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繁華落盡,水中月色不改

第463章 繁華落盡,水中月色不改

「雖然看起來不錯,但是隨著時代的發展,現在貓眼石已經能夠人工製作了。所以這個也沒那麼稀有了。」

夏傑跟著不緊不慢地說道。

霉霉則笑了笑,並沒有太在意。

對於她這種級別的天後,不說是自己購買,就算之前談過的男朋友,也都送過霉霉更加貴重的禮物了。

這樣一顆十克拉的貓眼石,並不能入她的法眼。

而林洛瑤也是一副平靜之色,一來她也是見過了大世面的,二來她也並不喜歡追求這些奢侈品。

「起拍價一百萬,大家可以通過包廂內的麥克風自由競拍,每次加價十萬!」

「一百一。」

「一百二。」

「一百五。」

「三百萬!」

「好,目前出價最高的是三百萬,三百萬還有沒有競價者?我數三聲,若是沒有競價者,出價三百萬的人將會獲得這一顆十克拉的貓眼石!」

「三百萬一次!」

「三百萬二次!」

「三百萬三次,啪!」

主持人一錘定音,這顆貓眼石找到了自己的新主人。

緊接著,第二件藏品登場了,是一根滿鑽的項鏈。

「鑽石的價值自然是不用說的,這根滿鑽的項鏈是私人訂製的,上邊每一顆鑽石都是五克拉,足足用了兩百顆一模一樣的鑽石鑲嵌而成。」

燈光打在滿鑽項鏈上,頓時把項鏈照耀得如同小太陽一般。

「不錯不錯,無論是出席酒會,亦或者日常穿著,這一串項鏈的回頭率都蠻高的。」

大衛看向了夏傑笑道:「不過傑,我想你應該不太喜歡這種風格的飾品吧。」

「太浮誇了,之前擁有這一串項鏈的人,想來也不是願意低調的人物。」夏傑淡淡一笑說道。

「我倒是很喜歡這種風格。」

霉霉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項鏈:「很適合在演唱會上佩戴。」

「洛瑤你呢?你覺得這串項鏈怎麼樣?」

夏傑扭頭看向林洛瑤。

「我不喜歡,畢竟背包客要是帶著這麼貴重的物品,簡直就像是告訴身邊的人:我很有錢,快來搶劫我。」

林洛瑤毫不猶豫地搖搖頭。

「哈哈,的確如此。」夏傑被林洛瑤這可愛的比喻給逗笑了。

「起拍價兩百萬。」

「兩百一。」

「兩百二。」

「三百萬。」

霉霉對著包廂里的麥克風說出了自己的報價。

「三百五十。」

然而,鑽石項鏈,還是用兩百顆鑽石鑲嵌而成的項鏈,並不是只有霉霉一個人喜歡。

「四百萬。」

霉霉既然出價了,自然是想要拿下這條項鏈的。身為國際天後,這點兒錢對於霉霉而言,不痛不癢。

「四百五。」

另一邊的人似乎也對於這條項鏈勝券在握,依舊在報價。

「五百萬!」霉霉似乎有些不服氣。

五百萬的報價一出現,之前的聲音就沉寂了下來。

這才是今晚拍賣會的第二件物品,大部分人都還是會保持觀望態度,因此在達到了合適的價格之時,大家都不約而同的選擇了觀望。

「這條滿鑽項鏈,現在的最高價是五百萬,五百萬還有沒有人要出價的?」

……

「五百萬三次!」

一錘定音,霉霉順利將滿鑽項鏈拍了下來。

「雖然有些溢價,不過拍賣會就是這樣。泰勒,恭喜你獲得了你心愛的物品。」大衛對著霉霉恭喜道。

「謝謝,女孩子為了自己心愛的物品多出點錢,不是很正常嗎?」霉霉燦爛一笑,並不是很在意。

「唯有鑽石得人心。這條項鏈你帶起來一定很合適。」

林洛瑤對著霉霉說道。

果然還是女孩子最懂女孩子,霉霉聽了林洛瑤的話,立馬喜笑顏開。

「是呀,我很喜歡這樣閃耀的物品。雖然更希望是一個男孩子送給我,但是可惜,我現在是單身狀態。」

霉霉有些無奈地說道,眼光掃了一眼夏傑。

夏傑雖然注意到了,但是目光依然直視前方。

