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1章 棋子

第671章 棋子

今天,省城裡的香奶奶生產點之中擠滿了人,大家都想要親眼目睹一下兩個頂級設計師之間的強強對碰!

無數的記者此刻聚集在香奶奶生產點的門口,各種長槍短炮對著裡邊就是一同拍攝。

要知道,平時的這裡,可是有著許多門衛在把守著,如果沒有能夠飛天遁地的能力,在不被邀請的情況下,根本就進不到這裡。

想來,馬修為了戰勝夏傑,也算是下了血本了。

歐洲,香奶奶的總部。

「馬修這是瘋了嗎?他這麼做,有沒有把我們董事會放在眼裡邊!」身處首位的男人憤怒地錘了一下面前的黑曜石辦公桌。

「董事長,您消消氣,雖然馬修做事十分激進,但是也為咱們香奶奶爭取了不少隱形的利潤。」

「您看,這是這段時間的股價走向,因為馬修的原因,這段時間咱們公司的股價上升了整整百分之十!」

旁邊的副總很明顯和馬修是穿著一條褲子的,見到董事長發怒,立刻出言為馬修做辯護。

「嗯?」

聞言,董事長接過了副總手中的平板,看著上邊一直上升的數據,疑惑的詢問道:「馬修挑戰的不就是一個華夏的農夫么?為什麼能夠讓咱們公司的股價都隨之上漲呢?」

「董事長,這或許就是您因為工作繁忙,不太關注最近奢侈品界的緣故了……」副總在一旁給董事長講了講夏傑的身份,以及他的作品如今在如今富豪的圈子之中所擁有的價值和地位,讓董事長原本臉上的憤怒之色,終於緩解了一些。

「雖然這麼做能夠使得咱們香奶奶的股價上漲,可馬修這小子,直接將地點定在我們的生產點,這不等於是將咱們公司的秘密和盤托出嗎?!」

董事長沉聲說道,雖然股價上漲讓他並不像是之前那般憤怒,可現在的態度顯然也沒有多好。

「其實吧,我認為這是一個賭局。若是馬修獲勝了,即便咱們香奶奶的生產點被看得精光,被競爭對手針對,被後來者模仿,可是咱們贏下東方手藝大師這一個結果,卻是他們永永遠遠也得不到的。」

副總在一旁繼續說道,極力幫助馬修逃脫責任。

「呵呵,希望如此吧。馬上傳話給馬修,如果這一場比賽他輸了,讓他立刻收拾東西滾出香奶奶,另外還要支付曝光公司機密的賠償金。」

董事長對著副總甩下這麼一句話,便徑直離開了會議室。

香奶奶的董事會很快把這個決議公布在了網上,看來這一次對於馬修而言,已然成為了一個魚死網破的局面。

即便自己是香奶奶的設計師,可在董事會的面前,自己也只是一個設計師罷了。

馬修聽到后,整個人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了,他知道自己沒得選擇:挑戰夏傑是他想要在服裝設計師這一條路上走的更遠的唯一方法,畢竟現在能夠讓一個首席設計師擁有更高曝光度的人,放眼望去,也就只有更具影響力的夏傑了。

「丑帥也是帥,黑紅也是紅。」對於馬修而言,這句話雖然說得淺薄,但是卻屢屢奏效。

而在油管網上,當網友們看到這樣的決定時,更是各有各的看法。

「該!隨意動用公司的資源,為了勝利不惜曝光公司的秘密,路是馬修自己選擇的,大家都是成年人,還是社會上有頭有臉的公眾人物,自然是要承擔應該承擔的責任。」

「確實,對決是馬修提出來的,所選擇的地點也是馬修直接提出來的,若是一點兒董事會的意見都不參考,總是這麼特立獨行,那麼所面對董事會的壓力也是正常的。」

「換位思考一下,香奶奶是董事會成員一點點打拚出來的,即便是後邊上位,並沒有參與創業史的人,也是費了巨大的努力才能夠獲得董事會一席之地的,馬修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一點兒董事會的意見都不參考,這不是等於打他們的臉嗎?」

「人家也是身不由己啊:畢竟現在的手藝傑已經是各種領域相當於大BOSS級別的人了,若是能夠在贏過大BOSS,那麼自己的身價必定會水漲船高。可是想要贏過手藝傑,依靠完完全全公平的方式卻又一點兒贏面沒有,只能夠依賴公司資源了。」

