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你是不是該負荊請罪(求月票)

第291章 你是不是該負荊請罪(求月票)

休息片刻后,眾人圍成一圈,開始清點今天的戰利品。

宋小東和陸凡他們總共摘了一背簍多點,另一邊,夏傑和吳穎等人則摘了整整三背簍。

兩排背簍放一起,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吳穎滿意地拍了拍手。

「舒服了,這下服了吧,小東。」

宋小東望著得意洋洋的吳穎,謝永生,湯軍幾人,滿臉無奈地說道。

「陸凡和老許都挺給力的,是我輸了,我忘了傑哥是六邊形戰士來著,感覺傑哥就沒啥不會的啊,好了好了,果園裡的果子大家隨便摘著吃吧。」

謝永生跟著附和道:「巧了,我也是這麼以為的,夏傑,說說還有啥是你不會的么?」

湯軍則調笑道:「小東大氣啊,你這是準備找老夏的弱點,等以後再找回場子么。」

夏傑聞言揮了揮手:「有啥是我不會的?我只能說天下間的東西多了去了,我不會的也是多了去了。」

吳穎伸手輕輕拍了拍夏傑的肩膀,另一隻手則是比了個大拇指:「夏傑,你這話真是無懈可擊,學到了學到了。」

幾個人哈哈笑著,氣氛歡快無比。

謝永生拿起個蘋果,擦了擦,咬了一口。

喀嚓!

甘甜的汁水瞬間在嘴裡炸開了。

「嚯,小東,你家這蘋果味道可以啊,怎麼賣?」

宋小東一揮手,大大方方地說道。

「賣啥賣,你能拿多少就拿多少就是了,除了蘋果,我家這果園還有櫻桃和橘子,都很甜,就在那邊,想吃啥自己去摘就好了。」

「陸凡,走咱們去吃櫻桃吧。」

吳穎拉著陸凡的手,就往櫻桃樹的那邊走去。

陸凡走到宋小東身邊的時候卻是頓了頓足,見後者似乎有些喪氣,便說道。

「小東,剛剛你已經挺努力了,但誰讓對手是夏傑呢,而且對面還比我們多一個人呢,雖敗猶榮啊。」

說罷,便跟著吳穎去采櫻桃去了。

宋小東聽了這話頓時眼睛一亮,走到了夏傑身邊小聲道。

「傑哥,她這話什麼意思啊,我剛剛不是玩砸了么?」

夏傑隨口說道:「也沒有吧,只是你一開始的時候把話說太滿了,不過就像陸凡說的,你的努力她都看到了,我也覺得你挺認真的。」

「本來就是娛樂而已,不一定是贏了才是最好的。」

這時候謝永生正湊著耳朵在後面偷聽呢,聽完后咬了一口蘋果,把手搭在宋小東的肩上,語重心長地說道。

「小東,我覺得夏傑說得對,如果看結果你輸了,這沒錯,不過如果你的目的是為了表現自己,那麼也算是達到了。」

許哲也微微點頭,表示同意。

「是啊小東,就剛剛你的表現來看,還是可圈可點的,有閃光的地方,不過沒有夏傑這麼耀眼就是了。」

湯軍則粗聲粗氣地說道:「放心吧,小東,你的心思我回到,咱們哥幾個都挺你。」

宋小東抬頭一瞧,五個大男人已經圍成了一圈,頓時滿頭黑線道。

「話說我正和傑哥說小秘密呢,你們是啥時候過來的啊,都聽到了啥啊?」

謝永生聞言哈哈一笑。

「小東,你這是裝啥裝呢,你擱著逗我開心呢,這事兒初中大家都知道了啊。」

許哲輕輕一拳打在了宋小東的胸口上。

「就是就是,這在咱們班都人盡皆知了,咋就成了小秘密了呢。」

湯軍則擺出了一個誇張的表情,用手捂住了嘴。

「不會吧,不會吧,小東,你不會是以為大家都不知道吧?」

宋小東則瞪圓了眼睛:「啥,你們早就知道了?還是在幾年之前!傑哥,不會是你說的吧?」

還沒等夏傑開口答話呢,謝永生就開口搶白道。

「夏傑才沒那麼閑呢,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你那點小心思誰還看不出來啊,今天的比賽也是你早就想好的,想在陸凡面前出出風頭吧。」

