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 對,就是野性!

第660章 對,就是野性!

「有道理,看着傑哥這敲擊的力度,就算是項羽和李元霸這兩個古代的大力士也會打鐵,製作出來的甲胄還真不一定有傑哥這樣的密度。」

「好傢夥,你們光是想到甲胄的密度有多大,如何刀槍不入,那萬一要是甲胄給人家給偷了,那不就完犢子了。古代的安保那可都是人工,可沒有現代的自動化識別。」

「瞧你說的,我不會養狗嗎?你看看夏老師家不也沒啥安保措施么,一條小黑狗就能保護院子,多實在啊。」

「那是卧牛村民風淳樸,你放其他村子試一試,偷的家裏連內褲都不剩了。」

在觀眾們正十分興奮的討論過程之中,夏傑也已經將甲胄所需要的鐵片敲打完成。

雖說擁有不俗的耐力和力量,但是這樣的體力活,還是讓夏傑久違地出了汗。

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夏傑對着屏幕前的觀眾們說道:「現在,咱們甲胄所需要的鐵片算是完成了,接下來咱們之後就要按照甲胄的樣式打札了。」

「先將方形的甲片用皮條、繩索互相穿組,甲片橫向縱向均互相疊壓,刀劍難入。扎甲的伸縮部件用活動式皮條繩索穿組,使得上下兩層甲片可以伸縮運動。」

說完,夏傑拿起剪刀,從柔軟的牛皮上剪下若干條細繩,並且將其纏繞成繩索,在鏡頭前拉了拉,確認足夠結實之後,方才開始用做好的皮繩索穿甲片。

夏傑的動作十分靈活,原本毫不相干的牛皮繩和甲片,此刻在他的手上像是有了相性似的排列組合起來,在保證刀槍不入的前提下,又擁有着足夠的靈活性。

「咱們在製作甲胄的過程之中,一定要保證甲片在足夠硬的前提下,還要有着一定的靈活性,否則若是太過僵硬的話,在戰場上也會成為活靶子,換句話說,甲胄做的越好,咱們在戰場上存活的可能性就越大。」

屏幕前的觀眾們見狀,也紛紛讚歎起夏傑工藝之精巧。

「傑哥說的對啊,只有足夠硬,又足夠靈活,才能夠成為戰場上的英雄!要是能夠做到的話,無論是戰場還是家裏,都是十足的『英雄』。」

「老哥夠內涵啊,是不是在足夠硬,又足夠靈活的前提下,再足夠長,就更加能夠展現男兒本色了呢?」

「我去,你們這車開的,還好我學富五車,不然險些連車票都買不到。」

「什麼意思呢?總感覺你們話裏有話的樣子,可是我卻一點兒毛病都看不出來。」

「本來就是說的大白話,除非你是外國人,不然早就看懂了。我再說的淺顯一些吧,甲胄對於男人來說,尤其是『戰場』上的男人,就是命根子,你的命根子質量越好,越能夠『大獲全勝』。」

