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我是真的不虛啊(求月票)

第336章 我是真的不虛啊(求月票)

姜樂忍不住驚嘆道。

「我去,這麼神奇的兵器,我也只有在小說里才見過,沒想到在現實生活中也有啊。」

梁仁則打趣了一句道:「老薑頭,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

「這摺疊弓啊,咱們華夏幾百年前就有了,現在還有古物件擺在故宮裡呢,不過都沒老夏這一把帥。」

話音未落,梁仁又看向了夏傑,豎起大拇指道:「老夏,你這把摺疊弓忒俊了,能不能讓哥們挽弓試試。」

夏傑一抬手,很爽快地應道:「行啊,不過這把弓有些沉,你可得做好心理準備啊。」

說完,他便把手裡的摺疊弓遞給了躍躍欲試的梁仁。

梁仁剛剛接過摺疊弓,手就不自覺的向下墜了墜。

雖然表情上還是一臉微笑,但是心裡卻是暗暗嘀咕:好傢夥,分量果然不輕。

只見梁仁一手拿著弓面,一隻手緩緩拉動著弓弦。

小半分鐘過去了,什麼事都沒發生。

姜樂忍不住打趣了一句:「老梁,這是怎麼的了,憋大招嗎?快開始啊,咱們可都等著呢。」

梁仁嘴巴努了努,沒有說話,卻是在心裡大喊著:早就開始了啊。

「唔姆姆~!」

梁仁輕喝了一聲,把吃奶的勁頭都用出來了,弓弦也隨著梁仁的努力,稍微彎曲了一點。

「呼呼呼,呼呼呼,我不行了,老夏,你這把弓也太難拉了。」

一番嘗試后,梁仁擺著手表示放棄。

他的臉色也因為心臟加速跳動,充血的關係,微微有些脹紅。

雖然稍稍拉開了這把摺疊弓,但是遠遠未到能張弓搭箭的地步,更別說會攬雕弓如滿月了。

姜樂見狀不由得咋舌道。

「喂喂,男人可不能說不行啊,老梁頭,這還當著你女朋友的面兒呢,幾年不見,你好虛啊。」

梁仁對著於落井下石的老薑頭嗤笑了一聲,把手裡的摺疊弓遞了過去。

「喲,還敢笑我,老薑頭,你要覺得我虛,那你自己來試試唄。」

姜樂擼起袖子,爽朗一笑道。

「來就來,老梁啊,今兒個就讓你見識見識,我這在軍營里鍛鍊出來的強壯肌肉。」

說罷,姜樂一把舉起摺疊弓,繃緊肌肉拉了起來。

「嘿!」

一聲大喝之後,弓弦漸漸變形,彎曲,但與此同時,姜樂也感受到了一股極大的阻力。

不過身邊這麼多人看著呢,剛剛話也放了,姜樂只得咬緊牙關,拚命拉動著弓弦,胳膊上的肌肉也是青筋凸起。

在他的不懈努力下,這把摺疊弓終於是彎曲到了可以張弓搭箭的地步。

梁仁瞧見了,不由得咋舌道:「冊那,可以啊老薑頭,有兩把刷子啊,這大熔爐沒白去啊!」

不過可惜的是,還沒等弓弦撐圓呢,姜樂就堅持不住了,一下子鬆了手。

「呼呼呼,這弓的確沉。」

「行了行了,能拉到這個份上,已經算是不錯了。」

夏傑拍了拍姜樂肩膀說道。

梁仁則看向夏傑,好奇地問道:「老夏,這弓幾石的啊?」

夏傑稍稍一想,給出了答案:「我記得爺爺說是六石的吧。」

梁仁頓時膛目結舌:「我勒個去,六石的摺疊弓,你拿來當裝飾品,也太奢侈了吧。」

