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滲碳處理

第715章 滲碳處理

直播間的觀眾們,光是聽到夏傑所說的次數和層數,就已經有些頭皮發麻了。

「什麼……32768層,傑哥,你會不會在吹牛啊。」

「摺疊的方法打造,還是摺疊十五次?!這根本就不可能完成嘛!」

「以前我知道手藝傑厲害,還是在認知範圍里的厲害,現在一說唐刀的製作方法,要是真的能夠完成的話,這已經不是人類能夠做到的了,這簡直就是神的作品!」

「夏教授,作為京城大學的學生,從物理學的角度上來說,我覺得這真的不是人力能夠完成的事情。」

夏傑看著此刻彈幕之中發送的內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說法,非但沒有任何想要收回這句話的想法,反而笑了笑,對著屏幕前的觀眾們說道。

「雖然完成起來十分有難度,但是大家都知道咱們華夏有個成語,叫做『百鍊成鋼』,說的就是唐刀的打造方法。」

「鋼塊需要打打燒燒、燒燒打打多至上百次。由於百鍊鋼碳分比較多,組織更加細密、成份更加均勻,所以鋼的質量有很大提高。」

夏傑一邊敲打著鑌鐵,一邊對著屏幕前的觀眾們解釋鍛造的方法。

只見夏傑將刀刃燒得通紅,而後拿著足足有著頭顱大小的鐵鎚,開始在刀具上捶打著,將其壓縮摺疊,增加密度。

金鐵碰撞的聲音,每一下都震耳欲聾,彷彿敲擊在人的靈魂上,讓屏幕前的觀眾們看的更加認真了。

就連力氣如此之大的夏傑,在鍛造摺疊鑌鐵時,額頭上也出現了細細的汗珠。

夏傑手上的鐵鎚,每一次下落,都彷彿能夠破開空氣一般,本身的重量加上夏傑那超越正常人數倍的臂力,即便是堅硬的鑌鐵,在如此有力的捶打之下,也在一點點的被摺疊。

終於,經過鍛造,夏傑手中的兩塊鑌鐵,居然真的摺疊了整整十五次!

夏傑將摺疊十五次的鑌鐵翻起,上邊折射出無數層,就像是被風吹拂過後的海面似的,有著無數層波紋湧現,看的屏幕前的觀眾讚歎連連。

「神跡,這是神跡!雖然我沒有數清楚,但是我覺得手藝傑說的沒錯,這裡的的確確有著這麼多層!」

「很難想像,在咱們華夏的古代,工匠們真的能夠做到這樣的程度嗎?」

「原本還有人頭大小的鑌鐵,現在已經被傑哥壓縮了整整一半的體積!真不愧是大力傑,這種手藝,若是沒有一身過人的力氣,即便是掌握了方法,也很難完成鑄造吧?」

「呵呵,豈止是很難,我覺得根本就不可能!要不是今天親眼所見,我甚至覺得『百鍊成鋼』這一個成語,就是誇張的說法。」

見到大家都很詫異,夏傑笑了笑,淡淡的說道:「百鍊成鋼就是因為當年咱們偉大的工匠們,用自己辛勤的雙手打造出來的傳奇,他並不是什麼傳說,只是一個人將工作做到了極致。」

夏傑的話,讓屏幕前的觀眾們頓時感到華夏手藝人的偉大之處。

畢竟,若是別人說出這樣有些裝逼的話來,恐怕是要被直播間里所有的觀眾們討伐,吹牛誰都會。

但是,這話是從夏傑的嘴巴里說出來的,那可就不一樣了,畢竟一路以來走到今天,他的成就大家都看在眼裡,對其的景仰,也體現在了源源不斷的禮物之中。

在夏傑的直播間里,觀眾們對於唐刀的鍛造越發感興趣起來。

「傑哥,你說我要是在家自己做一把這樣的刀,雖然肯定沒有辦法做到你這樣,百分之百精美,可是這麼帥的外觀,我確實很想要啊!」

「人家夏教授都還沒做完呢,你就覺得自己又行了嗎?」

「手藝傑之前不是說過了,會不會不要緊,關鍵是願不願意去做。」

「確實,雖然咱們有時候問的問題都很低能,但是傑哥只要能夠看到我們的彈幕,就會十分耐心的回應我們,我覺得是時候要自己動手做一下,才能夠表達出我對於傑哥的喜愛之情!」

「別,可千萬別砸了夏教授的名聲,萬一等會你做出來的玩意兒太丑,甚至連刀都算不上,還說是從直播間里學的,那可實在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夏傑看著直播間彈幕之中的內容,笑了笑,回應道:「哪有這麼誇張,凡事只要有想法,動動手試一試,總歸是沒有壞處的。咱們華夏的這些傳統技藝,總還是需要有人來傳承才行。」

與直播間的觀眾們閑聊了一陣子之後,夏傑又拿出了一塊鋼材。

見到此舉,直播間的觀眾們有些疑惑,這好不容易才將兩塊鑌鐵鍛造得如此堅固,現在為何又再加上一塊鋼材呢?

