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憶童年

第510章 憶童年

「沒錯,就那個湖,小時候經常帶你去游泳的地方,湖旁邊有棵歪脖子樹,不知道歪脖子樹合不合適?」夏長江詢問林洛瑤。

「爺爺,我想到的也是那裡。」夏傑點了點頭。

「可以啊,只要是長勢有特點的樹,都可以作為拍攝使用。如果水不深的話,還可以進入水中,拍攝半身照。」林洛瑤肯定了這一個建議。

「那好,就確定了兩個地點了。接下來還需要其他的拍攝地點嗎?」

「夠了,就這兩個地點可以了。」

定下了地點,今晚的聚會也就結束了,大家各回各家。

而此時,趙燕子學生的家中。

這位得到視頻通話機會的同學,今晚似乎有些難以入眠。

在平時已經睡著了的時候,他雖然躺在床上,但是卻一點兒睡意都沒有。

同學手中卻拿著一個有些簡陋的木雕,不斷輾轉反側,滿腦子想的都是夏長江的高超手藝。

手上也在木雕上不斷地畫著,還原夏長江雕刻時候的手法。

「說不定當一個優秀的木匠,以後也是一條出路。」學生一邊模擬雕刻,一邊喃喃自語,將木雕放進了自己的懷抱。

隨著時間漸漸流逝,學生也終於抱著木雕,臉上掛著微笑睡去。

……

第二天清晨,夏傑一如往常:起床,洗漱,做早餐。

如同約定的那樣,夏傑剛做完早餐,兩個美女就來到了他的院子。

林洛瑤胸前掛著個單反相機,趙燕子則幫忙扛著三腳架和需要更換的衣服,出現在了夏傑的院子前。

「都到了呀,過來吃早餐吧。吃飽了才有力氣幹活。」夏傑對著兩人說道。

因為有任務在身,三個人在吃早餐的時候都沒有選擇閑聊,很快填飽肚子之後,便出發卧牛山脈。

在前往第一個地點的路上,趙燕子看到夏傑也背了個包,頓時起了好奇心。

「夏老師,你不是負責當導遊嗎,怎麼也帶了這麼多東西呀?」趙燕子看著夏傑的包,詢問道。

「噢,你說這個啊。我帶了畫板和筆墨紙硯。既然都進山了,就把這一次當作採風之行,山裡的風景不錯,你們拍你們的,我也畫幾幅畫。」

夏傑微笑著回應道。

「哈哈,那你可要跟上我們的節奏哦。我和洛瑤配合默契,拍攝進度可是很快的哦。」趙燕子跟夏傑開了個玩笑。

「雖然咱們的拍攝進度很快,但是他畫畫的速度更快。『大師傑』可不是浪得虛名。」林洛瑤給趙燕子潑了一盆冷水。

兩個人跟著夏傑的步伐,邊走邊聊,趕路的過程倒是顯得輕鬆愉快。

經過一段時間的跋涉,三個人很快來到了第一個地點:一個小瀑布。

因為落差不大,說是小瀑布,其實更像是一個小小的垂直水流。

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小瀑布留下來的水流並沒有激起像是大型瀑布那樣的白霧,倒是顯得水流十分清澈。

