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硬核夏老師

第470章 硬核夏老師

原本夏傑想要讓大家好好看一看這景泰藍香爐,可沒想到大家討論的都是自己力氣大,不由得開口說道。

「請大家還是多多注意一下景泰藍香爐吧,這可是我們華夏優秀的文化技藝傳承啊。」

隨着夏傑落下的話音,觀眾們也將注意力轉移,開始打量已經打磨好了的景泰藍香爐。

「這一刻,我彷彿真的看到了當年李白看到的場面!」

「話說這個瀑布,怎麼看都覺得好看,真就像長在香爐上面一樣。」

「現在還是半成品,都已經變得如此漂亮了。要是鍍金完了之後,豈不是要上天了。」

「上天倒是不至於,但是我估計,一定會上千萬吧。」

「沒錯,我們又見證了一件精品出世!」

夏傑在舉了十分鐘之後,將景泰藍香爐緩緩放了下來。

「好了,請大家記住日照香爐現在的樣子。在經過了鍍金之後,日照香爐可要大變樣了。」

「首先我們需要進行酸洗,利用酸溶液去除銅胎表面上的氧化皮和鏽蝕物,把那些難以用手工打磨掉的氧化皮和鏽蝕物,通過銅的氧化物與酸溶液發生化學反應,形成鹽類溶於酸溶液中而被除去。」

將手套和工作服全部換好之後,夏傑對着直播間的觀眾說道。

「關注了山村小傑,我可以預見,在學校的化學成績即將飆升。」

「雖然知道你是在裝學生,但是我居然沒有任何的違和感。」

「百科傑,你去應聘化學老師吧,你舉的例子可比學校里老師拿着試管倒騰,來的更加實際,更加有趣一些。」

「去吧,夏老師,做整個學校里最硬核的化學老師吧!」

「要是小傑哥哥當老師,我一定報名去上課!」

……

沒有理會大家的調侃,夏傑開始調製酸洗所需要的試劑,同時說道:「其實並不建議大家在家嘗試進行酸洗。」

「畢竟是工業的流程,需要非常注意才行。稍有不慎,就容易引發事故。大家還是在有一定酸洗經驗的人指導下,再來進行學習。」

片刻之後,將一桶試劑調試好了之後,夏傑找了一處空曠的地方,將調劑好了的試劑裝上噴頭,對着景泰藍香爐細心地噴灑了起來。

正如夏傑所說,景泰藍香爐上邊的氧化皮和鏽蝕物被去除掉了之後,原本就已經挺平整光滑的景泰藍香爐,此刻更是漸漸變得渾然一體,越來越多細小的凹凸慢慢消失。

「好了,再進行簡單的去污和沙亮之後,我們就可以準備鍍金液體,來為日照香爐鍍金了。」

去污和沙亮的過程較為簡單,夏傑完成了之後,又將等身高的日照香爐舉起,放入了鍍金液槽之中。

「還好之前製作的鍍金液槽夠大,能裝的完。接下來我們只需要通上電流,利用導電產生磁力的原理,將鍍金液體附着在日照香爐的金屬部位上邊就可以。」

正如夏傑所說,一通上電,僅僅幾分鐘過後,鍍金液槽之中的黃金液便牢牢附首在景泰藍金屬部位上了。

頓時,整個日照香爐在鍍金之後,變得更加璀璨奪目!

「哇,好炫,亮瞎我的眼睛了!」

「這鍍金之前和鍍金之後,相差也太大了!」

「嘖嘖,難怪景泰藍這種工藝能作為藝術品,完成了之後,簡直就是鬼斧天工一般啊。」

「夏老師,說句實話,這是我見過完成度最高的大型景泰藍作品了。」

「關注完全程的人表示,腦子學會了,手表示徹底廢掉了。」

「從一開始的設計,到最後的完工,都已經完全達到了藝術品巔峰的範疇!」

夏傑剛剛才把日照香爐沖洗乾淨,許富貴便進了磚廠。

「師傅,我說咋剛剛聽見鍍金液槽通電的聲音,趕緊走過來看一看,果然是師傅您在做日照香爐呀,可惜沒看到。」

許富貴遺憾地說道。

「你做的那些茶杯我看了,基本功已經紮實下來了,雖然已經可以往大件的方向發展,但是我的還是建議你繼續做茶杯,再積累積累。」

夏傑從身邊隨手拿過一個許富貴做的茶杯,對着許富貴說道。

「青花瓷你已經很熟練了,但是華夏的茶盞文化並不是只有青花瓷,接下來你可以多往其他的方向探索探索。」

「比如黑瓷、青瓷、白瓷等等。這段時間我都會在家,你若是有疑問,可以隨時來詢問我。」

聽了夏傑這話,許富貴眼睛頓時閃爍出一抹興奮的光芒!

