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 差距由此而產生

第722章 差距由此而產生

這三個方面,夏傑和葦名一心都十分贊同,作為鍛刀匠人,對於刀具的這三個標準都十分認可。

於是,先從鋒利程度開始,由松島一夫作為裁判,揮刀測試兩把刀的鋒利程度。

松島一夫廚師的身份,加上島國人的身世背景,對於用刀方面,雖然沒有經歷過眼前武士的年代,可現在看著這標準的起手姿勢,還算是有模有樣。

至於力度的控制更不用說了,松島一夫在做菜的時候,無論是切配還是動手揉捏食材,最重要的就是力度,既然答應了公平公正,自然不會在力度方面出現任何的誤差。

「有點意思,松島看來有點兒東西的,這起手的姿勢如此標準,看起來倒還挺帥氣的。」

「只有標準的起手姿勢,出刀才足夠有力道,能夠保證刀刃的鋒利程度有絕對的保證,等會說不定可以看到帥氣的一幕。」

「我也好像做這一個裁判,主要是想玩刀了。如此精美的兩把利刃,我想沒有哪個男人看了不迷糊的吧?」

「我覺得吧,如果你們玩遊戲的話,應該知道現在松島用的起手式,就是遊戲里疾風劍豪的起手式啊,伴隨著一聲『哈撒給』,就會出現一陣龍捲風,十分帥氣。」

「呃,兄弟,你是遊戲玩多了吧,現在咱們是現實社會,可不是遊戲世界,哪有出刀還帶龍捲風的。」

對於即將開始的試刀,直播間的觀眾們都十分的感興趣,此刻正七嘴八舌的討論著。

擺放好了豬肉之後,松島一夫屏息凝神,而後猛然出刀!

首先試刀的,是夏傑的作品。

只見刀鋒從豬肉的表皮劈下,彷彿是劈砍著順暢水流似的,沒有碰到一點兒阻礙,豬肉便被一分為二。

隨即,松島一夫收刀,檢查劈砍之後的鋒刃,依舊光潔如新,甚至一絲血跡都沒有留下,如同明鏡一般的刀面閃動著寒芒,讓直播間的觀眾們都十分詫異。

「之前小說之中描述的『刀身飲血』,說的應該就是這種情況了吧。豬肉劈下去,居然一點兒血跡都沒有沾上,這樣的鋒利程度,也只有小說之中才能出現了。」

「確實,從物理學的角度上來說,血跡之所以會停留在刀身上邊,是因為刀面不夠光滑,有一定摩擦力,就會留下一些血跡。」

「按照這麼說的話,傑哥做出來的刀,摩擦力豈不是已經達到了一個連血跡都無法停留的程度了?」

「嘖嘖,不愧是手藝傑啊,即便是重新打造一次,做出來的刀刃也如此的鋒利光滑,實在是完美無缺啊。」

直播間的觀眾們對於這一把刀精彩的表現,都讚不絕口。而作為試刀的人,松島一夫看著手中的刀,也不由得稱讚道:「真是一把絕世好刀,若是生對了時代,恐怕真的會成為一代傳奇。」

