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松下的野望(求月票)

第364章 松下的野望(求月票)

此刻的夏傑,剛剛吃完早餐,帶著林洛瑤和朵朵前往磚廠呢。

望著開車的林洛瑤,夏傑尋思著,是不是也該給自己買輛車呢。

原本以為人在山中住,有個電驢就夠了,可是過來的朋友是越來越多,小電驢不管是在載人上,還是在運貨上,都有些不夠用了。

思襯之間,紅色悍馬已經緩緩停靠在了磚廠前。

夏傑率先下車,把朵朵抱了下來。

朵朵一臉好奇的打量著磚廠,歪著腦袋向夏傑問道:「哥哥,你就是在這裡做的青花瓷嗎?」

夏傑微微頷首后回道:「對啊,因為青花瓷需要燒制,所以必須有燒窯才成,一會兒我帶你去看看,你就知道了。」

「好耶好耶!」

朵朵揮舞著雙手,雀躍歡呼起來。

夏傑看了,微微一笑,又被小女孩可愛到。

等到林洛瑤把車停好后,夏傑便帶著這一大一小走進磚廠。

望著磚廠里的各種工具,朵朵一臉好奇,彷彿進入一片新天地。

林洛瑤也不是第一次來這邊了,也知道制陶是個怎麼樣的順序。

在夏傑的幫助教導下,挖土,揉坯等過程很快就結束了。

轉盤機前,夏傑一邊抱著朵朵拉坯,一邊指揮旁邊的林洛瑤,一心二用下也沒有絲毫慌亂,一切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這時候,朵朵突然轉頭問了夏傑一句。

