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什麼好逑啊?(求月票)

第334章 什麼好逑啊?(求月票)

「自古弓兵多掛壁,這句話還真沒說錯啊!傑哥絕對是開鎖了啊!」

「在?有鎖!平?」

「哈哈,夏老師這是人形自走外掛吧,也太准了,我還是頭一次見到直播打獵這麼鎖的!」

「果然不虧是獵人傑,擁有箭神之姿!」

「手藝傑,我覺得你應該去當遊戲主播,憑你這個意識,妥妥的國服第一射手啊!」

……

網友們是稱讚不斷,小禮物也在同一時間刷了起來。

五花八門的特效閃爍個不停,熱鬧非凡,很是喜慶。

夏傑只是稍稍看了一眼,便不再理會,帶著球球又向另外一處摸了過去。

球球埋著頭,鼻頭不斷抽動著。

畢竟是狗子,有了前面的獵物作為氣味標記,熟悉了野兔味道的球球,很快就搜索到了另一窩野兔的存在。

夏傑如法炮製,又是四箭射了出去。

最後收穫了三隻野兔,有一箭則是射在石頭上,遺憾的落了空。

沒辦法,地形崎嶇,箭矢飛出去后就不受夏傑控制,被草裡面的遮擋物阻攔也是在所難免。

最終八中七,也算是一個十分出色的成績了。

往前又走了一段,夏傑又成功獵到兩隻野雞。

收穫頗豐,望著這些獵物,夏傑滿意地點了點頭,吹了個口哨,喚回還想繼續搜尋目標的球球,踏上了歸途。

有七隻野兔兩隻野雞已經足夠了,又不是要去賣,所以今天的狩獵行動至此順利結束,夏傑跟還沒看過癮的觀眾說了拜拜,打道回府了。

騎著小電驢回到家,還沒來得及處理這些野貨,就聽到外面傳來一陣敲門聲。

以為是梁仁姜樂他們到了,夏傑便起身前去開門。

「來了來了。」

一推開門,來者卻是讓夏傑頗有些意外。

赫然是林洛瑤,莫柔柔還有丁甜三人組。

「咦,怎麼是你們啊?」

莫柔柔雙手叉腰,嬌笑著問道。

「怎麼的,大力傑,你以為是誰啊?」

夏傑攤了攤手道:「嗨,今天我有同學過來玩,我還以為是他們到了呢。」

「話說你們不是前兩天剛走么,怎麼又回來了,還有這位,我記得之前我們在修平哥家見過面,沒錯吧?」

說著,夏傑指了指丁甜。

他記得這位不是才剛搬過來沒多久的網路作家么,怎麼會和林洛瑤還有莫柔柔一同出現在此地呢?

林洛瑤張了張嘴,欲語還休。

莫柔柔在一旁瞧見了,沖著丁甜使了個神色,後者當即會意,兩人肩膀稍稍那麼一用力。

就把林洛瑤給拱了出來。

望著夏傑詢問的目光,林洛瑤微微有些臉紅,吞吞吐吐地解釋道。

「哦……是這樣的,我年底還要參加一個國際攝影比賽,上次不是和大熊貓在一起玩兒了一天么,我覺著大熊貓挺適合作為一個系列的主題。」

「正巧又聽說小甜在這兒租了房子,所以就過來到她這兒暫住一段時間,那個……夏傑,我以後可以過來拍牛牛嗎?」

夏傑不由得笑道:「當然可以啊,只要不打擾它的日常作息就可以。」

「看來咱們以後就是鄰居了,沒事兒的話歡迎來串門啊,有事兒的話知會一聲就好。對了,你們還沒吃吧,要不進來一起吃個午飯吧?」

說罷,夏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林洛瑤朝著院兒里瞅了一眼后問道:「你今天不是還有同學要過來么,會不會不太方便啊?」