「手藝傑,你這是在給自己增加壓力么?現在不是將這兩塊鑌鐵熔煉起來就完事了,為什麼還要再加上一塊鋼材么?」

「雖然說我是外行,但是感覺傑哥這一番操作,似乎有些多此一舉啊?」

「是,你們都是懂哥,你們知道怎麼鍛造唐刀,就傑哥不知道。」

「嘿嘿,有人急了,咱們這不是在理性討論嘛,怎麼就急躁起來了呢。夏教授自己都不怎麼在乎咱們討論這些技術上的問題。」

「小傑哥哥,你就快點兒告訴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吧,不然等會胡亂猜測,讓想要學習的人得不到正確答案了。」

見到此刻直播間的觀眾們,對於現在自己加入的這一塊鋼材十分疑惑,夏傑笑了笑,開始耐心的解釋了起來。

「大家注意看,其實這並不是鑌鐵,鍛造也沒有這麼難。」夏傑用手指彈了一下剛剛加入其中的軟鋼,發出了清脆的聲音,與之前鑌鐵那厚重而悠長的聲音截然不同。

「這叫軟鋼,咱們將其加入其中的目的,是為了軟化兩塊鑌鐵,使得這兩塊鑌鐵能夠保持一定的形狀,否則這樣硬度的鑌鐵,即便我的力氣不小,也難以鍛造。」夏傑對著直播間的觀眾們解釋道。

隨即,夏傑將三塊鋼材同時放入了火爐當中。

剛一開路子,猛然冒出的熱氣,讓直播間的觀眾們有些詫異。

雖然之前見到夏傑燒制瓷器的時候,也會冒出熱氣來,但是現在和之前製作瓷器的時候相比較,顯然這一次火爐之中的溫度會更高一些。

「我去,這熱氣,怕不是人站在旁邊,都要被熱氣給沖暈了。」

「傑哥,之前燒制瓷器的時候,溫度也有一千多度,為什麼我總感覺現在這爐子里的熱氣會更重一些呢?」

「是啊,光是隔著屏幕,我就已經開始出汗了,更別說是靠近火爐的傑哥了。」

「得虧是山村小傑,要是換了其他人來熔煉的話,估計熱都要熱死了。」

正如觀眾們所說的那樣,此刻的火爐的確要散發著比製作瓷器時更加濃厚的熱浪,已經達到了肉眼可見的程度。

「其實,咱們熔鍊鋼材所需要的溫度,並沒有比製作瓷器多太多,但是因為咱們現在所使用的火爐是開窗的,並不像是火窯那樣,具有較好的密封性,因此需要隔絕空氣,才能夠保證瓷器燒制出來,你們看到的熱浪,其實只是和空氣接觸時候產生的罷了。」

「但是咱們煉製唐刀,卻需要足夠的氧氣,才能夠讓鑌鐵和軟鋼充分接觸,達到咱們可以鍛打的硬度時候,才能夠做出我們想要的刀形。」

夏傑對著屏幕前的觀眾們說道,三塊鋼材也終於熔煉到了一起。

取出熔煉好了的鋼材,夏傑拿出鐵鎚,使三塊鋼變鋼變成一塊鋼,然後延長到刀的其本形狀。

這時因為鋼刀曾經加執到過1300度,這時表面已經脫炭,硬度變小,處理起來倒是比之前快得多。

而經過夏傑的一番捶打,原本形狀奇怪的鑌鐵,也漸漸有了一些唐刀的模樣,上邊那深邃的墨色,彷彿能夠吸收所有光亮似的。

「現在,到了最關鍵的時候了。」夏傑對著屏幕前的觀眾們說道,「咱們已經將軟鋼混進了鑌鐵當中,這個時候雖然我們得到了唐刀的形狀,但是我們這一把唐刀的硬度,卻大不如前了。」

