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 刀紋

第721章 刀紋

此刻直播間的觀眾們,聽著夏傑和葦名一心在磚廠之中此起彼伏的打鐵聲音,也是被勾起了激動的情緒,十分激烈的討論著戰況。

而松島一夫作為這一次的裁判,也在焦急的等待著兩個人所做出來的成品。

作為鍛刀匠人,無論過程的時間長或者是短並不重要,到最後也只必須依靠作品來決定孰強孰弱。

沒過多久,夏傑以一馬當先的優勢,率先完成了唐刀的鍛造。

作為手藝大師,腦海里更是有著《兵器譜》作為參考,加上超越常人的身體素質,當葦名一心還在處理太刀的滲碳工藝時,夏傑已經完成了。

如此快速的效率,讓屏幕前的觀眾們不由得為之讚歎。

「果然,這就是傑哥的效率嗎?」

「這十八代傳承下來的鍛刀世家,看起來也就這樣,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啊。甚至鍛造的速度如此之慢,看得我都有點兒困了。」

「沒辦法,誰讓碰上的對手是手藝傑呢?若是其他的鍛刀匠人,或許這一位來自島國的老先生,還有與其一戰的實力,可一旦碰上了手藝傑這樣的怪物,即便是再強的人,等待他的也只有失敗這一個結果。」

「先不說兩個人能力的問題,僅僅只是兩個人所擁有的技術條件來說的話,傑哥也很明顯強於葦名一心,畢竟來自島國的葦名,雖然有著十八代頂級鍛刀匠人的傳承經驗,但是這些經驗就現在看來,其實已經過時很久了。」

見到直播間觀眾們此刻發送出來的彈幕,夏傑掃了一眼,搖了搖頭,回應道:「在比賽結果還沒有出來之前,孰強孰弱是沒有辦法確定的。」

「葦名老先生也是一位值得尊重的對手,畢竟能夠堅持十八代的傳承,即便是在武士刀已經被大多數人遺忘的今天,他還一直堅持著不轉行,沉浸在鍛刀匠人的身份之中,這有何嘗不是一種傳奇的經歷呢?」

夏傑的話,讓直播間的觀眾們深有同感。

在這一個時代快速變化著,人們的生活日新月異的時代,堅持一件事情早已經變得很難了。明明昨天還覺得有希望,想要安心發展的事業,在今天或許就被市場所淘汰掉,沒有任何繼續下去的價值了。

鍛刀,就是這樣一門手藝。在冷兵器時代,鍛刀可以說是十分熱門的行業。

尤其是在島國,基本上每一位武士,都會以能夠擁有一把漂亮而又堅韌的武士刀為榮,鍛刀匠人也應運而生,成為了當時首屈一指的職業。

然而,隨著時代的快速發展,屬於武士的時代已經落幕,之前想要擁有武士刀的年輕人們,此刻也轉頭去追求更加強力的武器——熱兵器。

甚至在國家和國家之間的軍備競賽之中,武士刀再也不會是人們的首選,甚至連備選都不會是。

在大家挑選的武器名單之中,也只有更加先進、殺傷力更強的熱兵器,成為了時代的選擇。

至於鍛刀匠人?至少在島國和華夏的角度看來,從熱兵器開始流傳開始,這一個職業基本上已經銷聲匿跡了。

所以,當看到島國和華夏,兩個鍛刀匠人的比拼時,才會讓人如此的熱血沸騰!

「葦名一心,不愧是被島國稱之為有『武士刀靈魂一般』的男人,即便是落後了這麼多,可是他的眼神之中,一點兒慌亂都沒有,彷彿只有手中的武士刀,和滾燙的火爐。」松島一夫感嘆道。

聞言,夏傑看向葦名一心。

此刻,這一位老爺子終於完成了滲碳工藝,開始對手中的武士刀進行淬火。

島國的淬火,用的還是十分傳統的方式,沒有任何的改良。

但是,也正是因為有著這樣傳統的方式,因此葦名一心所打造出來的刀具,總是有著上一個時機專屬的刀紋。

所謂「刀紋」,就是刀的紋路。工匠在進行滲碳、淬火的時候,因為次數多,且都是手工打造,滲碳、淬火的程度不一致,導致刀身上會出現如同海浪波紋一般的紋路,看起來格外的炫目。

