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看到那片竹子了嗎?

第473章 看到那片竹子了嗎?

「謝謝大家支持,禮物少刷點哦。」

夏傑微微一笑,淡然說道。

可是當他說完,禮物卻刷的更猛了!

和其他求打賞的主播相比,這就是差距啊!

「師傅師傅,我好像有點頭緒了。」夏傑身旁,帕拉里奇站起身子,略帶激動地對着夏傑說道。

「說來聽聽吧。」

「我……我之前在雕刻的時候,或許沒有注意到的就是您剛剛說的東西。」

帕拉里奇張了張嘴唇,像是剛剛準備說出口的話,現在卡在了嗓子眼裏,又說不出來一樣。

「別着急,咱們去吃個飯,邊吃邊想。」

夏傑微笑着對帕拉里奇說道。

聽到吃飯,蹲在旁邊一直沒有吭聲的朱大勇來了興趣,一下子也站起來,滿臉笑容道:「師傅,咱們今天中午吃什麼呀?」

「我說大勇,你怎麼都跟小東一樣,提到吃飯就這麼來勁呢?」夏傑調侃地笑道。

朱大勇摸了摸自己的光頭,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師傅,也不怕您笑話。您做的飯菜實在是太好吃了。」

「只要您一說到吃飯,我就算不怎麼餓,肚子裏的饞蟲也會馬上跳出來告訴我:大勇大勇,你現在非常餓。」

朱大勇詼諧的比喻,惹得直播間的觀眾們又是一陣歡聲笑語。

「哎喲,光頭勇說話還挺有意思呢,不過如果我是手藝傑的徒弟,肯定也和他一樣一樣的。」

「沒想到小東不在的時候,大勇也能挑起直播間里的搞笑擔當的擔子啊。」

「哈哈,手藝傑負責才藝,大勇負責搞笑,這師徒兩人足夠承擔一檔節目了。」

「大勇,不要怕,想吃就要勇敢說出來,天佑乾飯人!」

「前面的,你說的太對了。乾飯有啥好笑話的,而且還是廚神傑的飯菜,吃一次夠本,吃兩次穩賺!」

「那行,大勇你先去村裏買點菜,最近天氣冷,咱們還是火鍋吧。帕拉里奇,你能吃辣的嗎?」

夏傑對着身邊的帕拉里奇詢問道。

「辣?就是吃了舌頭會很疼,讓人渾身冒汗的味道嗎?」

帕拉里奇被夏傑的聲音,從沉思之中打斷,有些懵圈地詢問道。

「要是這麼比喻的話,那麼辣味確實也就是這樣的味道。準確的說來,辣是一種感覺。來到華夏,不能吃辣的話,可是少了許許多多的美味佳肴無法品嘗呀。」

「那我可以嘗試一下!」

帕拉里奇一聽到美味佳肴無法品嘗,一下子急眼了,連忙答應了下來。

「那行,大勇你就去買點牛肉,今天咱們簡單涮點牛肉吃就好。火鍋底料所需的材料,我家裏還有。」

「好勒,師傅您就先和師弟在家等等我,我去去就回。」朱大勇說完,立刻跑向外面的小電驢,去村裏買牛肉了。

朱大勇走後,夏傑則開始收拾起院子。

帕拉里奇則不斷打量著夏傑,彷彿後者身上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似的。

「怎麼了?」夏傑瞥了對方一眼,隨口問道。

「師傅,我很好奇。根據師兄說的,以及我在油管網上看到你的高人氣。難道你真的就一點都不害怕失誤和別人的批評嗎?」帕拉里奇對着夏傑說道。

「你看起來是那麼的悠閑自在,彷彿整個世界都和你一點關係沒有似的。」

「當初我在意大利的時候,無論怎麼鑽研雕塑技巧,可一旦被人誇獎到一定程度之後,我就開始畏首畏腳,根本就沒有辦法像你一樣,如此輕鬆自若。」

面對帕拉里奇地發問,夏傑沒有作答,只是揚手指向門外的一片竹林。

「帕拉里奇,你看到了那一片竹子了嗎?」

「看到了,可是這和問題的答案,有什麼聯繫嗎?」帕拉里奇不解地詢問道。

「其實,我們如果擁有像是竹子一樣的品格,那麼名氣對於我們而言,就像是短暫的風雨一樣,竹子每每長高一點,所經歷的風雨也就越大。但是竹子並沒有因為這點風雨,就拒絕長高吧?」

