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馬修的懇求

第682章 馬修的懇求

大花一直生活在快節奏的城市之中,每天說不定都有著好幾趟飛機飛來飛去,此刻面對夏傑這樣慢悠悠的節奏,也彷彿洗滌了心靈,從日常繁雜且急切的工作之中脫身。

就這樣,在夏傑控制好火候,離開廚房時,大花依舊在看著面前的小火,眼睛移都不移,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咦,夏老師,大花在那幹嘛呢?」何炯對著夏傑詢問道,看著廚房方向正在發獃的大花,有些疑惑。

「大花啊,估計是這段時間累壞了,好不容易有一個放空的機會,下意識就放鬆下來了,現在正看著火苗發獃呢。」夏傑微微頷首,對於大花這樣的行為,已經習慣了。

在直播的彈幕之中,夏傑也經常會注意到,現在外界快節奏的生活,讓年輕的朋友們時常會感覺到無法適應。畢竟生活需要工作,但是工作不是生活的全部。

山間吹來了春天的風,穿過蘑菇屋,給眾人送來了一絲清涼。

與何炯、黃壘和宋小東閑聊了一陣之後,見到時間差不多,夏傑便回到了廚房,將泡好的銀耳放入鍋中,再加上枸杞子以及冰糖。

「冰糖作為配料使用,喜歡吃甜一些的朋友可以多加一些,當然椰汁也是可以的,像是咱們華夏盛產椰子的南方,就時常會用椰子汁作為代替冰糖的配料,這樣煮出來的清補涼,味道也是一絕。」夏傑對著鏡頭介紹道。

夏傑的聲音,也讓一直發著呆的大花終於回過神來,對著他詢問道:「夏老師,這就已經做完了?」

在大花的眼中,夏傑每一次的出手,肯定都是流程極為複雜的硬菜:無論是刀工、炒菜的功力以及對於火候的掌控,都要達到大師級別的水準,方才能夠出品一道精緻的菜肴。

可自己現在看了半天之後,發現夏傑製作過程居然如此的簡單,頓時有些不太理解。

夏傑也看出了大花此刻臉上的疑惑,笑了笑,淡淡的說道:「大花,做菜其實不全都需要很優秀的廚藝,就像是今天我們製作的甜品,要以大眾角度為準,若是太難製作的話,那豈不是大部分人都喝不到這麼美味的甜品了。」

「啊,夏老師,我是覺得你有這麼優秀的廚藝,而且有些菜肴對於別人來說,可能難度極大,可在你這裡,不是簡簡單單么?」

「為什麼不多做一些難度大的菜肴,向觀眾們多多展示自己優秀的廚藝呢?」大花對著夏傑接著詢問道。

聞言,夏傑搖了搖頭說道:「沒這個必要,我認為廚師只要做好菜就行了。」

「有人吃一碗簡單的干炒牛河已經很滿足了,有些人則喜歡更加複雜的溏心鮑魚,但是無論過程如何,只要是一道好菜,讓食客滿意即可。作為廚師,既要能夠做出完美的海鮮拼盤、佛跳牆之類的硬菜,也要擅長干炒牛河這樣簡單的菜肴。」

夏傑的話,讓大花陷入了沉思,托著下巴,反覆咀嚼著剛剛聽到的話語。

見到大花如此,夏傑也不再打擾,端著甜品,就拿到其他地方冷藏去了。

「黃老師、何老師,清補涼我就放這兒了,等到冷藏之後,大家直接吃就好了。」夏傑對著黃壘、何炯說道。

「噢?做的是清補涼嗎?這可是好東西!」聞言,休息夠了的黃壘也終於站起身子,來到夏傑身邊,看著滿滿一鍋的清補涼,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

「真不愧是咱們華夏的頂級大廚,光是聞味道,我就已經感覺到了一股清涼的氣息進入到我的肺腑之中。」黃壘對著夏傑說道。

「黃老師過獎了,咱們也是用著老祖宗的方法製作,算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夏傑笑了笑,說道。