「師傅,那我可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您出門的這段時間裏,我一直在琢磨著景泰藍的製作流程。」

「尤其是掐絲的部分,總是沒有能夠百分之百還原原本設計圖的設計,導致最後燒出來的景泰藍,圖案總是有些奇怪。」

許富貴撓了撓頭說道。

「掐絲這個過程,其實考驗的就是對於溫度的控制。其實將銅絲焊接在銅胎上邊比較容易,但是如何保證在燒制的過程之中,銅絲的位置不發生變化,而且能夠穩穩的固定在銅胎之上,這就要考驗你控制溫度的能力了。」

「銅胎作為金屬製品,所需要的溫度和瓷器並不一樣,因此還需要多多練習,才能熟練區分兩者的區別呀。」

夏傑十分有耐心地和許富貴和直播間里的解釋,還用工作室里的草稿給許富貴講解了許許多多應該注意的細節。

「聽完手藝傑說完,我感覺我又行了!」

「你行你上啊,反正現在收古董文玩的這麼多,只要學會,發家致富不是夢!」

「這種就是典型的不自量力行為,富貴跟在傑哥後面也有一段時間了,現在都還在掐絲的程度停留,你們要是真就看看能學會,那麼我們華夏的技藝早就不缺傳承了。」

「做個景泰藍估計有點難度,做個陶瓷喜羊羊還是隨隨便便的。」

「哈哈,我覺得喜羊羊有點難度,哆啦A夢好做一點兒,都是圓的。」

直播間里依舊是歡聲笑語,但是絲毫沒有影響到正在討論問題的夏傑和許富貴兩個人。

「師傅,能不能用黃石直接將沒有藍釉的銅線、底線、口線刮平磨亮啊?」

「因為我發現黃石作為打磨的工具,如果能夠直接打磨銅線的話,就沒有必要使用刮刀了。使用刮刀的話,稍有不慎還會將原本已經上好琺琅釉的部分給刮花。」

許富貴看着手中的黃石,對着夏傑詢問道。

夏傑聽完許富貴的話之後,搖了搖頭:「要記住,硬度問題。」

說完,夏傑隨手從地上撿起一塊還未收拾好的銅片,又從許富貴的手中拿過黃石,直接輕輕一劃,上面就出現了一道痕迹。

「噢噢,原來如此。是我給忘了。」許富貴尷尬一笑。

「師傅,師傅,你在嗎?」

就在這時,朱大勇高亢的聲音,伴隨着一陣拖拉機的響動,在磚廠外面響了起來。

夏傑和許富貴走出去一看,只見朱大勇正在拖拉機上,旁邊還有不遠萬里從意大利來到卧牛村,想要找夏傑拜師學藝的帕拉里奇。

在拖拉機上,則是一根需要兩個人環抱,才能完全抱住的根料。

「大勇來了啊!」

夏傑對着朱大勇和帕拉里奇揮了揮手,而後目光直接看向了他們兩個身後的小葉紫檀木。

「嘿嘿,師傅,正準備去你那兒,給你送這個小葉紫檀根料呢,看到你車子在磚廠,所以就吆喝了兩聲。」

朱大勇摸了摸光頭說道:「師傅,你看看這個料子怎麼樣?」

最近這一陣,他雕刻的根料都賣得不錯,可是賺了不少,給錢夏傑肯定不會要,所以就買了這根木料作為感謝。

「嗯,不錯不錯。小葉紫檀木質十分適合下刀,而且這根小葉紫檀並沒有枯死太長時間,所散發的香氣還十分濃厚,想來到時候雕刻出來的顏色也算比較新鮮,可以用來雕刻人物,這樣也顯得雕刻出來的人物容光煥發。」

僅僅只是環視一圈,夏傑已經將這根小葉紫檀木的用法,以及之後雕刻出來的效果給說了出來。

「果然,頂級的大師,都是能夠將最合適的材料,用在最合適的物品身上。」帕拉里奇再聽了夏傑的分析之後,連連點頭。

雖然是用手機翻譯交流的,但是對於雕刻充滿無限熱情的帕拉里奇,還是忍不住虛心向夏傑發問,想要多從對方身上學到一些新的東西。

見到帕拉里奇居然這麼多的問題,夏傑不由得指了指朱大勇道。

「我說大勇啊,你這段時間是不是沒有好好和帕拉里奇交流啊?我知道你英語不行,但是現在翻譯軟件這麼方便,還是要多提點提點他哦。」

「師傅,您別這樣看我啊。您也知道,雖然說我是師兄,但是師弟在雕刻方面也是極具天賦的,有些問題,也只有您能夠解答了。」

面對夏傑的詢問,朱大勇攤開了雙手,表示自己也很無奈。

「走吧走吧,去我那兒吧,順便跟你們聊聊吧!」

夏傑一揮手說道。

「富貴,你也來吧!」

「好嘞,師父!」

一行人回到了小院,將木料卸下來,放在了牛棚后,夏傑泡了壺茶,圍坐在竹棚下,熱情洋溢地探討著關於根雕和瓷器的各種細節。

帕拉里奇也通過手機的翻譯軟件,努力表達着自己對於華夏根雕的讚美,以及對於夏傑的仰慕。

「師傅,這段時間師兄的作品,其實已經讓我非常觸動了。尤其是知道師兄學習雕刻的時間並不長的時候,我就越發覺得自己的渺小。」

「帕拉里奇,你意大利已經得到非常高的成就了。但是就如同我們華夏的一句古話: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意思是別的山上面的石頭堅硬,可以琢磨玉器。說直接點,其他人的合理意見或者經驗,能幫助自己改正缺點,提升水平。」

夏傑微微一笑說道。

「我明白了師傅,就像是我之前身在意大利,認為自己已經沒有什麼進步空間了,但是一來到了華夏,就遇到了師傅您這樣的『金石』。」

帕拉里奇努力理解著夏傑的意思,點頭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0章 硬核夏老師

56.22%
目錄
共83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