「哥哥,你今天不用直播嗎?」

夏傑聳了聳肩后回道:「今天這不是為了要帶你們玩兒么,不直播啊。」

「啊,是這樣么。」

朵朵聽到夏傑的話后,臉上似乎有些失望。

看來昨天直播時,這小傢伙玩得挺開心,所以才惦記著。

夏傑跟著問道:「怎麼了,朵朵,你想讓我直播是嗎?」

朵朵擺出了一副認真地表情,豎起了指頭在夏傑的面前比劃道。

「對啊,哥哥,我看昨天的那些人都很喜歡看你的直播,要是你今天不直播的話,他們該多傷心,多難過啊。」

「就像我一樣,要是一天看不到佩奇的話,也會很難過的。」

旁邊的林洛瑤,聽到這番話后也是莞爾一笑。

「朵朵還挺懂事的,夏傑,要不你就開個直播,遂了朵朵的願吧。」

夏傑咧了咧嘴,他哪裡不知道是朵朵自己想和網友們聊天玩兒,卻煞有介事的整理出了這一番說辭,小腦瓜子真機靈。

「好吧,既然朵朵你想讓哥哥直播,那哥哥就開了。」

說罷,夏傑走到外面,招出了無人機。

直播推送的通知,也在直播無人機飛出的一瞬間迅速向數以萬計的網友們發送而去。

就好似一個平靜的小池塘里投下了一顆石子,濺起了一團水花,暈開了漣漪,並不斷向外擴散。

「撒!慶賀吧!山村小傑這個男人,又一次在早上直播了!」

「樓上的這麼愛玩特攝梗啊,那我也來!大聲喊出我的名字!山村!小傑~!」

「你們都好中二啊,誒,朵朵和洛瑤大美女也在誒!我去,今天的直播是真的好養眼啊!」

「今天這波我直接好傢夥了,只能用王炸來形容了吧。」

「你們看啊這仨人坐一起像不像幸福快樂的一家人啊,腦海里奇怪的CP又增加了呢。」

「雖然我想說兄帶你很能YY,但是仔細一看,確實有那麼點意思啊,嚯嚯。」

「叮!您的好友,瓷師傅已上線,叮!請求加入瓷師傅的小隊!「

「夏老師,今天是直播做茶盞還是做瓷器呢?「

直播間,那繽紛繚亂好似噴泉般不斷湧出的彈幕,讓朵朵雙眼都看花了。

林洛瑤探過頭來,看著那些關於CP的言論,也是微微有些臉紅,目光下意識的朝夏傑那邊掃了兩眼。

夏傑則壓了壓手說道:「嗨嗨,拜託各位,能不能別這麼激動,瞎嚷嚷啊!」

「至於今天的直播內容,正如你們所見,還是製作陶瓷,洛瑤和朵朵都對我上次做的動漫碗碟套裝感興趣,所以今天的主題還是和上次一樣。「

網友們聽到這番話后也是大為欣喜,上次的夢幻聯動讓他們看的大呼過癮,沒想到今天還能再次看到。

一時間各種小禮物在直播間里刷了起來,五光十色的特效在直播間里閃爍個不停,煞是好看。

朵朵見此,也是連連拍手驚呼道。

「哇哦,哥哥,這些都是什麼啊,好漂亮啊。」

看到夏傑直播間粉絲是越來越多,林洛瑤也是連連眨眼,暗暗驚嘆不已。

……

與此同時,松島一夫在村子里四處奔波著。

直播中,松下忠次距離卧牛村越來越近了。

但是松島一夫卻是遲遲沒有找到夏傑,家裡沒有,竹林里沒有,卡密桑麻到底是去哪兒了呢。

一臉幾次撲了個空,這讓松島一夫不由得有些焦急。

雖然他知道卡密桑麻在青花瓷的造詣上已是爐火純青,但俗話說得好,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提前有個準備,那總是好的,不然有心算無心,松島一夫害怕卡密桑麻會吃了暗虧。

那個松下忠次絕對是狡詐之徒,人品是大大的壞。

還好卧牛村不大,在詢問了鄉親之後,松島一夫總算是打聽到了夏傑在磚廠,於是馬不停蹄地趕了過去。

同一時間,松下忠次也已經來到了卧牛村村口。

只見他神采飛揚的舉起了手機,三百六十度的轉了一圈后大喊道。

「米娜桑!看到了嗎,經過幾天幾夜的旅途,我終於來到了那個華夏騙子的家鄉。」

「這次,我一定要親手摘下這個騙子的面具!諸位還請瞧好吧,只是希望這個騙子不要高掛免戰牌,主動投降,讓我白白跑這一趟。」

松下忠次一番高談闊論,只可惜網友們似乎並沒有聽進去。

大部分的日本網友都將注意力放在了卧牛村優美的景色上。

「啊勒啊勒!這裡的風景好漂亮啊,蘇果一,這遠景隨便截屏都能夠作為壁紙啊!」

「哈哈,新海老賊新電影的素材有了,千萬要想辦法讓新海老賊看到這裡的景色啊,絕對可以拍進去!」

「哇,這裡的景色讓我想起了我的家鄉,我的家鄉也是這樣依山傍水,門前有條小河,以前回去的時候鄰居家的大姐姐都會切好西瓜等著我,現在好久沒回去了,不知道她過的怎麼樣。」

「樓上觸景生情的話不如最近請個假回去看一看啊,說不定之後能發展成本子劇情呢,大虛老師筆下的下一個男主角就是你喲。」

「松下桑你不是藝術家么,怎麼看到這麼美麗的景色一點觸動都沒有啊。」

「都說了,這個傢伙只是一個廢物尼特族,普通的藝術家看到美景后都會誕生靈感,松下一點反應都沒有,我是一點都不奇怪的。」

「啊勒?松下桑至少也是我們日本知名的陶瓷藝術家吧,應該沒有你們說的那麼不堪吧。」

……

直播間里的彈幕對於松下忠次的評價褒貶不一。

對此,松下忠次也是習慣了,心裡狠狠吐槽了這些唱反調的傢伙們一番后,便不再理會了。

反正這次是他的揚名之戰,此戰過後,他的口碑應該會好上不少。

想到這裡,松下忠次也不耽擱,手上拿著翻譯器,大步流星地走進村子里,開始向鄉親們打聽山村小傑的下落。

老鄉們看到松下忠次,還以為這傢伙和松島一夫的情況一樣,都是不遠千里的從日本來到華夏,想向夏傑學習技術的,於是便告訴了松下忠次,夏傑此刻正在磚廠。

松下忠次鞠躬道謝后連忙趕向磚廠,滿臉得意洋洋地說道。

「撒!諸君看到了吧,那個華夏騙子在這裡的風評是多麼不好,我只要稍稍一問,便打聽出了這傢伙的下落,想必這些人都迫不及待的希望,我能夠出手去挫敗這傢伙吧。」

遠在日本的網友們聽了這番話后也是吐槽不已。

「哈?松下桑你也太能腦補了吧,剛剛那個人明明是笑著說的吧,這不是說明了山村小傑在這裡的人緣很好么,難道你真的和他們所說,是個尼特?連這些基礎的人際交往都不懂嗎?」