葦名一心正是一個堅持傳統工藝打造武士刀的鍛刀工匠,因此,無論是否做得是武士刀,只要刀具是出自他的手,必然會帶有絢麗的「刀紋」。

在當年,這絢麗的刀紋,或許是每一個武士和鍛刀匠人畢生的追求。

然而,在現在看來,這所謂的刀紋,只是工藝鍛造仍不完美的體現。

不過,葦名一心的堅持,也讓直播間觀眾們頗有感觸。

「看不出來啊,這一位喜歡哇哇大叫的島國老爺子,在鍛刀的時候,居然如此安靜。」

「是啊,我在看很多涉及到島國的電影時,發現島國人最喜歡的,就是哇哇亂叫,彷彿什麼事情都是很重大的事情似的,不像咱們華夏人,說話總是細聲細氣,沉穩的多。」

「不過,這位老先生,在如此高齡,還在堅持鍛刀,甚至敢於挑戰手藝傑,這確實讓我感覺到有些震撼。要知道,鍛刀匠人雖然說是技術活,可對體力的要求也不低啊。」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大家立場不一致,但是我看著這一位老先生鍛刀,總有一種『廉頗老矣,尚能飯否』的感覺,像是對舊時代的堅持,那種堅韌,確實有著武士的影子存在。」

「能夠在如此高齡,還能夠有著競爭的心,其實這確實是一位值得尊重的老先生。」

葦名一心的堅持,讓直播間的觀眾們受到了不小的感觸,就連一旁看著的夏傑、松島一夫,也不由得連連點頭。

「卡密桑麻,若是按照比賽的規矩來說,你其實已經贏了。但是作為一個島國人,我想請求你一件事情。」松島一夫看向夏傑,詢問道。

「但說無妨。」夏傑淡淡的回應道:「若是等待葦名老先生完成,在進行比試這件事的話,我可以答應。」

聽到夏傑的話,松島一夫眼前一亮,他心中想著的,就是這一件事情。

畢竟,葦名一心如此辛勤的打造,要是連比賽都無法進行,確實是一種遺憾。

「不得不說,看著葦名老先生在手藝上的堅持,讓我想起了爺爺。對於有著如此高齡,還能夠為了傳統手藝,奉獻自己剩餘的光和熱,這樣的精神,確實值得人等待。」夏傑悠悠的說道。

在他看來,比賽結果其實已經有了,任憑葦名一心在怎麼努力,落後的工藝就是落後的工藝,即便再怎麼努力,成品也不過如此,與自己打造出來的刀具一對比,鋒利程度、硬度和精美程度,都相差很遠。

現在,葦名一心的努力,雖然只是落後工藝的掙扎,但是在夏傑的眼中同樣值得尊重。

一個堅持著傳統手藝的匠人,傳承著舊時代工藝的匠人,從現代的角度看來,的確可以當成一個難得的財富。

終於,在直播間觀眾們的耐心等待之下,葦名一心也終於完成了自己武士刀的打造。

當武士刀打造出來的一瞬間,葦名一心長舒一口氣。彷彿看著自己的孩子似的,看著手中精美的武士刀,翻轉一下,刀芒也熠熠生輝,的確可以算得上是時代的驕傲。

只不過,這個驕傲,早已經永永遠遠的停留在了舊時代。

「終於完成了,看起來確實很不錯。」

「是啊,若對手不是手藝傑的話,這一位來自島國的老刀匠做出來的這把刀,一定能夠成為贏家。只可惜,凡事沒有如果,現在站在他對面的人,正是手藝傑。」

「唉,沒辦法,落後就要挨打,希望這一位老先生在看到差距之後,回到島國,也能夠繼續這一項堅持了一輩子的事業吧。」

「這一個場景,怎麼有種英雄末路的感覺啊,按照電影的發展,是不是等到下一個鏡頭,這一位老先生就要領盒飯了?」

「你可閉上你的烏鴉嘴吧,這可不是電影,這一位老先生看起來也不像有什麼隱疾的模樣,即便是電影,編劇也不會這麼狗血的好吧。」

「我倒是覺得有可能,如果是寫小說的話,我要是作者,下一章我就把這一位老先生寫死了,升華一下,用來反襯手藝傑的強大。」

「如果你有這種想法,說明你不了解升華,也不了解小說:這一位老先生的價值,是體現舊時代的悲壯,而傑哥本身用的,也是傳統的打造方式,兩個人之間的差異,是國家和國家文化、工藝上的差距,並不是舊時代和新時代之間的差距,根本用不著這麼寫。」

