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十指上的華夏」開拍了(求明天的保底月票)

第386章 「十指上的華夏」開拍了(求明天的保底月票)

夏傑這邊則在點藍之後,也結束了直播。

由於剛剛接到電話,「十指上的華夏」節目組已經到了,燒藍的步驟他準備先放一放,等下次燒青花瓷的時候,再一道把這個景泰藍燒了。

在回答了許富貴幾個問題,指點他一二后,夏傑就挎著小電驢,回到山腳下的小院。

沒等多久,林玲玲便領著陳修還有其他幾個主創來登門拜訪了。

「好久不見啊,林記者。」

見了面,夏傑笑著說道。

「夏老師,我可是天天見到你喲,直播我一期都沒落下過,,對了,夏老師,我來為你介紹,這是我們節目的總導演,陳修陳導,還有我們節目的製片人……」

在林玲玲的介紹下,夏傑也是一一和《十指上的華夏》的一眾主創們握手寒暄。

這其中陳修表現的最為熱切。

夏傑和他握手的時候手剛一伸過去,就被陳修兩手緊緊抓住了。

「夏老師啊,你是不知道啊,我想和你合作想了好久了,你南瓜視頻里的那些個作品我看著是真的很喜歡。」

「看到這些傳統的手藝在你這個年輕人手裡發揚光大,我是真的很欣慰,前段時間和部里提了好多次呢,現在終於能有機會了。」

夏傑之前就有聽說過,陳修是一個一心想弘揚華夏傳統文化的導演,現在見面一看,果不其然。

有了共同的目標,夏傑和陳修也能算得上是志同道合了,竹棚下的聊天氛圍也因此更加和諧了幾分。

這時候,後院卻是響起了一陣高亢的鷹唳聲。

眾人驚訝著轉頭一瞧。

只見一道白色的俊影拍打著翅膀,以極快的速度飛向夏傑。

對此,夏傑也是早有準備,拿起掛在竹棚旁的架鷹手套,一抬手,海東青便穩穩地落在他的手臂上。

陳修望著海東青,也是忍不住開口贊道。

「夏老師,這矛隼是你養的吧,看著也太俊了,我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矛隼呢。」

要知道海東青大多分佈在北方寒冷地區,華夏這邊,也只有冬季的時候才能在東北或者西北地區見到,可謂是稀有至極。

陳修活了大半輩子,也算是見識不俗,但這麼近的觀看海東青,還真是大姑娘出嫁,頭一遭。

就連陳修都沒見過,那剩下的主創自然是更不用說了,一見到海東青,就紛紛湊了上來。

「我去,這就是傳說中北國的天空霸主,萬鷹之神海東青嗎,看著果然神俊非凡啊。」

「這體型真大啊,不虧是隼類中的巨無霸,分量十足啊!」

「看看這爪子,真是銳利,怪不得它能輕易擊殺大型飛禽。」

在座的各位都是文藝工作者,對於海東青的門道都能說上一點兩點的。

海東青被眾人圍觀,微微昂了昂腦袋,表情高冷無比,完全無視了這群熱切無比的人類。

表現稍微好一點的,大概也只有林玲玲了,她之前在直播間里已經看過了。

陳修在讚歎過後,也是有些疑惑地詢問道:「對了,夏老師,這海東青不是在寒冷的地帶生活么,在這邊沒有水土不服的問題吧?」

其實這個問題,夏傑之前也有思考過,在他收養海東青之前,很明顯海東青已經在附近生活了一段時間了。

卧牛村氣候溫潤,按理說根本不符合海東青的生存環境,但是海東青偏偏能在這裡紮下根。

對此,夏傑也研究過自己的這隻海東青,最後發現,這隻海東青可能帶著那麼一點點獵隼的血統,所以才能在這較為炎熱的環境中生存。

這在自然界中其實也是比較常見的事。

不過這些都只是夏傑的猜測罷了,所以對於陳修的問題,夏傑只是開口簡單答了一句。

「沒有,生命不會畏懼艱難,總會為自己找到出路的。」

陳修聽了這句話,眯著眼品了品后連連點頭道。

