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開臉

第569章 開臉

只見夏傑從墨線版開始印。之後進行隔水處理,再印套色版,印完后再整體隔水讓年畫變干。

「印刷時,先在版上刷色,后在紙上印色,這兩道步序都得用力氣。製作的時候,可千萬要堅持住。」

「版上刷色用棕刷,均勻有節奏地刷遍全版:動作不能慢,不然刷不均勻;顏色不能倒多倒少,蓋住線條,就不是年畫了;沒有顏色老蹭版,又加重了版的磨損,拉紙要拉到位,太松太緊都不宜。」

夏傑一邊刷,一邊說道:「刷版講究『手腕動,不能歪,要端平,少沾墨,勤刷版。』如果版中間空隙大,行話講裡面的要訣『要像摸魚,要慢,要小心,還要屏住氣』。」

「棕刷刷到空隙里就是次品。總之,刷色得勻、准、鮮、靜,每印一套色,紙都會有伸縮,這時要隔水,印下一套色才能印得准。」

「『隔水』就是每七張到十張紙中間隔一張乾燥的紙板。時間根據具體情況而定,一般二十分鐘到半個小時。過干也不宜,下一套色印不均勻,或完全套不上」

「現在,整套印刷的工序,才算完成了。咱們現在只完成了一張,這個內容,起碼還要再印刷三十張,才算是不枉費咱們雕版的汗水。」

指了指刷好的紙張,夏傑對著觀眾們說道。

「大勇,帕拉尼奇,過來搭把手。」夏傑轉身,對著一旁的兩人說道。

朱大勇和帕拉尼奇起身,開始幫助夏傑印刷年畫。

「剛剛說的,你們都有認真聽吧?」

夏傑詢問朱大勇和帕拉尼奇兩人。

「當然了師父!」朱大勇自信地拍了拍胸脯說道。

「是的,師父,我一直都在聽。」帕拉尼奇也給予了夏傑回應。

「行,那咱們三一起動手。都是把雕刻當飯吃的,可別讓我看到你們手不穩哦。」夏傑對著兩個人說道。

「好。」

朱大勇和帕拉尼奇異口同聲地回答道。

說完,三個人便開始印刷年畫。

正午時間,太陽高懸在卧牛山脈之上。

夏傑對著身邊還在印刷的朱大勇和帕拉尼奇說道:「咱們先休息會吧,你們歇著,我去給你們弄點兒吃的。」

聽到了這話,朱大勇和帕拉尼奇一下子來了精神。

「嘿嘿,師傅,醬牛肉有嗎?」朱大勇舔著臉對夏傑說道。

「只有家常菜,我看一看廚房有什麼就吃什麼。」

夏傑白了朱大勇一眼,說道。

「嘿嘿,師傅我這不是跟您開個玩笑嘛,我哪敢指揮您啊。」朱大勇裂開嘴,露出了兩排大白牙。

「行了,別貧了,帕拉尼奇,你應該沒什麼忌口的吧?」夏傑看向了一旁的帕拉尼奇。

「沒有,只要是師傅做的華夏菜,我都喜歡吃!」帕拉尼奇語氣十分真切,嘴角已經隱隱出現了一些哈喇子。

直播間的觀眾們見到帕拉尼奇這一位外國帥哥,都被夏傑的手藝迷成這幅樣子,開始調侃起來。

「哈哈,廚神傑的烹飪技術,成功讓這位外國小哥愛上了華夏菜。」

「要是給一些標題看到這一幕,估計傑哥又能夠衝上熱搜了。」

「太有意思了,沒想到這位帥氣的小哥哥,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面。」

「果然,在夏老師做的菜面前,沒有任何人可以保持風度。」

「啊,我也想到卧牛村,親口嘗一嘗夏老師做的菜啊。」

「估計真去了,哈喇子流的比這位外國帥哥還要多。」

直播間觀眾們的調侃,夏傑也微微一笑,被網友們風趣的彈幕給逗開心了。

「大家可真是腦洞大,人家只是餓了,都能被你們評價這麼多。」

說完,夏傑便走進廚房,開始忙活去了。

夏長江家。

此刻的夏長江,剛剛才完成墨線版,比起夏傑這邊的進度,確實顯得慢了不少。

不過,夏長江所選擇的題材,比起夏傑所製作的通俗春節年畫,難度也更大一些。

《千里江山圖》作為華夏的十大名畫之一,夏傑繪製墨線稿已經花了整整一個晚上的時間,現在夏長江雕刻的時候,自然會更加的小心謹慎。

「長江老哥,我帶了點兒好茶過來看看你。」

院子外,劉長根的聲音傳入了夏長江的耳朵里。

「哈哈,請進吧,這麼客氣,搞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夏長江爽朗一笑,邀請劉長根進來。