「果然,自從彈幕之中有了京城大學的學生,發表的言論就是乾貨滿滿啊。」

此刻,直播間的觀眾們,對於葦名一心終於完成了武士刀的打造,也是感觸頗深。

只不過,相對於傷感葦名一心的老而彌堅,大家對於夏傑願意等待對手,這種崇高的精神,更是讚歎有加。

「不愧是傑哥,如此紳士風度,願意等待對手完成,展現了咱們華夏泱泱大國的風采!」

「畢竟傑哥已經勝券在握了,而且人家葦名老先生自從開始比試以來,也絲毫沒有任何咄咄逼人的情況,只是在安安靜靜地鍛刀罷了,對於這種值得尊重的對手,傑哥用尊敬的態度面對,沒毛病!」

「完了,又發現了手藝傑身上的一個閃光點,恐怕這輩子是沒有辦法粉上其他人了。」

「確實,雖然有著碾壓對手的實力,但是仍然尊重弱勢的對手,如此高尚的精神,真的很能夠獲得好感的。」

直播間之中的彈幕,夏傑自然是看在眼裡的,不可置否的笑了笑,淡淡的說道:「咱們進行的是技術比拼。」

「正好也趁著這一個機會,看一看島國的著名鍛刀匠人做出來的作品,說不定也有著可取之處。若是因為比賽的原因,無論對方做的多好,全都因為效率一棒子打死的話,那麼也顯得咱們華夏手藝人的眼界太過狹隘了一些。」

夏傑的話,讓直播間的觀眾們讚歎連連。

而旁邊的松島一夫,也將夏傑的話翻譯成了日語,一五一十的講解給了松島一夫聽。

聞言,松島一夫也微微頷首,而後朝著夏傑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

「阿里嘎多!」葦名一心對著夏傑用日語道謝。

夏傑擺了擺手,回應道:「沒事的,咱們作為匠人,更應該比拼的,是作品。若是你作品都沒有做完,我便取勝了,這也沒有了比拼的意義。」

夏傑的風度,讓葦名一心深深震撼到了。

之前從直播之中的短暫了解,葦名一心認為,夏傑只是不過是什麼都不懂,只會夸夸其談的黃口小兒罷了。

可真當兩個人見面的時候,葦名一心才發現,夏傑居然真的是一名偉大,而又天賦超群的鍛刀工匠,無論是鍛刀的手法、鍛刀的速度,都已經強到常人難以企及。

即便是葦名一心年輕的時候,也沒有辦法達到如此的高度。

因此,對於葦名一心而言,這一次的失敗,他倒是可以淡然接受。只不過既然來都來了,比試肯定還是要進行下去的。

於是,由松島一夫作為裁判,開始比較兩個人作品的鋒利程度、硬度和精美程度。

檢測鋒利程度,自然是不可能用人體作為實驗對象的,松島一夫找來了兩塊豬肉,作為實驗對象。

兩塊豬肉,都是出自於同一隻豬的同一個部位,硬度和韌性幾乎是一樣的。用不同的刀去切,看一看誰的刀切的時候更加順滑不卷刃,就能夠說明誰的刀更加鋒利一些。

華夏形容刀鋒的鋒利程度,有句話叫做:「吹毛斷髮」,將一根頭髮絲放在鋒利的刀上,輕輕一吹,都不用發力,這根頭髮絲便會因為刀鋒實在過於鋒利,而直接斷裂。

至於硬度,則是和夏傑當時如出一轍:將精鐵製成的鐵板作為目標,用刀用力劈砍,看看在這樣硬碰硬的程度下,兩個人所鍛造出來的作品,究竟能夠達到多麼堅硬的程度。

雖然相對於夏傑上一次的厚重的生鐵塊,這一次所使用的鐵板只有一指的厚度,但是想要依靠刀具劈砍,還是有不下難度的。

最後精美程度,則是依靠肉眼判斷的,從審美的角度進行評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721章 刀紋

85.22%
目錄
共84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