「我並不否認馬修的能力,香奶奶能夠在奢侈品行業上有著如今的地位,馬修功不可沒。但是相對於資本世界來說,無論在怎麼優秀的棋子,始終也只是一顆棋子,當觸及到更大的利益,或者是因為棋子的原因,自己的收益受到影響,作為下棋的人,自然是要丟棄棋子的。」

「現在的局面對於馬修來說,可以算得上『前有堵截,後有追兵』了,若是不能夠在這樣巨大的壓力前殺出重圍的話,即便是貴為香奶奶的首席設計師,可連香奶奶都不願意要的人,之後還有哪一家大的奢侈品牌會接受他呢?」

「話是這麼說,但是我並不認為馬修能夠如此輕鬆的通過手藝傑的『堵截』。別的不說,就拿我知道的事情來說吧,看了這麼久的直播,在對決之後,手藝傑一場未敗!」

大體上看,網友們對於相對弱勢的人總會有些憐惜,而就現在的情況而言,原本處於強勢地位的馬修,現在看來,反倒成為了被網友們心疼的小丑。

被這樣看待,對於馬修而言,以他的好勝心自然難以接受,整個人此刻都變得焦慮起來,急不可耐地等待著對決開始。

「現在,我已經迫不及待用我的天賦,好好給香奶奶那一群只會看股價的董事會老傢伙們好好上一課,讓他們知道什麼才叫做值錢的設計!不就是股價下跌了一些,真是一群庸人。」

馬修坐在自己五星級酒店的窗邊,看向了遠方,那裡是香奶奶在Z省生產點的方向。

作為奢侈品,即便不是在總部的生產車間,但是因為標準統一的流程,即使是在Z省的生產點,也有著和總部基本上一致的生產條件。

對於馬修而言,確實相當於是主場作戰了。

「馬修先生,您大可不必太過擔憂,只要能夠擁有和香奶奶一樣的生產點作為輔助,以您這些年在香奶奶的製作經驗來說,光是復刻以前製作過的服飾,選擇那些已經在世界範圍內證明過銷量的作品,就已經贏了!」

助手見馬修有些不在狀態,便在旁邊輕聲說道,想要讓馬修早一點兒進入狀態。

畢竟,兩個人現在是一條船上的螞蚱,若是馬修真的被董事會踢出來,那麼之前他許諾自己的條件,讓自己成為Z省專營店的店長,自然也就成為了泡沫。

「放心,我有數的,你把該安排的事情安排好了就行。」馬修擺了擺手,示意助手去忙自己的事情。

而在夏傑這一邊,則就沒有那麼多思想上的波動了。

簡單收拾了一下行李,夏傑輕裝上陣。

卧牛村距離H省香奶奶的生產點並不算很遠,夏傑選擇和林洛瑤開車前往,同行的還有趙燕子。

「夏老師,您聽說了嗎?現在馬修因為不經香奶奶董事會的同意,擅自將作為品牌機密的生產點作為比賽的場地,並且讓媒體曝光,現在被香奶奶董事會威脅,若是輸掉了比賽,直接讓他捲鋪蓋走人。」趙燕子對著夏傑說道,興奮的展示著自己剛剛了解到的消息。

雖然僅僅只是當了一段時間的模特,但是趙燕子顯然十分上道了,此刻對於時尚圈的風吹草動都十分感興趣,更何況現在這個消息,還和夏傑扯上了關係,若是趙燕子不感興趣的話,那才奇怪。

「這個我也看到了,香奶奶董事會為了證明這不是謠言,甚至還有自己的官方賬號發布了一張公示,上邊清清楚楚的寫著馬修失敗之後,需要付出的代價。」林洛瑤嘆了一口氣,說道:「這樣卸磨殺驢的行為,確實讓人有點兒不太舒服。馬修雖然做人做事問題都不小,可在這些年裡也為香奶奶立下了不少功勞啊,對於功臣尚且如此,那麼對於其他人的態度也可見一斑。」

