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夢幻聯動(求月票)

第280章 夢幻聯動(求月票)

拿出手機來一看,來電人姓名一欄上寫著大衛兩個字。

「爺爺,你先吃著,我接個電話啊。」

夏傑起身說道。

老爺子捏著筷子的手揮了揮:「去吧去吧,正事要緊,好了趕緊過來吃。」

「嗯。」

夏傑應了一聲,走到了院子里接聽起來。

「嗨,大衛,你好!」

電話那頭,傳來大衛熱情的回應:「嗨,親愛的傑,好久不見,最近忙著拍賣會的事兒,都沒空去你那兒轉轉,欣賞你的畫作哦!」

如今雙方關係也近乎了不少,不必那麼客套了。

「呵呵,隨便畫畫的,大衛,有什麼事嗎?」

夏傑跟著問道。

「哦!我的上帝啊,再過幾天就是拍賣會了,你可別告訴我你都忘了啊!我明明早就給你發了邀請函啊?」

大衛略帶詫異地說道。

夏傑想了想,好像的確有那麼一回事兒,不過還真沒太在意。

電話另一頭,見夏傑沒有回復,大衛不由得打趣了一句。

「早知道你會忘記的話,我就讓露西她們回來的時候把你也一起接過來。」

「要不我現在就安排人過去接你,唐納德還說想當面謝謝你呢。」

大衛說得熱情似火,但夏傑卻並不心熱,從容問道:「別別別,大衛,拍賣會是這個月中旬舉辦,要舉行兩天是吧?」

「沒錯,除了拍賣會外,還有一場慈善拍賣會和一場盛大的晚宴,所以需要兩天時間,怎麼了?」

夏傑想了想,如果是連著舉辦兩天的話,加上來往行程,起碼要三天時間。

宋小東昨天剛跟自己提過,謝永生吳穎他們要過來玩,行程上有點衝突了,於是便開口回道。

「大衛,我可能要跟你說聲抱歉了,因為我的老師同學正好要過來玩兒,所以我這邊可能抽不開身。」

「沃特?親愛的傑,你可是有作品要拍賣啊,怎麼能就這樣缺席呢?」

「呃……要不這樣,他乾脆叫上老師同學一起過來好了,我負責接待,如何?」

「嗨,大衛,拍賣會那邊有你就行了,況且我對那種名利場也不感冒,還是算了吧。」

聽到這兒,大衛也知道夏傑心意已決,頗有些無奈道。

「好吧,那你等著我的好消息吧!」

「OK!對了,謝謝你讓露西送來的牛排和葡萄酒,很不錯哦!」

夏傑跟著說了句。

「小意思!」

大衛也是滿意地笑了。

……

魔都,金茂大廈頂層會議室內。

大衛剛剛放下電話,旁邊滿臉期待的好友邁爾斯就迫不及待地問道:「大衛,怎麼樣?這位夏大師來嗎?我現在完全是他的粉絲了!」

大衛有些遺憾地搖了搖頭。

「很抱歉邁爾斯,看來這場拍賣會,他要缺席了。」

邁爾斯微微有些錯愕。

「歪?夏大師為什麼會拒絕?這可是揚名立萬,結交名人的好機會啊,他怎麼這麼輕易地就放棄了?」

大衛點燃一根雪茄,深深吸了一口,然後看了邁爾斯一眼感嘆道。

「夥計,要是他想出名的話,早就出名了,又何需這一場拍賣會呢,不過想想也是,他本就是一個淡泊名利的高人,名利場這東西,他真未必瞧得上。」

邁爾斯帶著幾失望地說道:「唉,看來是無緣與這位夏大師一見了。」

大衛彈了彈雪茄煙灰,笑著說道。

「親愛的邁爾斯,別著急啊,既然夏大師不來,那拍賣會結束后,咱們就親自上門去拜訪吧,正好我也好久沒見他了,挺懷念他做的美味佳肴呢。」

邁爾斯聞言也是眼前一亮。

「OK,我立即調整我的行程,在這邊多待幾天。」

眼瞧著邁爾斯就要打電話,大衛還不忘打趣一句。

「對了夥計,我覺得你不光得調整行程,還要多準備一些資金,這次來的賓客里,對夏大師製作出來的建盞感興趣的可是大有人在啊。」

「放心吧,錢不是問題!」

馬爾斯比劃了個OK手勢說道。

……

次日,太陽一點點爬上山頭,毫不客氣地驅散了黑夜。

稻田裡,微風吹過,金燦燦的稻穗便隨之搖晃,此起彼伏間,好似金色波浪不停翻湧。

院兒里,四大名雞撲騰著翅膀,扯著嗓子開始了新一天的歡呼,球球則伴隨左右,搖頭晃腦的,似乎還有些沒睡醒的樣子。

正屋的門被推開,夏傑精神抖擻地從裡面走出來。

原本就年輕,再加上有馬力加持,真是不知道什麼叫做累。

球球晃著尾巴迎了過來,吠叫了兩聲。

「汪汪……汪汪!」

主人早啊!

