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讓步

第478章 讓步

掛了電話,夏傑便直奔機場而去,接到了曲雲霄,以及提著大包小包的助手。

「夏老師,帶了一點點土特產,不成敬意啊!」

一見面,曲雲霄就笑著說道。

「嗨,曲館長,大老遠來一趟,還帶著這麼多東西呢,太客氣了啊。」

夏傑則笑著說道。

「這是什麼話,夏老師你願意給我們這些搞文物的,有機會收藏一件精品的機會,我們當然要表示表示了。」

曲雲霄不愧是京城人,說話客客氣氣的。

「哈哈,曲館長,香爐我也是前些日子剛剛才完工,就被您給發現了。不過本來它也是優先考慮給京城文化博物館的,您早點過來也好。」

夏傑跟著說道。

「那一尊景泰藍香爐,簡直是我目前見過的,在如此大體量之中,最精美的景泰藍作品了,我們京城文化博物館的確十分需要。」

曲雲霄很懇切地說道。

……

一路上,夏傑之後甚至說不上話了,只能聽著曲雲霄講述關於文物的各種信息,以及對於日照香爐的喜愛。

果然京城來的人就是太能嘮嗑了,直到車開到了卧牛村,曲雲霄才稍稍停了一會兒。

「這時候也不早了,咱們先吃飯吧,曲館長意下如何?」下了車之後,夏傑詢問曲雲霄道。

「夏老師,您看一看我給您帶的薄禮,裡邊正好有些點心,要是做飯的話,可以嘗一嘗。」

聽到曲雲霄這麼說,夏傑自然也是不再客氣,直接開始拆包裝。

「嘖嘖,飛天茅台酒、陳年京城二鍋頭,咦,這罐子里是什麼酒。」夏傑看到了一個漆黑的陶罐,上邊紅布蓋得嚴嚴實實的,不禁發出了疑問。

「夏老師,這可是我們京城人平時不願外露的好東西。您打開蓋子聞一聞,就知道了。」

曲雲霄笑著說道,對於這漆黑陶罐里裝著的東西格外的自信。

話不多說,夏傑直接打開上邊的蓋子,頓時,一股清幽的桂花香氣撲鼻而來。

「這東西好啊,桂花陳酒,在古代只有御膳房掌握其配方及釀製技術。曲館長有心了呀。」

夏傑在大腦里搜尋了幾秒鐘,方才找到了關於「桂花陳酒」的介紹。

「夏老師果然青年才俊,這種罕見酒都能夠認出來,想來平日里一定是博覽群書,見識不凡啊。」

曲雲霄笑著說道,「於八月桂花飄香時節,精選待放之朵,釀成酒,入壇密封三年,始成佳釀,酒味香甜醇厚,有開胃、怡神之功效。」

「好酒,又是低度酒,能夠適應的人群很多。曲館長這瓶佳釀,看來放了很久了吧。」

「足足有三十年,我年輕的時候,一位長輩是御廚後人,方才掌握了這釀酒技術。」

「隨著那位唯一的御廚後人死後,大家雖然也釀桂花酒,可仍舊稱不上是鄭重的『桂花陳酒』。」曲雲霄有些惋惜地說道。

「這小吃,莫不是茯苓夾餅?」

夏傑的視線,被接下來的東西給吸引住了。

茯苓夾餅選了多種果仁、加上桂花、蜂蜜、海藻、茯苓粉等食物,再加上茯苓本身就具有益脾安神、利水滲濕的功效,是為數不多能夠作為葯膳的點心之一。

「哈哈,不錯不錯,正是茯苓夾餅,我專程找了王府井裡做糕點多年的老師傅親手製作的,這種點心挺適合老人家的,於是就準備了一份給老爺子。」

「曲館長有心了,我先替爺爺謝謝您。」

……

另外還有一套精美的內畫壺,顯然也是匠心之作,但夏傑還是對於前邊的茯苓夾餅、桂花陳酒更感興趣一些。

雖然說茯苓夾餅和桂花陳酒價值並沒有內畫壺、飛天茅台酒等價格高,但有句話說得好:適合的才是最好的。

「洛瑤,你陪曲館長聊會兒,我去做頓便飯。」

說完,夏傑便走進了廚房。

此時的林洛瑤忽然有些暗暗緊張。

之前夏傑在場的時候,曲雲霄並不會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現在夏傑走了,對方開始注意到自己了。