「哪有,長江老哥這麼辛苦在製作木板年畫的雕版,我幫不上什麼忙,帶點兒茶水來,也算是盡了一份小小心意。」劉長根回應夏長江,順手給倒上了一杯茶水。

「長根兄弟,能為村子里做點兒貢獻,我也挺開心的。」

夏長江接過茶杯,豪爽飲下。

……

山腳小院這邊,用餐結束的三人,繼續投身於工作之中。

經過眾人的一番努力,三十張年畫終於完成了。

「呼,還真不容易啊。」

朱大勇長舒了一口氣道。

「我說大勇,你好歹也是五大三粗地,怎麼只印刷了三十張年畫,就已經累得不行了呢?」夏傑對著朱大勇開起了玩笑。

「師傅,我可不像您,體力跟用不完似的。跟您相比,我只是個孩子。」朱大勇嘿嘿一笑,很不正經地說道。

「行了,你帶著帕拉尼奇,去旁邊歇會兒吧,剩下的事我自己來就行了。」

夏傑揮揮手對著面前的兩人說道。

「師傅,我不需要休息的,我還可以繼續幫忙。」

帕拉尼奇擦了把額頭的汗水回應道。

「那行,你先在旁邊看一遍,之後再來幫忙也不遲。」夏傑對著帕拉尼奇說道。

說完,帕拉尼奇也心領神會,自覺跟著朱大勇到一旁坐下,繼續觀摩夏傑的製作過程。

「咱們現在做的,是簡單的『門神』,雖說已經完成了一大半,但是還有一道工序還沒有和大家介紹。」

夏傑對著屏幕前的觀眾們說道。

「因為咱們做的是人像,所以還得『開臉』,也叫『開相』。用毛筆在人物的臉、胳膊和其他人物肌膚上沒有衣服罩的地方,做些敷粉或暈彩的處理。」

「最簡單的開臉,是用棉花蘸點胭脂,在臉蛋上暈染一下,大幅開臉,是在臉部潮濕得當的時候,用毛筆蘸硃砂色,慢慢畫。」

「咱們這一次製作的是『門神』,所以在開臉的時候,還需要注意門神的眼睛。按照傳統的說法,門神的眼睛一定要帶著氣勢和殺意,否則難以將污穢之物擋在門外。」

夏傑一邊說著,手上的動作也絲毫沒有慢下來,毛筆輕輕在印好年畫的紙張上邊畫著,有些部分則是用棉花輕輕蘸在紙上,做暈染處理。

「講究,實在是太講究了。」

「果然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門道啊。」

「我還以為年畫都已經完成了呢,沒想到居然還有這樣的一道工序。」

「這是真的把年畫當作是一個孩子了,在製作完成之後,還不忘記細心地裝點一番。」

「大師傑開臉的樣子,像極了我給閨蜜化妝的時候,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把閨蜜化丑了,直接感情決裂了。」

