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點藍(求月票)

第385章 點藍(求月票)

這時候,燒窖里的銅料也燒好了。

夏傑拿起長柄鉗將其夾起來,放到了鐵氈上。

霎時間,周圍空氣又拔高了好幾度,火紅的光芒映照着夏傑和許富貴的面龐。

夏傑揮了揮手道:「富貴,站遠點,我要開始打了。」

「哦哦。」

許富貴聞言,連忙向後退開了兩步。

夏傑緩緩呼出了一口氣,穿上護具后,便拿起鐵鎚,在燒紅的銅料上敲打了起來。

輪圓胳膊,一鎚子下去,剎那間,火花四濺。

火紅的銅料瞬間肉眼可見的扁了下去。

隨着夏傑的不斷敲打,銅料也在不斷的變形。

不一會兒,便延展開來,大致能看出一直閉翅仙鶴的形狀。

夏傑用鉗子夾起銅料后看了一眼,覺著差不多了,便將銅料冷卻,放到了工作枱上。

網友們瞧見了,也是略微有些疑惑,他們還以為夏傑要直接敲打出一隻仙鶴呢。

「大力傑,咋停手了,不繼續打下去么?」

夏傑抹了抹額頭上的細汗后回道。

「先打個雛形出來就差不多了,銅的延展性和柔韌性好,容易變形,接下來的細節直接用鎚子和鑿子細化就成了。」

說罷,夏傑拿起鎚子和鑿子就開始雕琢起了這塊銅料。

各種鍛造技巧在霎時間湧上夏傑的心頭,最後通過大腦,將準確的指令傳遞到了雙手之上。

只見他不停地起錘落錘,翻飛的鐵榔頭就好似花叢里的黑蝴蝶一般。

過了個把鐘頭后,原本只能大概看出個仙鶴輪廓的銅料,在夏傑的敲打下,已然變得清晰立體起來。

夏傑跟着又拿起鑿子,開鑿起了仙鶴的鳥喙和鳥爪等尖銳的部位。

這些尖銳的部位,本是這次製作的難點,但是夏傑從根雕竹雕等手工藝上領略到的雕琢手藝,卻是在此刻全數被運用起來。

這些個難點,自然也是輕而易舉的被攻破了。

無人機緩緩降下高度,圍繞着這隻仙鶴銅胎拍起了特寫。

在鏡頭之中,整隻仙鶴銅胎看上去光滑無比,表面圓潤,單單這個賣相就挺迎人。

處理好銅胎后,夏傑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又喝了一瓶礦泉水,稍稍歇息了一會兒,就開始處理第二步。