這小東西,現在真是乖巧呢!

夏傑微微一笑,附身摸了摸狗頭,又捋了捋球球後背。

球球忍不住抖了個激靈,發出愜意的叫聲。

「嗷嗚……嗷!」

主人,好舒服啊!

夏傑嘴角一翹,捏了捏球球的狗耳朵。

「好了,毛也給你順了,自己去玩吧。」

打發走了球球,夏傑進到廚房裡,簡單做了一頓早餐,吃罷后,便挎著小電驢奔赴磚廠。

前段時間家裡的椅子不夠,夏傑自己編了幾張竹椅,解了燃眉之急,但隨著客人似乎越來越多,碗也不夠了。

買是不可能買了,自己會做,當然自己做嘍。

一路晃悠悠地到了磚廠,剛推開鐵門,夏傑就瞧見許富貴從裡面走了出來。

「師父,早啊,你今天怎麼有空過來啊?」

滿臉憔悴,雙眼通紅的許富貴略帶幾分驚喜地問道。

夏傑笑了笑道:「早啊,富貴,你這是準備去哪兒呢。」

許富貴摸了摸肚子說道:「師父,我準備去買點早餐,你想吃點什麼?」

夏傑打量了許富貴幾眼,方才回道。

「我已經吃過了,你自己吃吧,不過你臉上氣色不太好啊,要休息休息啊。」

許富貴連忙擺手,表示自己還能堅持。

「不用不用,師父,這個月咱們不是還要開一次爐么,我想趁著還有時間,多做些茶盞出來。」

「你給我介紹了節目組那邊的活,我得抓緊交貨,不能耽誤人家的事啊!」

夏傑聽了這話后,搖了搖頭,拍了拍許富貴的肩膀,語重心長地道。

「富貴啊,我知道你努力認真,不過凡事都有個度,也講究個勞逸結合,不是一味地埋頭苦幹就行了。」

「做這行多少還是需要有一個良好的精神狀態和一點靈感,不休息好哪兒來的狀態和靈感呢?」

「咱們不能只求量,不求質,你哪怕做一百,一千,一萬件普通茶盞,能頂得上一件精品嗎?」

許富貴顯然是將夏傑的話聽進去了,重重點了點頭應道。

「師父,你說的對,其實我這兩天的確也遇到瓶頸了,原本想著多做一做,把手熱熟了就好了,卻容易出現失誤。」

「現在聽你這麼一說,仔細一想,的確是熬夜熬多了,有點恍惚了。那師父,我先回去歇會,養足精神再回來開工。」

「嗯,去吧,好好休息。」

夏傑微微頷首,在心裡道了聲孺子可教,目送著許富貴的背影遠去了。

現在磚廠四下無人,每走一步,腳步聲都會在寂靜的空間里迴響。

工作間裡面有現成的土坯,夏傑挖了一大坨,搓揉一番后,便坐到拉坯大轉盤前,招出直播無人機,開始了今天的直播。

「小傑哥哥,早上好~!」

「喲,失聯多日的瓷師父上線了啊,今兒個挺早啊。」

「一日之計在於晨,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樓上的,食蟲嗎?」

「嚯,兄弟,你這口味有點重喲,跟貝爺學的嗎?」

「大力傑又來做瓷器了么,今天是做茶盞還是青花瓷啊?」

夏傑搓了搓雙手,擼起袖子說道。

「家裡的碗不夠用了,所以今天準備來做點青花瓷碗。」

說著,夏傑拿起土坯,有了此前的多次經驗,現在做起來也是輕車熟路。

潤土,揉土,分土這種小活,自然是手到擒來,不在話下,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全部搞定了。