夏傑的話,對於身為意大利人的帕拉里奇而言,實在是過於深奧,讓後者是愁眉苦臉,百思不得其解。

見到帕拉里奇不太理解自己這番話的含義,夏傑想了想,決定換一種說法。

「我們,是竹子。名氣,是一直吹着竹子的大風。」

「我們如果因為名氣害怕長高,那麼我們就只能一輩子仰望其他的竹子。所以不要因為害怕損失名氣,而畏首畏腳不敢長高。」

雖然夏傑已經用了很直白的話,但是帕拉里奇仍然有點兒不明白,緊鎖眉頭,依然在思考。

夏傑也並不急着直接點悟帕拉里奇。

如果帕拉里奇能夠根據自己的經歷,來領悟對於人生的感悟,那麼這一份領悟對於他的影響相較於自己直接說出來,會更好。

「師傅,肉買回來了!」

片刻之後,朱大勇興沖沖地趕回來了。

「行,你們兩個等著吧。」夏傑也不啰嗦,直接走進了廚房。

沒過一會兒,香氣四溢的火鍋就被夏傑個端了出來。

「偶買噶,為什麼這個鍋里的顏色,像是鮮血一樣。」帕拉里奇看着花椒油,不由得發出驚嘆。

「這是辣椒的顏色,並不是鮮血的顏色,牛肉我切好了,你們想吃直接朝着鍋里涮就好。」

夏傑話音剛落,朱大勇就迫不及待地夾起了一塊牛肉,朝着辣鍋里一涮,過了片刻,夾起來將牛肉吹了吹,送進嘴裏。

「唔……師傅做的火鍋果然不一般,牛肉切得也是多一分嫌厚,少一分嫌薄。用來搭配火鍋剛剛好!」

「再加上辣度剛剛好的鍋底,讓我渾身上下的毛孔都張開了不少,簡直是神清氣爽,太上癮了!」

見到朱大勇臉上露出如此暢快的表情,這可為難的不會使用筷子的帕拉里奇。

即使有着刀叉,但是夏傑是將牛肉切成薄片的,如果直接用叉子叉的話,肉很容易散開。

「別着急,我早就想到了。」

看着帕拉里奇那不知道何從下手的樣子,夏傑拿出了漏勺。用漏勺裝着牛肉,在鍋里涮了十幾秒,便直接拿了出來。

「來,嘗嘗味道如何?」

夏傑將漏勺里涮好了的牛肉,放進了帕拉里奇的碗裏。

「謝謝師傅。」

帕拉里奇先是聞了聞涮好了的牛肉,花椒刺激的味道直接衝進帕拉里奇的鼻腔之中,讓帕拉里奇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偶買噶,這味道太刺激了,我的鼻子都受不了了。」

見到帕拉里奇的模樣,在一旁吃得正開心的朱大勇忍不住笑了起來。

「哈哈,師弟你也太可愛了。我告訴你,這火鍋本來就是無辣不歡的,但是你的鼻子靠得這麼近,肯定頂不住花椒的刺激性呀。」

好不容易緩過來的帕拉里奇聽了朱大勇的話之後,沒敢再將鼻子靠得太近,直接將肉送進了嘴裏。

「你再晚幾秒吃,這肉可就涼了。用來涮火鍋的牛肉要是涼了的話,比起剛涮出來的,味道可真的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了。」

夏傑慢悠悠地說道。

反觀帕拉里奇,眼睛瞪得渾圓,原本白皙的皮膚上漸漸出現了些許紅色。

「完了師傅,師弟好像並不能吃辣。」朱大勇看着臉色變紅的帕拉里奇,不由得說道。

「不着急,我已經把辣度控制得很低了。他只是需要一個適應火鍋的過程。」

果然,在細細品味了一番涮牛肉的味道之後,帕拉里奇也像是上癮了一般,用漏勺又裝了滿滿一勺牛肉,朝着鍋里唰去。

「哇哦,真的很神奇,雖然感覺舌頭很痛,但是這一股香味像是要把我的胃從肚子裏扯出來一樣,讓我無法抗拒這種令人着迷的味道。」

帕拉里奇一邊涮著牛肉,一邊擦著額頭的汗水說道。

「這就是華夏千百年所流傳下來的美食,既然能夠流傳下來,就一定有它的魅力所在,火鍋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夏傑剛想繼續和帕拉里奇這個外國友人繼續科普中國美食的歷史之時,一個電話卻打斷了夏傑的話。