「咳咳,這說的確實太過淺顯了,打住打住,咱們這是手藝直播間,雖然傑哥也不會說什麼,但是你們玩得太過火,等會兒直播間被封了,咱們就都沒得玩了。」

「真是的,怎麼什麼事情都能夠被你們開車呢,傑哥正兒八經的講話,還能夠被你們說到這種程度,唉,人心不古啊。」

「就是,但凡你們能夠把一部分開車的思想,用在學習手藝上邊,能夠學會手藝傑視頻之中的一兩個作品,那麼此刻也不會僅僅只停留在屏幕前發彈幕了。」

「咱們又不像是傑哥這樣又有天賦,又足夠的努力,我還是老老實實當我的廢人就好。」

「我反正看夏老師的直播,是為了放鬆心神的,學習的話估計談不上,彈幕里偶爾開開車也挺好的,讓氣氛更加活躍一些嘛。」

夏傑掃了一眼直播間的彈幕,搖了搖頭,繼續沉浸在甲胄的製作上邊。

……

林清玄家中。

剛剛從卧牛村回來的林清玄,此刻腦海里全都是關於「萬獸朝龍」的靈感,剛一進家,便徑直走到長桌前邊,準備開始作畫。

看着林清玄健步如飛的樣子,跟在一旁的林洛瑤甚至都開始懷疑他的腿腳是不是已經好了,怎麼現在走起路來如此正常。

「爺爺,我出門了,還有幾個拍攝任務沒有完成。」林洛瑤對着林清玄說道,然而此刻正專註於構思的林清玄,很罕見的無視了自己寶貝孫女。

林清玄也不是第一次這樣了,當這一位國畫大師進入了自己的世界當中時,並不會搭理人。

「太高了,實在是太高了。這樣的技法、意境,難道小傑僅僅只是設計圖,就已經達到了藝術品的標準,才能夠做出如此完美的雕刻么?」

林清玄自言自語道,手中的毛筆在宣紙上剛畫完一隻狼,便察覺到了與夏傑製作的「萬獸朝龍」差距實在太遠。

在林清玄看來,僅僅只是一隻狼,就已經夠自己琢磨不少的時間了。

而夏傑在短短一天時間之中,製作了這麼多的野獸,每一隻都完美無瑕的呈現出了其特點和神韻,沒有個三五十年的歷練,和對野生動物細緻的考察,根本就做不到他那種程度。

「野性!對,就是野性!如果只是按照日常生活之中觀察到的這些動物,身上都少了野性,根本就沒有野獸的感覺!」

林清玄激動的說道,終於發現了夏傑「萬獸朝龍」之中較為深層的意境。

若是動物園長期養殖的動物,經過人工飼養和牢籠的囚禁,早已就已經喪失了最原始的野性。這些沒有野性的野生動物,就像是沒有希望和野心的人,在這一群人之中成為王者,一點兒意義都沒有。

而夏傑所雕刻的「萬獸朝龍」,每一隻野生動物,都呈現出了強悍的野性和足夠的侵略性,是原本各自領地的王者。只有征服了它們,才配的上「萬獸之帝王」的美譽!

參悟了這一點的林清玄,滿是皺紋的臉上此刻寫滿了興奮,像是剛剛得到糖果的孩子一樣,在宣紙上肆意揮灑著,將此刻的感悟化作墨汁,並以此作畫。

雖說和夏傑相比較依舊差上了不少,可林清玄怎麼說也是一個成名已久的國畫大師,這種頓悟的感覺讓其掌握的各種技法得以發揮,雖然沒有完美的將百獸的野性繪製出來,可比起之前的作品,確實好上不少了。

要知道,夏傑也是經歷了非洲大草原上邊的生死一線之後,方才對於「野性」二字有了新的認識,加上在卧牛山脈探險期間與各種野生動物的接觸,融會貫通之下,方才有了現在的作品誕生。

當「百獸」終於完成之後,林清玄彷彿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放下筆的下一瞬間,便癱倒在了沙發上。

「光是繪製『百獸』,便已經耗費了我所有的精力,還不到小傑一半的程度,更別說是那成為『百獸之帝王』的蒼龍了!」林清玄略帶嘆息道。

……

當林清玄完成了「百獸」的繪製時,夏傑也已經將甲胄製作完畢。

亮銀色的鎧甲,內部是柔軟的牛皮革,連結甲片的部分,是由數條細繩捆綁而成的牛皮繩,僅僅只是動一動,身上亮銀色的甲片也隨之晃動,清脆的聲音,屏幕前的觀眾們聽起來的十分悅耳。

「看來,手藝傑又做出了一件不得了的作品。」

「這甲胄夠威風的啊,僅僅只是隔着屏幕,我都能夠感覺到上邊傳遞出來的肅殺之氣。他不應該出現在安定繁榮的現代社會,應該出現在古代的戰場上。」

「只能說傑哥做的太逼真了……不對,傑哥本身就是按照古代甲胄的樣式製作的,這原本就應該穿在古代大將軍的身上啊。」

「絕了,實在是太絕了,如果我是古代的帝王,能夠得到這麼一件鎧甲,我願意用無數的封地和財寶換取,畢竟這樣堅固的甲胄,是能夠保護我性命的寶物!」

「都不說硬度了,光是這樣威武的外觀,也都是千金難買,等到傑哥的視頻上傳,估計又會掀起一陣新的風潮了。」

「甲胄可不是能夠輕易得到的,光是看着傑哥先前那打鐵的模樣,都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得了的,而且如此大的重量,就算是穿上了,恐怕也很難行動自如。」