見到夏傑沒啥表示,霉霉自然也不會自討沒趣,開始和林洛瑤聊起滿鑽項鏈應該搭配什麼裙子。

兩個女孩的聊天,身為男人的大衛和夏傑自然沒辦法插嘴。

「大衛,這個拍賣會究竟是誰舉辦的?看起來拍賣品價值也不低,顯然舉辦者擁有巨額財富,畢竟能夠請來你們這些有名的收藏家。」

「傑,世界上並不是每一個有錢人,都願意將自己的生活曝光出來。正在享受著山村生活的你,應該不難理解舉辦者想要享受寧靜的心情。」

「確實,擁有了巨額的財富之後,大家更喜歡寧靜的生活。過於繁華的日子,最後剩下的大多都是浮躁。」

「至於請來的是收藏家,還是各個國家的大老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張邀請函寄給我的時候,上邊散發著沉香木的香氣,讓我覺得舉辦者品味不錯,於是我就來了。」

「如果這樣,那我也挺期待的。畢竟能夠看到我們華夏自己的珍寶。」

提到華夏的珍寶,夏傑眉毛挑了挑,隨口問道:「大衛,這一場拍賣會,允許在中途增加拍賣品嗎?」

「當然可以了。不過傑,你這次似乎沒帶什麼拍賣品來魔都吧?」

「我的確沒帶。但是我可以現場製作。我倒是要看看,我的作品和這些珠寶,項鏈相比,收藏家們更心儀哪一款。」

夏傑從容說道。

「嗨,傑,十二月份有你的專場拍賣會。今晚這場拍賣會只不過是我們飯後夜遊浦江的消遣娛樂罷了,你沒必要太在意。」

大衛搖了搖頭,並不是很贊同此刻夏傑的行為。

「大衛,你自己也說了。是我的專場拍賣會,自然是沒有其他拍賣品與我的作品直接競價的。」

「而且你也說了,這只是飯後夜遊浦江的消遣,我現在正好有些許靈感,想要試試。」

夏傑這麼一說,大衛立刻明白了。原來想要與寶石競價是假,大師傑上線了是真。

「行,需要什麼,我現在打電話。這個包廂絕對安靜,不會有任何人騷擾的。」

「筆墨紙硯。小試牛刀而已,不用大費周折。」

「沒問題,我現在就讓人去取。」

說完,大衛便撥通了電話:「喂,把公司的筆墨紙硯取來,送到浦江的船上。什麼船?你一來就能看見,最大的,現在江上最亮的船。」

「傑,東西我安排好了到時候你拿出的作品,可不要讓我失望呀。」

放下電話,大衛笑道。

「大衛,你剛剛說這句話的時候,真的認為我會出品拙作嗎?」

夏傑反問大衛。

大衛被這麼一問,立刻轉移了話題:「對了,傑,你要筆墨紙硯,是打算書法,還是國畫啊?」

「畫畫。」

「噢?什麼內容呢?」

「夜遊浦江。」

很快,大衛的電話響了。

「嗯,嗯,我知道了。」

大衛掛斷電話,回過頭說道:「三位在這等一會兒,我去去就回。」

「你真要在這畫畫,然後在展會之前送上去嗎?現在的拍賣會很多都是看畫師名氣的。」

「雖然你也有一定名氣,但是比起那些老一輩的藝術家,你的作品不一定能夠競拍到高價……」

林洛瑤還想說什麼,被夏傑給打斷了。

「洛瑤,我知道你擔心的是什麼。首先我心態很好,只是把這畫當做是今晚飯後的消遣罷了。就像我們在卧牛村的時候,晚上會去打獵,會做根雕是一樣的,至於能否競拍出高價對我而言意義不大。」

夏傑剛說完,大衛就提著一個黑色拎包回到了包廂,放在了桌子上。

「傑,到你表演的時候了。」

話不多說,夏傑直接從背包之中抽出宣紙,小心鋪展在桌子上。

用鎮尺壓著宣紙的另一頭,將墨汁倒入硯台之中,研磨了片刻,看著窗外閃爍的夜景,他拿起毛筆,筆頭點墨,大手一揮,開始筆走龍蛇!

從夏傑一開始下筆開始,身邊的霉霉、大衛和林洛瑤,眼神再也沒有注意過外邊拍賣會的場景。

宣紙上,自右向左,轉眼就勾勒出了一棟棟高樓大廈,以及造型顯眼的東方明珠塔,與今日夜景一模一樣!