夏傑擺了擺手后回道:「不礙事兒,我那幾個同學也不是單獨過來,帶著公司員工一起過來搞團建呢,所以不打緊。」

還沒等林洛瑤開口呢,莫柔柔便前先一步答道。

「既然傑哥這麼客氣,那我們就卻之不恭啦,走走走,進去吧!」

丁甜聞言也跟著附和道:「那就打擾啦!新鄰居,這次來得匆忙,沒帶什麼禮物,下次一定補上啊!」

說話的功夫,莫柔柔和丁甜就勾肩搭背地走進了小院,還真是點不見外了。

夏傑沖著呆立在原地的林洛瑤勾了勾手道:「洛瑤,你也別愣著了,快點進來吧。」

「哦哦,好的好的。」

林洛瑤連連點著小腦袋,跟個小媳婦似的尾隨夏傑身後走進了院子。

四人圍坐在竹棚前。

夏傑泡上了一壺紅茶,為三女一一倒了杯后,指了指放在地上的獵物說道。

「你們先坐著喝口茶,我今天上山打了些野味,還沒處理呢。」

望著那一排的野兔野雞,林洛瑤微微張開了櫻唇,充滿驚訝道。

「夏傑,那些都是你獵來的嗎,好厲害啊,以前還不知道呢!」

夏傑聳了聳肩后回道:「以前不是沒機會么。」

莫柔柔嬌笑著打趣了一句。

「喲,瞧不出來啊,咱們夏傑大帥哥還是個神射手啊,要是擱在古代,妥妥的一個武狀元啊。不過怎麼沒瞧見你的弓啊?」

夏傑走了兩步,將放在地上的摺疊弓拿起來,微微用力一甩,摺疊弓自動彈開。

「諾,這就是我使用的弓了,是我家老爺子做的,漂亮不?」

丁甜也是第一次見這麼新奇的物件,眼睛閃爍著,腦袋裡指不定又湧出了什麼靈感,跟著拍著手贊道。

「看上去好高科技啊,就跟科幻電影里的超級英雄用的武器一樣。」

夏傑聞言卻是搖了搖頭:「這可不是什麼高科技,而是咱們華夏傳統工藝。」

林洛瑤目光掃視著黝黑光亮的摺疊弓,越看越覺得不可思議。

前幾天她們都在忙著搬家呢,夏木爺爺新出了視頻她們也沒來得及看。

「這居然是咱們華夏的傳統工藝么,真是萬萬沒想到,現在科技進步的越來越快,網上也是流量為王,這樣的純手工藝作品越來越少了,還好有你和夏木爺爺弘揚咱們的傳統文化。」

丁甜充滿感慨道。

夏傑不置可否的回道:「既然作為手藝人,那麼弘揚這些老祖宗流傳下來的手藝,自然是我輩的份內之事。」

莫柔柔一偏頭,就看到了美眸閃爍,一臉崇拜的林洛瑤。

心想這孩子沒救了,不幫一把怎麼能行。

於是她便暗暗組織語言,然後拱手說道:「傑哥,其實我們洛瑤一直對射箭這項運動挺感興趣的,不過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也沒有好的老師,就耽擱下來了。」

「你看啊,現在洛瑤也在卧牛村住下來了,你能不能抽空教教這個笨丫頭啊,拜託拜託,她可以交學費的。」

聽了這話,夏傑微微頷首道:「反正現在離的也近,想學射箭不是不行,只要我有空就成,不過洛瑤,你是真的想學射箭嗎?練這個可是很苦的。」

林洛瑤轉頭一看,莫柔柔和丁甜都直勾勾地盯著她呢,哪裡還不明白她們的意思啊,不過一想到要撒謊,她又紅了臉。

不,連耳朵都紅了!