夏傑看着直播間觀眾們的反應,忽然心血來潮,在磚廠裏邊找到了還沒有回家的許富貴,說道:「富貴,這把刀給你。」

許富貴拿着刀,有些疑惑:「師傅,您給我一把刀幹嗎,我們做瓷器用的也是刻刀啊,這大小用來做雕花,顯然也不太合適吧。」

正如許富貴所言的那樣,此刻夏傑給到他的刀子,足足有着成人小臂的大小,用來雕花確實不太合適。

「來,現在用你手中的刀子,砍一下我剛做好的甲胄。」夏傑對着許富貴說道。

夏傑的話,讓直播間里的觀眾們也十分興奮。

「這也太真實了,直接讓人上手測色鎧甲的質量,真不愧是夏老師。」

「富貴,可得用點兒力,別當演員哈。你要相信你師傅的手藝,是絕對不會做出次品的。」

「我想這一把刀砍下去,說不定甲胄都不會被刮花,但是這把刀怕是直接廢掉了。」

「有點刺激啊,富貴快動手,我倒是想看看這種方法做出來的甲胄,是不是真像是電視劇里那樣,刀槍不入。」

許富貴看着夏傑,見到他此刻的表情並不像是在開玩笑,於是便鉚足了勁,直接朝着面前的甲胄砍了下去!

「呯!」的一聲,之間甲胄一點兒不動,而許富貴卻因為使用的力道太大,手腕一下子握不住刀,讓手中的刀子飛了出去。

夏傑見狀,把飛出去的刀子撿了回來,看着上邊原本鋒利的刀刃,此刻已經被砸鈍了,臉上浮現出一抹微笑:「有點兒意思,富貴你等著,我去找一把大點兒的鐮刀。」

而屏幕前的觀眾們聽到夏傑的話之後,也更加興奮了起來。

「果然不出我所料,傑哥出品的鎧甲,果然異常的結實。」

「大家仔細看,富貴都已經用了這麼大力氣,可鎧甲剛剛被砍的位置,卻一點兒痕迹都沒有留下,實在是太牛逼了。」

「之前說穿着這身鎧甲,就算是沒有本事兒,也能夠靠着這一副鎧甲的重量在沙場上肆意馳騁,怎麼樣,我沒說錯吧。」

「有點刺激啊,不知道等會傑哥換一把大一點兒的刀回來之後,會不會依舊如此堅硬。」

很快,在直播間觀眾們的期待之中,夏傑已經拿着鐮刀回來了。

「富貴,動手。」夏傑把鐮刀遞給了許富貴。

「師傅,我倒是還想再來一次,可您看我這手腕都被震得沒力氣了,想要揮刀也揮不動了呀。」許富貴有些委屈的說道。

「確實,就算是隔着屏幕,聽着富貴那一刀,確實也能感覺到用了不少的力度。」

「傑哥,乾脆你自己測試一下吧,以你的力量都無法打破這一副鎧甲的話,那麼就足以說明這一副鎧甲上邊鐵片的質量確實夠好。」

「是啊,大力傑如果用他那力道,來狠狠給自己剛做成的鎧甲來一刀,感覺就像是最強的矛攻擊最強的盾一樣,我很期待這一個結果。」

「看看到底是傑哥更硬,還是傑哥所製成的鎧甲更硬一點。」

「不管結果如何,怎麼看最硬的都是穿上了鎧甲的傑哥呀。」

直播間觀眾們此刻發送出來的彈幕,自然也被夏傑收入眼底,想了想,這個測試確實有點兒意思,便開口說道:「那行,這一次測試就由我親自來。」

說着,只見夏傑拉起了衣服袖子,拿上鐮刀,準備給剛剛完成的甲胄來上一刀。

而屏幕前的觀眾們,此刻也屏住了呼吸,都在等待着這一次碰撞之中,最終會產生什麼結果。

究竟是夏傑的力氣更大,用鐮刀劃破甲胄,還是甲胄的質量更好,讓鐮刀像是之前那把刀子一樣,直接被砸到變形。

「鏘——」

隨着夏傑一刀劃上甲胄,巨大的金鐵碰撞聲,讓觀眾們即便是隔着屏幕,也忍不住捂上了耳朵。

夏傑身邊的許富貴,更是直接連頭都埋到了膝蓋之中,生怕彈飛的鐮刀牽扯到自己。

然而,身在最近距離的夏傑,只是平靜的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鐮刀:原本尖銳的刀鋒,此刻已經變成了鋸齒狀,震裂的碎屑此刻掉在了地上。

反觀面前的甲胄,依舊是一點兒傷痕都沒有留下,亮銀色的光芒看得人有些目眩,像是在炫耀着自己刀槍不入的硬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0章 對,就是野性!

79.9%
目錄
共8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