夏傑拿出手機一看,是曲雲霄的來電。

「喂,曲館長,您好。」

「夏老師,你好你好,我這段時間看了您的直播了,您不是剛做出來一個景泰藍香爐嗎?如果您願意的話,我明後天會到卧牛村,跟您談一談收購的事,可以嗎?」

曲雲霄說出這番話,自然是看了夏傑的直播的,知道日照香爐的珍貴之處,對於夏傑這一位十分有實力的年輕人,也顯得格外的尊重。

「曲館長您太客氣了,上次我不是說了,若是京城文化博物館的展品,我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夏傑答應得很爽快。

「好,那咱們就約好了,後天見吧。」

「好的,我會在卧牛村等您的。」

說完,夏傑就掛斷了電話,繼續吃飯了。

然而,電話那頭的曲雲霄有些犯難了。

雖然已經答應好了要收購,可是日照香爐先不說本身就是一件優秀的藝術品,就是日照香爐的體形,也決定了它在景泰藍這一類作品之中,不可撼動的地位。

那麼,出多少錢才合適呢?

「不管了,憑着這個日照香爐藝術價值,要是京城文化博物館能拿下地話,絕對是物有所值!」

想到這裏,曲雲霄便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前往卧牛村。

……

下午,送走了兩個徒弟,夏傑準備繼續開始悠閑的印染直播。

之前晾曬的衣服,現在也已經幹了,可以進行下一步了。

「大家下午好,如果這兩天看過直播的觀眾或許還有印象,就是印染羊毛衫這個事兒。兩件打算扎染,一件打算蠟染。」

「現在,三件衣服都已經幹了,我們可以開始染了。」

夏傑將衣服收了下來,用手分別在三件衣服上都摸了一下,以確認衣服是否已經去漿成功,染前準備是否充分完成。

「大家也可以像我一樣,通過手的觸摸,來感受衣服是否已經去漿了。去漿之後的衣服,撫摸起來會比之前粗糙一些,更加方便上色。」

夏傑心神一動,無人機貼近了他手中的羊毛衫。

「這看起來也沒有什麼不一樣啊?」

「我倒是覺得,現在的羊毛衫相較於之前,顏色會更加白一些。」

「你傻呀,去漿的過程之中,早已經將衣服漂白過了呀。」

「一看你就是上一次夏老師講課沒有認真聽。」

夏傑一開播,整個直播間頓時熱鬧了起來。

「接下來,我想徵求一下大家的意見,第一件衣服是給小東染的,大家覺得什麼樣的圖案比較適合小東呢?」

夏傑話音剛落,一條條彈幕便接二連三的跑出來。

「哈哈,小東搞笑擔當啊,給他染一隻小豬佩奇唄。」

「說小豬佩奇的,你可真是個人才!我一想到小東穿着小豬佩奇的衣服,我立馬笑出來了,還被老闆發現了。」

「好啊,居然有人在上班時間看直播,作為一個打工人,你這樣做並不合格噢。」

「這有什麼,我覺得挺正常的。反正我是學國畫的學生,我們上課老師唯一允許玩手機的事,就是讓老師知道,你在看夏老師的直播學習。」

「我去,現在的學生,都已經把手藝傑的直播間,當成是上網課了嗎?」

「我要是早出生個幾年,我估計也能享受看山村小傑直播,當作網課的這種福利待遇了。」

……

夏傑有些無奈,見到大家很快就跑偏了話題,於是也不再將選擇權丟給觀眾手了,而是自己拿起筆,開始在衣服上邊做標記。

「我們在染之前,如果已經有了想要的圖案或者染色效果的話,可以先用畫粉或者是繪稿液在衣服上做標記。」

「扎染的話,也知道自己應該捆紮或者縫上那裏,以便於之後染色避開那一處地方。」

「我剛剛想了想,就給小東染一隻麒麟吧。因為印染這門技術,其實隨機性很高,衣服沾上了染料之後會自然暈開,人為能夠控制的只有一小部分。」

「如果使用國畫寫意潑墨的技巧,能夠勉強完成麒麟的圖案,也能讓小東有一件帥氣的衣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3章 看到那片竹子了嗎?

57.26%
目錄
共8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