隨即,松島一夫換上了另一把刀進行試刀。

和之前一模一樣的動作和力道,雖然也能夠將豬肉一分為二,可上邊仍然有一些肌肉組織是連在一起的,無法達到一刀兩斷的程度。

其刀身上邊,更是沾上了不少的血跡,顯然是刀面不夠光滑所導致的。

對此,松島一夫有些無奈。

畢竟,相對於夏傑作品的優秀表現,這一把來自島國名匠的作品,居然遜色了如此之多,身為一個島國人,還是對葦名一心有所嚮往的粉絲,松島一夫的臉色有些難堪。

不過,一想到對手是來自華夏的手藝大師,是絕對的「卡密桑麻」,松島一夫轉身便釋然了:雖然是名匠,但怎麼說也只是一個人類,無法和卡密桑麻做對手,也是情有可原的。

而身為打造這一把刀刃的葦名一心,當看見自己的刀居然和夏傑的刀,差距如此之大時,十分不解,對著松島一夫大吼道:「松島,你是不是沒有使勁啊?!」

聞言,松島只好無奈的攤開手,將兩把刀都丟給了葦名一心,回應道:「葦名先生,既然您對此有疑問的話,我您親自對比一下,看一看兩把刀之間的差距。」

葦名一心接過松島一夫遞過來的兩把刀,仔細一對比,臉上原本憤怒的神色,漸漸轉變為了尷尬。

經過葦名一心的對比,夏傑所鍛造的這一把刀,確實比自己的鋒利不少。

身為鍛刀匠人,應該如何用肉眼分辨刀刃的鋒利程度,葦名一心還是有經驗的。

對於自己刀刃表現不行這件事,葦名一心接受得很坦然。

看來,這一位來自島國的鍛刀匠人,還真活的挺簡單的:見到不舒服的事情,就一定要說,就像是現在毅然決然的趕到華夏,要和夏傑進行鍛刀比試一樣。

現在自己鍛造出來的刀鋒,遠遠沒有夏傑鍛造出來的鋒利,葦名一心也十分坦然的接受了。

「小子,不得不承認,你鍛造出來的刀鋒,確實比我鍛造出來的鋒利太多了。」葦名一心對著夏傑說道。

「承讓,葦名先生您的水平也很高。」夏傑也回應道。

「哈哈,有點意思,說不定這一趟華夏之行,真的能夠讓我原本已經停滯不前的鍛刀水平,有機會得到提升。」葦名一心對著夏傑說道,並沒有因為兩個人年齡的差距,就強行無視對於一個優秀大師應有的尊重。

夏傑微微頷首,而後示意松島一夫,開始準備第二次試刀。

當鐵塊被拿出來的時候,葦名一心十分自信,認為自己的太刀,乃是大馬士革鋼打造的,加上傳承了整整十八代的滲碳工藝,硬度更是來到了一個尋常刀具難以企及的程度。

然而,在夏傑看來,島國的鍛刀工藝,差的那一個部分,正是在滲碳工藝方面。

因為滲碳的量小,不夠均勻,所以島國所製成刀,確實在硬度上差了不少。

只不過,現在的葦名一心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反而有著盲目的信心。

「小子,讓我看看你所謂的改進滲碳工藝,究竟有沒有像是你說的那樣厲害,能夠把我們島國的工藝貶低的一文不值。」葦名一心對著夏傑說道,不像是在放狠話,倒像是帶著好奇心詢問的。