但是,現在的林洛瑤還不想讓夏傑知道自己的全部背景,萬一給曲雲霄說漏嘴了,林洛瑤就不得不全盤托出了。

「姑娘,請問那日照香爐在何處?現在能看看嗎?」

被曲雲霄叫了一下,林洛瑤被嚇到了,但是一聽曲雲霄只是想看一看日照香爐,便拿上車鑰匙,帶著曲雲霄前往磚廠。

一到磚廠,曲雲霄的注意力,全都在日照香爐上邊了,哪還有空在意林洛瑤。

「呼,果然當時年紀還太小了,估計已經記不清楚了。」

林洛瑤也是鬆了一口氣。

另一邊,夏傑忙活好了一桌子菜,見人都不見了,便打了個電話給曲雲霄。

「曲館長,你們去哪了?飯菜都好嘍。」

「好的好的,夏老師,我們現在在磚廠,立刻回去。」

回到夏傑家裡的曲雲霄,臉上來自於日照香爐的震驚之色還未散去,又被夏傑的高超廚藝給震驚到。

「嘖嘖,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夏老師的菜肴,果真比御膳房優秀。」

「我年紀比較大,加上兒時確實條件優渥,有機會吃到過御膳房後人的菜肴,但是一對比夏老師的菜,確實有些黯然失色。」

曲雲霄豎起大拇指,對著夏傑的菜肴連連讚歎。

不過,曲雲霄不知道的是。御膳房後人所得到的菜肴,都已經是人傳人好幾十代的菜肴,加上後人對前人的景仰和敬畏,自然不該隨意修改突破。

但是在夏傑得到的系統能力之中,所有頂級菜肴早已經渾然天成,無需修改突破,已然是真傳了。

雖說都是華夏幾千年頂級廚藝的傳承,但是一個是傳了幾十代的菜譜,一個是掌握了核心思想的集大成者,肯定是夏傑更強一些。

「曲館長您過獎了,都是傳承了先人的烹飪經驗,哪有黯然失色之說呢。」

「哈哈,那倒是我說錯了話。確實,都是咱們華夏的美食,無需一分高下。夏老師的胸懷,著實讓我佩服。」

曲雲霄也是哈哈大笑,發自內心地被夏傑的廣闊胸懷給折服。

廚師和其他職業一樣,都是技術活。只要有技術,就一定要分出高下。

但是夏傑已經跳出這個「分高下」的階段,已經來到了將「華夏菜」擺在首位的階段,不得不讓人佩服。

夏傑製作的美味佳肴,讓曲雲霄和助手是大快朵頤,讚不絕口。

吃完飯,坐在竹棚下,一邊喝茶,一邊順帶欣賞茶盞的曲雲霄正色道。

「夏老師,咱們來聊一聊日照香爐吧:我剛剛已經去到您的磚廠,看到日照香爐了。」

「比起視頻上而言,我仍舊還是認為親眼所見,更加的有衝擊力。畢竟足足有著一米八幾的香爐,現在已經不多見了。」

夏傑則微微一笑說道:「的確,曲館長您應該是非常熟悉歷史。」

「雖說在古代,巨型的青銅鼎或者是香爐其實也有不少,但是隨著朝代的更迭,越來越多的明君開始發現,這樣勞民傷財地製造巨大銅器,其實完全沒有必要。我想這才是導致現在大型銅器不多的原因之一。」