「的確如此,早和你們說了,松下忠次這個傢伙腦子不正常,你們還不信,現在知道了吧。」

「管他呢,我這次是來看華夏和日本的技藝對決,松下忠次,你這傢伙可千萬別丟我們大日本的臉啊!」

「啊勒啊勒,對決終於要開始了么!我已經準備好爆米花了!」

「你們猜猜這次的對決到底誰會贏啊,是松下這個臭尼特,還是華夏的那個網紅青年啊?」

對於即將到來的對決,網友們也是興緻勃勃,充滿期待。

畢竟這場對決從ins發布為止到現在,已經過了好幾天。

預熱也已經預熱夠了,日本的網友們也是被吊足了胃口。

現在終於要開始了,日本的網友們也是看熱鬧不嫌事大,把這個消息又在網路上轉發了一遍。

越來越多的網民在看到消息后也是紛紛湧進了松下忠次的直播間。

不一會兒,松下忠次的直播間人數就達到了十幾萬之多,並且排上了直播網站的首頁。

這可是個驚人的數字啊!

松下忠次以前也曾經直播過,但是從來都沒有這麼多的人觀看。

他眼睛一轉,也是明白了觀眾們到底想要看什麼,心裡也打定主意,這次贏了之後,回去一定要多搞幾次這樣的直播。

要是照著這種勢頭髮展下去,那用不了多久,他就會成為日本的知名主播,大把大把的鈔票是唾手可得啊。

到時候,什麼樣的女孩子不是手到擒來,跪倒在我胯下呢!

松島晴子你這個白痴就在角落裡默默哭泣吧,到時候我還看不上你呢,誰讓你拒絕了我這個未來的直播皇者呢!

想到這裡,松下忠次嘴角高高揚起,情不自禁傻笑起來。

日本的網友們見此也是紛紛吐槽了起來。

「闊哇,這傢伙怎麼突然就笑起來了,表情好猥瑣啊,他真的能代表我們日本出去和別人對決么?」

「這傢伙估計在想什麼本子劇情吧,尼特族不都是這樣么,習慣了就好了。」

「嗨,管那麼多幹嘛,咱們是來看對決的,這傢伙贏了就成,如果輸了咱們就及時和他撇清關係不就好了么。」

「哈哈哈,你們是真的好秀啊。」

「看到INS特意翻牆過來的,對上我們華夏的瓷師傅還想贏,你們在想屁吃呢?」

此刻,松下忠次陷入了深深的臆想之中。

不過他沒想到的是,現在有這麼多人在觀看,他贏了,會有很大的名聲,但是輸了的話,那下場估計會更慘。

畢竟他在日本的名聲本來就不大好。

在深深的臆想之中,松下忠次的前進速度越來越快。

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山村小傑展開對決了。

「呦西,找到了,他就在那裡!」

松下忠次站在磚廠門口,深吸一口氣,重重拍響了磚廠的大門。

……

磚廠內,松島一夫早就趕到了,並且向夏傑說明了剛剛所發生的一切。

松島一夫原本以為卡密桑麻聽到這個消息后應該會很嚴肅或者生氣呢。

畢竟是別人找上門來踢館,在直播里也是不停的大放厥詞。

誰成想,夏傑只是微微揮了揮手后,便風輕雲淡地開口道。

「行了,我知道了松島,謝謝你的提醒,我看你也跑累了,快坐下歇一歇。」

網友們在聽到這個消息后,也是紛紛發送著彈幕。

「哈?我沒聽錯吧?是哪個不長眼的傢伙,居然敢挑戰我家瓷師傅。」

「哼,對付這種不長眼的那必須淦啊,大力傑加油,給這個傢伙狠狠地上一課,讓他知道厲害!」

「哎呦,不愧是我家小傑哥哥,有人上門挑戰,依舊臨危不亂,這側顏簡直太帥了,愛了愛了。」

「剛剛我翻牆過去看了,就是島國的一個挑梁小丑,夏老師的油管頻道也沒看過,就急沖沖的找上門來了。那個跳樑小丑的作品我也看過了,和夏老師根本不在一個檔次,大家稍安勿躁啊。」