畫畫可不是照相,能夠將畫作基本還原成心中的景色,沒有數十年的沉浸,根本難以達到這樣的程度。

達芬奇畫雞蛋,尚且畫了成千上百個,才能夠將雞蛋畫的一模一樣。

小小的雞蛋況且考驗畫師的技藝,更何況是夏傑筆下的高樓大廈。

國畫寫意的風格,讓夏傑筆下的高樓大廈不僅僅只是停留在了「形似」這一層面。

經過他的筆法潤色,更是給畫里的高樓大廈附加上了獨特的神韻。

「這高樓,若是只是掃一眼,只覺得與魔都浦江東岸很像,非常的繁榮,但是定睛一看,傑居然將每一棟大樓的門窗,都畫成了華夏古時候的木窗!」

大衛驚呼道,頓時吸引了林洛瑤和霉霉的觀察。

「的確,若是不細看的話,還僅僅只是認為僅僅只是將東岸的景色還原,可沒想到居然暗藏玄機。」

夏傑沒有說話,手中的筆依舊沒有停下。

很快,在畫面之中,一艘木船出現在了浦江之上,而木船的下邊,則是一輪倒影的明月。

「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

林洛瑤忍不住吟詩一句。

夏傑的畫中,正是有這這樣的意境。

寬闊的大江,繁華的大樓之中,只有江上倒映著的明月倒影,與畫中最中心的小船距離最近。

「繁華落盡之後,唯有水中月色長不改。」

大衛沉浸華夏文化多年,加上對世界上頂級收藏品那敏銳的嗅覺,一下子就察覺到了夏傑畫作之中所表達的其中一層含義。

最後,畫面之中的左邊,夏傑也是非常寫實的畫出了浦江西岸的場景。

一些並不是很高的樓房,與東岸相比不僅顯得古舊,更是有些雜亂無章,一看就知道沒有好好規劃過。

最後,夏傑以浦江上的小木船作為中心點,將天空之中的明月放在了畫面偏左側的地方,之前畫好了的水中月,則是在畫面偏右側的地方。

「好了,風乾一會兒,就可以拿上去競價了。」

夏傑滿意地看著面前的畫作,在系統加持的神助下,一副極具收藏價值的國畫誕生!

「嘖嘖嘖,傑,你這畫完成度已經百分之百了。這樣吧,不然你別把這畫送上去了,就直接將它給我吧!價格你開好了。」

大衛對著夏傑剛畫出來的「夜遊浦江」不斷地端詳著,眼睛里的光芒不斷閃爍著著。

因為興奮而上揚的嘴角,就像是沙漠之中渴了很久,總算是遇到了水源的行者一般。

「嗨,大衛,你應該知道我對錢沒多大興趣。今晚這幅畫,大多數原因的確是因為興趣使然。之所以想要讓他成為拍賣品,也純粹是我一時興起。」

「我很有信心,只是需要一個驗證:咱們華夏傳統藝術,比天然的珠寶還要珍貴!」

夏傑朗聲說道。

「既然傑你都開口了,那我也沒啥辦法了。」大衛無奈地聳聳肩。

雖然他很喜歡這一幅「夜遊浦江」而且願意出高價,但是奈何夏傑只想看自己作品與寶石同台競價。

「傑,我相信你能夠拍出今晚的全場最高價。」

一直沒有說話的霉霉突然說道:「因為我已經無法從你的畫上移開視線了。」

得到大衛的通知,拍賣會上,主持人突然宣布暫停。

「大家稍等一會兒,我們似乎有了一件新的拍賣品。」

「我們需要和專業的鑒別專業來鑒別鑒別,以及評價這件商品的藝術價值。因為這件商品之前並沒有進行過這些流程,所以需要各位大概等待半小時左右。」

主持人說完就下了台,之後便是之前的旗袍女郎上台,開始了歌舞表演。

雖然不願意麵對拍賣會觀眾的不滿,但是更加不願意錯過寶貴的拍賣品。這一場歌舞表演,像是一個精心準備的預備方案。

果然,看到台上那一位位年輕貌美,身材婀娜,來自不同國家的旗袍女郎,讓隱蔽的包廂之中並沒有人選擇離開。

「看這樣子,拍賣品插隊這件事情,出現過不少次呀。都有專門準備了歌舞環節,來應對這種情況。」夏傑說道。

「雖然說並不是大型拍賣會,但是不代表主辦方不專業。面對一副畫作,如果不是很有名的話,當然是要好好鑒別的。」大衛不可置否。

「也是,這樣唐突的行為,也確實要好好看一看。否則被人魚目混珠了就不好了。」林洛瑤也跟著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3章 繁華落盡,水中月色不改

56.19%
目錄
共82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