夏傑聽完兩個人對於這件事情的意見,笑了笑,平靜的說道:「我倒不認為這是一件壞事,若是沒有這樣的壓力,我本來以為這將會是一場沒有任何意思的對決。」

「畢竟兩邊的審美和文化不一樣,想要評出一個高下很難,大概會以平手的結果收場。不過現在馬修背上了巨大的壓力,他肯定是要抱著必勝的心態來獲取這一次比賽的勝利,這樣事情就變得有意思多了。」

……

馬修和夏傑的比賽定在今天晚上七點鐘,時間為五個小時,到第二天的零點,雙方將會拿出作品進行比拼,讓台上的評委打分,分數高者獲勝。

於是,在香奶奶生產點的附近,便出現了熟悉的堵車場景:無論是本省市的車牌,還是從外地問訊趕來的的車牌,此刻都擁堵在同一個地方。

畢竟,這可是香奶奶的生產點,作為公司機密的地方,安保設置的十分嚴謹,雖然不至於一隻蒼蠅也飛不進去,但是來訪的人想要到達最後的場地,十幾道檢測流程下來,不堵車才怪了。

不過,相對於來觀看比賽的觀眾們和記者們此刻被安保攔截,夏傑一行人作為比賽選手,倒是一路綠燈,並未因為安保檢查被攔太久的時間。

在展示了自己的身份之後,夏傑三人通過了層層的安保,終於來到了H省香奶奶的生產點,也就是今晚比賽的場地。

要是放在以前,想要進入這一塊地方可不容易,即使是有著崇高的地位,並且受到了香奶奶的邀請,光是那麼多重的安保設置,就足夠喝一壺的了。

不少媒體記者,此刻還在一關一關的通過著香奶奶所設計的安排關卡,急得焦頭爛額。

當夏傑進入了比賽場地時,各類先進的輔助器械:輔助裁剪的機械臂、將設計線路提前規劃出來的電腦繪圖等等,各種設備讓人看的眼花繚亂的。

林洛瑤、趙燕子兩位女生,在看到了香奶奶這些設備之後,自然是眼睛都看直了。畢竟香奶奶的東西對於女人而言,殺傷力確實不小。

相對於兩個人的興奮和好奇而言,夏傑就顯得淡定許多,直接找了一個地方坐下,並沒有選擇四處走動觀察,畢竟他對於生產點之中的各種工具一點兒沒有興趣。

在夏傑的眼中,手藝人的工具雖然也很重要,但是相對於工具而言,更加重要的,是自己的雙手。

「夏傑,你來了。」馬修從舞台的另一處走了出來,看著正在沙發上慵懶斜靠著的夏傑,說道:「你還是這樣一幅懶洋洋的態度,今晚就要比賽了,難道你就一點兒都不緊張嗎?!」

夏傑看著步步逼近自己的馬修:眼睛里有著不少血絲,加上那即便是化上妝也難以掩蓋的黑眼圈,朝著自己走來的腳步有些虛,顯然是熬夜和過於焦慮的狀況導致的。

「為什麼要緊張呢?咱們的比賽,又不是什麼生死對決,我之所以願意來到這裡,只是想證明你的觀點是錯的:西方的審美並不優於東方,而且華夏的服飾確實比你們西方的奢侈品更加優秀。」夏傑淡淡的說道,臉上依舊十分平靜,似乎只是在闡述一個簡單的事實。

然而,這在馬修的眼中,卻富有十足的挑釁意味。

「呵呵,希望比賽開始的時候,在面對擁有著香奶奶先進工具的我時,依舊能夠如此淡定吧。」馬修也笑了笑,眼神之中充斥著挑釁之意。

不過,對於馬修的挑釁,夏傑卻依舊是那一副淡然的模樣,看起來不像是個參賽的選手,反倒像是一個路人。

因為是生產點的原因,這一處場地並沒有安排很多的椅子供觀眾們觀看,也就是和選手同行的人員,能夠坐下來休息,其餘進場觀賽的觀眾們,此刻都只能夠站著觀看。

作為一次公開的比賽而言,這樣做顯然有些不太照顧觀眾的情緒。不過想到這一次主辦的人員是馬修,大家也就都平復了下來。

畢竟,馬修不尊重普通人,態度十分惡劣,大家也都不是第一天了解到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671章 棋子

81.43%
目錄
共82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