咐來,不然晚上可吃不成燒烤嘍。」

夏傑笑著說著。

斯嘉麗和露西將帳篷的收尾工作弄好了后,也一同過來幫忙。

泰勒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搭建篝火堆的確熟練了不少,弄得井井有條。

夏傑見此也就放下了心,去忙活燒烤架的事兒了。

待到燒烤架搭建完畢后,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

星月高懸在天空,放出柔和的萬丈光華,照亮了這片天地。

夏傑生完火后,將阿根廷小牛肋骨綁好,刷上中午準備好的特製醬汁,隨後便開始了烤制。

任由滾動的火舌灼燒著肥嫩的阿根廷小牛肋骨,不一會兒,鮮嫩的肋骨便被烤得油光蹭亮,表皮的油脂化作金色液體,不斷滾滾滴下。

烤肉特殊的香氣,隨之蔓延在這片河灘之上。

泰勒看到了,嘴巴里饞得不行,平時她開巡迴演唱會在世界各地到處跑,燒烤阿根廷小牛肋骨,自然也是吃過。

不過上一次吃這玩意兒還是在什麼時候,泰勒已經忘記了。

現在望著這色香味俱全的阿根廷小牛肋骨,自然是忍不住。

「嗨,傑,還沒好嗎?」

夏傑用眼光打量了一圈,見斯嘉麗,露西,泰勒,弗瑞奧薩,泰勒助理幾人都是一臉迫不及待的樣子,不由得笑了笑。

「哪有有那麼快啊,如果想吃到最美味的燒烤小牛肋骨,就耐下心來,再稍微多等一會兒吧。」

泰勒如同小雞啄米般的點了點頭,但是雙眸還是緊緊盯著那色澤金黃的小牛肋骨不放,斯嘉麗也差不多,唯有露西稍稍矜持了一些。

夏傑見眾人如此,便開口提議了一句。

「嗨,泰勒,你再這樣看下去的話只會越來越餓,不如做點別的事情打發打發時間吧。」

「沒錯,親愛的,要不要來一首?」

斯嘉麗跟著提議道。

泰勒眨了眨眼,打了個響指道。

「對啊,傑,你不說我差點都忘了我還帶著吉他,你們等等啊,我現在去拿,為你們開一場私人演唱會。」

說罷,泰勒急匆匆跑到了車裡,從車子裡面拿出了吉他,簡單調了調音,清了清嗓子后,就在眾人面前開唱起來。

「You-baire-on-the-phone-with-your-girlfriend,she-supsetShe's-going-off……」

美妙動聽的歌聲在這璀璨星河下響起,隨著夏夜裡微涼的風,向著遠方飄蕩而去。

夏傑則一邊轉動著烤架,刷上佐料,一邊細細聆聽。

斯嘉麗,露西等人聽得也是十分陶醉。

在這個祥和的夜色下,倚著篝火,泰勒的心靈也十分放鬆,在這種心態下,泰勒演唱的時候也達到了自己最好的狀態。

隨著副歌高潮結束,一曲終了。

啪啪啪!

眾人紛紛伸出雙手,為泰勒奉上了熱烈的掌聲。

泰勒撫著胸口,呼出了一口氣說道:「謝謝大家,我的表演結束了,怎麼樣?」

露西率先開口打趣道:「泰勒,真是太棒了,能聽到樂壇天後的私人演唱會,此生無憾了。」

泰勒卻是一點不領情道:「你少來,都聽了這麼多次了,我這次可是專程為傑演唱的!」

「傑,你覺得如何?還喜歡嗎?」

夏傑微微頷首:「泰勒,你的表演很出色,我很喜歡,另外阿根廷小牛肋骨也烤好了,可以開吃啦。」

泰勒聞言興奮地揮起了雙臂。

「耶,我早就等不及了,來讓我嘗嘗,這個小牛肋骨到底是什麼味道!」

說罷,泰勒剛想伸手去抓,但是伸出去的手卻是被露西抓住了。

只見露西舉起一瓶里鵬山莊葡萄酒晃了晃道。

「嗨,別急啊,咱們先敬傑一杯吧,感謝他為我們帶來如此美妙的體驗!」

話音剛落,露西為眾人一一倒了小半杯葡萄酒。

「切絲!」

眾人舉起酒杯,歡笑著一飲而盡。

放下酒杯,露西笑著向夏傑問了一句:「傑,這酒還合你口味吧?」

夏傑抿了抿這葡萄酒的味道,開口回道。

「嗯,不錯,這葡萄酒雖然產自波爾多,卻不似傳統波爾多葡萄酒的味道那般醇厚,反而有一些加利福尼亞的風格,清香,熱情,開放。」

斯嘉麗不由得笑道:「哇哦,傑,你果然什麼都懂。」

「好了,酒也喝了,大家開動吧,不然這小牛肋骨涼了就不好吃了。」

有了夏傑發話,眾人也是紛紛開動起來。

泰勒叉起一塊肉,送入嘴中,忍不住贊道。

「唔,真是太美味了,外面的烤的酥酥,裡面都肉卻一點都不老,嫩嫩的,直接在嘴裡化開了。」

「這一口下去,一脆一嫩兩種口感瞬間混合在一起,可真是太好吃了!」

弗瑞奧薩這個從小吃小牛肉長大的女子,在吃了夏傑做的燒烤小牛肋骨后,也是忍不住豎起大拇指。

「真棒,味道好極了!」

……

正當露西與泰勒,斯嘉麗一行人在深夜裡為阿根廷小牛肋骨而瘋狂的時候。

於此同時,遙遠的太平洋西南部,卻是有人愁掉了頭髮。

紐西蘭的奧塔克是個風景優美的地方,有著美麗遼闊的平原,也有著高聳入雲的雪山,還有波瀾壯闊的港口。

遊客們抬起相機隨手一拍,便是一個優美的風景壁紙,他們不禁幻想,如果能生活在這個風景如畫的小城該有多好?