「的確,這清補涼可是大有來頭的,正好借著節目正在錄製,我給大家講一講清補涼的歷史吧。」何炯也加入到了兩個人的話題之中,開始講述起清補涼的歷史來。

「傳說,秦始皇一統七國之後,開始手平定嶺南地區的百越之地。公元前219年,秦始皇任命「屠睢」為主將、「趙佗」為副將率領50萬大軍平定嶺南,大軍推進至嶺南一帶。」

「由於嶺南屬東亞季風氣候帶,具熱帶、亞熱帶季風海洋性等氣候特點,中原的士兵不適應南方的濕潤氣候,紛紛得病,軍隊戰鬥力大減,屢戰屢敗。」

「正當眾將士束手無策之時,隨軍大夫研發了一種葯食兩用的粥,以蓮子、百合、沙參、茨實、玉竹、淮山、薏米為原材料,經過加工后礳成漿狀食之。服用後人感鎮靜、精力充沛,軍隊重新作戰勇猛。趙佗感慨的說,食之清熱氣、補元氣、此物可稱清補涼也。」

「哇塞,何老師,您的知識面好豐富啊。」

宋小東聽了何炯的描述之後,連連點頭。

對於宋小東這樣,沒上過幾天學的人來說,這樣的歷史故事相對於那些繁雜的科學來說,更讓他有興趣。

「小東,這我就不得不說你兩句了,你和夏老師住的這麼近,這一段時間裡,難道就沒有從夏老師身上受到一些華夏傳統文化的熏陶嗎?」何炯對著宋小東說道。

宋小東身為何炯工作室裡邊正兒八經簽約的員工,何炯自然十分挂念宋小東的發展。

聞言,宋小東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此刻也沒法說出反駁的話。

畢竟,何炯剛剛的一番話,確實是設身處地的為自己著想的。

「小東,何老師說的很對,你的演技已經得到大家的認可了,若是以後有著好的發展機會,說不定能夠成為萬眾矚目的喜劇演員,成為咱們華夏的公眾人物,不多讀一點兒書是不行的。」

「不僅僅是為你自己考慮,也要為你以後的影響力考慮啊。」夏傑點了點頭,表示很贊成何炯的觀點。

「哎喲,傑哥、何老師,我知道了,我讀,我讀還不行嗎?」

宋小東委屈巴巴地說道,此刻像是一個被家長逼迫著學習的孩子似的,臉上那一副可憐兮兮的小表情,讓大家看后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在法蘭西的街頭。

馬修回到了這一個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這裡的一切都曾經臣服在自己的腳下。

然而,在經歷了與夏傑的那一次比賽之後,這裡原本熟悉的一切,卻變得那麼陌生。

沒錯,現在的馬修,正站在香奶奶總部的大門口。

門口的保安,曾經也是對馬修點頭哈腰的人群之一,而此刻正不屑的看著獃獃站立著的馬修,滿臉都是嫌棄的表情。

「喂,馬修,你已經站在這裡兩個小時了。我記得兩小時前我已經很明確的告訴過你,副總不願意見你,請你離開我們香奶奶!你現在站在門口的樣子,真的很讓人討厭。」

門口的保安對著不遠處的馬修說道,毫無顧忌的表達著此刻的厭惡。

虎落平陽被犬欺,說的就是馬修現在的情況。

「你為什麼不好好告訴那幫老傢伙,我已經研究明白了夏傑的設計,雖然不完全,但是可以借鑒在我們香奶奶的設計上,能夠掀起一陣新的潮流!」

馬修對著保安回應道,依舊是那一副從不謙卑的性格。

自從上一次和夏傑比賽之後,這一位高傲的設計師,終於在夏傑給予他的設計圖之中,明白了一些關於東方的美學,此刻想要回到自己的老東家戴罪立功,挽回香奶奶因為生產地點被曝光之後,所引發的虧損。

不過,董事會成員顯然不願意再相信這一位高傲自大的設計師了,現在香奶奶的首席設計師,是一個只知道循規蹈矩,沒有任何創造力的中年男人,曾經還是馬修的助理設計師。

在馬修看來,香奶奶現在的這一位設計師,就是一個只會跟在自己屁股後邊,撿自己剩下玩意兒的跟風狗,根本沒有資格被稱之為「設計師」。

然而,即使使用這樣一個庸才,香奶奶的董事會也不願意在給馬修任何的機會,即便是他現在找到了足以改變西方奢侈品審美的關鍵點——引入東方的審美。

「說了,可又有什麼用呢?你以為你還是以前那一個高高在上的首席設計師嗎?你不是了,你只是一個普通人,放在法國的街頭,大家甚至都認不出你!」保安對馬修剛剛的言論嗤之以鼻,一副嘲諷的語氣。