「好了,這第一步銅胎打好了,輪廓已經有了,第二步就要開始掐絲,就是把紫銅絲掐成各種花紋,然後粘到銅胎上,比如仙鶴的飛羽之類。」

「我去,雕師傅厲害啊,一片羽毛一片羽毛的做,這得做多久啊。」

「啊,什麼,夏老師居然還要把羽毛之類的捏出來么,這也太秀了吧,我還以為這些東西是上釉的時候畫上去的呢。」

「看到主播這麼努力,只為了完美無瑕地完成一幅作品,什麼是咱們華夏的匠人精神,我想大概也能夠體會到一些了。」

「大力傑的每一件作品都是傾注心血的,能讓人感受到靈魂,很生動,就像上次的那個青花瓷瓶一樣,意境很深。」

「對於這種手藝型的主播,我看見了就是一套三連好吧!加油!」

「小傑哥,你是最棒的,愛你么么噠!」

……

直播間,網友們的彈幕刷個不停。

但是夏傑此時正忙着掐銅絲呢,根本沒有時間去理會。

這是一個精細活,需要考驗一個匠人的技巧與耐心,容不得有絲毫分心。

在夏傑一雙巧手下,進度卻是一點也不慢。

一截扁平的銅絲,想要捏成羽毛的形狀,這其中要花費多少心血可想而知。

夏傑花了幾分鐘,用鑷子掐出了一片初級飛羽,隨後用焊葯緩緩粘到仙鶴銅胎的側邊。

單是這樣看的話這片飛羽還稍稍顯得有些突兀。

但是等到夏傑作出越來越多的飛羽時,整隻仙鶴的氣質陡然為之一變,開始變得飄渺出塵起來。

常言道人靠衣裝佛靠金裝,這句話說的果然沒錯。

有了飛羽的仙鶴看上去神態逐漸豐滿,可謂是栩栩如生,看的網友們也是驚呼連連。

夏傑正沉浸在掐銅絲的工作中,網友們說了什麼,暫時也無心理會。

就這樣,在這種忘我的境界之中,一片又一片的飛羽在夏傑的手中聚合成型。

幾個小時后,所有的飛羽終於被夏傑製作完畢了。

由於是由銅絲製成的羽毛,每一片飛羽的質地看上去都是那麼的細膩立體,若不是顏色的問題,只怕會讓人誤以為真。

羽毛的邊角都被夏傑用小剪刀修剪過,就連這種小細節都不放過,也難怪最後的成品會如此栩栩如生。

夏傑抬起頭,呼出了口氣,站起身來甩了甩胳膊,扭了扭腰,長時間久坐,讓他腰杆子也是有些僵硬。

網友們見夏傑完成了這一階段后,便又開始刷起了彈幕潮。

「我去,這羽毛細節滿分啊!這也太秀了吧!」

「瓷師傅果然還是那個瓷師傅,從來都沒有讓咱失望過啊,這活兒絕了!」

「小傑哥哥辛苦啦!景泰藍這種工藝品我之前也有看過,但是大多數都是容器或者是平面畫,像是這種立體的雕塑造型,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開眼界了!」

「奈何我輩沒文化,一句卧槽行天下,大力傑牛皮普拉斯!」

「好傢夥,我直接好傢夥了,這才剛剛到第二步呢,就這麼六了,那要是等到最後完工了,那還了得,妥妥的又是一個精品啊!」

掃了眼直播間,夏傑笑了笑后也沒接話,他得好好養足精神,接下來還有一番難關得攻克呢。

許富貴最近也是眼色見長,見此,連忙又拿了瓶礦泉水遞送過來,一邊為師傅扇著風,一邊敬佩地說道。

「師傅,這就是景泰藍嗎?真不錯哦!「

夏傑拿起水,一口氣喝下半瓶,隨後抹了抹嘴角,方才說道。

「是啊,景泰藍畢竟是金屬手工藝,延展性很強,所以能做的東西也比瓷器要多得多。」

「富貴啊,你先好好做茶盞,以後想學景泰藍的話再教你吧。」

許富貴也不是什麼好高騖遠的性格,聽到夏傑的話后也是連忙點頭道:「師傅,你放心吧,在茶盞沒學好之前,我是不會考慮學其它的。」

夏傑放下水瓶,笑着說道:「嗯,這樣就好。」

說罷,他取來工具,準備給這個景泰藍仙鶴上色,並隨口講解道:「大家看,現在銅胎已經處理好了,接下來就是第三步,點藍了!」

「這一步就和青花瓷上繪和上紋一樣,把提前準備好的釉料一點點填充到景泰藍的銅胎上,等到釉料都上好后,就可以開始燒藍了。」

夏傑一邊說着,手上也沒停,將各種顏色的釉料一一畫在銅胎的表面。

繼承的繪畫技巧在這一刻,被他運用得是淋漓盡致。

上釉的過程也是進展飛快,黑白紅三種釉料交織,將仙鶴原本的模樣點綴了出來,無人機盤跟着旋拍攝特寫,讓直播間眾網友看得是讚嘆不已。

「哇咔咔,這仙鶴神了誒,上完釉跟真的似的。」

「好傢夥,我直接好傢夥了,實在是太漂亮了,好想有一個啊!」

「哇塞,這就是景泰藍么,原來我們華夏從古代開始就有這麼漂亮的金屬工藝製品了么。」

「話說,夏老師還收徒弟嗎,我想拜師,學做景泰藍,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累都沒關係!」

「教練,我想打籃球……不好意思,走錯片場了,再來一次,大力傑,我也想學景泰藍!」

網友們的彈幕發的飛快。

不過夏傑此時卻無心理會,上釉已經到了關鍵的階段,那就是點睛。

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同理,塑造一件動物作品的時候,真不真全看眼睛。

夏傑憑藉着以往繪畫的經驗,將這仙鶴的一雙眸子用黑色釉和白色釉點了出來,看上去活靈活現。

在上釉的過程中,夏傑也沒有忘記一會兒要燒藍,所以特意把兩種釉色用細微的銅絲區分了開來。

等到眼睛上好釉之後,這次的景泰藍基本算完成大半。

夏傑拍了拍手,放下了手裏的工具開口道。

「好了,點藍也弄好了,接下來就是燒藍了,由於色釉是是沙礫固體,所以想要讓其完全附着在銅胎上的話,必須燒制,讓其化為液體。」

「不過色釉並不好燒,想要完全燒化的話,至少得燒三次以上,燒好后咱們就能得到絢麗的色彩了。」

「下面就開始吧!」

……

就在夏傑聚精會神地燒制景泰藍的同時。

一輛又一輛黑色商務車停在卧牛村的村口。

這些車輛的車門上都貼著CTV字樣的紋飾。

呼啦!