而此刻直播間的觀眾們,對於兩把刀之間的硬度比拼,也十分感興趣。

「之前見到過手藝傑滲碳之後,用還沒有完完全全開刃的刀,直接將生鐵塊砍出一大塊凹陷,堪稱神跡。」

「不知道現在這一位來自島國的鍛刀匠人,能不能做出硬度可以與之匹敵的刀來。」

「我覺得挺懸的,傑哥不是在直播之中說過嘛,島國的滲碳工藝差點兒意思。」

「哈哈,好像就是因為這一件事情,這一位島國傳承了十八代的鍛刀匠人,才不遠萬里的來到卧牛村,想要和夏教授比試比試。」

「那的確挺有看頭的,如果說刀刃的鋒利程度,是因為匠人打磨的問題,那麼現在刀刃的硬度,就完完全全是兩套不同工藝的比較了。」

在直播間觀眾們的期待之中,松島一夫開始試刀。

一刀揮出,只聽見「呯」的一聲,刀刃就這麼霸道的砍進了鐵板之中,激起一陣金鐵摩擦的聲音,有些滲人。

最終,這一把刀停留在了鐵板大概一半的位置,並沒有能夠完完全全將鐵板一分為二。

「不好意思了卡密桑麻,要是我的力量和你一樣大的話,說不定有機會將這鐵板一分為二的。」松島一夫有些抱歉的說道。

因為約定好了,只能夠出一刀,否則若是再加點兒力氣的話,說不定真的可以讓眼前的鐵板被一分為二。

即便只是這樣,直播間的觀眾們也已經十分詫異了。

要知道,這可是鐵板啊。

「嘖嘖,相傳唐刀能夠劈開鐵甲,之前傑哥試了一次,效果十分震撼,現在松島又試了一次,結果依舊沒有任何問題。」

「想象一下,這一塊一指厚的鐵板,要是穿在人的身上,也很難保住自己的小命啊。」

「很可怕,現在我開始能夠想象,為什麼在咱們盛唐時代,會如此的繁榮昌盛了。有著如此鋒利的刀刃,我想無論是誰,都無法從外部動搖唐朝的根基吧。」

「確實,我雖然不是很懂歷史,但是也很少聽到有人說唐朝的軍隊打仗不厲害的消息出現。」

不過,當松島一夫拿起第二把刀進行試刀時,當看到結果之後,直播間觀眾們的反應就更大了一些。

只見松島一夫手上的太刀,僅僅只是往下砍了一個刀身的距離,就已經被死死的卡住,甚至還出現了卷刃的情況。

頓時,直播間的觀眾們炸開了鍋。

「哈哈,這是來搞笑的嗎?我還以為島國的武士刀有多狠呢,就這水平還來直播間丟人現眼,太搞笑了。」

「十八代傳承下來的工藝,也不太行啊。果然原來島國干不過的軍隊,都是穿著鐵板的。畢竟他們的刀具實在太差勁,連鐵板都砍不掉。」

「咱們也別太囂張了,用刀刃砍鐵板,以此來確定刀刃的硬度,這本來就是以咱們華夏標準來制定的,說不定在他們島國的標準之中,這一把會卷刃的刀,已經是他們國家最好的刀了。」

「不行,我笑得肚子有些疼了,這實在是太誇張了一些,沒想到兩把刀之間的差距能如此之大,讓我們這種外行都看得出來。」

「葦名老頭,趕緊收拾東西滾蛋吧,太丟人了,回到島國多練習幾年吧。」

葦名一心雖然沒有看直播間此刻的彈幕,但是他已經能夠想象到,那些島國喜愛自己刀具的人,看到此刻發生的一幕後,對於自己將會有怎樣的看法。

此刻的葦名一心,原本布滿皺紋的臉,此刻的表情更是透出了一些悲涼的神態,彷彿一下子又蒼老了幾歲。

葦名一心這些年來的驕傲,隨著這一刀的失敗,被擊碎的一點兒渣滓都不剩了。

兩次試刀,都是以夏傑的作品大勝作為結果。

到了最後一個環節:刀身的精美程度,然而此刻的葦名一心,已經不想比試下去了。

若是獲得了大家的認可,那麼只能夠說明,葦名家的鍛刀工藝,只是華而不實的代表,空有一副精美的外表,在鋒利程度和硬度上,都遠遠不及夏傑鍛造出來的刀刃。

若是沒有獲得精美程度上的認可,則是說明自己的刀具,和夏傑的相比較之下,一點兒優勢都沒有,被全方面的碾壓,更是讓這一位老爺子感覺到心中被一塊大石頭壓著,格外沉重。

松島一夫自然是注意到了此刻葦名一心的沉重,想要說些什麼,但是想到現在自己裁判的身份,也不好多說太多。

或許,真的是時代變了,頑固的人根本沒有辦法走到最後。

若是真的在戰場上,兩國的戰士們相互比拼,那些用生命來信任葦名一心的戰士們,面對華夏這邊,來自夏傑的刀刃,早已經失去了生命。

「不用比下去了,我輸了。」葦名一心虛弱的說道,之前的鍛造已經花費了不少力氣,現在承認這個失敗的事實,又讓他心力交瘁,此刻無論是肉體還是精神上,都陷入了十分虛弱的狀態。

葦名一心對著自己的作品,對於島國鍛刀的文化,一直有著盲目的自信心。畢竟整個世界上,掌握鍛刀工藝的人已經不多了,能夠鍛出一把好刀的人,更是如同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因此,葦名一心以世界第一自居,也沒什麼問題,至少在夏傑開始鍛刀之前,都沒有任何的問題。

只不過,現在看著這一位來自華夏的優秀鍛刀匠人,不僅僅有著年輕的優勢,其掌握的工藝更是領先了整個島國!

兩把刀,試刀出現的結果就擺在面前,葦名一心無法否認,也不決定否認了。

聞言,夏傑站起身子,將自己的刀裝好之後,遞給了葦名一心。

對於夏傑的舉動,葦名一心有些疑惑地詢問道:「這是……什麼意思?」

「松島,告訴他,雖然這一場試刀,我代表華夏的鍛刀工匠,贏了。但是我希望世界上有更多的好刀,所以將這一把唐刀送給他,讓他好好學習一下華夏的工藝。」

夏傑對著身邊的松島一夫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722章 差距由此而產生

85.34%
目錄
共849章
倒序