不過本地人卻並不這麼認為。

弗蘭克是奧塔哥當地一家農場的農場主,坐擁著幾十畝地。

擁有著這麼大片地,按理說,無論是農耕還是放牧,都可以讓弗蘭克一家生活富足,衣食無憂。

事實卻正好相反,他們家不但銀行里沒有存款,反而只能靠著補貼過活。

一切的一切,都要源自於一群不速之客。

它是童話書里的經典配角,也是不少人的心頭好。

女孩只要裝扮成它,就能讓各種男孩瘋狂,它是不少人的寵物,也是紐西蘭的公敵。

它就是兔子,是的,兔子。

這種生物已經在紐西蘭泛濫成災了。

它們破壞耕地,每年種下的莊稼還沒收成,就被兔子吃了個一乾二淨。

不僅如此,野兔還會在原本平坦的草原上挖出一個個巢穴,每一個巢穴最深可達半米。

往往一塊一百平的牧地,就有多達數百個洞穴,牛羊稍不注意就會陷進去。

弗蘭克的大兒子呂貝克就是因為在追逐兔子的時候扭傷了腳,無法下地務農放牧,現在還在家裡哼哼地躺著呢。

洞穴的使得農場主根本無法放牧,這些看似可愛的兔子在沒有天敵的抑制下,數量一年就能翻個十五六倍,攪的紐西蘭翻天覆地,令農場主們苦不堪言。

每年紐西蘭因兔子造成的經濟損害就高達好幾個億。

紐西蘭本來就只是一個小國家,面對這樣的困損,根本無力為繼,更不用說這是個永遠都填不滿的大窟窿。

紐西蘭也曾經下過捕兔令,大規模的圍剿過野兔,但是根本不頂用,只需一年,草生草長,沒有天敵的兔子們數量又翻翻了。

因為野兔,四十來歲弗蘭克最近愁的一直掉頭髮,眼看著就要變成地中海了,但是依舊沒有想出好的辦法來對付野兔,舉全家之力貸款買了兩條靈緹犬。

這種犬是世界上速度最快的獵犬,捕獵好手,但是依舊不頂用,野兔跑的本身就不慢,再加上草原里又都是洞穴。

野兔被追急了只需要躲進洞穴就能輕鬆的避開靈緹犬的追獵,要想包圍好他這五畝地,至少需要幾十隻靈緹犬才可以。

但是靈緹犬高昂的價格確是弗蘭克負擔不起的,這下子,問題似乎陷入了死循環。

「爸爸,該回家吃飯了!」

弗蘭克的二女兒伊莎貝拉高聲呼喊著從遠處跑來。

望見二女兒,弗蘭克的臉上才有了些笑意。

只因伊莎貝拉今年考進了奧塔克大學,這所大學是奧塔克的驕傲,也是在世界上都能排上名號的知名學府,就連學費,也是拍得上名號。

想到這裡,弗蘭克的臉又不禁黑了下來,現在農場收成不好,二女兒的學費應該從哪裡湊來。

伊莎貝拉跑近了,美麗的臉上透露著天真的笑容,又將剛剛的話重複了一遍。

「爸爸,該吃早飯了。」

弗蘭克微微點了點頭,算是回應,隨後一吹口哨,喚來了兩隻正在捕獵的靈緹犬。

這種身體纖細的獵犬,在草原奔跑起來就好似風吹過一般,不一會兒,就跑到了弗蘭克跟前,嘴裡各叼著一隻野兔的屍體。

這大概是野兔泛濫唯一的好處了,不用再費心給靈緹犬準備食物。

伊莎貝拉俯下身子,摸了摸兩隻靈緹犬的臉頰,笑著誇獎道。

「貝塔,阿爾法,今天辛苦你們了。」

「汪汪!」

兩隻靈緹犬放下了口中的獵物,搖著尾巴,圍著小主人轉圈,把伊莎貝拉逗的咯咯直笑。

望著天真爛漫的二女兒,弗蘭克的心,也越發沉重了。

伊莎貝拉似乎看出了自己父親的心事,一邊逗弄著靈緹犬,一邊開口道。

「爸爸,你還在為我學費的事情發愁嗎?」

聞言,弗蘭克只是微微點了點頭,並沒有接話。

只聽見伊莎貝拉繼續道。

「關於這個,其實我找到了一個好方法,爸爸,你看!」

說著,伊莎貝拉從兜里拿出了手機,遞給了弗蘭克。

弗蘭克點開一看,挑了挑眉頭。

「油管?山村小傑?這都是什麼啊?」

伊莎貝拉開口解釋道。

「山村小傑是最近在油管上很火的一個油管主,他是一個偉大的藝術家,有著天馬行空的想象力,還有著與之相配的執行力與手藝。」

「同時,他還是一個偉大的廚師,爸爸,你點開他這個視頻就知道了。」

伊莎貝拉說起山村小傑來,可謂是滔滔不絕,對山村小傑的事也是如數家珍。

弗蘭克看著女兒的笑容,欣慰的笑了笑,隨後點開了播放鍵。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6章 你點開就知道了!(求月票)

33.5%
目錄
共82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