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日照香爐

第455章 日照香爐

爺爺的話,讓夏傑眼睛有點酸酸的。

自己當初之所以願意回到山村發展,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夏長江。

直播間的觀眾們此刻也紛紛安靜了下來。

「爺爺,我會好好照顧您的。」夏傑深吸一口氣,忍住沒讓眼淚落下。

「傻孩子,你能回來就好,爺爺我還沒老,還能照顧好自己。」

夏長江輕輕摸著夏傑的腦袋,滿是皺紋的臉上此刻也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來,再陪爺爺喝兩杯。」

此刻已經也到了晚飯時間,油渣現成的下酒菜,正好喝起來。

林洛瑤立馬去拿來酒瓶酒杯,爺孫倆一碰杯,又是一杯好酒下肚。

就像電影里那一句話:酒其實並不好喝,人們之所以愛喝酒,因為水越喝越寒,酒越喝越暖。

「大力傑不是不能去在城市享受奢華生活,而是放不下爺爺啊。」

直播間里忽然飄過的一句話,讓大家再一次開始了討論。

「說起來,我都有四五年沒回老家看爺爺奶奶了,今年不管工作多忙,我都一定要回去!」

「現在咱們華夏有高鐵,有飛機,交通早就很便利了。探親其實比以前容易多了。」

兩杯小酒下肚,夏傑跟老爺子說道:「爺爺,直播間觀眾都很關心您,要不,您對着大家說兩句?」

夏長江搖了搖頭:「嗨,爺爺年紀大了,沒啥好說的。現在是你們年輕人的世界,只要你們過的好,我們老人家心裏也舒坦。」

「嗯,爺爺,咱們走一個。」

「來。」

……

「汪汪……汪汪!」

天剛微亮,夏傑便聽到了院子裏傳來球球的叫喚。

主人,冷啊!