宋小東呆若木雞地點了點頭。

湯軍則繼續補刀:「呃,可能陷入單戀中的人都是這樣吧,哎呀,小東小東,你可咋辦呢。」

宋小東則小聲嘟囔了一句。

「原來你們早就知道了,傑哥,你咋不和我說呢。」

夏傑揉了揉宋小東的腦袋,不緊不慢地說道。

「我說小東啊,你我還不知道么,要是我昨天和你說了,你這兩天還會表現的這麼殷勤么,估計知道后都不知道躲哪兒去害羞去了吧。」

許哲一拍手道:「沒錯,老夏說得話在理。」

宋小東仔細想了想,要是自己知道了的話,估計還真會這樣。

謝永生挑了挑眉頭:「小東,你接下來準備咋辦呢,要不要兄弟幾個幫你出出主意啊?」

宋小東現在思緒的確有些亂糟糟的,不知道下一步該咋辦,於是乎便點了點頭道。

「成吧,有啥主意你們就說吧,不過可別說些餿主意啊,傑哥可是會幫我把關的啊。」

許哲連忙擺了擺手:「嘿,你這話說的,怎麼著,合成老夏不會害你,我們就會了是吧。」

湯軍笑了笑:「那這樣,咱們先說說了解的一些情況,然後再出主意,你仔細品一品,然後再決定可以吧。」

宋小東抿了抿嘴,眼神閃爍:「成,我看行,你們說吧。」

許哲率先開口道:「我先說一個,陸凡在吃飯的時候和老班的聊天我聽見了,她最近似乎喜歡悲情英雄殺。」

湯軍拿出手機,點開朋友圈看了看,然後遞給了宋小東。

「來來來,小東,這裡面有凡凡最近看的劇還有吃的東西啥的,別說兄弟我不挺你啊。」

宋小東嘟囔著道:「不是啊,老湯,這微信我也加了,朋友圈我也有,都能看到啊,還用你說?」

謝永生托著下巴想了想後方才開口道:「我這兒也有一個,咱們來的時候,她和老班在車上看人鬼情未了來著,眼眶都紅了。」

這部電影,宋小東也是看過的,連忙道:「咦,那正好,傑哥這邊有個磚廠可以做瓷器哦。」

說著,宋小東將充滿懇切地視線投向了夏傑。

「傑哥,可以不咯。」

夏傑對此倒是沒啥問題,對於自己這個好兄弟自然是能幫就幫,能助功就助攻吧。

「行啊,這沒啥問題啊,不過你得先問問人樂不樂意去做瓷器吧。」

聞言,宋小東立馬是喜出望外:「傑哥,果然還是你最好!」

謝永生也跟著說道:「既然有地方可以制陶玩,我想她們兩個應該不會拒絕。」

湯軍朝著櫻桃林指了指:「那還等啥,小東,現在就過去問啊。」

宋小東遠遠看了看,深思熟慮地想了想,最後搖了搖頭。

「她們現在采櫻桃挺開心的,還是等一會兒吧,咱們下午再去磚廠玩吧。」

夏傑瞧見了,也是暗暗笑了笑。

從他臉上看到這種深邃的表情還真不容易。

畢竟以前小黑子過得都日子都是毫無目的,挺散漫的,能認真起來也挺好。

現在的場景,還頗有些像電影《那些年》,有種時間倒轉,回到幾年前的感覺,挺讓人懷念。

眾人聽了宋小東的話,也是紛紛點了點頭,覺得有道理,然後就各自采水果吃去了。

待到快到飯點,大家才紛紛回到這顆大蘋果樹下碰頭,然後背著收穫滿滿的背簍,去夏傑家裡吃午飯。

廚房裡,夏傑三下五除二,做了幾個色香味俱全的家常菜。

因為昨天大家都說水煮螺螄味道好,今天他又炒了一大盆,然後開了幾瓶啤酒,畢竟吃螺螄這種玩意兒,沒啤酒可是少了點滋味。

聞著食物散發的誘人香氣,吳穎,謝永生等人也是食指大動,紛紛開動起來。

謝永生的口味本就偏辣,這道爆香螺螄正中他的下懷。

那黑乎乎的螺螄肉吸入嘴裡,又香又麻的口感特別帶勁。