夏傑一說完,直播間的眾人也反應了過來。

「對哦,要是加入了軟鋼的話,確實硬度會下降不少。」

「若是不讓硬度下降的話,手藝傑也沒有辦法將鑌鐵鍛造成唐刀的模樣啊,畢竟鑌鐵的堅硬程度,咱們之前也已經看到過了。」

「果然,還真是應了那一句古話『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即便是咱們華夏武器的巔峰之作——唐刀,也免不了硬度不夠的問題。」

「我倒是不這麼想。你們注意到沒有,之前傑哥直播的時候,但凡這麼說話,都是要吊起咱們的胃口,之後才會說出解決方案的。」有觀眾發現了夏傑直播時候的特點。

此刻,夏傑也看到了這一條彈幕,微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唐刀作為咱們華夏的巔峰之作,自然是有原因的,若是保證不了硬度的話,使用鑌鐵進行鍛造,也就毫無意義了。」

夏傑一說完,屏幕前的觀眾們又再一次興奮了起來。

「我就說嘛,手藝傑選擇的工藝,怎麼可能會有不完美的地方呢?」

「嘿嘿,咱們華夏不愧是泱泱大國,即便是如此久遠之前,也都能夠做出如此完美的武器,兼顧了硬度和外形,甚至設計審美即便放到今天,依舊是十分完美的存在。」

「夏教授,快告訴咱們,究竟要怎麼操作,才能夠還原鑌鐵的硬度呢?」

「我猜測,等會傑哥應該會告訴我們,自己會魔法,一下子就把唐刀的硬度變回來了。」

「咳咳,那一位說傑哥會魔法的兄弟,是不是走錯片場了,這裡是山村直播間,不是哈利波特直播間。」

「不好意思,最近看西幻小說上頭了,每次看到這種情況,都是用魔法來轉折的,條件反射就以為傑哥也會魔法了。」

「哈哈,這位兄弟怕不是有點兒走火入魔了,把小說當成了現實,雖然咱們日子過得苦,可還是要正視自己才行。」

在夏傑還沒有說出答案之前,直播間的觀眾們還在熱絡的討論著,發揮自己的想象力。

見到大家的想象力居然如此豐富,反倒是沒有任何一個人考慮科學的情況,夏傑搖了搖頭,對著直播間的觀眾們說道:「咱們要相信科學才行,其實讓刀恢復鑌鐵的硬度,我們需要對其進行滲碳處理。」

直播間的觀眾們,對於夏傑所謂的「滲碳處理」,一點兒都不了解。

雖然說此刻的觀眾們有不少都是京城大學的學生,但是關注夏傑的,基本上都是喜歡社會人文學科的學生,不是很了解這些物理知識。

「聽起來好高大上的樣子,可惜在下沒有學好數理化,只能依靠一張嘴巴走天下。」

「嘴巴厲害也是一種本事啊,不說別的,只要你舌頭晃動的速度足夠快,能夠讓人家深深的記住你,下到十八歲少女,上到八十歲富婆,基本上通殺!」

「我去,要是不注意看,我還沒發現又有老司機開車了。」

「話是這麼說,可是我覺得光是舌頭晃動得太快也不行,還需要身體素質足夠強悍,不說和傑哥一樣,能夠硬生生鍛造鑌鐵,光是他手中的鎚子,能夠揮動十下,我覺得已經夠讓萬千女性十分滿意了。」

「確實,傑哥剛剛揮舞的那個已經不像是普通的鎚子了,可以和雷神戰錘有得一拼!」

見到直播間的觀眾們如此,夏傑搖了搖頭,無視掉此刻彈幕的內容,開始了一本正經的教學。

「咱們從古代傳承下來的古法冶鍊和鍛造的操作中,關於「滲碳」,可以知道至少分兩大類……」

「最傳統的方法,是在冶鍊時滲碳,由於木炭溫度最多只能達到1200度左右,因此這種冶鍊通常要把木炭覆蓋在礦石上連續燒好幾天。」

「燃燒是會讓鋼鐵失碳的,但覆蓋木炭進行悶燒這種手段,使得一些未燃燒的一氧化碳經過反應,最終成了滲碳過程,部分地局部地補充了含碳量。」

「但也由於這種冶鍊方式的原因,得到的海綿鐵成品成分非常複雜,還有不少有害雜質,各部位含碳量當然更不一樣,所以會使得做出來的成品差點意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715章 滲碳處理

84.52%
目錄
共84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