「躁啥躁,手藝傑啥水平咱還不知道么,就制陶這方面,別說日本那些分支旁末了,就是在華夏,也沒幾個人能比得過的吧,畢竟是一個作品兩千萬的男人,豈是那些阿貓阿狗能比擬的!」

夏傑的直播間里,氣氛和日本那邊的直播間截然不同。

對於夏傑能打敗對手,直播間的一眾網友那是堅信不疑。

畢竟看了這麼久的直播,夏傑的技術水平如何,大家心裡都是有數的。

林洛瑤一開始還挺擔心,目光時不時的往夏傑那邊瞟,但是在看到網友們這樣說了之後,心裡也是漸漸安定了下來。

朵朵在見到這些彈幕後,也是童言無忌的開口問道。

「哥哥,哥哥,他們說的有個日本人要來挑戰你,是真的嗎?」

夏傑點點頭道:「是真的,怎麼了朵朵?」

朵朵歪著腦袋追問道:「那哥哥你能贏嗎?」

夏傑雲淡風輕地回道:「那當然啊,難道朵朵對哥哥沒信心嗎?」

朵朵連忙搖了搖頭道。

「不,朵朵對哥哥有信心,哥哥很厲害,不管來的人是誰都一定能贏。」

網友們聽到夏傑的話,也是紛紛發送著穩了,必贏等字眼的彈幕。

夏傑的淡定自如也感染了身邊的人,原本有些緊張的林洛瑤和松島一夫也徹底安定下來。

這時候,磚廠外面響起了重重的敲門聲。

砰砰!

砰砰砰!』

夏傑扭頭一看:「看來這位挑戰者已經來了啊。」

松島一夫連忙舉起了手。

「卡密桑麻,我去開門!」

說罷,松島一夫一溜煙跑了過去。

打開門,站在門外的正是洋洋得意的松下忠次。

松島一夫面色不善的看著來人,要不是為了顧全大局,他此刻真的很想在這張醜臉上,狠狠來上幾拳為自己的妹妹解氣。

松下忠次清了清嗓子,拿著翻譯器正準備開口翻譯呢。

松島一夫卻是冷冷開口道:「行了,別整這個了,我聽得懂日語。」

「啊勒?」

聞言,松下忠次有些傻眼。

他前幾天的功夫一直在研究翻譯器,想看看到時候登場用什麼中文才會比較霸氣。

現在松島一夫上來就整了這麼一句,那麼這幾天的研究不都白瞎了么。

傻眼歸傻眼,不過松下忠次還是很快的調整了心態,畢竟這只是一個小插曲,他可沒忘了此行的真正目的。

「那個,山村小傑在這裡嗎?」

松島一夫慍怒道:「無禮,你這傢伙在問別人問題之前不會加個請字么,為什麼不用敬語?我和你很熟嗎!」

松下忠次被這一通劈頭蓋臉的教訓給搞愣了。

原本他還以為對方是一個懂日語的華夏人,所以特意沒用敬語,畢竟是上來踢館的,說話自然要冷酷一些,用什麼敬語啊。

至少在松下忠次自己看來是這樣的,自我感覺還挺好的。

但是聽著這充滿神奈川地方口音的日語,松下忠次這才發現對方也是日本人。

松下忠次的小心思被戳破,被一頓教訓,被日本的網友看到了,也是紛紛發送起了彈幕打趣起來。

畢竟這裡面除了挺松下忠次的和吃瓜的群眾之外,還有不少看松下忠次頗為不爽的。

現在逮住機會,哪裡肯放過他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4章 松下的野望(求月票)

44.17%
目錄
共82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