謝永生抿了抿嘴,不斷回味著這種味道,由衷地發出了讚歎。

「唔!老夏,你這爆香螺螄的味道可真是太贊了,沒有一丁點兒的土腥味,怎麼做的,回頭教教我啊。」

湯軍在一旁吃的也是連連點頭,連牙籤都不用了,直接拿手抓著螺螄嗦了起來,完事兒了,還舔了舔手指上的湯汁,沖著謝永生安利道。

「永生,我記得之前在老夏的直播里看過爆香螺螄的燒法,回頭你可以去南瓜短視頻里搜搜,裡面講解的都挺詳細的。」

宋小東更是誇張,直接舀了一勺,一口氣全部嗦完,隨後也跟著附和道。

「永生,這原材料咱們溪流裡面多的是,回頭想吃了,你就來,傑哥或者我帶你去摸螺螄那都沒問題啊。」

謝永生連連點頭:「那好啊,反正現在我家的藥材都種下了,要收穫也等明年,閑的時間也多,有空一定來,順便體驗體驗摸螺螄。。」

夏傑舉起了啤酒瓶,開口道:「想吃你就過來,這些都是小意思,來咱們哥幾個碰一個吧。」

眾人聞言,也是紛紛放下了手裡的筷子,舉起啤酒,捧在一起,並且大喊。

「乾杯~!」

二兩黃湯下肚,吳穎和陸凡兩個女孩的臉也是微微紅了起來,宛若天邊的紅霞,嗦螺螄的模樣也是逐漸豪放起來。

這時候宋小東望著遠方,有些緬懷地說道。

「還記得咱們以前躲學校操場後面偷喝啤酒,後來被韓老師發現了,告訴我老爹了,結果我被我老爹揍的,屁股都開了花,三天都不能下床,哈哈。」

許哲被這番話勾起了回憶,也是連忙出聲道。

「我記得記得,因為酒是你這傢伙從家裡拿來的嘛,那時候咱們幾個還去組團看你來著,陪你打鬥地主。」

湯軍也是豎起手指點了點。

「對對對,我也記得,咱們去了,你就一直趴著,那時候小,不懂,還問你為啥一直趴著,你哭兮兮和我們說你屁股痛,躺不了,可逗死我了。」

夏傑輕咳了一聲,連忙圓場道。

「唉,那時候吧,就總想快點長大,變成大人就好了,結果現在真成了大人,又想回到從前。」

「這人的思想啊,還真是奇怪呢。」

謝永生十分贊同地點了點頭:「誰說不是呢,畢竟從前的日子悠閑啊。」

「不過我覺得老夏你根本不在此列,畢竟你現在過的日子也很悠閑外加無憂無慮呢。」

夏傑張開嘴笑著,露出一嘴潔白的牙齒。

「這也是我回到村子里的原因之一吧,不過說起初中那會,我也很懷念呢。」

說著,他抬頭望了望蔚藍的天,朵朵白雲在天空中擺出千姿百態飄過,像極了從前那肆意的青春。

「好了,咱們男生說完了,你們女生也說說說唄,看看有啥難忘的事兒。」

吳穎低頭回想著從前的青蔥歲月,過了一會方才抬起頭道。

「呃……可能是我比較多愁善感吧,我覺得從前的歲月每分每秒都很難忘,鐵制的下課鈴,四四方方的粉筆刷,雙人的板凳……」

「對了對了,還有不厭其煩經常跟我講題的夏同桌,真是辛苦你啦,來,碰一個。」

話音剛落,吳穎舉起了酒杯。

夏傑也將手中的酒瓶舉起,與之相交。

二者在空中碰撞在一起,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吳穎抹了抹櫻唇邊上的酒沫子,轉頭看向陸凡道。

「陸凡,你呢。」

陸凡揉了揉自己的臉頰,回憶道:「其實我的回憶不算多,因為初中的時候都在忙著讀書來著,就記著初中咱們幾個女孩沒事兒下課就喜歡跳橡皮筋,然後夏傑、小東他們有時候也喜歡湊熱鬧。」