「做瓷碗自己用,手藝傑這是自給自足啊!」

「瓷師父這手藝是越來越熟練了。」

「主播,我們是景德鎮陶瓷廠的,真的不考慮一下嗎?工錢方面好商量啊!」

「哈哈,樓上的老哥又來啦,我們瓷師父的作品動輒幾十萬的,你確定付得起他工資?」

「手藝傑,請開始你的表演吧。」

在網友們的議論聲中,夏傑腳踩拉坯機,眼前的大轉盤也緩緩轉動起來。

雙手搭在瓷土上,有了水的浸潤,原本略顯乾澀的泥土也開始變化形狀。

從細變粗。

從短變長。

不一會兒,泥坯便完全攤開並逐漸變得圓潤,已經初步具備了碗的形象。

夏傑則一邊拉,一邊說道。

「光以拉坯來說的話,其實做青花瓷碗,比起做茶盞要更加難一些,難就難在青花瓷碗的形狀要更加圓潤,碗口要求工整,最好再帶點弧度,而茶盞的難,更多的是在燒制上。」

「當然,拉坯塑形的時候還是老規矩,注意力道,用手指輕輕點一下就好了。」

說著,夏傑只用兩根食指,輕輕撩撥著青花瓷碗坯,好似在撥弄一頭秀髮,動作精準,卻不失力度。

一切看上去,都是那麼的恰到好處。

青花瓷碗坯也隨著他的心意,不斷變換著形狀。

該凹的地方凹了下去,該凸的地方凸起來。

該圓潤的地方,也逐漸變得飽滿,二者落差之間,勾勒出了美妙的弧線。

片刻功夫,一隻青花瓷碗便已具輪廓,只待稍加修改,就是是一個非常好的藝術品

這一手拉坯的功夫,看的眾網友們是讚不絕口。

「有一說一,瓷師父這手法看多少次也看不膩,都是手,他怎麼就能憑空捏出這麼美麗的曲線,而我只能捏出奇形怪狀呢?」

「不吹不黑,小傑哥哥的這雙手看多少次都看不膩,都是手,這雙手怎麼就那麼好看呢?」

「喂,樓上的,大力傑可是手藝人,關注點錯了吧!」

「瓷師父這碗賣么?想要,想要極了!」

「大力傑的作品太貴了,買不起啊,我覺得還是買富貴的作品來的靠譜些。」

「不錯,這也是個曲線救國之路啊!」

……

泥坯做好后,夏傑跟著拿起一塊竹片,在瓷碗的碗身和碗口上精心修葺。

在竹片的撥動下,冗餘的泥巴被清掃而出,整個青花瓷碗變得光滑而平整,一個青花瓷碗的坯子就做好了。

難度比起茶盞稍稍難一些,比之青花瓷瓶卻要簡單許多。

接下來的時間裡,夏傑用剩下的泥坯如法炮製。

如同複製粘貼一般,輕輕鬆鬆又做出了九個一模一樣的碗坯,和十個碟坯。

連續製作二十件東西,耗費的精力比起製作單樣物件不知高出多少。

需要重複的雕琢打磨,並且還要保持物件的大小,外觀完全一致,否則做出來的東西就成不了套了。

畢竟國人講究一個八人成席,所以才有八仙桌,八大碗的流傳。

夏傑之所以做十個,是預留兩套備用。

看到這十套成品,夏傑嘴角微微上翹,滿意的笑了。

辛勤付出的汗水,是有回報的。

夏傑如此快速的完成,讓直播一眾網友看得是瞠目結舌。

「瓷師父這手速也太誇張了吧!」

「觸手怪也不過如此吧!直播間里有大恐怖啊!」

「這一套瓷碗等上完繪,燒出來一定很好看,不行不行,我腦子裡已經有畫面了。」

「啥?我不過就去洗了個澡,都完事了?」

「兄帶,大力傑做東西的手速你又不是不知道,還敢去洗澡呢,不過你也是運氣好,還沒錯過上繪。」

「瓷師父接下來要繪什麼,好期待啊!」

……

調好了釉料,待到碗碟在通風處陰乾后,夏傑又拿來上釉筆,準備給這些碗碟上繪。

剛準備下筆時,夏傑稍稍有些遲疑。

他突然想到,這些個碗碟是拿來吃飯用的,要是到時候有客人來了,吃著吃著覺得這個碗跟藝術品差不多,都想買怎麼辦?