在水流落下的地方,則是一條流水潺潺地小溪。

小溪的流速十分緩慢,應該是經過長年累月的積累化作的水流,並不是天然泉眼形成的河流。

到達地點之後,林洛瑤和趙燕子很快進入了工作狀態。夏傑也從背包之中拿出了畫板,開始作畫。

感受著山間的微風,夏傑手中的毛筆恍惚之間化作一條蛟龍,在白色的宣紙上遊動著,留下墨色的痕迹。

水流、山壁、森林等等,出現在夏傑面前的美景,此刻都被濃縮在了這一張小小的宣紙之中。

「景是畫完了,但是總感覺少了點兒什麼。」夏傑托著下巴,看著已經完成的風景圖,暗暗琢磨著。

很快,正在拍攝照片的林洛瑤,吸引了夏傑的注意力。

因為角度的問題,此刻夏傑並不能看到趙燕子,也無法將她融入畫作之中。

而林洛瑤正蹲在水邊洗臉,應該是在跋涉的途中出了汗,需要清潔一下自己。

這個場景被夏傑捕捉到了,順理成章地就把林洛瑤畫進了畫里。

經過一番努力之後,一副水流自山壁流下、而林洛瑤在水流邊戲水的畫,就在夏傑的筆下完成了。

「夏老師,您畫完了嗎?我們這邊已經畫完了。」

趙燕子收拾好了東西,對著正在畫畫的夏傑喊道。

「搞定了,你們需要休息一下嗎,還是咱們繼續朝著第二個地點出發?」夏傑回應趙燕子,將面前的畫板以及其他的工具收了起來。

「直接出發吧,爭取一個上午將拍攝進度弄完。畢竟下午燕子還想去夏爺爺那兒做客呢。」林洛瑤想了想,對著夏傑說道。

「那走吧,帶你們去我小時候最喜歡的歪脖子樹。」夏傑微笑著說道。

歪脖子樹和小瀑布之間的間隔並不算遠,三個人走了一會兒,便發現了歪脖子樹。

「好神奇,這棵樹為什麼是橫著長的呢?」趙燕子有些驚訝。

在她的視角里,歪脖子樹就像是一根近乎平行湖面的棍子似的,與四周的樹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的確能夠稱得上是一處奇景。

「以前我還是孩子的時候,經常把這一棵歪脖子樹當作跳板,朝著湖裡跳水。估計是因為卧牛村的孩子們都喜歡這樣玩,才導致這一棵水邊的樹長得越來越歪,直到今天和水面近乎平行的樣子。」

夏傑比劃著跟兩人介紹道。

回憶起童年的點點滴滴,往事浮上心間。

趙燕子和林洛瑤聽得有些奇怪:像夏傑這般手藝、廚藝冠絕於世,身材樣貌也屬於東方帥哥的男子,居然會有如此普通的童年。

「夏老師,想不到你也有如此普通的童年啊。」趙燕子對著夏傑詢問道。

在趙燕子看來,能夠聽到夏傑有一個普普通通的童年,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之後的這些手藝,是我在成長的過程之中耳濡目染學到的。在我小的時候,我也只是個普通人。」

夏傑微微一笑說道,「當天賦沒有展現出來的時候,即使真的是天才,那也毫無用武之地。」

趙燕子聽了夏傑的話,不禁心中對夏傑又多了幾分崇敬之意。

「燕子,準備好,咱們就開始拍攝了。」林洛瑤的一句話,將趙燕子從感悟之中拉了出來。

「好。我準備好了。」趙燕子對著林洛瑤回應,示意自己隨時可以開始。

見到兩人開始拍攝之後,夏傑也拿出畫板,準備將兒時陪伴著自己的歪脖子樹畫進畫里。

夏傑剛一拿起筆,小時候的場景就在腦海之中不斷閃回。

在他的印象之中,卧牛村夥伴們的稚嫩笑聲彷彿還是昨天。可現在一轉眼,自己已經是大學畢業,而夥伴們也各有各的歸宿。

回憶的激流越過思想的水閘,化作夏傑手中毛筆的墨水,在紙上肆意地流淌。

歪脖子樹、水潭、小孩正在成群結隊的玩耍……隨著夏傑筆走龍蛇,白色宣紙上邊顯現出越來越多的圖案。

「當時可真是快樂呢,得儘可能還原一下大家臉上興奮的表情。小孩子的笑容,才是我在歪脖子樹邊留下來的最美好回憶。」夏傑自語道。

而手中的筆頓時化作夏傑的手指,完美地將畫中孩童臉上的純真表情呈現出來。

有如神助一般,夏傑此刻全情投入自己的畫作,隱約之間,居然能夠看到當時的場景,直接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對於他這樣頂級的畫家,能夠將腦海之中的場景還原在畫作之中,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但是若是想要畫出精品,則還需要將自己的情感融入畫作之中。