「生命不會畏懼艱難,總會為自己找到出路嗎,這句話說的很不錯,夏老師,我記下了。」

有了海東青登場,眾人的聊天氛圍又活泛了一些。

《十指上的華夏》要等到明天才會正式開拍,今天陳修他們過來只是單純的拜訪下,聊一聊明天的拍攝內容。

所以在享受過一頓令他們讚不絕口的晚飯後,眾人便跟夏傑告辭,各自回到訂好的農家樂。

……

第二天一早,天邊泛起一線魚肚白。

太陽緩緩從山頭爬起,萬物復甦。

夏傑起床洗漱吃過早餐后沒過多久,《十指上的華夏》攝製組便如期而至了。

由於是紀錄片的緣故,一切以寫實為主,所以場景也不需要特別布置,只是在夏傑的工作台前,安放了一個滑軌,不像蘑菇屋那邊,到處都是機位。

夏傑坐在椅子上等待了片刻,便有化妝師過來給他稍稍打理一下。

林玲玲知道夏傑生性自然,不喜歡被這些條條框框束縛,化妝這種事她更是從沒見夏傑做過,所以等到化妝師過來后,她也是連忙雙手合十道。

「抱歉啊,夏老師,這次和上次的採訪不一樣,是拍紀錄片,所以各種事項都要正式一些,還請多多包涵,配合一下。」

夏傑揮了揮手,毫不在意地說道。

「放心吧,林記者,我不是那麼矯情的人,再說了這也是為了弘揚咱們華夏的傳統文化不是么,沒事兒,咱們就快點開始吧。」

林玲玲莞爾一笑道:「夏老師你理解就好,李姐,快點幫夏老師上妝吧……李姐,李姐?」

見化妝師遲遲沒動靜,林玲玲也是連忙呼喚了兩聲,卻是沒能得到回應。

轉頭一看,化妝師整個人都愣在了那裡。

林玲玲連忙開口詢問道:「李姐,怎麼了,快點開工吧,夏老師還等著呢。」

化妝師聞言,卻是苦笑一聲道:「玲玲,不是我不開工啊,實在是無從下手啊!」

「陳導給的要求是畫個淡妝,方便上鏡拍攝,但是夏老師的皮膚狀態那麼好,五官也稜角分明,髮型更是不用打理,我覺得我有些多餘了。」

聽到化妝師的話,夏傑和林玲玲對視了一眼,也是紛紛笑了起來。

夏傑站起身來拍了拍手道:「那成吧,既然如此,咱們就直接開始拍攝吧。」

林玲玲還是有些不放心,她也是央視知名的主持人了,鏡頭內外的事她也是再了解不過了,於是便小聲向化妝師詢問道。

「李姐,你確定夏老師上鏡真的沒問題?多少還是補補粉什麼的吧?」

化妝師搖搖頭,很坦誠地說道:「放心吧小林,真沒問題,我從業幾十年了,我的眼光你總該相信吧。」

「說實話,我給那麼多大明星畫過妝,皮膚狀態這麼好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直接上鏡,沒問題的。」

林玲玲聽化妝師這麼說,也是徹底放下了心來。

化妝師沖著陳修比了個OK的手勢。

緊接著就有人上來和夏傑說今天拍攝的內容了。

其實還挺簡單的,夏傑只需要和往常一樣,坐在工作台那裡做東西就可以了。

後期會配上旁白,然後就是採訪環節。

夏傑之前被林玲玲採訪過一次,該怎麼做,他也清楚。

熟悉了整個流程后,攝像機上的知識燈變紅,拍攝,也就正式開始了。

夏傑像往常一樣,將那個赤壁微雕給搬了出來。

陳修等主創人員昨天倒是看過這赤壁微雕沙盤了,但是剩下的工作人員還沒看過啊。

揭開蓋子的一瞬間,這些工作人員全都愣住了。

這樣的紀錄片陳修也不是第一次拍了,在場的都是他的老班底,跟著他走南闖北的,也算是見識過不少東西了。

包括這微雕,他們看的也不少,但是規模如此龐大的微雕,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都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這些工作人員對於手工藝這一塊,也算是半個內行了,他們哪裡不知道這微雕到底有多難。