屏幕前的觀眾們,見到了夏傑開臉的過程之後,忍不住如此評價道。

開臉過程完成了,因為用的是毛筆和棉花,處理又比較地簡單,夏傑並沒有花費很多的時間。

「正因為開臉的過程是後來加上的,所以大家在分辨年畫是機械製作,還是手工製作的時候,通過一些面部和肌膚的細節便可以判斷了。」

「因為是人用手一點一點開臉的,所以並不像是機械那樣千篇一律。」夏傑對著觀眾們說道。

「果然現在對比一下,感覺還是手工製作的木板年畫,更加有靈魂。」

「有句話說得好,藝術之所以有靈魂,正是因為創作者對其傾注了心血。」

「傑哥,這一個年畫咱們應該買得起了吧?平時高級的手工藝品咱們望塵莫及,現在碰上可以多次印刷出來的年畫,我覺得我可以承受這一個價格。」

有觀眾對年畫十分感興趣,希望求購夏傑手中的年畫。

「這次製作的年畫,都是為村子里準備的。如果大家真的喜歡,倒也不用買了,過幾天我多印刷一些,抽五十個幸運觀眾給你們寄過去就好了。」

夏傑十分豪爽地說道。

正如那位觀眾所說的那樣,雖然年畫也是手工製品,但是畢竟雕版已經做好了,數量也只是由夏傑所使用的紙張數量決定。

相對於夏傑之前的瓷器、銅器以及雕刻作品等等手工藝品來說,確實算便宜的了。

「手藝傑萬歲!」

「一想到今年過春節的時候,能夠在自己的家門口貼上夏老師親手製版印刷的年華,我的心情就格外地激動!」

「這一次一定要抽到我啊,可是有整整五十個名額呢!」

「我今年不是本命年,不會倒霉運的,這一次的年畫,我志在必得!」

「怎麼說也是新春佳節將至,發紅包顯得太俗氣,咱們發點兒年畫,倒也顯得有些風雅。」面對屏幕前觀眾如此熱情的回應,夏傑微笑著說道。

「不過當務之急,還是先把咱們卧牛村裝點起來,有點兒過年的氣氛才行。等到把村子的事情弄好了,再給大家抽獎哈。」

夏傑的發言,給屏幕前的觀眾們潑了一盆冷水。

「我還以為現在抽呢,原來是空歡喜一場啊。」

「怎麼能夠說是空歡喜呢?夏老師說的話,百分之百會兌現的。」

「朋友們,手藝傑可不像是其他的主播,只會薅咱們觀眾的羊毛,千方百計的用各種名義騙禮物,真到抽獎的時候,一個比一個摳門。」

有位觀眾發送了這一條彈幕,看起來有些氣憤。

「這位朋友,我可以理解你的不開心。但是在咱們直播間發送彈幕的時候,還是盡量不要捧一踩一啊。」

夏傑微笑著提醒道,盡顯修養。

那位被點名的觀眾,經由夏傑這麼一開導,倒也沒有繼續發送滿是戾氣的彈幕,直播間再一次變得文明且和氣。

經過了這麼一個小插曲之後,夏傑將開臉好了的三十張年畫放置院子的一處開闊地,找了一張大桌子,將完成了的年畫用石頭壓上。

「好了,咱們的工序已經完成了。之後也就是等年畫晾晒乾燥之後,在進行裱畫就好了。」

夏傑一邊對著屏幕前的觀眾們說道,一邊看向了坐在一旁的朱大勇和帕拉尼奇:「兩位,訓練雕刻手法的時候來了。接下來的墨線稿,就由你們來變成母版了。」

「沒問題,能夠為村子里做點兒貢獻,也算是我應盡的責任。實在太辛苦的話,到時候攛掇老村長請我搓一頓就好了。」

朱大勇笑眯眯地說道。

「凈想著吃,到時候要是真的把村子裝點好了,也不勞老村長費心了,我親自給你下廚。」夏傑對著朱大勇說道。

「這下子,應該很有動力了吧?」

「那必須的!不就是母版嗎,徒弟我雖然做的沒有師傅您這麼精細,但是這段時間的雕刻水平,我覺得還是能夠拿的出手的。」

朱大勇摸了摸自己的大光頭,頗有信心地回應道。

「很好。帕拉尼奇呢?對製作咱們華夏的木板年畫感興趣么?」夏傑看向了朱大勇身邊的帕拉尼奇詢問道。

此刻的帕拉尼奇,正盯著夏傑之前所製作的墨線版出神,一下子竟然沒有聽到自己被喊到了。

朱大勇看出了夏傑的疑惑,在一旁提醒道:「師傅,最近師弟碰上了瓶頸,您的墨線版剛剛給他巨大的感悟,我估摸著現在正思考著呢。」

夏傑點了點頭說道:「畢竟他之前也很少接觸到咱們華夏的雕刻,現在能夠有點兒感悟,倒也是他的機緣。」

夏傑和朱大勇對視了一眼,都選擇不打擾帕拉尼奇此刻的沉思。

朱大勇重新從夏傑的工作室里搬出張桌子,拿起材料開始雕刻。

而夏傑則是走出院子,準備去夏長江那裡看一看,現在進度如何了。

剛剛騎上自己的小電驢,還沒開到夏長江的家,夏傑便看到了一個熟悉地車子,正是林洛瑤的車。

這個時間點,林洛瑤不應該是和趙燕子在一起,討論模特拍攝的事么,怎麼回來了?

車子開了過來,林洛瑤搖下車窗問道:「夏傑,你去哪兒啊?」

「去爺爺家看一看,洛瑤,什麼時候回來的?」

「今天剛回來啊!」

「那一去去爺爺那邊看看不?」

「好啊。」

林洛瑤點了點頭,臉上帶著燦爛笑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569章 開臉

68.89%
目錄
共8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