第一輛車的車門被推開,一雙修長白皙的腿率先從其中探了出來,隨後露出的,是一張洋溢着青春氣息的美麗面龐。

此人正是之前採訪過夏傑的林玲玲了。

林玲玲站好后,伸了個懶腰,大口大口的吸著這遊盪在青山綠水間的新鮮空氣。

隨後,其他幾輛門門也被打開,一群男男女女從其中走了下來,開始活動起了胳膊腿腳。

他們都穿着統一的黑色運動外套,外套的背部有一個漂亮的LOGO,上面寫着「十指上的華夏」這六個大字。

一路的旅途顛簸,再加上長時間的久坐,讓這些人的身子都有些僵硬。

現在有了活動的機會,眾人也是紛紛嚷嚷起來。

「啊,坐了這麼久的車,可累死我了。」

「不過這裏的空氣是真的好好啊,風景也很漂亮,聽說這裏還有大熊貓呢,有了大熊貓,這一路的顛簸都是值得的啊。」

「是啊是啊,就別抱怨了,夏老師這邊好東西可多著呢,想來採訪的人都擠破頭了,我可是好不容易才申請到這個節目組來的。」

「好山好水好風光,而且夏老師人也很帥,這波哪兒是來工作的呀,簡直是來度假的呀。」

「對了,玲玲,你之前不是採訪過夏老師么,他人怎麼樣啊?」

有同事走到了林玲玲身邊問道。

林玲玲想了想后開口回答道。

「唔,怎麼說呢,首先很帥很陽光,而且也很有風度很隨和,然後會的也很多,而且廚藝特別好,還養了很多可愛的小動物,拍攝起來很輕鬆。」

同事一聽這話,也是笑着說道。

「是么,這樣那我就放心了,之前我也採訪過一些個大師,那些人的脾氣啊,簡直了,我都不想說了,明明一個早上就能拍攝完的採訪內容,硬是弄到了兩天。」

林玲玲和同事們閑聊了一陣后,大家休息的也差不多了。

這時候總導演陳修從車上走了下來。

現年五十六歲的陳修雙鬢斑白,留着大鬍子,藝術家的氣質十足。

他曾經擔任過舌尖上的華夏製片,也拍攝過很多與華夏傳統文化相關的紀錄片,由陳修來擔任「十指上的華夏」總導演,可以說是再合適不過了。

見陳修下車,一眾工作人員也是停止了議論,紛紛向陳修問好。

陳修笑着點了點頭,算是回應了,隨後他走向林玲玲后開口問道。

「小林啊,大家都休息好了吧。」

林玲玲連忙回道:「嗯,陳導,都休息的差不多了。」

陳修捋了捋自己的大鬍子,隨後笑着說道。

「嗯,休息好了咱們就動身吧,夏老師那邊你都有溝通吧。」

林玲玲拿出手機在陳修面前晃了晃道:「放心吧陳導,和夏老師的聯繫一直就沒斷過。」

「夏老師也知道咱們來了,他現在人在磚廠做景泰藍呢,咱們現在先去定好的那幾家農家樂放好東西就能過去找他匯合了。」

陳修一聽這話,眼睛也是亮了起來,半開玩笑半當真地說道。

「哦,是嗎,夏老師居然連景泰藍都會做?根雕,竹雕,國畫,陶瓷,景泰藍,夏老師都樣樣精通,感覺咱們這節目夏老師一個人就能全包嘍。」

林玲玲聳了聳肩,夏傑會的那麼多,而且人又帥,她之前也不是沒那麼考慮過,不過別的大師都已經聯繫好了,可不能食言。

要不然真的以夏傑為主來拍攝一個節目,那效果肯定更好。

和各方面溝通過後,陳修便揮揮手,領着一眾工作人員上車出發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5章 點藍(求月票)

46.61%
目錄
共8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