夏傑輕笑一聲:「什麼裝飾品啊,這弓是我自己用的,今天早上我還用它到山林里去給你們打了些野味呢。」

梁仁卻是有些不信地搖了搖頭,疑問道。

「這弓這麼沉,老夏你居然使的開?真的假的?」

姜樂聽著兩人對話,卻是有些發懵,抓了抓頭問道:「你們在這說幾石几石的是啥意思啊,弓不是用磅計數么。」

梁仁指了指摺疊弓,為他科普道:「老薑頭,這你就不知道了吧,石是古代的計數單位,一石大約在三十斤左右,這弓有多實在,你自己掂量掂量。」

聽到這個答案,姜樂算了算,然後嚷嚷道。

「嚯,按照這麼算的話,這把弓豈不是有一百八十斤的重量,怪不得難拉呢!」

「老夏,你雖然讀書的時候力氣比較大,但要想拉開這一百八十斤的弓,怕是也不行吧。」

夏傑也被這倆人逗笑了,一時間彷彿又回到了以前讀大學那陣,說話也是無比隨意。

「這獵物就在廚房裡擺著呢,你們居然還不信,那成吧,把弓拿來。」

姜樂立即把弓遞給了夏傑。

只見夏傑接過摺疊弓,走了兩步,身子一轉,那一百八十斤的摺疊弓便驟然被拉開,好似那圓月一輪,遙指藍天。

這一刻,他仿若那射日後裔重生,又如射鵰英雄再世。

梁仁和姜樂都是剛剛拉過弓的人,感觸最深,看到這一幕直接傻眼了。

林洛瑤望著夏傑胳膊上流暢的肌肉線條,與陽光下分外明朗的側顏,也是一陣羞澀地靠在了莫柔柔的肩上,眼裡滿是歡喜。

丁甜則微微喃喃了一句。

「難怪會讓洛瑤心動,他的確好帥啊。」

放下摺疊弓,夏傑將其變形收好后,面不紅,氣不喘的坐到了桌前,沖著姜樂和梁仁笑道。

「怎麼樣,老薑頭,老梁,你倆還有啥話沒?」

姜樂連連搖頭,豎起大拇指道:「沒了沒了,老夏,我算是服了,你簡直就是人形金剛啊!」

聽了姜樂這話,莫柔柔不由得暗暗一笑:看來也有人跟自己看法一致。

梁仁則嘆了一口氣,唏噓道。

「嘖嘖,這可真是貨比貨得扔,人比人得死啊!」

「早知道老夏你有這麼一手,我倆還獻什麼丑啊,這下子我倆的面子往哪兒擱啊,完了完了,嫁不出去了,思思,你可不能嫌棄我啊!」

一番自嘲下,眾人也是笑作一團。

接著姜樂聊了聊他的充實精彩的軍營生活。

時間過的很快,不一會兒,飯點就快到了。

思思公司的人也在秋雅的帶領下,來到了夏傑家中。

十五個員工,一水的美女,身材高跳,凹凸有致,白花花的大長腿瞬間布滿了整個院子。

正所謂亂花漸欲迷人眼,姜樂在軍營里待了那麼久,眼睛都看直了。

梁仁見狀,笑著伸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歪了歪嘴說道。

「嘿嘿,我說老薑頭,把口水擦擦好么,你沒看人家女孩子看你的眼神都怪怪的啊。」

姜樂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嘴角,明明啥都沒有啊,哪裡不知道自己被忽悠了,轉頭就是一拳,錘在了梁仁的胸口上,憤憤說道。

「老梁,你大爺的,我才沒流口水呢,明明只是欣賞一下而已,你這怎麼說話呢,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你啊,就是狗嘴裡就是吐不出象牙。」