這番話,讓曲雲霄連連點頭。

「厲害,厲害。夏老師真是博古通今,原本以為您只是醉心於雕刻與國畫之中,沒想到就連華夏歷史,您也是能夠信手拈來。」

「要不是您的能力實在是太強,而且名氣也太大,我都想邀請您成為京城文化博物館之中的一員了。」

夏傑連連擺了擺手,說道:「曲館長您也知道,我這個人就喜歡山村生活。要是給我搬到京城去住,肯定不適應。」

「的確,若是能夠住在卧牛村這樣山清水秀、遠離塵世喧囂的地方,我想我也會放棄掉京城的生活了。」

曲雲霄看著夏傑家周邊的場景,發自真心地說出了這一番話。

「哈哈,曲館長若是不嫌棄我這個地方簡陋,以後有空可以常來玩玩。」

夏傑則笑著說道。

「既然夏老師如此有誠意,為了以後還能來您這卧牛村,我們博物館願意出五百萬,收購您的日照香爐,您看如何。」

曲雲霄話鋒一轉,一連正色地說道。

「五百萬?」夏傑揚起眉頭。

「是的,五百萬,要是夏老師覺得低了,我之後在附贈您京城文化博物館的名譽會員,這個身份雖然不能帶來什麼實質上的利益,但是也算是一個身份。」

「如果您要是對於京城的潘家園感興趣,這個身份還是比較管用的。」曲雲霄生怕夏傑不答應,連忙開始「加價」。

「夏老師您也知道,咱們京城文化博物館本身就是一個相對比較公益的組織,並不像是那些商會一樣,能夠擁有如此多的財富。五百萬……已經是我掌握的最高許可權了。」

「而且之後我們就算將日照香爐帶走了,也會贈與您鑒定證書以及其他的相關證書,讓您『日照香爐作者』的身份板上釘釘,提升您的知名度。」

曲雲霄的嘴彷彿像是機關槍與一樣,讓夏傑一下子竟然不知道該如何插話,只能等到曲雲霄說道,夏傑在悠悠地說道。

「曲館長,我對這個費用沒有異議,京城文化博物館拿我這日照香爐,確實是用來給咱們華夏民眾展覽用的,能夠讓更多的華夏民眾看到我的作品,了解咱們華夏的傳統藝術,這是一件好事情啊。」

夏傑的話語,讓曲雲霄心裡邊的大石頭總算是悄然落地。

畢竟他也知道對方的茶盞可是拍出了千萬高價,這個製作精美,端莊大器的景泰藍香爐,如果上了拍賣會的話,即便沒有年代加持,想必也能輕易拍出千萬的價格。

「夏老師,您如此年紀,胸懷就已經這般開闊。下回您到京城來的時候一定要跟我說,不僅僅是作為合作夥伴,我更想跟您作為朋友。」

曲雲霄感激地看著夏傑。

「能夠和曲館長這樣有文化有學識的人做朋友,確實不錯。下次有機會去京城的時候,一定會聯繫您的。」夏傑微笑著說道。

於是,夏傑的日照香爐就以五百萬的價格,出售給了京城文化博物館。加上一個身份和一堆證書,可謂是名利雙收。

「我明天會聯繫人來將日照香爐拉走,可以吧夏老師?」

「行啊,沒問題!」

曲雲霄跟著說道:「夏老師,你是真心為了咱們華夏的傳統文化傳統行業發展做出讓步,否則的話,我估計根本不可能用五百萬收購到這件精美的作品。」

「曲館長,咱們都是華夏文明的學習者,也是傳頌者。只是您選擇了博物館這個渠道,而我選擇了製作作品,大家都是同路人,您也不必太客氣。」

夏傑擺擺手,淡淡地說道。

「哈哈之前聽聞夏老師即使年輕,但是仍舊淡泊名利,頗有隱士風範,今日一見,果然如此。」

「如果我也有像是夏老師樣的能力的話,我或許也會選擇這樣的生活吧。」曲雲霄忍不住又感嘆一番。

兩個年齡相差已經有三十多年,一位老者一位青年,就華夏文玩的源遠流長,促膝長談。

在秋季的冷風之中,兩個人的熱情卻像是熊熊火焰,怎麼都不會冷卻一樣,一直聊到了深夜。

凜冽的冷風,將清晨的枯葉吹下了樹梢,吹落了一地。

伴著冉冉升起的一輪紅日,夏傑、曲雲霄也已經醒了。

「老弟,是我,定位我已經發給你了,你收到了嗎?」

……

「收到了,好好好。現在過來吧,我就在這兒等你,到了給我打電話。」

曲雲霄一醒來,直接給朋友打了電話,想要儘快將日照香爐運回京城。

在簡單的洗漱之後,夏傑走出院子里,看見了一地的枯葉。

他二話不說,拿起掃把,開始清掃地上的枯葉。

留宿這邊的曲雲霄推開門,就見到了正在掃地的夏傑。此時的夏傑,一身棉布衣,就是山村村民之中常見的款式。

但是,也就不認識夏傑的人,才會認為這是簡單的村民裝扮了,在曲雲霄的眼中,現在的夏傑,就是華夏文玩界冉冉升起的新星,是振興華夏傳統文化的新生力量!

而夏傑現在所展現出來的能力,也確實如此!

「嘖嘖嘖,夏老師大道至簡,一身棉布衣,跟武俠小說里的掃地僧一模一樣,就是年紀更輕,武功更加高強!」

曲雲霄笑著對夏傑說道。

「曲館長您說笑了,我還沒有那麼高深的境界,還需要多多努力。」夏傑則謙虛地回應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8章 讓步

56.5%
目錄
共84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