雕一棟小樓或者一個庭院,往往就要花費手工藝者好幾個月的心血。

要知道一步雕錯,就得全數推到重來,其中艱辛,不足外人道也。

巴掌大的微雕都很少見了,更別說規模這麼大,整體一米多長的赤壁了。

這樣的作品,在整個華夏,乃至整個世界都是絕無僅有。

也難怪他們在看到這赤壁微雕沙盤的瞬間,全都傻傻地愣在原地。

陳修昨天在親眼見到赤壁沙盤的時候,表情和這些個工作人員差不了多少,也理解他們的心情。

不過現在正式在拍攝呢,所以他只能拿出導演的架子,沉聲說道:「嗨,都在幹什麼呢,現在在正式拍攝呢,都給我認真點,別走神了。」

聽到總導演一番訓話,眾人也是回過了神來。

夏傑並未被外物所擾,等到重新開機后,便打開工作燈,拿起刻刀,準備開始雕刻。

這時候,鏡頭逐漸拉近,將整個赤壁沙雕的全貌都一一展現了出來。

數百艘戰艦橫列在赤壁江上,風帆林立,好似天上繁星密布。

再拉近一些的話,還能看到船隻上的小人,或手持錘擂鼓,正在擂鼓,或張弓搭箭,準備射擊,或手持長戈,嚴陣以待。

依稀還能見到這些微雕小人臉上的表情,皆是一臉肅殺。

兩岸的花花草草,樹木岩石都被夏傑精心雕琢過,栩栩如生。

空地上,孫劉聯軍與曹操大軍分隔兩方,正在對峙,旗幟飄飄,戰陣緊密。

這些微雕小人的站位,夏傑都有考究過的。

有對三國熱衷的工作人員,也是一眼就認了出來,夏傑擺下的究竟是何戰陣。

兩方戰陣之後,便是各自的營寨了。

這些大小與小拇指相若的營寨漫山遍野都可以看到,星羅密布,營寨之中還有校場,伙房,糧倉等設施,事無巨細,都被夏傑一一雕刻了出來。

如此畫面在導演監視器顯現出來的時候,在場的人員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其中也包括陳修與林玲玲等人。

昨天他們看的時候也只是看了個大概,沒有放大鏡,根本無法看清楚這些微雕小人的面部表情,也無法看清楚這營寨之中的細節。

能將這些細節栩栩如生的展現出來,那隻能用神乎其技這四個字來形容了。

陳修凝視著導演監視器的時候,也聽到了周圍工作人員交頭接耳的議論聲。

有工作人員擦了擦眼睛,一臉難以置信地嘀咕道。

「我的天啦,這夏老師也太牛了吧,居然想要用微雕復刻赤壁之戰,最關鍵的是居然真做出來了!」

他對面那人拍著胸脯說道:「那可不,太讓人震驚了!」

「我剛剛可是瞧清楚了,這些微雕小人臉上的表情可豐富了,神色各不相同,喜怒哀樂皆而有之,身高體態也各不相同,要不是有這些,你說這是機器雕刻出來的我都信。」

很快,又有工作人員加入了他們的話題。

「機器雕出來的東西怎麼可能比得過夏老師這種大匠雕出來的,而且你們別只關注這微雕小人啊,這副作品能看的地方那可是多了去了。」

「你們看看那江面上的水紋,雕刻的多麼細緻逼真啊。」

「哈,你只看到了水紋么?那麼這波你在第三層比他們好一點,而我,則是在第五層。」

剛剛說話的那名工作人員被反駁后,也是頗有些不開心的開口說道。

「什麼第五層啊,我觀察的明明已經足夠仔細了,那你倒是說說,你這個第五層到底看到了個什麼東西。」

反駁那人攤了攤手道:「不服?那我可就直說了啊,你們看這些戰艦的風帆,還有這旗幟乃至於樹枝的飄動方向,是不是一致的?」

聞言,幾個工作人員探了探頭,仔細的瞧了瞧導演監視器上的赤壁沙盤,最後驚訝出聲。

「我去,居然真是一樣的誒,這種細節都做到了么,我這個細節控可真是太愛了。」

「如果按兩方對壘的站位的話,那麼現在吹的應該是西北風吧。」

「誒,等下,你們看著沙盤的左下角,這裡的樹枝飄動的方向就不一樣,這算是BUG嗎?」

反駁那人聳了聳肩后吐槽道。

「什麼BUG啊,我看你小子是EA的遊戲玩多了吧,一天到晚就是BUG,BUG的!」

「夏老師的大局觀都做到了這種地步,你覺得這種小細節他會疏漏嗎?這明明就是一個伏筆啊,東南風要吹起來了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6章 「十指上的華夏」開拍了(求明天的保底月票)

45.63%
目錄
共84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