畢竟這種事情以前也不是沒發生過。

想到這裡,夏傑準備另闢蹊徑。

既然是自用的,那麼上面的繪就按照自己的心意來吧。

一念至此,夏傑重新揮動起了上釉筆,在一個青花瓷碗坯上留下了印記。

不一會兒,一隻頭戴坦克帽和一隻頭戴護目鏡的卡通老鼠,就被夏傑栩栩如生的畫了出來。

這正是一代人的童年回憶,開飛機的舒克和開坦克的貝塔!

夏傑的選擇顯然超乎直播間觀眾們的想象,霎時間,網友們瘋狂了,彈幕瘋涌不停。

「哈哈,舒克和貝塔啊,經典童年回憶,大力傑你可以的!」

「夢幻聯動!雙廚狂喜!這一波我愛了愛了!」

「舒克舒克舒克舒克,開飛機的舒克~!貝塔貝塔貝塔貝塔,開坦克的貝塔~!」

「樓上的你為何還能發語音?怎麼操作的?」

「哇靠,瓷師父這麼一搞!我更想買了啊!」

畫到這裡,夏傑也是來了興緻,下筆不停,又在另一個青花瓷碗坯上畫下了黑貓警長與白貓班長。

越畫,夏傑的筆鋒越發加快,嘴角也向上揚起,露出了開心的微笑,似乎是回想起了兒時有趣的回憶。

「哈哈,我想起了一隻耳!」

「白貓班長……我心裡永遠的痛啊!」

「啊啊啊~!啊啊啊~黑貓警長~!」

「我去,這波太經典了,老夫淚目了,瓷師父你可以的!」

一口氣連續畫完兩個碗,夏傑又拿起了第三個碗,在上面畫下了三頭六臂的哪吒三太子,與怒目圓睜手持如意金箍棒的齊天大聖美猴王斗在了一起。

「我本命出來了!哪吒三太子!降世的魔童!鐵打的太歲!」

「這個花果山,老子說了算!」

「大聖大聖!我去,這大聖太帥了!」

「斗戰勝佛都出來了,其他的都給爺靠邊站!」

「我去,這波炸出來了好多人啊!」

第四個碗上,七個頭頂小葫蘆的葫蘆兄弟各自施展著絕技,圍繞著碗坯排成了一圈。

「葫蘆娃~葫蘆娃~一根藤上七個瓜~!風吹雨打~!都不怕,啦啦啦啦~!」

「就這啊,我願稱之為絕活!」

「爺爺又被抓走了!大家快一個個的送啊!」

「大力傑!大力傑!葫蘆小金剛呢!我要葫蘆小金剛啊!」

打出天馬流星拳的聖鬥士星矢,威武不凡的變形金剛擎天柱,拿著斬魂刀的黑崎一護,激發霸氣色的路飛,九尾加持的鳴人……

一個個經典漫畫人物,引起直播間一陣又一陣歡呼!

不知不覺,所有的青花瓷碗坯全部繪完了,夏傑又拿起青花瓷碟坯開始上繪。

夏傑手持上釉筆,飛快的在一個碟面上畫下了可愛的電氣老鼠皮卡丘,又在一另一個碟面填上了鬥志昂揚的小火龍。

「決定就是你啦,皮卡丘!」

「目標是!成為神奇寶貝大師!」

「我收服神奇寶貝啦!」

「傻東西好福氣啊!能被大力傑畫出來!」

「哇靠!唯一真神獸!皮神都出來了!」

夏傑畫到這裡,興緻越發高昂。

跟著,又畫出了長著血盆大口,吐出火焰的亞古獸,與身披獸皮對月仰天長嘯的加布獸。

「在無限延伸的夢想後面!穿越冷酷無情的世界!」

「啊啊啊,數碼暴龍!不行了,我這次是真的不行了!」

「我戰鬥暴龍獸和鋼鐵加魯魯獸沒牌面嗎?」

「看來我隱藏的鬥士精神是瞞不住了!數碼寶貝世界只能由我來拯救!」

「樓上的中二魂徹底燃燒殆盡了,沒救了,徹底沒救了。」

咆哮的青眼光龍,奔跑的陸行鳥,臭屁哄哄的蛤蟆吉,神奇的小叮噹……

一個個熟悉的畫面,彷彿點燃了大家的激情,直播間里,滿天禮物飛來飛去。

什麼花生,瓜子,仙女棒……跑車,火箭,大煙花,在直播間里閃爍個不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0章 夢幻聯動(求月票)

33.9%
目錄
共8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