「啊……」

梁仁捂著胸口,帶著三分痛苦,七分委屈地說道。

「啊!你這過分了啊,我明明是好意提醒你,你非但不謝我,還打我,我突然覺得胸口好悶,呼吸都不順暢了!」

「我肯定是被你打傷了,不行,我要去醫院,我要你賠……」

姜樂哼了一聲,又重重拍了拍梁仁的肩膀:「我說老梁,你就別裝了,剛剛那兩下我都沒用勁。」

梁仁則揚起眉頭說道:「你力氣大啊,你覺得沒使勁,但打在人身上就是疼啊,老夏,你可得給我評評理啊,我這小身板,禁得起他打嗎?」

夏傑微微一聳肩,望著這打鬧的二人也是沒好氣道。

「行了老梁,咱們和老薑頭好久沒見了,正兒八經的好好敘敘舊成不成。」

「還有你啊老薑頭,你又不是不知道老梁的身子骨不好,簡單一個字,就是虛,你這還朝著人下手,那不是鐵定被訛么。」

姜樂一聽這話,頓時樂了,點頭應道。

「對對對,還是老夏說的在理,是我不對是我不對,我咋就忘了老梁虛這回事兒么,回頭我一定交一份檢討。」

梁仁聞言卻是騰地一下站了起來。

男人最怕別人說不行了,這話自己說可以,換做別人說,怎麼都不是個滋味。

特別是還當著自己女朋友,林洛瑤,莫柔柔,丁甜,還有秋雅四個大美女還有一眾公司女孩子的面呢。

這要是被玩成梗了,回頭面子還能往哪兒擱啊。

於是梁仁趕緊開口辯解道。

「嘿,這話怎麼說的,我哪兒虛了啊,剛剛那一拳根本不疼,我就是裝的,跟老薑頭開個玩笑,老夏,你這是誠心擠兌我不是。」

姜樂則貌似憨厚地摟著梁仁,有板有眼地說道。

「得了得了,我知道你剛剛很疼,咱們兄弟相識多年,疼你就直說,可別演了,醫藥費我出,成了吧。」

梁仁立馬反駁道:「不是,老薑頭,老夏,我是真的不虛啊!」

「你們忘了嗎,我可是貨真價實的健身愛好者啊,每天都去健身房打卡呢,朋友圈你們都見著了吧。」

夏傑伸出手指在虛空中遙遙一點,一針見血的說道。

「老梁啊,你這健身愛好者前面得加一個偽字吧,我還不知道你啊,每天就是去健身房打個卡就算健身了。」

現在局勢一轉,剛剛被擠兌了的姜樂哪裡會放過這個機會,火上澆油道。

「是啊,老梁,你說你這一天天去健身房打卡啥的,最後練成了個啥,連個弓都拉不開。」

「雖然我比不過老夏,但是好歹也能拉開這摺疊弓吧,哪兒像你啊,使出了吃奶的勁,才拉動那麼一點,還說你不虛?」

梁仁一臉的欲哭無淚,二對一,他說不過啊。

於是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女友思思。

「思思,你和他們說啊,我哪兒虛了,我真不虛啊。」

思思頓時一頭黑線,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么。

她能怎麼幫啊,只得輕咳一聲,回了梁仁一個恨鐵不成鋼的眼神。

夏傑也知道玩笑開到這裡就差不多了,雖然剛剛的氛圍很像回到讀大學的那時候,熄了燈在寢室里夜談,互相打趣。

不過舊時光只能是舊時光,現在大家都已經步入社會了,大家距離變遠了,身邊人也換了一茬,往日再也回不去了。

一念至此,夏傑擺擺手,把話茬重新引回了姜樂身上。

「老薑頭,既然已經回來了,未來有啥打算嗎?」

聽到這個問題,姜樂也是正色回道。

「我家裡人想讓我回老家考公務員,但是我老家太遠了,真要是回去了,以後咱們哥幾個再要想見面,那可就不容易了。」

「所以老梁和我提議,讓我聯繫聯繫老戰友,然後去思思和秋雅她們公司當安保經理,老夏。你幫我參考參考吧。」

夏傑仔細想了想,覺得這提議還不錯。

現在思思和秋雅的公司壯大了,禮儀人員也多了,以後的活動自然是少不了。

自然需要安保人員,這用生不如用熟,況且當過兵的人,素質杠杠的,這樣還能給姜樂和戰友們提供一個合適崗位,的確是個一舉兩得的主意。

提起這個話題,梁仁眉頭一挑,似乎頗為得意,正準備接受褒獎呢。

夏傑哪裡還不明白他,於是點點頭道。

「的確是個不錯的主意,這樣一來,思思和秋雅的公司能拓展業務範圍,老薑頭也有了工作,一石二鳥。」

「不過我怎麼覺著,這個主意不像是老梁你能想出來的啊,該不會是思思的主意吧?」

夏傑本是一句玩笑話,只是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一聽這話,梁仁兩眼一瞪道。

「卧槽,老夏,你不會是最近又學了占卜吧,怎麼連這都知道,好吧,我老實交代,的確是思思的主意。」

夏傑見自己誤打誤撞猜中了,也是樂了。

姜樂聞言,用手輕輕推了推梁仁的肩膀,擺出了一臉嫌棄的樣子,隨後看向思思,抱拳說道。

「我就說嘛,老梁這傢伙那裡能有啥好點子,原來是嫂子的主意啊,真是謝謝嫂子了。」

思思嬌笑著應道:「沒什麼,老薑,你是梁仁的兄弟,自然也是我的朋友。」

「再說了我正準備拓展這個相關業務,你來了,正好能解我的燃眉之急,我該向你道聲謝才對呢。」

「不過話說回來,以前就經常聽梁仁提起過,說傑哥料事如神,他經常有啥事兒還沒開口呢,傑哥就知道了,今日果然如同傳聞一般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6章 我是真的不虛啊(求月票)

40.68%
目錄
共8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