許哲咋舌道:「不是吧,陸凡,你就記得這麼點兒啊。」

陸凡認真地點了點頭道:「對啊,因為上了高中學習就更忙了,所以初中這段回憶,對於我來說就是最最難忘的了。」

夏傑跟著捧場道:「是啊,陸凡說的也在理啊,高中緊,哪兒能像初中那樣湊成一堆啊。」

「那時候天剛蒙蒙亮,還沒開始早自習呢,就有一堆人在操場上背英語單詞,下了晚自習,還有不少人留在教室里刷題,過了十二點燈才完全滅掉。」

宋小東聽到陸凡提及的名字里有自己,也是眼睛一亮,清了清嗓子道。

「對對對,初中和陸凡同桌的經歷對我來說也是最難忘的,畢竟高中后,就再也沒遇到和凡凡一樣的漂亮的女同桌了。」

陸凡一聽這話眉頭皺了皺,似乎回想到了什麼不好的回憶,一擺手后開口道。

「小東你少來啊,還像我一樣漂亮的同桌,怕是像我一樣好捉弄的同桌吧!」

「你在初中的時候往我課桌里放大撲棱蛾子的事兒我還沒忘呢,還有切我橡皮擦和我畫三八線的事兒,你都還記得吧。」

宋小東聽完直接呆住了,傻傻地撓了撓頭。

「啊,這些事兒你都還記得呢。」

陸凡嘴角一翹,嬌嗔一聲道:「你覺得一拿課本就看到一隻大撲棱蛾子的事兒有那麼容易忘嗎。」

宋小東有些心虛的看向了夏傑,隨後又望了望謝永生,許哲,還有湯軍,眼神里瘋狂的閃爍著尋求火力支援的訊號。

但是在吳穎審視的目光下,謝永生,許哲,湯軍幾人紛紛迴避開了頭,連連擺手,表示這事兒與我沒關係。

夏傑也是忍不禁的扶額,在心裡吐槽不已。

這青春期的男孩子吧,偶爾會捉弄一下自己喜歡的女孩子,以此達到吸引對方注意的目的,成功率其實還挺高的。

但是小黑子你這難度直接超出了幾個LV了啊,普通男孩子那裡會為了吸引注意力作出這種事兒啊,這咋救?

古往今來,這種案例,也只有一個法子能解決了。

想到這裡,夏傑嘆了一口氣,捂著臉,用胳膊肘拐了拐宋小東出聲道。

「小東,你說你做了這種噁心事兒,今天是不是該負荊請罪,自罰三杯向飽受創傷的陸凡同學道個歉啊。」

宋小東感動地望了夏傑一眼,這種時候他的開口,宛若遊戲中深處絕境已經陣亡的時候,卻有一道黃線從天而降,在你耳邊輕輕喊下一聲:英雄不朽。

不過現在的宋小東腦子有些當機,當然,也有可能是酒精上頭的原因。

一聽到負荊請罪,就想到了廉頗與藺相如,一想到廉頗與藺相如,就想到了草船,不對,是荊條,一想到荊條,就想到了脫衣服!

傑哥算無遺策,既然提到了負荊請罪,那麼一定也準備了荊條吧,只是現在荊條在哪兒呢。

宋小東左顧右盼地看著。

夏傑愣了愣,心想這小黑子不舉酒瓶子擱這兒找啥找呢,於是連忙問道。

「小東,你在看啥呢?」

宋小東如實答道:「傑哥,我這兒正找荊條呢,你不是讓我負荊請罪么?」

夏傑覺得腦殼有點疼,這個答案他剎車都踩斷了,也沒能想到啊。

就像以前在宿舍里和室友玩遊戲的時候,對著隊友的屍體瘋狂按E,結果隊友被複活拉起來了,轉頭又去送了。

要是現在正直播的話,一幫觀眾估計都得樂翻了,指不定又會造出點啥新的成語。

謝永生捂著嘴乾咳了兩聲,為宋小東支援道。

「那個,小東啊,傑哥的意思是,讓你自罰三杯酒,然後老老實實跟陸凡道個歉。」

宋小東眨了眨眼,隨口氣沖雲霄地說道:「啥,自罰三杯哪兒夠啊,我畢竟對陸凡做了那麼過分的事,讓她一直到現在都難忘,就這,至少也得三瓶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1章 你是不是該負荊請罪(求月票)

34.4%
目錄
共84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