「那個,我之前的確對射箭挺感興趣的,對於吃苦我也有所準備,天底下哪有什麼不付出努力就能輕易學會的技能啊。」

林洛瑤低著頭,小聲地回道。

「行啊,只要你不怕吃苦就成,回頭有空就可以教教你。」

夏傑點頭笑道。

這件事兒敲定后,夏傑便朝著廚房走去,準備抄傢伙,先將今天獵到的獵物剝皮處理好。

林洛瑤則心虛地看向莫柔柔和丁甜,小聲問道:「我剛剛表現的還可以吧,沒有露餡吧?」

丁甜微微搖頭,調笑著說。

「怎麼說呢,今天的借口都是咱們提前編好的,說服力倒是足夠了,不過洛瑤你的演技嘛,可真是不敢恭維喲。」

莫柔柔把手搭在林洛瑤的肩頭,鼓勵說道:「好了好了,洛瑤能有這樣已經算不錯了,小丁你可別太苛刻了啊。」

「今天的表現,我覺得至少能打個及格分吧,最關鍵的是大力傑沒有起疑。」

林洛瑤心有餘悸地拍了拍飽脹的胸口說道。

「呼,你們是不知道,剛剛可是緊張死我了,咦,你們聞到了什麼味道嗎?好香啊?」

說著,林洛瑤用手扇了扇風,隨後用鼻子嗅了嗅。

丁甜則打趣道。

「你不會現在就開始饞了吧,洛瑤,人家夏傑才剛走進去呢,距離飯菜做好還早著呢。」

莫柔柔仔細聞了聞后微微搖頭道。

「我也聞到了,不是飯菜的味道,好像是從桌上這盤木屑里散發出來的。」

丁甜一雙美眸仔細的打量著這盤被擺弄成漩渦形的木屑,看了一會兒,卻是沒看出什麼所以然來。

「這不就是一盤普通的木屑么,哪兒有什麼味道啊。」

林洛瑤側目道:「小甜,這麼濃郁的香味你聞不出來嗎,你是不是感冒了啊?」

丁甜調皮地吐了吐舌頭道:「昨晚空調開的太低,今天早上起來好像確實有些感冒,鼻子有點塞。」

林洛瑤一副果然如此的樣子。

莫柔柔卻是瞧出了這盤木屑的正體,緩緩開口道。

「這一盤應該是沉香木的木屑吧,我記得我爺爺家裡也有這玩意兒,沉香木上刮下來的木屑不用經過特殊的處理,就可以直接做成熏香使用。」

「只是不知道這盤沉香木是什麼年份的,居然這麼香。」

林洛瑤仔細想了想後接著莫柔柔的話茬說了下去。

「柔柔,你這麼一說,我也想起來了,我記得爺爺給我講解過沉香木,要有如此濃郁的香味,那年份至少也要在二十年以上。」

莫柔柔不由得咋舌道。

「嘖嘖嘖,二十年的沉香木啊,那可不便宜啊,這大力傑平時不顯山不顯水,騎著個小電驢,養只小土狗,可一拿出手就是天目曜變盞、白玉海參、柏圖斯干紅,二十年的沉香木什麼的,妥妥的隱形土豪啊。」

丁甜也是跟著打趣道:「就是就是,洛瑤啊,這可是個金龜婿喲,你可千萬別錯過了呀。」

林洛瑤聽著兩位好友的調侃,一時間,臉頰又攀上了兩抹飛霞。

「你們可別亂說了,一會兒被人家聽到可就不好了。」

莫柔柔卻是不以為意地說道。

「都什麼年代了,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正所謂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美貌郎君,娘子好逑嘛!」

這時候,夏傑也從廚房裡走了出來,正好聽到了最後幾個字,隨口問道:「什麼好逑啊?」

莫柔柔頓時嚇了一跳,連忙噤聲改口道。

「哦哦,我們在說昨晚的比賽,皇家馬德里踢了一場好球,C羅戴帽了來著。」

夏傑一臉的疑惑:「昨天是周五啊,怎麼會有皇馬的比賽啊?」

丁甜也跟著彌補漏洞道:「我們看的是錄播,對錄播。」

夏傑用視線掃了一圈,這三人心裡明明揣著什麼事,不過既然她們不願意說,那就算了,不勉強。

「你們要是覺得無聊,可以打打牌,三個人正好鬥地主嘛。」

說著,他將手上的撲克牌遞了過去。

林洛瑤一雙美眸閃爍著光彩,連忙道謝。

等到夏傑轉身走進廚房后。

丁甜豎起了大拇指,沖林洛瑤說道。

「這傑哥好貼心啊,紳士風度滿滿,你們這一對我站了,給我沖鴨!洛瑤!」

莫柔柔也是笑得花枝招展。

「對對對,沖鴨,洛瑤!」

林洛瑤則嘟了嘟嘴,沒好氣地說道。

「你們兩個就不能消停會兒?來打牌吧,話說柔柔,前幾天你不是被夏傑好好教育了一番,怎麼,不疼了?」

丁甜指著莫柔柔驚訝道:「啊,柔柔,沒想到你這兒也還有故事呢!」

莫柔柔趕緊揮揮手道:「邊兒去,什麼故事啊,不就是打鬥地主輸了被彈腦瓜崩么。」

「我說洛瑤,這兩天有長進啊,都開始調侃起我來了,來來來,撲克牌洗起來,我今天就讓你知道知道為什麼花兒這麼紅。」

說罷,三女便開始打起了鬥地主,銀鈴般的笑聲不斷在竹棚下縈繞。

廚房裡,夏傑正在忙碌著。

三下五除二的就剝去了野兔皮,過了一會兒,便將其做成了一整隻白斬兔。

然後又用家裡的食材,做了兩道家常菜和一道湯后,他朝著廚房門外吆喝了一聲。

「飯菜好了,你們洗洗準備吃咯。」

林洛瑤也是十分懂事地帶著莫柔柔與丁甜進去端菜了。

等到飯菜全部上齊,夏傑又從屋裡面拿出了一瓶柏圖斯干紅。

莫柔柔一見這酒,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鐺鐺鐺鐺!柏圖斯閃亮登場!夠大氣啊,傑哥,來來來,您趕緊歇著,我來開吧!」

莫柔柔趕緊起身,飛快地伸手接過了柏圖斯紅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目錄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4章 什麼好逑啊?(求月票)

4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