這棵歪脖子樹,以及兒時卧牛村的夥伴們,勾出了夏傑對於童年的懷念情感。也成為了這一幅畫的靈魂。

夏傑自己都沒有想到,這一副凝聚了自己童年的畫作,之後竟然會成為全世界收藏夾追捧的精品。

與此同時,在林洛瑤和趙燕子這邊,進度也十分的順利。

歪脖子樹作為一個長相奇特的景觀,在林洛瑤的相機鏡頭之中成為了劃分構圖的工具之一。

在別緻的構圖之下,林洛瑤能夠發揮的實力更多了一些。

而趙燕子也積極的配合,與林洛瑤的合作親密無間。

「燕子,接下來就需要你入水了。」林洛瑤看了看已經拍攝好了的照片,對著趙燕子說道。

雖然自己很想要一張趙燕子半身在水面上,半身在水中的照片。

可現在已經是秋冬季節,卧牛山脈之中的溫度更是比外面還低上一些,如果趙燕子不願意的話,林洛瑤自然也不會勉強。

「沒問題。」趙燕子應承了下來,開始脫自己身上的外套。

「燕子,你可留點兒心,我會儘快完成拍攝的,千萬別感冒了。」林洛瑤擔心地說道。

「我有辦法。」

只見趙燕子臉上浮現出一抹自信的笑容,雙手撐地,開始做起了俯卧撐。

「二十、二十一、二十二……」

見到這種場景,林洛瑤哭笑不得。

「好了,我現在渾身都變暖了。洛瑤,我下水了?」趙燕子再一次跟林洛瑤確認。

「下吧,我這兒也準備好了。」林洛瑤對著趙燕子比出一個「OK」的手勢,示意趙燕子可以下水。

「撲通」一聲,趙燕子便跳入了水中,激起了一片兒水花。

「哇,真有些冷呢。」趙燕子口中哈出熱氣,撩起自己被水沾濕的頭髮說道。

「燕子,很好,就保持這個撩頭髮的動作。」林洛瑤立即舉起相機喊道。

聽到了林洛瑤的話,趙燕子也是將姿勢保持:下巴輕輕揚起,雙手將頭髮挽至腦後,眼睛看著前方的歪脖子樹。

將快門按下,留下了幾張照片,林洛瑤滿意地點了點頭,「燕子,可以起來了,咱們任務完成了。」

趙燕子立刻從水中起身。即使做了俯卧撐,可秋冬季節的水溫,還是讓這位東北姑娘凍得不輕。

林洛瑤將隨身攜帶的帳篷搭了起來,並拿出乾燥的衣服遞給趙燕子。

對於一個專業的攝影師而言,這些東西都是很有必要的。林洛瑤也不例外。

「趕緊換上吧,辛苦你了。」林洛瑤對趙燕子表示感謝。

「這有啥的,一是為了工作,二是因為咱們的感情。」趙燕子咧嘴一笑,走進了帳篷之中。

在等待趙燕子換衣服的過程之中,林洛瑤見到夏傑十分地專註,便好奇地走到他的身後,想看看他究竟畫了什麼。

為了不打擾到夏傑,林洛瑤盡量控制著腳步輕盈,像只可愛的貓咪一樣走路。

「我的天啊!」

林洛瑤剛一走到夏傑的身後,便看到了夏傑畫板上的內容,心中受到了極大的震撼。連忙將自己地嘴巴捂住,不讓自己驚呼出聲。

如果給夏傑這一幅還未畫完的畫找一個類似的比較,林洛瑤會選擇《清明上河圖》這種大作!

《清明上河圖》為什麼出名?正是因為氣勢足夠大,而且將古代的熱鬧集市栩栩如生地做了還原。

每個人因為自己的身份,都在做著相關的事情。即使是出自同一個畫家之手,可畫出來的每一個人都不一樣。

不僅僅是人,而且還有各色的牛、騾子、驢子等牲畜,車、轎、大小船隻,房屋、橋樑、城樓等各有特色。

許多獨一無二的元素,構成了國寶級文物《清明上河圖》。

而夏傑這一副作品,也完全能夠與之媲美!

林洛瑤並不是因為私心,而將夏傑的畫作神化。

在夏傑的畫作之中,戲水的小孩,其實也能夠看出各自的身份。

首先是水潭邊的老者,正背靠著歪脖子樹,手中拿著煙斗,笑眼盈盈的看著水潭之中嬉戲的孩子們,口中還吐出一口旱煙。一副逍遙自在、享受生活的姿態。

在老者的不遠處,是一隻被系在歪脖子樹上的老耕牛,此刻正低著頭喝水。應當是水潭之中的放牛娃,在休息時想要與夥伴玩耍,於是將老耕牛拉到了此地。

岸邊還有一位放羊娃,此刻正看著水潭裡發愁。想來應該是自己想去玩兒,可羊兒們沒辦法安置,所以只能看夥伴們玩,正陷入了無奈之中。

湖面上,還有一艘漁船,漁夫正在撒網捕魚,遠處還有正在農田忙碌地農民……

「洛瑤,你們拍攝完了啊?」夏傑畫上最後一道色彩之後,也察覺到了林洛瑤正在身邊。

「這……這是你親手畫的嗎?」林洛瑤有些不可置信。

「想啥呢,當然是我親手畫的。當時我們的童年,都凝聚在這一副畫里了。」夏傑微笑著,對林洛瑤回應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0章 憶童年

61%
目錄
共83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