夏傑聞聲走了出去,將之前用來生火的乾草簡單收拾了下,給球球做了被窩。

「行了,以後就睡這裏面吧,暖和呢。」

夏傑指了指草窩說道。

球球自然是明白了夏傑的意思,是搖頭擺尾,連連示好。

吃完早飯,招出無人機,夏傑微微一笑說道:「早上好啊,一晃已經是霜降了。」

「這算是一年之中,晝夜溫差最大的一天了,大家上下班的示好要記得多帶一件衣服,注意保暖防寒,畢竟身體才是我們這一生中,最為寶貴的財富。」

聽了夏傑的話,剛剛趕來的觀眾們紛紛附和,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

「小傑哥哥也太暖心了。」

「嘿嘿,想不到大力傑開播這麼早。」

「就是,天氣這麼冷,我都想多睡點。可惜,沒有手藝傑的手藝,還是得當個打工人啊。」

「不行了,被戳到痛處了,這周末我一定得去山村裏放鬆放鬆,陶冶身心,跟手藝傑同步!」

看着大家南轅北轍的聊著,夏傑笑而不語,開着大路虎直奔磚廠而去。

「夏老師,這是準備去哪兒呢?」

「是去看看洛瑤小姐姐吧?」

「不對,應該是去看望老爺子!」

「我看應該是去買菜吧?」

「夏老師這兒啥都有,還要買啥菜啊!」

……

看到大家的發問,夏傑隨口說道:「這會去磚廠呢,今天準備給京城文化博物館做個景泰藍,大家認為什麼比較符合京城文化博物館呢?」

直播間內,觀眾們立馬開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討論起來。

「京城文化博物館是我們華夏的地標了,自然是要體現其重要地位。」

「京城文化博物館,又在京城,又是博物館,歷史悠久,肯定要體現華夏文化吧。」

「要說老玩意,那自然是皇帝喜歡的東西,都是好東西了!」

「我覺得只要是小傑哥哥做的東西,我認為都是值得收藏的!」

……

既要體現京城文化博物館的地位,又要好好展現華夏的文化。夏傑沉思了一會兒,又對着無人機說道。

「行了,我有主意了。今天咱們就做一個景泰藍香爐!做個大的!」

夏傑的話,讓直播間里又是一陣沸騰。

「香爐好啊。不愧是百科傑,一下子就想到了合適的作品。」

「大香爐很常見啊,不過景泰藍製成的大香爐,確實少見。要是還是手藝傑出品的精品……嘖嘖,絕了!」

「好耶,手藝傑又要開始大展身手了。」

「任務:景泰藍香爐。角色:手藝傑。任務開始!」

「香爐可是大有門道,一般人做不來,不過在手藝傑手上,想必也不算是什麼難事了。」

「我還沒見過手藝傑說到做不到的事呢。」

……

「正好,此時此刻,正值旭日東升時刻,日照香爐生紫煙,就做一個日照香爐吧。」

夏傑笑了笑,一路開車就到了磚廠。

這會富貴不再,估計是回家休息去了,夏傑直接拿起木桌上的畫筆和紙,開始設計起香爐的模樣。

「畫師傑開始了!」

「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這速度,這技法,就算是吳道子在世,想來也就是跟手藝傑一樣的水平了!」

「夏老師,您這只是香爐的設計圖吧……要是沒其他用處的話,我出一萬,能給我嗎?」

「去去去,滾一邊去!現在別說是設計圖,就算只是夏老師用手碰過的東西,價格都不低於十萬了!」

「哈哈,大家說得有些過火嘍,我還只是個普通的傳統手藝繼承者,還沒有到點石成金的地步呢。」

夏傑被剛剛的評論給逗笑了,與此同時,設計圖也剛好完成了。

「手藝傑太謙虛了,現在但凡有點兒背景的,誰不知道華夏古玩屆出了個超級新星,二十多歲,就已經是大師級人物了。」

「手藝傑,你這不是設計圖吧?你這完全是可以上拍賣會的畫啊!」

無人機飛近夏傑面前的紙張,香爐的模樣已經被夏傑畫了出來,雖然還沒有上色,也已經初具神韻。

最重要的,夏傑給香爐起名為「日照香爐」,那麼這一張設計圖的樣子,必定要對應上四句古詩。

「來,我給大家介紹介紹我的設計圖:首先是第一面,日照香爐生紫煙。我打算將香爐蓋子設計為一個太陽,照耀這整個香爐,以後在裏邊焚香,青煙從旁邊冒出來,就與我們所學的古詩達到意境合一。」

「聽着手藝傑的話,我彷彿已經到廬山瀑布了。」

「香爐旁邊升起的青煙,與太陽照耀廬山瀑布升起的水汽……我的天啊,夏老師您真是個天才!」

「這你都能想到,真有你的呀百科傑。」

「要是我小時候的語文老師,這樣給我上課的話,我也不至於背古詩背的這麼辛苦了。」

「遙看瀑布掛前川。這裏在香爐上我用了寫意的手法,雖然還沒有上色,但是可以見到給大家介紹一下。」

「因為我們看遠距離的東西,是有些模糊的,但是假如這個東西很大很偉岸,我們還是能得比較清晰的,所以我做了虛化處理。」

「最後就是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了。由上至下,瀑布從真實的景色,轉化為虛幻的雲彩,最後在香爐的底部,呈現出一片茫茫雲海。」

說完之後,心裏面有了底的夏傑便開始着手製作。

景泰藍夏傑之前不是沒有做過,加上繼承的經驗也十分豐富,自然輕車熟路。尤其香爐的模具也好打造,不像是之前那些作品那麼費事。

今天夏傑想要追求的,是將華夏古詩詞之中的唯美意境,實打實的展現出來。

畢竟,京城文化博物館也算是我們華夏的牌面,自己身為一個華夏子孫,自然是要認真對待的。

「香爐的胎型製作就比較簡單了,工藝不算太過複雜。大家要是感興趣,也可以買點材料嘗試嘗試。」

夏傑一邊說着,手中的鐵鎚一邊上下翻飛,叮叮噹噹的聲音交織成一首美妙的樂曲。

「看手藝傑做的確實沒有之前那麼費力了。起碼這一次我總算是看懂了!」

「我很感興趣,也願意嘗試,但是估計做不好啊!」

「嗨,手藝這種東西,對普通人而言,是一學就會,一做就廢噢。」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夏傑也敲出了香爐的雛形,惹得眾人又是一陣討論。

「既然是香爐,和鼎一樣,在古時候都是權貴的象徵。也是佛教之中經常見到的物件。」

「咱們做的就是三足香爐,得做的大一些。我認為望廬山瀑布的氣勢,才配的上這一個三足香爐。」

夏傑指著半成品給大家講解著。

「百科傑又上線了。」

「難怪為啥逢年過節我去廟裏燒香,無論是大廟還是小廟,都有香爐。」

「不過這麼大的香爐,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呢。」

確實,等身高的香爐,給人的衝擊力不是一般的強!