「行,我給過香奶奶機會了,等到我重新回到設計行業的金字塔尖時,希望你們不要在假惺惺的回來訴說當年的舊情。」

在留下這麼一句話之後,馬修也不再等待,轉身離開了香奶奶的總部大樓。

油管網上,因為馬修和夏傑的巔峰對決,現在的熱度依舊居高不下。

不過,大家的注意力已經不在兩個主人公身上,轉而批評起了現在香奶奶新任首席設計師的垃圾設計。

「不得不說,香奶奶在沒有了馬修之後,設計出來的東西簡直就像是我奶奶才會購買的老年產品,八十年代的東西現在還拿出來用,簡直笑死人了。」

「我覺得,要不咱們聯合起來,將香奶奶除名法蘭西的奢侈品牌吧?咱們法蘭西怎麼說也是一個引導世界時尚的國家,雖然現在看來已經比不過華夏了,但是也不至於讓香奶奶這麼糟蹋咱們的名聲。」

「我認同你的觀點,不過不完全認同。華夏的設計,也只有山村小傑能夠壓制著咱們法蘭西,若是換成其他的設計師做出來的東西,距離咱們法蘭西的奢侈品牌確實還差了一些距離。」

「唉,馬修雖然失敗了,可他卻有勇氣面對目前世界上最優秀的設計師,而且頂著這麼大的壓力,還能交出不錯的作品,倒是一個值得尊重的設計師。」

……

與此同時,馬修風塵僕僕來到了H市。

憑藉著上一次深刻的印象,他很快找到了林洛瑤和趙燕子。

當兩女再一次見到馬修的時候,都不由得暗暗感嘆他的變化。

原本精緻的西方美男子,此刻變得不修邊幅,滿臉的絡腮鬍子幾乎擋住了全部的五官,讓人差點兒分辨不出來,這個人在一段時間以前,還是香奶奶的首席設計師。

更加令人不解的是,現在馬修的身上,居然穿著一件皮質的中山裝?!雖然看起來十分驚艷,但林洛瑤還是發現了端倪。

身為前香奶奶的首席設計師,馬修對於服裝的選擇,居然不是一直以來倍加推崇的西式風衣,反而選擇了一件中山裝的款式。

「兩位女士,首先很感謝你們願意和我見面,我要為我之前的無禮,向你們道歉。」

說完,馬修畢恭畢敬的對著面前的林洛瑤、趙燕子鞠了一躬。

見到這一位前香奶奶的設計師居然如此畢恭畢敬,趙燕子有些懵圈,而林洛瑤反應很快,直接回應道:「在受到打擊之後才知道尊重人么?看來這一次的打擊,讓你的性格得到了很好的改善啊。」

聽了這話,馬修搖了搖頭,開口說道:「我依舊認為世界上大部分的設計都是垃圾,唯一改變了的,是我對於東方美學的認知。今天我來找你們,也正是因為這件事情。」

「什麼事情?該不會是想要讓夏傑為你去找香奶奶求情吧?先不說夏傑會不會答應,光是你對香奶奶造成的影響,就讓他們與你之間的關係完完全全決裂了。」林洛瑤對著馬修說道。

對於一直有著足夠經濟實力購買奢侈品的林洛瑤來說,之前由馬修掌舵的香奶奶,其實一直都是她的心頭好,因此兩者之間的決裂,也是林洛瑤一直關注的問題。

「不要緊,香奶奶只是一艘船,而我曾經是他的船長罷了。現在我們兩個在經歷了一次風浪之後,香奶奶這艘船把扔進了海里,很多人都認為我會就此死在海里,只不過我現在還在水中掙扎著罷了。」

馬修自嘲道,眼神之中的滄桑,表現了此刻自己的落寞。

然而,在馬修的落寞之後,林洛瑤卻敏銳的發覺到,這一位應該就此銷聲匿跡的設計師,眼神的深處居然還有一點火光。

「馬修,我們不歡迎……」

就在趙燕子實在忍受不了,想要趕走馬修的時候,林洛瑤卻攔住了她,轉而對馬修說道:「這位船長,在我們失去耐心,趕走你之前,請你說出你這一次來找我們的目的。」

「重新建立一個來自華夏的奢侈品牌,順便教我如何成為一個華夏人。」

馬修一臉懇切地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682章 馬修的懇求

80.61%
目錄
共84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