「等身高的青銅鼎,其實很早以前在商代就已經出現了。我們現在熟知的一言九鼎,已經很好說明了鼎在我們華夏的重要地位。」

「不過若是等身高的景泰藍香爐的話,是不多見的。」

如果只是簡單的青銅鼎的話,因為不需要點藍、燒藍,只需要磨光和鍍金,還是比較好操作的。

當然,這好只是針對夏傑而言,畢竟這第一步裏面,就有一個難題,那就是要保證胎體薄厚均勻,否則在燒制過程中會因膨脹度不一使琺琅釉崩裂。

只有經驗豐富的老師傅,才能做到這一點。

夏傑一米八幾的身高,此刻誕生的香爐,也足足有一米多高,直徑也有半米多,看起來頗具氣勢。

「我的天,這個香爐實在是太霸氣了!」

「手藝傑和大力傑兩種人設結合在一起了!」

「這玩意要是放在庭院裏邊,得多少香才夠燒啊。」

夏傑微微一笑,這個香爐,既然是要送給京城文化博物館的,自然是要做出皇家的氣勢!

「制絲、掰花的過程通常比較久,因為我們這一次做的香爐體形又比較大,所以後續工作時間會比較長了。」

夏傑一邊拿出銅絲開始製作,一邊對着無人機說道。

「我開始期待這麼大的景泰藍,燒出來會有多驚艷了!」

「大力傑說的對,要送進京城文化博物館的物件,就得體現我們華夏的霸氣!」

「說到華夏的霸氣,香爐可以說很早就出現在我們華夏了。算是我們華夏的禮器。我們華夏自古以來一直重視禮節,所以香爐在我們華夏的地位很高。」

因為這個環節是個考驗腦力、眼力、手力的工作,所以夏傑完全沉浸其中,不知不覺一天就過去了。

第二天,夏傑依然是早早來到了磚廠,繼續開始後續的製作環節。

那些用銅絲掰好的花先要放到火里燒過才能用,因掰制過程中,銅絲的柔韌性變劣,不易在胎體上粘平。

燒了退火后柔性不僅能變好,還可以除去粘連的膘痕,使絲花便於分開,然後用再白芨粘到器胎上。

這道工序一般要進行兩遍,還得篩上銀焊藥粉,經900度的高溫焙燒,將銅絲花紋牢牢地焊接在銅胎上,以確保花絲在胎體焊牢,所以也是個細緻活兒,一點容不得馬虎。

直播間的觀眾們也是看得津津有味,完全沉浸在這個古老工藝的魅力中。

「師傅,您在這邊忙呢?對了,村長找你,請您去村裏一趟。」

快到中午的時候,拖了一車瓷土的許富貴來到磚廠,看到夏傑后說道。

「哦?有事兒?」

夏傑聞聲拿出手機,看到了數十個未接電話,一半是來自馬達康,另一半則是老村長。

「行,富貴,我過去一趟,你順便整理下手頭做好的茶盞,回頭也給你燒了。」

夏傑點點頭說道。

「好嘞,謝謝師父!」

許富貴的確做好不少茶盞,但是沒那個燒窯的能耐,只能等夏傑過來才成。

下了直播,夏傑風風火火地來到了村裏,見到了正在和老村長洽談的馬達康。

「哈哈,夏老弟,您可算來了。」

「馬哥,怎麼有空過來了啊?」

「呵呵,我這一次來,是專程來感謝你和老爺子的,另外還帶了點東西,不知道夏老弟感不感興趣呢。」

說完,馬達康從車子的後備箱裏拿出來個箱子,被紅布包裹嚴嚴實實的,看起來還挺神秘。

想來手中物件確實貴重,馬達康不算小家子氣,可解開紅布的手,還是有點戰戰兢兢的,生怕把裏邊的東西弄壞。

箱子打開后,一股幽幽的香氣頓時撲面而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5章 日照香爐

54.43%
目錄
共83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